。 齊策驚愕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然後伸出手制止了想要拉開他的主持人,將少年拉起來:「為什麼?」

。 齊策驚愕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然後伸出手制止了想要拉開他的主持人,將少年拉起來:「為什麼?」

。 齊策驚愕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然後伸出手制止了想要拉開他的主持人,將少年拉起來:「為什麼?」 150 150 admin

「你是我的偶像,我想和你一樣踢球,但是我家窮,進不了職業隊。」少年說着,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皺巴巴的車票,齊策看了眼,從韶關坐車來到廣州的,時間是兩天前。

「我朋友說,你要來,我也就來了。」

齊策慢慢收起臉上的驚訝:「來這裏做什麼?」

「踢球。」小子也是不含糊。

「可是我這裏不是培訓基地。」齊策神情逐漸從驚訝轉為嚴肅,看着眼前的小鬼:「小子,首先我要告訴你,你站在這裏的,只是一場活動,僅此而已,我不認為看了你把球踢進幾個桶,就會認為你有踢上職業足球的潛力。」

男孩瞪着眼睛死死盯着齊策,然後用力點了點頭。

「這不是選秀,這只是一場送奶茶的活動而已,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在這裏踢球,但不是每一個人想你這麼做了,就有機會去接觸職業足球,因為這真的只是一場業餘的活動而已,我沒有在這裏收徒弟的打算。」

冷冰冰的拒絕讓少年臉上的表情凝固了,但他始終睜大着眼睛盯着齊策:「但是,但是……」

「但是,這也可以是選秀。」

眼看達到效果,齊策突然話鋒一轉:「這是我舉辦的活動,也就是說,我說是什麼,就是什麼。」

少年被齊策的轉變弄得有點懵逼:「齊哥,那你能不能帶我踢球?」

「我帶不了你,但我會給你一個機會,小子,先起來吧,記住,不要輕易對別人下跪。」

男孩站了起來,用洪亮的聲音喊道:「知道了!但是我爸媽說,師傅可以跪!」

齊策笑着搖搖頭,其實剛才他走出來,就是看到了這孩子確實和之前那些純業餘的普通觀眾不一樣,他是練過的,幾下動作基礎紮實,又小小的試探了一下,感覺還是個蠻有靈氣的小傢伙。

當然,獎金和奶茶,簽名足球不能忘。

這段小插曲讓齊策很是驚喜,這小孩叫做陳超傑,今年十四歲,在家鄉的體校踢過球,還經人介紹去過廣州青年隊試訓,但人家沒要他。

他說那批試訓的孩子中,他因為體格較小被篩了下去,回到體校,代表市隊參加比賽的陳超傑曾經還被省隊教練看中過,但最後都不了了之。

陳超傑的父親並沒有告訴他是什麼原因,但後來他不知從哪裏打聽到,進省隊要一大筆錢,父母拿不出來,最後,陳超傑的父母也都勸他放棄足球這條路,上了體校的陳超傑還練過體操,也有一定天賦,體校老師說練體操會更適合陳超傑。

對此,他自己也很猶豫,他不喜歡體操,老天給他的體操天賦其實也只有身體的柔韌度而已,他喜歡足球,看到齊策這樣的少年天才橫空出世,他就更想要走足球這條路。

在聽說了齊策要在廣州做足球的活動,他咬咬牙,用自己全部的積蓄買了一張前往廣州的票,偷偷跑了出來。

如果沒能遇到齊策,他甚至都沒有錢買回家的車票。

當然,現在有了,活動中他拿到了一千元的現金獎勵,只不過這對他來說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重要的是,齊策說「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齊策當然也不是隨便說說的。

他和徐跟寶,周峰聯合發起的一項計劃早在去年已經開始實施,只不過去年計劃剛剛開始,青訓這種長遠投資肯定是沒有看頭的,於是也就沒關注,今年他開始關注這個項目,去大連就是因為聽徐跟寶說他們的團隊在大連幾個學校找到了一些值得關注的小傢伙們。

那這對陳超傑也是一個機會,對齊策來說,加一個試訓的名額,這種事情手到擒來。

這個項目很簡單,就是以跟寶足球基地的名額作為獎勵,招攬全國的足球小將們,在基地同樣脫穎而出的小傢伙,通過周峰可以得到留洋的機會,原本周峰認為這個項目會很難,但隨着齊策在國內逐漸成為頂流,足球的熱度也漸漸興起,各地舉辦的足球比賽,特別是學校之間的足球比賽開始多了,選材面也廣了。

據說現在跟寶足球基地都已經開始培訓專業的球探,還在對外招聘具有相關能力的球探,去往全國各地發掘人才。

只要持之以恆,遲早能成為一個正能量的循環——齊策持續出色表現——更多人關注足球——更多人喜歡足球——更多人參與足球——選材面加大。

當然,這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中國足球,熱度過去,這些東西也很可能成為一地雞毛。

齊策很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但至少,會比以前好很多,而且他要做的才剛剛開始,還遠遠不止這些。

未來,在國家隊取得好成績,再後來甚至像東亞一樣,成立自己的球隊,建立自己的青訓基地,退役了之後重操舊業做青訓教練等等。

當然了,如今最重要的,還是循環的根本——持續出色表現。

幾天後,大連。

齊策在大連見到了徐跟寶派來的教練,他們準備在這裏成立一個辦事處,租了幾塊考察用的場地,其中,齊策的名氣幫了不少忙,而在大連這個素有足球城美名的城市,也確實有不少值得關注的潛力小妖。

在當地,來自根寶基地的教練們一邊宣傳,一邊走訪大連乃至遼寧,整個東北地區的學校,俱樂部,低級別聯賽,城市聯賽,省級聯賽,學校聯賽都是他們關注的對象。

計劃至今一年,其實已經有一部分小球員已經去到了根寶基地,今天則是給齊策看看相關的成果。

因為齊策還是很重視這個項目的,即使至今為止齊策在這個項目上做的都是投資,還沒有回報過。

齊策和徐跟寶比誰都清楚這條路有多困難,和徐指導聊過之後,齊策也已經做好了在這方面賺不了錢的準備,沒這點覺悟,還真做不了這個。

今天他還主要考察的是陳超傑這小傢伙。

在廣州幾天,齊策已經看過他在專業球場上的表現,發現這小子確實是練過的,而且還挺有天賦,頗具伊涅斯塔的風範,個子矮並不是他的劣勢,而是另外的一種優勢,他在場上一點不害怕比他高一兩個頭的球員,靈巧帶球的傳球意識,讓他反而顯得一枝獨秀。

也是這個原因,齊策才出錢把他帶到大連,準備在更專業的場合下考考這個小傢伙,在人高馬大的東北球員面前,他能有什麼樣的表現,齊策也很期待。

場上。

擁有典型「南派足球」風格的陳超傑和根寶基地教練們找來的一群孩子們一起踢球,這批人可不是隨便瞎選的,都是接受過職業訓練的小球員們,當然,陳超傑也算是接受過系統性的訓練。

而在這批球員中,他也顯得鶴立雞群。

「小齊,這是從哪裏找來的球員?」根寶基地派來的教練都很好奇,這種球員肯定是基地想要的,但在大連,他們想找一兩個能看得上的球員也得費點心思,怎麼齊策去廣州就那麼幾天,就找到一個?

「這不是我找的,是自己送上門來的。」齊策一邊說,心裏也有點小小的成就感。

也許他已經成為了中國足球各方面的榜樣,但他並沒有什麼實感,因為長期在歐洲踢球,對國內很多目前的情況也不甚了解,很顯然,齊策的出現沒有讓中國足球和前世一樣的發展,應該說是往好的方向發展了,但具體怎麼樣,齊策也不是太清楚。

而陳超傑某種程度上應該說是一個縮影,一個中國的孩子們願意開始踢足球,開始視足球為奮鬥目標的縮影。

如果按照以前的發展,陳超傑放棄足球道路是必然的,但現在齊策給了他希望,同樣的,在齊策自己看不到的角落,或許也給了千千萬萬仰望星空的少年們希望。

即使齊策不特意去做什麼,這種希望也會鼓勵著少年們繼續前進吧,齊策要做的是不斷向前,只要走的夠快夠高,自然會有很多人跟上來,這就是榜樣的力量。

7017k在魔隕山脈魔卵誕生的瞬間,整個星宇島上,一道道隱匿各處的目光,帶著阻隔力量,洞穿無窮距離,投射到了那處地界。

「各位,魔蟲出世,是時候啟動星隕計劃了。」

「複議。」

「複議!」

「大月阻隔我們殖民這個小島太久,是時候打破這裡的平靜了。」

「等到破虛大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第兩百六十三章第二道葬經本源 唐柒柒剛喝完,嘴角難免會留下奶漬,正想自己擦拭,卻不想封晏極其殷勤。

不等她自己弄,封晏就湊過來,然後……

舌頭舔了一下她的嘴角,將奶漬清除乾淨,又用手指擦了擦她柔軟的唇。

「好了。」他輕笑着說道。

唐柒柒傻眼了。

這是在幹什麼?

你擦嘴就擦嘴,你動嘴幹什麼?

不等她反應過來,封晏起身上樓:「早上做早餐,弄得一身油煙,我去洗個澡換身衣服,你等我一起走。」

「我可以自己走的,家裏司機也多,車也多,不必……」

「乖,一起。」

他頭也不回的說道,這根本不是在商量,而是在命令。

唐柒柒泄氣,只好等著。

可是他足足上去了二十分鐘還沒下來,再這麼等下去自己肯定要遲到了。

她趕緊上樓催一催,發現主卧的房門沒上鎖。

她禮貌的敲了敲門:「封晏,你洗好了嗎?我們要出發了,不然我就要遲到了,今天周一你還要開例會呢……」

裏面無人回應。

她猜測封晏此刻還在裏面洗漱,衛生間距離有些遠,聽不到她的聲音。

她無奈只好推門進去。

果不其然,衛生間的門緊閉。

「封晏……你好了……」

她還沒來得及說完,浴室的門嘩啦一下開了。

封晏腰間的浴巾還沒來得及繫上。

她大腦一片死機。

封晏眼底有一抹得逞的笑意,隨意的將浴巾圍上,阻止她大膽的直視。

「看夠了嗎?」他問。

「你……你怎麼不系好了才出來。」

她結結巴巴,小臉通紅。

「這兒是我的主卧,你不在外面等著,突然闖進來,還怪我沒穿好衣服?」

「我……我等太久了,所以才……所以才……」

「所以才闖進來,看我光身子?」

「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擔心你出事,你洗澡太久了,我我我我……」

她有些語無倫次,費力解釋。

她真的不是故意看的,真的迎面撞上沒辦法。

「其實問題也不大,我都已經是你的人了。」

「等、等等……話不能這麼說吧,明明……明明我才比較吃虧,怎麼……怎麼到你這兒,你卻比較慘?」

「唐柒柒,是你不願負責任的,你還想和我離婚,想將我推開,還告訴我成年人一夜情沒什麼。這些可都是渣女的台詞,可憐我一片痴心,被你如此糟踐。柒柒,你好沒良心。」

「我我我……」

什麼叫顛倒黑白,什麼叫舌燦蓮花。

她今日算見識到了。

她也明白,自己和封晏耍嘴皮子,根本贏不了。

「我……我不跟你說了,你快點!」

她氣得跺腳,趕緊轉身離去。

她將門關上,摸著胸口,這心臟跳得那麼快,彷彿要從胸膛掙脫一般。

腦海如同著魔一般,先前的那一幕不斷回放。

看到了,什麼都看到了!

她趕緊敲了敲腦袋,不準繼續想下去,實在是太罪惡了。

。 「這是……世界末日嗎?!」

「救命!!!」

「誰來救救我!!!」

「聯盟呢?!!」

「啊!!!」

在芳緣各地。

幾乎所有大型城市此刻都變成了人間廢墟!

支離破碎的高樓大廈!

痛苦哀嚎的求救!

以及……瘋狂的極端組織!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大吾看着圖鑑里傳來的慘不忍睹的照片,握緊的拳頭都流下一絲絲鮮血!

「大吾!看來世界真的發生了我們都無法預料的事情!」米可利目光欲裂,緊盯着已經出現在他們眼中的小島。

作為芳緣冠軍的他們,在這個地區遭受打擊的時候,沒有能夠保護民眾,就已經是他們最大的失責!

但!

現在解決問題的機會,就在那座小島上!

米可利的心中很是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