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都是對日軍採取襲擾戰術,眼看着鬼子退會蘇州,繞道南京,我們今夜進行試探性攻擊!」

「以往都是對日軍採取襲擾戰術,眼看着鬼子退會蘇州,繞道南京,我們今夜進行試探性攻擊!」

「以往都是對日軍採取襲擾戰術,眼看着鬼子退會蘇州,繞道南京,我們今夜進行試探性攻擊!」 150 150 admin

巘戅九餅中文戅。「他要具體部署怎麼辦?」

「拖一下,等戰鬥打響,把大致攻擊方向報給他!」

潘文華,唐式遵,明天或者後天,就去接任兩省主席了,到時候有的是皮要扯。

這個節骨眼上,該泄密已經泄密,沒泄密也來不及泄密,跟老蔣鬧,還真沒那個必要了,反正今晚沒給第十軍造成太大損失,鬼子就要脫離川軍的接觸了,一旦放他們回到蘇州,就是放虎歸山了。

壓力太大,周小山還是盡量措辭減少圍觀群眾的期待,不希望軍委會和侍從室太關注吳興戰場,甚至插手指揮。

且不說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就是連戰連敗的晦氣,周小山也不想沾上。

趙沛詩望了一眼周小山,看他沒有親自起草電文,搖了搖頭,拿了張紙坐下撰寫給侍從室回電。

劉湘憂心重重,突然抬頭看着周小山。

「小山,你覺得我們今晚的行動,日軍有沒有察覺?」

「應該有,日軍在中國戰場,屢次創造奇迹,這跟他們情報準確,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這件事也許在郭汝棟去借兵,借軍械的時候,日軍就可能知道,宜興那麼多潰兵,混進幾個漢奸,間諜,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那你還讓我打?」

周小山眼珠子都瞪出來了,不是您要打的嗎?

轉眼就把黑鍋扣我頭上了。

到了七戰區,我老實的跟孫子一樣,從來只管具體執行,從來不管決策,這個問題不講理啊。

「我的意思,你怎麼不阻止我!」

「我阻止的了嗎?」

「你是說,眼瞅着我跳坑裏,你也不拉?」

「不是不拉,我拉不住,鬼子眼看着就要跑了,你肯定不甘心,就算我拉住了,你事後也要埋怨我,打就打吧,反正鬼子都是要打的,早點把川軍拼光了,你也就歇了這個心思了!」

「真的會拼光?」

周小山也不知道,戰場形式千變萬化,有時候一些不起眼的意外,往往可以改變整個戰局。

打仗這東西,勝算要是超過八成,就等於沒有戰機。

你都能看清楚的東西,對手難道看不清楚?

陳虎他們在吳興留下的後手,究竟能對日軍造成多大影響,只有幹了才知道。

別說劉湘心裏沒底,周小山心裏也沒底。

看着一邊寫電報,發電文的趙沛詩,田剛帶着一眾參謀望過來,原來忐忑的不止自己一個。

終於明白了,這場戰爭,未必關乎整個中日戰場的戰局,可是關乎甫系川軍生死存亡,劉湘壓力也很大,雖然做了決定,還是不自信。

就在這時候,趙沛詩進來送上了緊急電報。

「小山,122旅開打了,日軍第四十一聯隊,解押三千名中國俘虜,路過南潯界內,被122旅按照預備方案伏擊,對方開路的先頭部隊被炸,兩軍正在鏖戰!」

開工沒有回頭箭,劉湘深深吸了一口氣。

這場仗開打了。

「立刻給天魁發報,讓他關注東線戰局,有情況不僅要及時支援,還要立刻彙報上來,我怕國琦登支隊不僅派出一個聯隊!對了,給122旅督戰隊發電報,讓他們注意將領的安全,不要讓楚天舒跑到一線去了。」

周小山搖了搖頭,今晚123.124兩個旅都會參與攻擊,他們身邊是剛剛整補完畢的21軍,即便是楚天舒扛不住,也只能122旅自己退出戰場。

然後123旅調動一個團,梯次阻擊。

所以,周小山非常注意戰場情報,一方面盯着蘇州十分鐘讓幾個偵查小組聯絡一次,一方面沿途三次核實鬼子人數情報。

羅家烈也剛收到122旅開打的消息。

臉上好像是沒什麼表情,還是難免有些心浮氣躁。

儘管已經得知楚天舒的戰鬥部署,儘力說服自己不要擔心,還是表現出來了。

「家烈,放心,相信天舒,122旅在山西戰場打的很好功勞不全是周小山的,軍隊從上到下,打出了自信和章法,損失不大又及時整補,已經是66軍的王牌。要是一個鬼子聯隊都滅不掉,楚天舒那個位置,還不如讓周小山來。」

被軍長看出來了,羅家烈聽馮天魁這麼說,也安心很多。

「軍座,鄭沖本來想跟陳虎一起潛伏在長興,被譚望嵩給抓回來了,這兩個老同學湊一塊,又到前沿去了!」 「我知道,但餘思純作惡多端,我已經查過,五年內在她手中的無辜女生隕者有七,終生殘疾者有六,身敗名裂者有九。」

「為一己私慾更是傷人無數,更何況她綁我妻子,更揚言殺我所有親朋好友,所以我今天殺她,不僅是因為私人恩怨,更是因為她的所作所為已經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

陳宇高聲道:「她若不死,死者不得以瞑目,傷者永遠蒙冤,是以余氏之女餘思純,當誅。」

「今天我以正陽符火將其正法,以正天道。」

陳宇說着一手負后,另外一手對着上空斜斜一指,一道靈光纏繞在他指尖,緊接着化作一道流光,衝天而起。

救護車裏,餘思純四肢被廢,她痛的幾度暈了過去。

幾針止疼針打下,她的情況才稍微好點,她雙眼圓睜,目眥欲裂的盯着余靈萱:「媽,殺陳宇,你一定要替我殺了陳宇。」

「你放心純兒,你叔叔帶着暗衛已經往回趕了,他更是聯繫上了武宗高手牧成蒼,這是位宗師級的高手,能御氣傷人,飛花落葉皆可為兵刃殺人。」

「我們余家就算是傾家蕩產,也會請這位宗師出手的,到時候拿下一個陳宇必定不在話下,你放心,你是我的心肝寶貝。」

「我已經為你聯繫了國際上最好的醫生,現在他們已經坐着飛機趕過來了,他們一定會治好你的。」

余靈萱帶着哭腔,她未婚先孕,幾十年來未再嫁,她以強硬手段擊敗她大哥,擔余氏掌舵者重任,為的就是給自己的女兒一個更好的生活。

她也視女兒為自己的生命,甚至比自己的命還要重要,現在看到她傷成這樣,余靈萱痛不欲生。

「還有他身邊的親朋好友,一個也不能放過,剖開他老婆的肚子,取出他的孩子,生生的摔死在他眼前,媽媽,你一定要答應我。」余靈萱嘶聲叫道。

「好,好,你放心,你所說的事情媽媽一定都會做到的,現在你要好好的養傷,等你好了,我把余氏交給你。」余靈萱淚如雨下。

「媽媽,我要做天下的女皇。」餘思純喃喃的說。

「我答應你…」余靈萱點頭,她寶貝女兒的話要求,她都一定要達到。

突然,一道符印在餘思純的身上亮起,緊接着一團火光轟然躥起。

餘思純嘶聲慘叫着,被一團火光吞沒。

「怎麼回事?來人啊,快來人啊。」余靈萱目眥欲裂,她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一群保鏢連忙衝過來,手中的滅火器向餘思純噴去,但正陽符火,可熔金斷鐵,一旦燃著,水澆不滅。

好在餘思純身上有一件法器,是高人所贈,她脖子處的項鏈微微一閃,一道青芒閃過,她身上的火勢熄滅。

她全身被火燒的重傷,只有一口氣在吊著,餘思純努力的掙扎幾下,拼盡最後一絲力氣吐出一句話:「媽…求你…送我一程…」

餘思純這樣是不可能再復原了,與其讓她這樣不人不鬼的活着,倒真的不如痛快點,送她一程。

「思純…」余靈萱兩眼一黑,暈倒在地上。

一家私人醫院,豪華的病房中,葉昕雨躺在床上,她已經持續昏迷超過兩天,陳宇用盡辦法,這才穩住她腹中的胎兒。

「姐夫,我姐到底怎麼樣了?」葉倩現在似乎是葉昕雨唯一的親人,她焦急的問陳宇。

「我在想辦法。」陳宇鎖著眉頭。

「你不是神醫嗎?你連死人都能救活,為什麼救不了我姐呢?」葉倩幾乎快哭了。

「她被下了兩煞咒,她和孩子只能保住一個。」陳宇閉上眼睛,有些無力。

兩煞咒歹毒之地就在於中咒者孩子和大人只能保住一個,半月之內,冥府陰官索魂,勢必會索走一人。

現在雖然孩子沒出生,但七個多月胎兒已經成形,已經算是一人,陳宇真不知道半月以後該怎麼辦。

「你想想辦法啊。」葉倩痛哭道:「我姐如果知道孩子保不住,她一定會受不了的。」

陳宇鎖著眉頭,葉昕雨現在懷孕已經七個半月,如果現在提前引產,孩子是能保住,至於十五日後的陰官,他只能想辦法硬拼了。

「通知婦產科,準備剖腹產手術。」陳宇扭頭道。

「姐夫離我姐還不到八個月啊,現在孩子出生了,會不會有什麼問題?」葉倩吃了一驚。

「眼下這是唯一的辦法,有我在,她和孩子都不會有事,但孩子出生以後五天是生死劫,那一天,我拼着一條命,也要護她母女平安。」陳宇沉聲道。

「老公。」床上的葉昕雨突然醒了。

「我在。」陳宇上前拉住她的手。

「如果實在沒有辦法,保住孩子。」葉昕雨努力的說出這句話。

「說什麼傻話?你和孩子都會好好的,我保證。」陳宇道。

「如果必須要選擇,那你一定要保住孩子。」葉昕雨淚流滿面:「答應我。」

「我答應你。」陳宇緊緊的握住她的手:「昕雨,你聽着,我們的孩子要提前來到這個世界上了,你要做好當媽媽的準備。」

「我已經準備好了。」葉昕雨的眼淚落下,她也不知道這是高興還是難過。

「陳先生,作為葉女士的主治大夫,我不得不提醒你,葉女士腹中的孩子沒有足月,現在剖腹產的話極有可能會出現嚴重問題,而且有一定的幾率會導致嬰兒死亡。」

一名女醫生走過來,拿着一大堆的病危通知書要陳宇簽字。

「而且我看葉女士的情況,她和她腹中的孩子生存狀況良好,所以我不明白為什麼你要選擇在這個時候讓孩子出生?」

「我既然這麼做就一定有我的理由,我會在手術室候着,我會用我的一切保證她們母女平安。」陳宇道:「你只管做好你應該做的。」

「你要在手術室里?」女醫生不由得愣了:「這不符合規定。」

「我的話就是規定。」陳宇沉聲道:「你照做就是。」

「李醫生,院長通知了,一切以葉先生的決定為主,出任何問題他負責。」就在這時候一名護士跑過來小聲說。

「院長真的這麼說的?」女醫生愣了愣,她無語的搖頭道:「瘋了,所有人都瘋了。」

很快,手術室,陳宇換上無菌手術服,他握了握葉昕雨的手,柔聲道:「你放心,睡一覺醒來就好了。」

。 傭兵廣場,在林天成和鐵莽趕到的時候已經站滿了雇傭兵。

這裡是提供雇傭兵接取任務,以及僱主挑選適合自己雇傭兵的地方,所以人滿為患是常有的事情。

畢竟,一些小的雇傭團隊有個幾十上百人一起亮像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有一些大型的雇傭團名聲在外的則只會派一個代表在這,這些人不管是什麼種族,此時都彼此相安無事,一個個都十分足以隱藏自己的身份,甚至和僱主討價還價都是用袖子遮擋視線用手語防止別人惡意競價。

鐵莽一臉生無可戀的看了看之家兩兄弟穿的短袖,這還怎麼討價還價?

「大哥,你說要展示我們男人的強裝,必須展現足夠的肌肉讓僱主有安全感,那請問一會你打算怎麼和僱主溝通價格的事情?」林天成看著身邊的鐵莽問道。

「這個……我也沒想到會是這麼一個情況啊!」鐵莽臉色頓時拉了下來,一籌莫展。

「我不管,反正我們的穿著是你決定的,這事情你想辦法!」林天成說完就閉目養神站在了一邊,他此時肉身的損傷過於嚴重,無時無刻都在惡化,要不是電量捉襟見肘,打死他也不想忍受這種入骨的痛楚。

「就算我們準備的齊全,我估計也難接到任務,你看看這些傢伙一個個氣勢如虹,你再看看我們……殘兵敗將,是個人估計都不會委託我們做任務吧!」鐵莽試圖為自己錯誤決定開脫。

「哼……不要解釋,站著吧,興許就有人願意找我們這種人做任務呢?」

就在二人閑聊之時,來來往往的僱主們也發現了這兩個十分醒目的二人組合,不單勢單力薄,而且二人都是面無血色,一看就是重傷在身的表現,於是一個個都好奇的多看了一眼。

都這樣了,不在家等死還出來接任務,現在的雇傭兵一個個都這麼拼了?

由於二人的賣相不怎麼樣,來來往往的僱主甚至都沒在二人身前停留過,紛紛擦肩而過。

日上中天,就在二人耐心消磨的差不多時候,一位面帶輕紗的僱主緩緩走到了他們的面前。

由於面上的輕紗是一件法器,所以無法通過外表看出對方是什麼種族,只能分辨出性別而已。

「你是魔族?」宛如黃鸝一般悅耳的女聲傳入林天成的耳中。

林天成緩緩睜開眼看向對方,頓時喜出望外,竟然還真的有瞎了眼的?

當即林天成毫不客氣的一腳踹在閉目養神的鐵莽身上,一點眼力見都沒有,來生意了都不知道招呼,站一天了好不容易有個上前詢問的意向僱主容易嗎?

「沒錯!」鐵莽瓮聲瓮氣的回道。

「魔族雇傭兵還真的少見呢,你身上的氣息……七星道祖高階?不對……是巔峰!不過你身上的傷勢……」

「嗯,重傷,出手的話最多只能發揮一兩成!」鐵莽如實說道,到那時他還有一句話沒說,真的要動手或許就沒命了!

「可惜了,相當於是廢人了!」

「我不接打打殺殺的任務,你要是需要請人殺人還是另尋高明吧!」鐵莽果斷的說道。聞言,林天成傻了,這尼嗎是認真的嗎?你一個雇傭兵竟然給僱主甩臉色?

「呵呵……正好我委託的任務不需要打打殺殺,但是一旦身份敗露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你敢接嗎?」

「沒有什麼敢不敢,只要價錢到位,什麼我都接!」鐵莽平淡的說道,「我們傭兵的規矩,就是收錢做事,其他時間一概不管。」

對面的兩個女僱主互視一眼,旋即點點頭,「不錯,很有職業操守!」

一旁的林天成差點沒笑出聲,有個毛的職業操守,這傢伙也就是頭一次扮演雇傭兵的角色,只不過這演技……林天成都覺得奧斯卡欠了他一個小金人!

「我們的任務很簡單,需要你冒充一個魔族代表為我們截取一個東西,那人只知道接頭的是魔族,卻並不知道對方的身份,所以一般而言你只要露面就能拿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事成之後,我可以幫你至於身上的傷勢,或者給你一百傭兵積分!」

「不過……這種任務你也清楚,凡事沒有絕對,萬一我們的情報出錯,你被對方揭穿了身份,那可能就有一場惡戰,以你現在的狀態很有可能回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