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到底是什麼情況!?不是應該情況很糟糕的嗎?怎麼?你是怎麼進來的?」姚窕實在是無法理解這些事情。

「你們到底是什麼情況!?不是應該情況很糟糕的嗎?怎麼?你是怎麼進來的?」姚窕實在是無法理解這些事情。

「你們到底是什麼情況!?不是應該情況很糟糕的嗎?怎麼?你是怎麼進來的?」姚窕實在是無法理解這些事情。 150 150 admin

「少夫人有所不知啊,這金總為了讓我們進來參加婚禮,特意給情人島島主還有波雅波娜遞了請柬,都是海盜公主答應的,於是,我們不就冒名頂替來了嗎呵呵呵呵。」

林翰說完憨厚的笑著,笑的可開心了不知道是因為重逢還是因為紅包的重量。

車子開到了鯊魚池。

三個人趕快從婚車中走下來然後直接走了進去。

「這裡不是重量計算才能打開的嗎?怎麼突然間這麼容易就能進來了?」姚窕看著那個正方形的建築,明明之前還需要從左到右一群的海盜,將重量加在一起才能把鯊魚池的大門打開的,現在怎麼會不需要這些了?

金唯牽著姚窕的手,將她帶到了鯊魚池的門外,越過了之前計量重量的地方。

金唯一邊推開門一邊說對她道:

「件事啊,還要從小鯊下崽說起,當時小鯊難產,然後他們後續還要進來對小鯊進行維護,於是我後來就假扮成了一名海盜,也就是昨天晚上,我又回去了一趟。找到了一個跟我體重一樣的,然後冒充了他。」

「後來又看見裡面的帝王劍,便研究了一遍啊。」金唯將大門用力推開,一股強烈的腥味撲面而來,貫穿腦仁,這輩子不想再吃魚。

「研究一遍?你確定不是什麼巴啦啦能量?」姚窕全然無法忘記那次在游泳池的時候那些可笑的咒語。

腥臭之下,姚窕用手煽動著裡面的味道,奈何越扇越大那個味道。

「我說了我可是帝都第一天才啊,你老公我,是天才。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接受。我就是這麼優秀的事實呢?」

金唯垂下眸子靜靜地看著她,姚窕根本就不服,但是突然就明白了一件事情,她忍著腥臭味看著他,細眉蹙起:「那也就是說,你明明昨天晚上就可以逃走的對不對?然後你非要在這裡完成這個婚禮才罷休!」

姚窕明亮的眸眼現在將金唯得意的樣子全部映照了下來。只是光線十分的暗淡。

他這明明就是早早設計好了,要跟她補辦中式的婚禮!

「你真卑鄙。」姚窕翻著白眼。

「謝謝。」金唯邪魅一笑,然後視線落在不遠處的一片黑暗。那裡的亮度比這裡還要不如。 「我一定要成為一個文武雙全的大將軍!」

蘇青華雙眼放光的說道。

「啪啪。」南宮玥鼓掌說道:「小表哥一定行的!加油!」

「加油!」

從小院裏出來后,南宮玥如釋重負的長出了一口氣。

「小玥兒,你可真厲害!」

斜刺里一道溫潤的嗓音響起。

南宮玥轉頭看去,就見蘇青陽穿着一身青色衣衫緩步走來。

「二表哥,前廳不忙了嗎?」

她剛剛來的時候,可是看到送禮的人將蘇府的門檻都快要踏平了。

「忙完了。」蘇青陽搖動着扇子,下巴一點小院,笑着道:「正想來看看那小子怎麼樣,沒想到聽到了小玥兒的激將法。」

「用的不錯!」

「哪有!」南宮玥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道:「我只是實事求是罷了。」

兩人邊走邊說,在南宮玥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們已經到了書房門口。

「二表哥,我們來這裏幹嘛?」南宮玥一把拉住他的手,謹慎的看了一眼房門,小聲問道。

見她一副做賊的模樣,蘇青陽忍俊不禁的笑了笑,道:「怎麼了?你不喜歡書房啊?還是不喜歡你大表哥?」

「也不是。」南宮玥為難的看看書房,又看看蘇青陽,咬唇道:「他們在說正事,我進去會打擾到你們的。」

蘇青陽是誰,雖不敢說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但對自家兄弟的性格還是了解一點的。

因此她一看南宮玥的表情,就將事情猜了個差不離。

他搖搖頭,一臉和善的道:「無事,大哥是在跟你開完笑。」

南宮玥眨了眨眼睛,笑着道:「跟大哥沒有關係,只是我受不了裏面的氣氛,所以暫時不想進去。」

「套一句二表哥的話,我一聽見人談正事,就腦子抽抽。」

「聽不得,聽不得!」

說着,南宮玥轉身往外走去,蘇青陽哭笑不得拉住了她的手腕,道:「不是在跟你開玩笑,蘇青風真的是在說笑。」

撒謊!大表哥當時說的可認真了!

南宮玥當然不能將心裏話說出來,只能幹笑着道:「跟大表哥沒關係的,是我真的受不了嚴肅的氣氛。」

「傻玥兒!」

蘇青陽用扇子一敲她的額頭,解釋道:「你大表哥就那個面癱臉,你當然看不出他在開玩笑,有時候連我都的仔細分辨才能知道他倒是真生氣,還是在開玩笑。」

聽到這話,南宮玥不掙扎了,有些猶豫的看了看房門。

「真的!沒騙你!」蘇青陽趕緊趁熱打鐵的說道:「你可是我們的小表妹,是我們的親人!」

「嘩啦。」

兩人正說着,書房的窗戶突然被人從裏面打開了。

南宮玥下意識的就要躲,卻聽到蘇青風用沒任何感情的聲音,道:「你們在幹什麼?還不進來?」

「看吧看吧!」蘇青陽湊到她耳邊小聲的道:「大哥這可是在跟你示好呢。」

南宮玥默默的看看蘇青風面無表情的臉,又看看蘇青陽擠眉弄眼的表情,最終笑着道:「我去給你端些點心來。」

「書房裏就有,是他特意吩咐下人為你端來的。」

上官晏俊美的臉也出現在窗邊,淡聲說道。

南宮玥眨眨眼,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上官晏在說那句話的時候,蘇青風的臉好像向他偏了偏。

「走吧,去嘗嘗。」蘇青陽趁機拉起南宮玥的手腕,往書房走去。

窗邊,看到蘇青陽動作的上官晏,眸子沉了沉。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蘇青陽,轉身一言不發的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蘇青陽將南宮玥拉倒書房裏,掃了一眼書房裏,就將南宮玥按坐在了書房裏唯一一張有點心的茶几邊上。

還親自為南宮玥倒了一盞茶,放在她手邊。

蘇青風從窗邊迴轉身形,看到這一幕就動作一頓,看了看跟南宮玥隔着相坐的上官晏,又看看那茶几上三四盤點心。

如果他腦子沒出問題的話,好像那三盤點心是每個桌子上都有一盤的。

為什麼現在都跑到上官晏跟南宮玥當中的那個茶几上了?

「大哥,你剛剛是不是跟小玥兒開玩笑了?」蘇青陽無知無覺的坐到另一面,正好跟那兩人相對而坐。

蘇青風深深看了他一眼,做回自己的書桌前,:「嗯。」

「你下次開玩笑的時候笑笑,別板著個臉,不然別人會以為你是在認真的說。」蘇青陽無奈的說道。

蘇青風蹙眉,抿唇淡淡的道:「我就是在認真的開玩笑。」

蘇青陽『唰』的一聲打開扇子,狠狠扇了兩下,一副『我的天啊』的表情。

末了他深吸一口氣,用扇子指著蘇青風,恨鐵不成鋼的道:「小玥兒你看到了吧?他就是這麼個傻樣子。」

「真不知道他是怎麼將蘇家的生意坐的這麼大的!」

「嗯……」南宮玥咽下嘴裏的糕點,眼珠亂轉道:「生意場上或許就是要這樣才能談成吧!」

不然,要怎麼解釋這樣怪現象?

「小玥兒說的對!」說道為商之道,蘇青風的話就多了起來,:「跟那些個老奸巨猾的人談生意,必須要面無表情,情緒內斂,不然很難將生意談成。」

南宮玥眨眨眼,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能一臉真誠的道:「大表哥天賦異稟。」

直到茶几上的三盤點心都讓南宮玥吃完,三人才將所謂的正事全都說完。

回去的時候,蘇家兩兄弟說派人送她,南宮玥揮揮手道:「不用了,正好讓上官晏跟我一起回去。」

對於上官晏的武功,蘇家兩兄弟還是非常放心的。

因此也就沒再說什麼。

南宮玥上了馬車,就捂著肚子癱在座位上

三盤點心全進了她的肚子,又喝了一大壺茶水,她感覺今天晚上跟明天一整天都不用吃飯了。

「難受?」上官晏看到她的動作,側目問道。

「不難受!」南宮玥擺擺手,訕笑着道:「就是吃的有點多,撐到了。」

「這麼大人了,難道不知道吃飽了就不能再吃了?」上官燕晏有些無語,但還是湊了過去,問道:「把上次給你買的消食丸吃上一粒。」

。「……」

「有什麼事不能光明正大的說,還需要這樣遮遮掩掩的。」

小白盯著她,拉過來一把椅子,在她旁邊坐下。

「自然是不能光明正大,只能遮遮掩掩的說出來的事情了……」

「……」

「你這是要打算殺我滅口?」

聽見她的話,小白又是翻了個白眼,說道: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三百一十一章書庫兩位士兵看向張寧的眼神還是古波不平,但是還是沒有抬步進入到屋內。

張寧心裡道:「神,人,都是一個德行,改害怕還是會害怕!」

張寧說道:「進來把,有什麼事?」

兩位衛兵這才進來,恭敬道:「神王有請,有事情!」

張寧點點頭,站起身:「帶路吧!」

兩位士兵在前邊帶路,張寧在後背跟著,「不是說不用見嘛,這才睡了一覺,就見了?什麼神?好像一幫神經病!」

這個時候遠處走來一……

《武夫當立》第二百三十九章天庭姜晨無語的看向劉雨,明明是他先動的手,居然還問自己到底是什麼意思?

「劉道友你這話這麼說可就沒有意思了。」

「昨晚那奇怪的白霧來襲,我們兩個守夜的都齊齊失去了意識,我醒來之時好歹還辨別是非,你醒來卻是直接對著我來了一拳。」

……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一百五十三章五行元素 兩個人迅速換了衣服,又戴了面罩。

臨走之前,陶知意對著北越離開口道:「放心,不會耽擱太久,不多時我們兩個便會回來。」

北越離點點頭,對於季容琛和陶知意的實力,他自然是能信得過的。

「但是也不能輕易就放鬆警惕,這裡的人多,而且魚龍混雜,有關妖族的人也不少,那些人向來以狡猾著稱。」

陶知意點點頭。

「行了,廢話不多說,就等我們兩個的好消息吧!」

說完這話之後,陶知意便跟隨季容琛一起出發了,臨近到達果子即將要成熟的時刻,陶知意和季容琛都能夠感覺到周圍的人越來越多,只不過對方都刻意將自己的實力壓制下來,除了喘息之聲,其餘的根本就無法窺探。

「看來今夜想要奪得這個果子,可是難上加難的事了。」

「就算再難那也要得到你,放心吧,真的要打起來我會立刻將他們調走,你只需要在短時間內將那個果子摘到手,而後直接去客棧與北越離和滿寶會合就行!」

只要確定陶知意安然無恙,它便可以甩手一個陣法,將自己與周圍的人隔離開來,而後迅速再回到客棧之中。

到時候陶知意和北越離等人準備好行李,他們便可以離開這幻月之城,回到原來的地方。

「那好吧,如果真的出了咱們兩個所想的那種意外,你千萬要保護好自己!」

這事兒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看到陶知意這般認真,季容琛心都動了一下。

又想到之前滿寶跟自己所說的那些東西。

季容琛撓了撓腦袋。

「既然我都已經為你做了這麼多事情了,你就沒有想過如何報答我嗎?」

聽到這話,陶知意瞬間就反應過來,這就是自家的傻兒子說出來的!

「我覺得你最近跟滿寶走的太近了,雖說這也不是什麼壞事,但我覺得你們兩個還是要有一點點距離比較好,省得他把你帶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