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對於這個問題,我還有一件事要跟你說……」

「哦,對於這個問題,我還有一件事要跟你說……」

「哦,對於這個問題,我還有一件事要跟你說……」 150 150 admin

「……」喬思語心裡無端的生出一股不安的情緒來,說話能不能一次性說完,她協議都簽了,他居然說還有件事兒,懷著忐忑的心,她問道,「什麼?」

沐雲帆臉上閃過一絲尷尬,「我前面不是說了嗎?我那個病人身份地位比較高,而且為人極其敏感,他簽署條約的第一個要求就是不能讓對方看見他的臉……」說著,生怕喬思語不信,又為難地開口,「你也知道對於成功人士來說,有心理疾病是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情,他又擔心跟他一起合作搭檔的女人看到他的臉后,知道他的身份后威脅他什麼的……也是比較麻煩的,所以這一點我希望你能理解……」

原來是這個啊,喬思語剛剛提起來的心稍微放了下來,一開始她還真沒想到這一點,不過既然對方想到了,她肯定是樂意遵守的,畢竟她也不想讓對方看到她的臉,否則以後他要是知道她是靳子塵的老婆,那對她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相反的還會引來更大的麻煩。

「嗯,這個要求我接受,同樣的,我也不想讓他看到我……」

「嗯……」沐雲帆鬆了一口氣,「關於治療的問題,什麼時候開始由你們自己決定,畢竟你們的時間我也沒法掌握,這裡有他的電話號碼,你存一個,好讓你們方便聯繫……」

「好的……」喬思語應著,將沐雲帆遞過來的電話號碼存在了手機上,存的時候想了想,打了兩個字,「搭檔!」

「治療的地點你們自己商量吧,我這邊也沒法決定,畢竟這件事關乎到你們的隱私安全……」

也對,他們不可能選在醫院來治療吧,肯定不太好,想著,喬思語點了點頭,「行,那治療的內容呢?」

「內容很簡單,就是談戀愛啊……」

「……」跟一個不見面的陌生男人談戀愛還叫簡單?「怎……怎麼個談法?」

「什麼都不用想,什麼都不用顧及,別給自己任何壓力,你只要想著跟你在一起的人是你最愛的男人,放開身心的跟他交流溝通……你現在就是給自己的壓力太大,神經整天緊繃著,所以無法在你丈夫面前放輕鬆,愉快的接受他……」

喬思語咬了咬唇,重重地點了點頭,「我一定會努力治療的!」

兩年多的時間她都沒法接受靳子塵,這兩年來她活在痛苦和自責當中無法自拔,而靳子塵從一開始大震驚,失望最後到了絕望,現在兩人的關係稍微好了一點,這次無論如何,她都要努力積極的去治療,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爭取才行!

。 他好奇的問:「在看什麼?」

「嗯?」周零回過神來,恍惚的看了他一眼,「沒看什麼?」

時運微微皺起眉頭:「心裏有事?」

她低下頭沉思著,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沒底的說:「明天的拍攝又是一個未知數。」

周零擔心自己演技不過關,會把這場的戲份給演砸。

下午拍的那一場還好,她都沒有多少多少鏡頭,拍完醫院處理傷口便被送回家休養去了,後面幾乎都是時運在走劇情。

可是她一想到明天拍攝的內容,仍然需要自己構思和設想的時候,她感覺今晚怕是睡不着了。

時運看着她,凝眉問:「還在擔心這個?」

「是啊。」周零抬起眼眸,看向時運那雲淡風輕的表情,她輕輕嘆息了一聲:「哪像你,根本就不用擔心。」

今天她沒有戲份的時候,在一旁看着時運演戲,他真的應付自由,情感都拿捏到位了。

時運:「……」

「你要是擔心的話,今晚我可以陪你練。」

時運在說那句話的時候,口吻隨意地好似在問今天的天氣如何。

車窗外的晚風灌了進來,將周零心底的那股煩躁降了下來。

昏黃的車燈從他們頭頂灑下來,周零看向時運的時候,能夠清晰地看到他立體的五官,在柔和的光線中,增加了幾分俊俏。

周零看了他許久,好一會兒才緩和過來。

她好奇的望着時運,略帶一絲期盼的道:「怎麼練?」

「比如把我們想到的劇情可以試着演練一遍,這樣明天開拍的時候,你就不會那麼緊張了。」

周零聽取了他的意見,細想了一遍,好像還挺有道理的。

「那回去試試?」

時運挑眉道:「可以啊。」

回到酒店,周零與時運約了晚上九點討論明天拍攝的事情。

周零:「我先回去洗個澡,晚點過去你那?」

「一會兒我去你那吧。」

他這邊還有小乖,擔心周零一會兒見了它,就沒心思再討論什麼劇情了。

周零點了下頭:「行吧,一會見。」

「一會見。」

周零回到屋裏,準備玩一會兒手機再去洗澡。

等她打開微信的時候,剛好看到了瀟瀟下午給她發的微信。

瀟瀟:【姐們,我先脫單了,你也加油哦】

周零皺起疑惑的眉頭:「脫單?她什麼時候處對象了?」

周零回她:【什麼意思】

另一邊

瀟瀟與母親在廚房裏面忙碌著,手機被放在一邊的桌子上。

就在這時候,門鈴突然響了。

瀟瀟媽轉身看了閨女一眼,說:「瀟瀟,開門去。」

瀟瀟愣了一會兒,不過僅在一瞬間她又恢復了忙碌的狀態,「我忙着呢……」

「你這孩子……一點都不積極,萬一是你那男朋友來了呢?」

瀟瀟仍然沒有要離開廚房的意思,她突然朝着大廳喊了一聲:「爸,你去開下門。」

瀟瀟爸放下手中的雜誌,看着廚房內的那抹身影,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起身去看門。

門開的那一刻,瀟瀟爸看到孫續端正的站在門前,欣喜地道:「哎呀,小續來了啊。」

孫續看到看到瀟瀟爸,笑着道:「叔叔,生日快樂。」

瀟瀟爸:「快進來。」

瀟瀟聽聞門關上的那一刻,一不留神,刀差點割傷她的手指,還好她反應迅速。

「小續來了?」瀟瀟媽欣喜地回頭看了孫續一眼。

孫續禮貌的笑了笑:「阿姨好。」

瀟瀟爸看着自己閨女,家裏來客人了一點反應也沒有,不滿的道:「瀟瀟啊,怎麼都不跟人小續打聲招呼呢?」

媽媽在一旁也訓着她:「瀟瀟,你怎麼回事啊?這有男朋友就不跟人家小續親近了?」

瀟瀟:「……」

孫續聽到瀟瀟有男朋友之後,微微怔了一下。

片刻后,孫續若無其事的道:「沒關係。」

他的神情依舊溫柔得不像話,那雙眼含笑意的眼睛,卻隱匿著一絲令人難以捕捉的落寞。

瀟瀟爸:「這丫頭長本事了,談戀愛也不跟我們說。」

瀟瀟媽:「就是,太不像話了。」

瀟瀟:「……」

孫續露出如沐春風的笑容,淡淡地道:「可能是之前沒有確定關係吧?」

瀟瀟媽疑惑地轉過頭,看着孫續,「唉?這丫頭談戀愛沒告訴你啊?」

「……」要是瀟瀟願意告訴他的話就好了。

那樣他心裏至少還有個低。

瀟瀟放下手中的菜刀,轉過身掃了他們一眼,「好了,你們都別說了,給我點面子吧。」

瀟瀟爸無奈的搖了下頭,眼底透著滿滿的惋惜:「小續啊,來陪叔叔下會兒棋。」

孫續點了點頭:「好。」

大廳里,很快就響起一陣棋子與棋子碰撞的聲音。

瀟瀟爸和孫續下着象棋,一邊好奇的問他:「你們公司允許藝人自由戀愛了?」

孫續聞言,落棋的那隻手停在半空。

片刻后,他淡定的道:「是啊,剛改沒多久。」

瀟瀟爸好奇地問:「你倆天天在一塊,那你知道她什麼時候談的戀愛?那男的是做什麼的?」

「叔叔,這事您還是自己去問她吧。」

孫續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了笑,機智的他把這個難題拋了出去。

若不是他今晚剛好過來給瀟瀟的爸爸過生日,他可能都不知道瀟瀟已經有男朋友的事情。

「算了,瀟瀟說她男朋友一會兒就來,晚點就知道是誰把我家閨女給拐跑了。」

孫續聞言,瞬間沒有心思下棋了。

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在鏡片反光的情況之下,顯得更加透徹明亮。

他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

孫續覺得自己宣佈改制度的事情彷彿還在昨天,而瀟瀟這邊就已經準備把男朋友往家裏帶了。

這個發展節奏……多少有點神速了吧?

他身為她們的經紀人,除了藝人的睡覺時間,他都在身旁作伴,都這麼久了,他居然都沒有發現瀟瀟談戀愛了。

以這見家長的速度來看,他們私下應該談了挺久的吧?

……

瀟瀟媽看着自己最後一道菜已經準備出鍋了,可還是沒等到瀟瀟男朋友的到來,她着急的問:「瀟瀟,你那男朋友什麼時候來啊,我們要該開飯了。」

。 公寓。

李安安回去,褚管家正在收拾孩子們東西,見她回來了出聲。

「李安安,你答應過少爺,今天要搬去別墅住的,晚點少爺要從公司回來你還要準備晚餐,你快點收拾要拿過去的衣服,如果你不想要那些衣服,我馬讓品牌店的人送最新的過來。」

褚管家站得筆直,從今天起李安安就會正式住進少爺的別墅,進入未來女主人的考驗期,總之他會認真考核她的,一定不會放水。

「不用重新買,還有很多衣服我根本沒有穿過。」

她隨意拿了幾件衣服帶走,其餘的留在這裏,畢竟這裏她租了半年,還沒到期。

等她走出來,褚管家身邊已經放置了好幾個行禮箱,都是孩子們的東西,保鏢在一個個往外提。

李安安把自己的行禮箱給保鏢,彎腰把公主從地上跑起來,她就知道自己如果不帶走,褚管家一定不會主動帶上,褚管家是個極為護短的人,不認可的人或者動物,他都不會管。

從開始起就表示自己不喜歡這隻貓,雖然公主真的很漂亮,而且越來越漂亮的趨勢,毛色雪白,眼眸像玻璃般剔透,很討喜,也不能打動褚管家。

褚管家見李安安呵護的抱着小貓,冷臉,一副她勾三搭四對少爺不忠誠的表情!

李安安笑「把它留在這裏很可憐,我知道褚管家也是個很有同情心的人對吧。」

褚管家微微仰頭「李安安不用吹捧我,你還是和少爺解釋吧。」

說完他走出房門。

李安安輕笑,褚管家這是答應她先帶去別墅了,只要答應就好,褚逸辰那邊她會溝通的。

下樓后,李安安抱着貓上了接她的豪車,車子往褚逸辰的別墅駛去。

小區路口一輛低調賓利停靠,傅藝橫坐在車裏,車窗半開,陽光下他英俊的臉帶點陰冷。

「傅總,李小姐帶上了你的貓,並沒有丟下~!」

鄒應勸說。

他知道李安安正式住進褚逸辰的別墅代表了什麼,很可能會嫁給褚逸辰,而且自己的老闆會被排斥得越來越遠。

傅藝橫沒出聲。

鄒應又問「傅總,你還不打算出手嗎?」

傅藝橫合上車窗,盯着放在座位上的一個白色盒子,沒人知道盒子裏只是一杯奶茶,因為他知道貴重的禮物她不會要。

但他給她買奶茶,她一定會喝,而且促進兩人關係,但今天的這杯奶茶他送不出去。

鄒應又憤憤不平「褚總真是過分,特意把這個消息告訴你!打擊你!也不想想五年來李小姐都是你在照顧的。」

傅藝橫眼眸變得痛苦。

「傅總,你會放棄嗎?如果你放棄,會找到更好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