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南小鳥立刻拿出了手機,開始聯繫西木野真姬,良久才放下手機。

「好。」南小鳥立刻拿出了手機,開始聯繫西木野真姬,良久才放下手機。

「好。」南小鳥立刻拿出了手機,開始聯繫西木野真姬,良久才放下手機。 150 150 admin

「怎麼樣?」

「真姬她同意我們去她家了。」

「走吧。」

手機那頭,西木野真姬看着南小鳥發來的消息,還是選擇了同意。雖然她不覺得高坂穗乃果的哥哥能幫助自家,但剛才走的絕情了一點,還是趁早打消高坂穗乃果等人的念頭比較好,這樣自己才能全心全意的為西木野綜合病院儘力。

咚咚咚。

「小姐,你的朋友來了。」

「來的可真快啊。」聽到門外的保姆和木的聲音,西木野真姬搖了搖頭,站起身來。

因為早就吩咐過了和木這個西木野家的保姆,所以高坂穗乃宇等人是直接被帶進來的。西木野真姬剛站起身,和木就打開了房間的門,將眾人引了進來。

西木野真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高坂穗乃宇,作為一群女孩子中的男性,實在是太扎眼了。

這,就是高坂穗乃果的歐尼醬嗎?和穗乃果很像,還挺帥的。

「真姬。」高坂穗乃果等人走向了西木野真姬的面前。

「你們好,先坐吧。」指了指沙發,西木野真姬等人隨即坐了下來。

。 松竹樓里的比賽進行得如火如荼,現在已經進行到了劍術比賽。

大家手裏拿的是特製的竹劍,沒有開鋒,很鈍,不會傷人。

平常他們也會用這個竹劍來比賽較量。

大家都已經習以為常。

比賽規則像平常一樣,只要拿着劍刺向對方,最先刺中對方五下便贏得比賽。

周遠揚的老爹是太守,但他對舞劍並無興趣,所以這一直以來都是他的弱項。

這一次上場,他有些緊張。

不過接着贏了幾場比賽,他又增加了些自信心。

很多人都對周遠揚的變化感到吃驚,本以為大家能在劍術上贏了周遠揚,好出一口被他壓一頭的惡氣。

誰知周遠揚竟連續贏了幾場比賽,進入八強。

八強抽籤進行半決賽,周遠揚心裏一陣得意,率先抽籤,當他看到他的對手是誰時,整個人面色一變,笑容漸漸從臉上消失。

「鍾公子,你這麼快就和周公子對上了,兩個都是有實力的,比賽一定會很緊張。」

鍾二冷笑了一聲:「就憑他?」

他的武力值可是在眾多公子哥兒中最強的,劍術更是他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

鍾靈兒看到鍾大要和周遠揚比賽,急忙讓貼身丫鬟從樓上跑下去找鍾二。

「二少爺,小姐說有重要的事要找你。」

鍾二看了眼樓道的方向,看到鍾靈兒在向他招手。

鍾家有很多男丁,就鍾靈兒一個姑娘家,大家都十分疼愛鍾靈兒。

鍾二也不例外。

看到鍾靈兒一臉焦急的模樣,鍾二以為鍾靈兒真的遇到什麼急事了,急忙讓比賽暫停,然後走了過去。

「靈兒,有什麼事嗎?」

鍾靈兒的視線越過鍾二看向不遠處的周遠揚,心噗通噗通地跳得厲害。

她不由嬌羞地低下頭,扭捏了一會兒才抬頭看向鍾二:「哥,你待會跟周公子比賽,讓着他一點。」

鍾靈兒心想周遠揚真是倒霉,才剛進入八強就遇到鍾二這種強勁的對手,若是輸了,得多傷心啊。

鍾二臉上溫柔的笑容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狠厲:「不可能。」

鍾靈兒生氣地跺跺腳:「哥,你若是不肯,別怪我生氣,不理你。」

鍾二心裏更加惱火:「行啊,長大了翅膀硬了是吧,幫着一個外人要挾二哥。本來還能給姓周的一點面子,讓他輸得不那麼難看。

現在……我決定改變主意了。」

鍾靈兒氣死了,她追了過去,鍾二卻甩袖走得更快了。

樓下太多的男人,她不好走過去,只好氣憤地上了樓。

「你們說周公子會贏鍾公子嗎?」

「難說,鍾公子武功了得,是眾多公子中數一數二的。周公子遇到他,有點懸。」

「我看也不是不可能,周公子今日給人的感覺就很不錯。」

「鍾姑娘,你覺得呢?」

不少人看向鍾靈兒。

鍾靈兒滿懷心事地笑了笑:「我也不知道。」

她只希望二哥待會放水,不要讓周遠揚輸得太難看。

她太緊張了,都不敢往樓下看。

很快就輪到周遠揚和鍾二的比賽。

兩人拿着劍行禮以後,便在評判的一聲令下開始比劃。

鍾二出招陰狠而快,周遠揚雖跟在柳璟身邊學習了劍術,但是他只學習到了一些皮毛,要對付鍾二這種有武功基礎的人,他自己心裏都有點慫。

鍾二抓住機會,率先出擊,想速戰速決。

周遠揚拿着劍吃力抵禦,兩人戰得難分難解,鍾二實力過強,找到周遠揚的破綻率先拿下一分。

看到鍾二得到一分以後,周遠揚開始緊張了起來,一不小心又露出破綻。

鍾二乘勝追擊,一下就拿了三分。

眼看勝券在握。

「天啊,鍾公子也太厲害了,周公子雖敗猶榮。」

「話是這麼說,但是在這麼多人面前輸了比賽,還是有些丟臉吧。」

「沒人規定一定要贏,遇到強勁的對手,輸了也很正常。」鍾靈兒咬牙說道。

心裏對鍾二氣得牙痒痒的。

二哥真壞,真的一點都不讓一下周公子。

鍾靈兒突然的閃神,回過神時,周遠揚已拿下了一分。

鍾二差點咬碎一口銀牙,光顧著攻擊忘了防守,被周遠揚鑽了空子。

被周遠揚得了一分以後,鍾二更加謹慎,一邊防守一邊攻擊,竟能做到嚴防死守。

周遠揚一點空子都鑽不了,又加上他的基礎功夫不紮實,沒多久就敗下陣來。

鍾二贏得了比賽,冷著臉冷哼了一聲:「承讓。」

「鍾公子武功高強,在下佩服。」

周遠揚雖然輸了比賽,但該有的風度還是得有。

「可惜了,周公子,如果你不那麼倒霉,一開始就遇到鍾二的話或許能贏到決賽也說不定。」

周遠揚勉強笑了笑:「是我技不如人。」

其實他也在心裏這麼想的,若是他運氣好些,不那麼快遇到鍾二,或許他能挺進決賽也說不定。

「輸了就是輸了,就算你挺進決賽,還是失敗,還不如趁早認清事實,結束比賽。」

周遠揚看到柳璟,不由一愣:「師傅,你都看到了?」

「嗯,」柳璟看向還在進行比賽的鐘二,「比賽還沒結束,就想離開了?」

周遠揚無奈地嗯了一聲:「都輸了,還留在這裏幹嘛。」

還嫌丟臉不夠嗎?

「你這麼想就錯了,你應該留下來,好好看看鐘二是怎麼出招的,只有了解敵人,清楚他的招數,知道他的命門,才能百戰百勝。」

周遠揚雙眼一亮,一改剛剛的頹勢,認真地觀看了起來。

柳璟在一旁給周遠揚拆解鍾二和對手的動作。

周遠揚則用自己所能理解的去告訴柳璟要如何應對,一場比賽下來,周遠揚竟覺得他學到了很多。

本來他對劍術興趣不大,現在卻充滿了興趣。

「師傅,明日起能不能多些教我劍術?」周遠揚看向柳璟,有些哀求地說道。

「不行。」

「為何不行?難道你又要說我實力不行嗎?是,我知道我實力不夠。但是勤能補拙,我相信只要我努力,一定能有進步的。」

柳璟意味深長地看了周遠揚一眼:「你也知道你實力不行,雖是一塊拙玉,但是經過千錘百鍊還是有機會能成器的。」

周遠揚:「……」

師傅,你鼓勵人的時候能不能不要順便踩上一腳? 二十五、不平靜的天空

十七天的戰爭,如同一匹脫韁之馬,不知疲倦,不知停歇。用它那鋼鐵一樣的奮蹄,濺起了蜷伏與無奈。一路狂奔,勢不可擋,讓壓抑太久的理智盡情奔放。這不是征服,是睡獅覺醒后的張揚。大國自有力量,豈容家門前有卧榻豺狼。

戰爭進行了兩天,中國部隊對老街、芒街、諒山、孟康和高平等地區進行了猛烈炮火打擊。10萬中國軍人,踏着炮火開闢的道路,從26個缺口幾乎在同一時間越過邊界線殺入敵國,戰線長度達到1200公里。

東西兩路穿插部隊,如同決堤的兩股洪流,在T59、T62坦克協助下,分兵挺進,逐個拔點、滅敵,一路橫掃敵軍據點、山頭、公安屯,形成了大約20公里長的扇形區域。從地圖上看,這時的進攻部隊,就像一把魚叉,狠狠地刺向敵國心臟。

敵軍一個山頭一個山頭固守,雙方一個城鎮一個城鎮爭奪。戰鬥越演越烈,雙方都付出了慘痛代價。因為他們害怕中國軍隊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重演五百年前一幕,所以,他們做着拚死抵抗。

某國古時劃分為安南、占城、交趾三個小國。自漢唐以來,一直是中國的屬地。五代十國時,安南的一個將軍結束了安南的混亂局面,建立了第一個獨立王朝——丁朝。

當時的宋朝立國不久,面對北方少數民族日益強大的壓力,自顧還應接不暇,根本就沒有力量去阻止丁朝的獨立,只是用一種璦眛態度,即不承認,也不否認,讓丁朝一直存活下來。

到了元朝(1283年),占城扣押元朝史臣,忽必烈大怒,調發淮南、浙江、福建、湖廣軍隊五千人、海船一百艘,戰船二百五十艘前往征伐。用了六個月,一舉攻佔占城,占城王子補逃進深山。在第二次討伐占城時,由於安南王拒絕借道給元朝軍隊,元軍攻佔安南都城並撤回。1286年安南王陳益稷歸附朝廷,元朝皇帝下詔封陳益稷為安南國王。

明朝永樂帝時,胡季竄奪了安南王朝–陳朝,陳朝的遺臣以及陳朝王之子陳天平請求明朝出兵。永樂帝接受了請求,派兵五千兵護送這些人返回安南。在歸途中,這些人連同明軍護送的士兵全部被安南軍隊殺害。同時,安南擅自侵略周圍鄰國,鄰國國王也請求出兵伸張正義,於是激怒了的永樂帝決定正式出兵。

在大軍出發前,明朝皇帝特頒諭旨,此次出征「惟黎氏父子及其同惡者必獲,其脅從及無辜者必釋,罪人既得,即擇陳氏子孫之賢者立之,使撫治一方,然後還師,告成宗廟,揚功名於無窮。」由此可見,當時的中國人同樣抱着懲戒的意圖,為臨人謀利,為我國揚威。

遠征軍兵分兩路,一路出廣西憑祥,一路出雲南蒙自。出師六天後,由廣西憑祥經坡壘關,進入安南境內。

兩路明軍斬關奪隘,銳不可擋。在芹站大敗安南伏兵,進佔新福,在白鶴江勝利會師。胡氏父子料不到明軍進展竟如此神速,大驚之下,傾全國之兵號稱二百餘萬,依宣江、洮江、沱江、富良江四個天險,伐木築寨,綿延九百餘里,又沿江置木樁,徵發國內所有船隻,排列在樁內。所有江口,概置橫木,嚴防明軍攻擊。

東路軍進入富良江,先命驍將朱榮進攻嘉林江口,再進至多邦隘。西路軍也沿洮江北岸擊鼓而進,兩軍呈南北夾擊之勢,互為聲援。

明軍攻入城堅高峻,設有重濠,濠內密置竹刺,濠外多掘坎地的多綁城后。又連續攻下了安南東西二個都城。這時的安南,全國上下從官吏到老百姓,幾乎全都頂不住了,紛紛獻糧獻物給明軍,前來投降歸屬的每天達到一萬人以上。

胡氏父子見大勢已去,便焚燒了王宮,帶着家眷、宮庭人員逃到海上,繼續以游擊形式抗爭明軍。

明軍乘勝追擊,一直追到安南的南州奇羅海口處,接連打了兩仗后,安南殘餘軍隊全部被消滅。

胡氏父子又帶着數艘小舟繼續逃跑。後來,明軍在當地百姓協助下,終於抓獲了胡季等人,全部押送回明朝國都北京城,明軍勝利班師。

明軍出師一年,大獲全勝,消滅了篡位的胡氏政權,得府州四十八、縣一百八十、戶三百十二萬。第二年6月,永樂帝朱棣向天下發出平安南告示,詔告天下,改安南為交趾布政使司,改置17府。自此安南正式成了明朝的一個行政區。

到了20世紀七十年代,歷史幾乎是再度重演,又是何其相似。

某國新政權獨立后,為了實行地區霸權主義,卻又害怕中國干涉,於是便採取迫害華僑,驅趕華僑的方式,搞什麼凈國行動。此後,**多次秘密照會某國政府,抗議某國迫害華人。但是無濟於事。

反而迫害行為越演越烈。武裝人員開始肆無忌憚地進入華人住宅,明目張膽地沒收華人所有財產。又以法律形式,通過廢除私有制,在一夜之間,將所有華人華僑財產洗劫一空。接着,又把這些沒有任何生活來物資的華人華僑們驅趕到新經濟區當農民、工人、海員。

許多華人在走投路情況下,竟然最後了自殺。另一部分人因路陸被堵,只憑小船借海路航行。被大海吞沒掉的華人華僑,死亡人數達數千。

1977年5月4日,在友誼關,某國的500名士兵,襲擊了50位中國工人,引發了嚴重流血事件。此時,邊境上華僑被驅趕回國的越來越多,越方開始搞邊境清整。邊境上的各種衝突越來越多。1977年有752起。1978年有1108起。到了1979年戰前一個月已經有129起。衝突劇增標誌着危機不斷深入。

中國的一位偉大人物說,「中國可能很窮,但也不是沒什麼任何一點份量,而且中國有潛力。」

自衛反擊戰開始后,中國軍人終於可以一吐心中太過壓抑的憤怒,終於能夠為華人華僑爭得祖國榮譽。雖然他們生活在和平時其太久,二十多年沒有打過仗;雖然他們上戰場前還是個新兵;雖然他們還缺少戰鬥的經驗。但他們有的是熱血,有的是對祖國的衷誠,有的是不怕死精神。他們來了,他們打了,而且打的英勇,打的慘烈,雖然受到了敵軍的強烈抵抗,但戰爭的腳步還是交給了中國軍人。

戰前,敵國多次吹噓,北部諒山、萊州、黃連山、廣寧等省早已是銅牆鐵壁。戰壕密佈,全民皆兵。實際上也是如此,他們剛剛打完抗美戰爭,戰略戰術嫻熟,什麼叢林戰、奇襲戰、地道戰、地雷戰嫻之又熟。

敵軍太過輕敵自信,太過自吹自擂,什麼世界第三,亞洲第一。僅用兩天就被中國軍隊攻克了北部邊境十餘個重鎮。雖然參戰的中國軍人們年輕,但他們就是用一腔熱血,不怕犧牲的精神,打的老練的敵軍丟槍棄點,節節敗退,死傷近萬人。

山谷里的硝煙還沒散盡,十幾輛坦克便帶着沉重的隆隆聲沖了進去,形成了撼山般的地動,搗海般地聲浪。

搭載坦克的步兵們完全處於戰鬥戒備狀態,緊貼坦克裝甲,雙眼死死盯住山的兩側,四處掃瞄著防止敵人偷襲。

吳江龍繼續乘座101坦克。由於坦克兵減員,陳鋒給吳江龍在室內騰出一個位置。他竟然大大方方地坐了進去。

吳江龍一心一意地看着陳鋒駕駛。見他一會拉操桿,一會腳踩離合器,手腳麻利地做出各種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