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小白知道分寸的。」許染是真的困了,趴在李惜閔的背上,眼依舊閉著,像是根本沒往心裡去。

「放心吧,小白知道分寸的。」許染是真的困了,趴在李惜閔的背上,眼依舊閉著,像是根本沒往心裡去。

「放心吧,小白知道分寸的。」許染是真的困了,趴在李惜閔的背上,眼依舊閉著,像是根本沒往心裡去。 150 150 admin

但李惜閔知道許染是有記在心裡的,因為在這個家裡要是連許染都不把許莫白當成自家人了,那就真的沒有人把他當「許家人」了!

「真是個小懶豬!」看著許染沒有防備的睡顏,突然一陣感動就這樣毫無預料襲上他的四肢百骸,李惜閔颳了刮她嬌俏的小鼻尖,笑得不見了眼……

※※※※※※※※※※※※※※※※※※※※

以許染李惜閔的視角寫了一章,可以算作夫妻之間的甜蜜日常,也可以用來做個對比!就……隨便……隨便看看哈!畢竟下章才是重點!

。 「埼玉老師他?」

「我們還是沒能找到他……」

傑諾斯搖搖頭,長嘆了一口氣。

「找不到的話,暫時就先不找了吧。」

蘇沫現在心亂如麻,他知道,以埼玉的本事,這個世界上還不存在什麼能威脅到他的人或事。

真正應該擔憂的,依然是英雄總部現在的問題。

於是乎,鋼鐵戰車便又一次將魏老遇刺身亡的消息,連同A市英雄總部內現在的混亂全都講了出來。

他話音剛落,傑諾斯便已經怔在了當場。

一如蘇沫先前的樣子,同樣是半天都久久不語。

「蘇哥,依你之見,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傑諾斯將無助的眼光投向了蘇沫,如今能做出決定的,也只剩下他了。

在Z市當中,還有魏老心心念念的神秘玻璃沒有勘察出來,埼玉亦是不知所蹤。

而在A市當中,因為魏老的死,現在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且不論餓狼那「英雄狩獵計劃」帶來的威脅,單說英雄總部內部的問題,就難以讓人忽視。

比如說,蘇沫一直記掛着的、復聯內戰的事!

早在一個月前,他便隱隱有種感覺,復聯的內戰要爆發了!

現在魏老的死,極有可能成為一個引線。

至於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平心而論,蘇沫想不出來。

「等等,我先給姚遠打個電話,再問一下詳情。」

蘇沫說着,旋即撥通了姚遠的電話。

嘟嘟嘟。

「嗯?佔線了?」

一下沒撥通,蘇沫頓時疑惑驟起。

直到近半個小時過去后,姚遠才又自己打回來了電話。

「蘇哥,趕緊回A市吧。」

電話剛一撥通,姚遠脫口而出的便是這句話。

「魏老的事……」

「魏老的事已經全傳開了,現在整個A市弄的人心惶惶的,都已經開始宵禁了。」

「什麼?宵禁?!」

一聽到「宵禁」二字,不單是蘇沫,連同傑諾斯和吹雪在內,全都瞪大了雙眼。

他們沒想到,事情竟已經嚴重到了需要宵禁的程度了。

也難怪鋼鐵戰車剛才回來時,會那樣着急忙慌的了。

「事已至此,只能暫時先放棄Z市的事情了。」

蘇沫嘆了口氣,隨即將電話給掛斷了。

他知道,現在A市的事遠比Z市來得重要得多,更何況,現在他們在Z市也已經弄到了怪人細胞作為樣本送回A市了。

埼玉不知所蹤,那麼就意味着蘇沫他們沒有能進入怪人協會的強大戰力了。

畢竟他們幾個就算加在一起,也未必能打贏怪人協會的怪人王大蛇。

「蘇哥,什麼時候回去?」

傑諾斯沉聲問道,語調中也滿是擔憂。

現在,他的老師埼玉找不着了,他也沒了個主心骨,只能聽蘇沫的了。

「現在!」

蘇沫話音剛落,自己便猛地站起身來。

一行人尾隨着他,走出了埼玉的家。

「蘇哥,咱機票好像還沒訂吧?」

剛走到半道上,鋼鐵戰車忽然想到了機票的事,直接開口問道。

「機票什麼的就不必了,直接開車回去吧。」

蘇沫當機立斷道,自從他們接連幹掉了怪人協會的幾名幹部以後,蘇沫便覺得,怪人協會很有可能已經盯上自己了。

現在再乘坐飛機,萬一又遇到了類似上回哥爾贊突然橫空出世的事。

那他們可就徹底完了蛋了。

如是想着,蘇沫的心中愈加不安了起來,索性直接讓鋼鐵戰車化成了六座商務車形態,將他們幾人給載了上去。

「噫!蘇沫,你這車好快呀!」

還是頭一回坐鋼鐵戰車的吹雪不住地連連驚嘆道。

對於她這樣的反應,蘇沫早就習以為常了。

現在,他真正關心的,還是A市的情況。

不過,從Z市到A市,即便是鋼鐵戰車,也必須要開上一天一夜。

畢竟他現在也不是最快速的跑車形態和直升機形態,所以速度自然是要慢上一些。

「蘇哥!」

開了將近半天後,蘇沫正在打盹的時候,鋼鐵戰車忽然一個急剎車,嚇得他差點兒從座位上飛出去了。

「我靠,搞什麼啊?」

蘇沫揉着剛撞到擋風玻璃上的額頭,茫然無措地問道。

「蘇哥,前面有人!」

鋼鐵戰車繼續說道,剛才他正是因為看到路中間有個人攔著,這才急忙一個剎車停下。

有人?

蘇沫不由自主地朝車窗外望去,此時正值深夜,突然在馬路中間出現個人來,着實是有些恐怖。

真要是膽子小的,準會以為是撞到鬼了。

剛才的那一下急剎車,非但吵醒了蘇沫,還將傑諾斯和吹雪也都給吵醒了。

「哈……啥情況啊?」

吹雪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揉着眼睛朝車窗外看去。

來者,卻是一個披頭散髮的小女孩!

她身着一襲潔白的連衣裙、面色亦是蒼白一片,正不斷朝鋼鐵戰車這邊走來。

「我靠,該不是真有鬼吧?」

蘇沫打量著這個小女孩,不覺毛骨悚然。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就算不搭乘飛機回A市,也還是會在半道上遇到狀況。

而且,這次的狀況還極為恐怖。

這種恐怖是發自心靈的,而非是像面對哥爾贊、蜈蚣長老時的那種恐怖。

後者更多的是一種無能為力的害怕,而前者,則是一種未知的恐懼!

想到此處,蘇沫就想直接一腳踩下油門,逃之夭夭算了。

「蘇哥,這說不定,就只是個普通的小女孩。」念動力俠猜測道。

但,這種猜測未免也太莫名其妙了。

哪個正常的小女孩會在半夜的馬路上攔車啊?

反正蘇沫是想不出來。

正當他內心處於天人交戰之際,小女孩已經將她的手輕輕拍在了鋼鐵戰車的前擋風玻璃上。

「大哥哥,能順路載我一程嗎?」

「不……呃……」

蘇沫想當然地便要拒絕,但轉念一想,又不太好意思了。

畢竟現在這情況雖然乍一看很恐怖,但似乎也沒什麼靈異的事情發生。

蘇沫索性直接開口問道:「小丫頭,你能不能和我說說,你為什麼會大半夜的在馬路上攔車啊?」 「爸,我有什麼好擔心的,既然她想要,我就送她一份大禮好了。」宋芸芸說著就往二叔家裡去走,土牆草頂的房子,看著就很破敗。

宋芸芸過來的時候,正好宋壽從裡面走出來,他的後面還追著一個女人,那女人臉上還帶著怒氣,看得出來兩人剛剛才吵過架。

「大妹怎麼來了,趕緊過來坐。」林春梅看到宋芸芸眼睛閃了一下,腳下的步子也停了一下,身體向左側偏了偏,像是想起來什麼,又招呼著人進屋裡坐坐。

「二嫂,我找宋慧。」宋芸芸說話的時候還是像以前溫溫柔柔的,看起來就是那種軟軟好欺負的人,可這時候的宋壽早就已經聽妹妹提過在部隊的事情,根本就不會小看對方,那裡願意這個時候讓對方見他妹妹。

「妹妹去了外婆家,還沒有回來,你要是有什麼急事,我去帶妹妹回來?」宋壽給自己媳婦打了一個眼神,讓人從後門將妹妹送走。

「不必,我正好有些事找二嫂,二嫂我們進去聊聊。」宋芸芸可不是傻子,她是宋家長女,當年兒子養的長女,這點小手段還真的拿她沒有辦法。

林春梅不喜歡小姑子,有點什麼事情就讓自己男人去做,這次村裡傳出來的流言,也是小姑子的原因,她心裡暗恨得不行,可到底是自家人,有的東西那怕是知道,也不會說出來,這個時候就有些不想要讓這個堂門進屋。

宋芸芸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這個二堂弟的手段,一個學徒,能頂了自己師傅的位置,自己當上司機,師傅的工位沒有了,可不是一般的手段能行的。

「姐,你也過來找慧姐玩兒呀?正好慧姐有些想侄子侄女他們了,咱們一起回去吧!」宋綿綿笑眯眯的帶著宋慧往外面走,注意到的人就會發現,宋慧是想要掙脫,可惜沒有成功,宋綿綿的速度又太快,不過幾步就將人帶到了外面,宋壽想要阻止,可惜遇到了大力女宋綿綿。

剛剛走到院子里,宋爸那邊已經找了些人過來,宋綿綿看還成趕緊將人放了,宋芸芸直接上前一步一巴掌打在了宋慧臉上。

「宋慧,你還真是不要臉,追到部隊撲人身上就算了,你還敢找上門去,怎麼缺男人,沒有男人就不能活了?」宋芸芸從來就不是良善之輩,上次的事情她會看在離婚的份上,將這件事情隱藏起來,可宋慧自己非要搞什麼小動作,那就不能怪到她的頭上了。

「你。」宋慧怎麼也沒有想到宋芸芸會直接動手,自然是又氣又急,可這麼多人,她去的部隊的事情又早就已經被這些村民們知道了,她就是想要說什麼,也來不及了,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他們還沒有回來,人家就已經給她挖好了坑。

想明白的宋慧,反而什麼也不做了,低著頭,像是做錯了什麼事情,不敢面對一般。

同情弱者,這招還是很好用的,一開始一面倒,後面也開始有人說宋芸芸是不是弄錯了之類的,這就已經很好了。

「芸丫頭算了算了,看慧丫頭以後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了。」有人開始站著說話不腰疼。

「不,怎麼能算了,你不是喜歡那個男人,我不要了給你怎麼樣,就是不知道你們能過成什麼樣子了?」宋芸芸前面回來一直沒有提離婚的事情,不過是看在孩子們還有那點夫妻情份上,現在人家自己都不想要了,她怎麼可能不撕出真像來。

宋慧的臉一下就白了,她是覺得委屈,害怕以後她真的和陸秦結婚了,會被那些人說道,所以才會在二哥面前委屈,想要看看能不能解決一下,那裡想到事情沒有解決,反而把她臉上那點皮全部撕下來了。

宋芸芸看事情已經說完了,就等著陸秦找過來了,這男人最後會不會和宋慧在一起不一定,但馬上會找過來是一定的,他可以不管其它人的事情,他自己的必定會第一個解決。

「姐,這樣真的好嗎?我看宋壽的眼神有些可怕,不會想著殺人吧?」宋綿綿會這麼說,並不是假的,而是宋壽上輩子為了宋慧不止將宋芸芸賣到了山區,更是將原主推下了山坡摔死了,這樣的人不是一般的可怕,總覺得這樣會很危險。

「不用擔心,他那麼一鬧,爸那裡就過不去,沒有了爸在那裡撐著,他以前在縣裡也不好過,那裡有那麼多的時間找我們的麻煩。」宋芸芸對於家裡的情況知道得更多一些,更知道二叔其實是爺爺小房所生的孩子,本來就和他們不是一母所生,現在不願意幫他們了,也是屬於正常的。

「不對呀?如果這麼簡單,吳家怎麼不怕?」這個是他一直很疑惑的地方,聽姐姐的意思,他們家雖然說是住在村子里,其實在外面的人脈不少,縣裡一個吳家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那為什麼原主日子過得那麼不好,親家一點反應都沒有,這明顯就很不合理呀?

「有關係好的,自然也有仇人,吳家那邊的事情一直被人壓著,家裡一直都不知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現在事情已經知道了,爸一定不會讓吳家和那人好過的。」也就是一些人情,以後還是能將這些人情找回來了。

「我就是有點好奇?」其實宋綿綿心裡覺得原主明明有著重生的機會,為什麼偏偏讓她過來,這其中有這次的任務難度很大,怕是還有一個原因,在她的心裡對娘家人是有怨的,不管有再多的理由,他們一點也沒有發現原主這些年過的日子,也沒有查清楚吳家的事情,才讓她嫁進吳家,這些事情讓原主覺得不平了。

「妹,哎,爺爺決定的事情,有些事我們明明知道,怕也沒有辦法改變。」宋芸芸嘆了一口氣,一切還是因為她的原因,當年爺爺想要將宋慧定給陸秦,可惜宋慧自己作沒了,爺爺雖然面上不說,心裡對他們這一房怕也是不滿的,這才在彌留之季,將妹妹定給了吳家。

爺爺那麼精明的一個人,她根本就不相信對方會一點也沒有發現吳家的不對,更是不讓他們去縣城裡看妹妹,這些種種都能看到老爺子的算計,只是算計到了人命上,這就有些過了,爸對爺爺那點父子情怕也是散得差不多了。

回到家裡,才得知宋爸出去了,兩姐夫什麼話也沒有說,幫著宋媽開始做事,家裡家外的收拾了一通,讓家裡更加亮堂了,就是院子里有點空空的,家裡養的那些雞早就已經被吃完了,宋媽正想著那天再去抓六隻回一養著。

「真的已經決定了?」家裡兩個孩子在院子里玩兒,她這才有時間問大女兒的想法,說真的她是真的不好受,她這一輩子就兩個女兒,結果兩個女兒這次都把婚給離了,別人不會覺得他們女兒在婆家過得不好,怕是會覺得他們家女兒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想到這裡她這心裡就更加難過了。

婆婆去得早,她在婆家的日子其實也不好過,她娘家是書鄉門弟,家裡父母都是老師,只是後來父母都去了農場里,弟弟也去了那邊鄉下當知青,她也因為沒有生下兒子,娘家成份問題,一直過得不是特別好,好不容易等到公公去了,家裡反而又有了一堆的事情。

「媽,你也知道的,當年我也是想要留在家裡,現在明明改成宋姓也好,以後就能傳承爸的手藝。」他們家的手藝一向是只傳男不傳女,他們家兩個女兒的原因,是沒有資格接收這門手藝,當年她就想要招個男人回來,繼承他們家的東西,誰知道爺爺根本就不同意,她才會一氣之下同意陸家上門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