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是拜年嘛,也不是什麼什麼貴重的禮物。」蘇老只是笑著回答。

「畢竟是拜年嘛,也不是什麼什麼貴重的禮物。」蘇老只是笑著回答。

「畢竟是拜年嘛,也不是什麼什麼貴重的禮物。」蘇老只是笑著回答。 150 150 admin

他對張家人的感官很好,只是他沒有明著說罷了。

可是這晚上這一頓,想了想,還是答應了。

本來蘇老是不願意答應的,可是抵不過蘇木那可憐巴巴的小眼神啊。

見著蘇家人答應留下,張家更是高興了幾分,於是就熱火朝天的打算開始準備了。

這時候,霜寶卻是突然的冒出來一句:「對啦,不如我們今晚吃火鍋吧!」

「火鍋?這又是什麼?」張家人和蘇家人都傻眼了。

蘇老也認真的想了起來,發現自己還真的沒有吃過這種食物。

蘇木也一臉的困惑,不知道為什麼,跟著霜寶,總覺得有很多新奇的體驗。

霜寶卻是一臉的認真和小得意:「就是火鍋啊,一邊煮一邊吃就好了。」

「那火鍋,要怎麼做啊。」張錢氏適時問了出來。

畢竟這東西,他們誰也沒有吃過,也沒有見過。

霜寶歪著腦袋想了想,這才說道:「我來指揮就好啦!」

說著,霜寶就開始指揮了起來。

因為調料事先沒有準備,那些個鍋底是沒法了,但是熬個大骨湯還是可以的。

所以霜寶乾脆叫張家人拿了鍋過來,將豬骨丟進去,加了點兒鹽,就不怎麼管了,只是找了個人盯著點兒鍋,別燒乾了就好。

剩下人則是在霜寶的指揮下,將肉切成薄片,然後蔬菜洗乾淨了切了,分別擺了開來。

當亂七八糟的食材準備好之後,那一鍋湯也差不多好了。

正好是吃晚飯的時間,大家準時開吃,一邊燙菜一邊吃,倒是熱熱鬧鬧的。

誰也沒想到看似這麼簡單的做法,卻硬是吃的幾個人渾身冒汗,大冬天的都暖洋洋的,更是叫人心裡詫異極了。。 雷玉清說得挺來勁的。

他根本不知道李家的底細,更不知道李初晨的底細,他只知道李家在炎京只能算是二流家族。

關於李家的其他事情,雷玉清完全沒有聽說過。

雷玉清正說得起勁的時候,忽然發現李家的眾人眼神很不對勁。

他們就像是在看着一個白痴。

是的,那種眼神,感覺他就是個白痴。

雷玉清根本不知道,李家的眾人,為什麼會用這種眼神看他?

他還覺得李家的這些人是白痴呢!

區區一個二流家族,竟敢冒犯他們雷家,這不是找死嗎?

然而,雷玉清的話,剛剛說完,就聽見「咔嚓」的一聲脆響。

李初晨也不知道是怎麼弄的,一下子就把雷玉清的手指掰斷了。

雷玉清用來指著李初晨的食指,被李初晨折斷之後,原本指著李初晨的指尖,竟然指向他自己。

食指被折斷之後,雷玉清就條件反射地跳了起來。

都說十指連心,這話一點也沒錯。

手指被這段的視覺衝擊,加上劇烈的疼痛傳來。

雷玉清張嘴就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豆大的冷汗,也從雷玉清的額頭上滾落下來。

因為劇烈的疼痛,雷玉清的臉色變得蒼白一片。

李初晨如果要殺他,雷玉清現在已經是一句還有餘溫的屍體。

只不過,這是在李家大院中。

李初晨沒打算在李家大院殺人,他不想給李家的眾人留下陰影。

掰斷雷玉清的食指之後,李初晨又再次開口冷喝道:

「滾吧,姓雷的,二十四小時內,你和你們雷家的所有人,都要離開炎京。」

「否則,我敢保證,你們一定會後悔的。」

李初晨辦事,從來都是雷厲風行,他不會給雷家留下任何機會。

既然雷玉清已經發出狠話,要對炎京李家不利,李初晨當然要把這個隱患消除。

李初晨不想在炎京大開殺戒。

他也不想給炎國戰部增加壓力,不想給炎京這邊的巡察司增加壓力。

所以,李初晨只讓雷家搬出炎京,這種手段算是非常非常溫和了。

換成是其他人,被李初晨這樣一頓威脅,肯定會被嚇得半死。

但是,雷玉清根本不怕。

他以為他是雷家的少爺,有錢有勢,就是權力滔天。

他以為沒有人敢和他作對。

即使被李初晨「提醒」了,雷玉清還是沒把李初晨的話放在心上。

被李初晨掰斷一根手指,雷玉清慘叫幾聲之後,就暴跳如雷地怒喝道:

「瘋子,你們李家的人,全他媽是瘋子。」

「你們完了,你們李家徹底完了,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哼,我本來還想給你雷家一條生路,既然是你自己要找死,我會成全你們。」

李初晨用陰沉的聲音把話說完,然後就拿出手機,撥通白澤的電話。

「白澤,半小時內,我要看到炎京雷家破產。另外,我希望雷家破產的消息,能第一時間被雷家的仇敵獲悉。」

李初晨這一招,可謂是殺人不見血。

雷家這些年,發展迅猛,勢必動用了各種卑鄙的手段。

打壓了不少競爭對手。

雷家的仇敵,肯定不在少數。

只要雷家破產,失去某些倚仗,雷家的死對頭。

肯定就會找上門來報仇。

李初晨打完電話,雷玉清就咬着牙冷笑道:「你還挺能裝的,讓雷家破產,呵呵,就憑你們?」 「明奚淺!」

奚淺正獨自逛著街,遇上迎面而來的雲逐,他身後還跟著一個綠衣少女。

「你們好!」對雲逐和燕穆她的印象還挺好的。

「你一個人?」說完雲逐失笑,自己這是問了句廢話,明奚淺初來流空城,當然沒有認識的人。

「相請不如偶遇,我和家妹正要去天下樓的第一閣,不如一起?」雲逐笑得溫和!

「哥,你還沒介紹我呢!」綠衣少女拉了拉雲逐的衣袖,小聲道。

都是修士,她的話當然被奚淺聽見了。

「哦哦,忘了介紹,這是家妹:雲輕,這位是我新認識的朋友:明奚淺。」雲逐拉過自家妹子,笑意盈盈。

「你……你好,我是雲輕。」雲輕不太敢抬頭,聲音很輕。

「你好,我是明奚淺。」奚淺友好的點頭。

雲輕一看就是個被保護得很高的姑娘,天真無邪。

但那雙骨碌碌亂轉的眼睛表示她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單純。

倒是有幾分古靈精怪的樣子!

「走吧,我們去第一閣,我哥請客!」見奚淺沖她笑了,雲輕膽子一下就大了。

臉上的笑容真實了許多!

「你們去吧,我……」

「走吧走吧,第一閣的靈酒每個月都是限量供應的,我排了大半個月的隊,好不容易預訂到的,不嘗嘗說不過去,反正有我哥在,咱們也不用擔心靈石的問題……」雲輕眼裡閃著亮晶晶的光,灼灼的盯著奚淺。

雲逐:「……」敢情他就是來付錢的?

「既然這樣,那就打擾了!」奚淺笑了笑。

雲輕的性子讓她一下子想到了南宮語笙。

「不打擾不打擾……」雲輕高興得疊聲說道。

「我給你說,第一閣不僅靈酒一絕,靈茶也是一絕,還有靈食……反正都很絕!」說道最後,雲輕還吸溜了一下口水。

「噗嗤……」奚淺看她嚮往的樣子,笑出聲來!

雲逐也是嘴角微抽,無語的看著自家妹子!

突然感覺有點丟人!

「雲逐,你那是什麼表情?」雲輕不經意間看到雲逐的表情,不滿道!

「嗯?敢直呼哥哥的名字?」

「……呵呵,哥,大哥!」雲輕立刻就慫了,心裡不停的默念,關鍵時刻,該慫就得慫,不然沒人付錢!

第一閣的消費她可承擔不起!

「哼!算你識相!」雲逐敲了一下雲輕的頭。

奚淺看著兩人嬉鬧,眼裡閃著笑意。

這樣的……感情,挺好的!

——

「奚淺,你快嘗嘗!」雲輕眼巴巴的盯著奚淺,給她倒了一杯靈酒。

一會兒的功夫,她就自來熟的稱呼明奚淺為奚淺了。

「好酒!」奚淺淺嘗了一口,眼睛一亮,讚歎倒!

確實好酒!

口感只有一個「凈」字,爽滑不沾口,純凈透明。

而它的香氣又細緻、柔和、沉靜,優雅細膩。

很合她的胃口!

仔細感受,裡面蘊藏的靈力緩緩流向四肢百骸,似乎瞬間點燃了身體里的靈力,溫和舒適!

讓人喟嘆!

「我就猜到你喜歡……」雲輕笑起來眉眼彎彎,可愛又俏皮,說著,端起面前的酒杯,輕輕咂了一小口,滿足的閉上了眼睛!

不停的回味!

半晌才睜開眼睛,回味十足!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馬甲遍佈修真界最新章節、馬甲遍佈修真界藤原欣、馬甲遍佈修真界全文閱讀、馬甲遍佈修真界txt下載、馬甲遍佈修真界免費閱讀、馬甲遍佈修真界藤原欣

藤原欣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Mafia渣男手冊、馬甲遍佈修真界、系統成人指南、

。哇塞,這又是一個好消息!

李曉凡連忙在電話里回應道:「楊經理,我在的,歡迎您過來我們公司指導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