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現在的風流女,都有這麼大的架子了嗎?」

「難道,現在的風流女,都有這麼大的架子了嗎?」

「難道,現在的風流女,都有這麼大的架子了嗎?」 150 150 admin

茅十八詫異。

在進入百鳳閣的庭院后,他就覺得這裏死氣沉沉。

尤其,剛才途徑花叢時,那股刺鼻的香氣,簡直讓人忍受不了?

「怎麼?」

「你還想讓她們都出來熱烈歡迎你?掏出肚兜跟你說『大爺來啊』?」

花雲毅瞥視茅十八一眼,故意在諷刺茅十八沒見過大世面。

「花雲毅,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道爺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種人!」

被花雲毅說道心坎上,弄得茅十八老臉通紅,一副渾身不自然的否認道。

「我看你就是個流氓道士,裝什麼清純?」

花雲毅看不慣茅十八那副悶騷的樣子,讓他看的就覺得虛偽。

「你板板!」

被花雲毅說的這麼不堪,氣的茅十八咬牙切齒,沖着花雲毅破口大罵一聲。

「好了!」

「你們兩個就不能消停一會….?」

雷凌聽的心煩,這兩人一路就沒有停過,這都到了百鳳閣,還在鬥嘴。

李天龍笑而不語。

花雲毅與茅十八絕對是冤家。

被雷凌呵斥一聲,花雲毅與茅十八可是大眼瞪小眼,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眼看就要急眼了。

嘭!

雷凌索要,閣樓的門突然打開,內部噴出一股清香撲鼻的氣息,令人聞了神清氣爽。

隨着閣樓房門打開,裏面走出一位身穿粉色唐裝的年齡女子,溫文爾雅,手捏蒲扇,含笑向雷凌幾人卑躬屈膝一拜。

「小女『紫陌』。」

「歡迎李將軍與雷凌先生光臨百鳳閣。」

而那股清香氣息,竟然是從面前這位粉衣女子紫陌身上散發出來的。

「在你眼裏,難道只有他們兩個嗎?」花雲毅皺眉,看閣樓走出的女子,對雷凌、李天龍百媚千嬌,卻對他與茅十八默默無聞,這是不是很眼人?

「呵呵。」

「花少爺乃是江都城出了名的拳壇小霸王,小女怎感怠慢?」

聽花雲毅開口,名叫紫陌的女子,嫵媚一笑,看着花雲毅竟然道出花雲毅的身份。

花雲毅驚訝。

他一直以為,百鳳閣只會把有錢有勢的人調查一清二楚,殊不知連自己的底細也這麼了如指掌?

「有點意思?」

「小娘子,那你可知道爺我是誰?」

茅十八古怪的笑了笑,看着粉衣紫陌主動問了一句。

「哦?」

「這位先生?」

「恕小女不才,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面對茅十八的詢問,粉衣紫陌神色一怔,看了茅十八許久,居然搖頭回答不上來。

「哈哈!」

「臭道士,看到沒有?」

「你還不如我呢!」

見茅十八不在百鳳閣了解範圍之內,這讓花雲毅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再看茅十八,頓時老臉通紅,這麼掉鏈子,讓他豈不是下不來台?

「你給我記好了!」

「道爺我乃是茅山正統傳人,茅十八是也!」

氣惱的茅十八,咬了咬牙,沖着紫陌報上自己的名號。

「原來是茅十八道長?」

「小女向茅道長賠禮了。」

看茅十八怒氣沖沖的樣子,紫陌反而到很溫和,面露虔誠向茅十八賠禮致歉。

但雷凌、李天龍、花雲毅可是看得出,這位名叫紫陌的女子,根本就不認識茅十八,

但看茅十八很要面子,這才向茅十八低頭認錯。

「嗯。」

「這還不錯。」

「孺子可教!」

看紫陌低頭認錯,茅十八氣也消了,昂頭挺胸瞥視雷凌幾人,一副老氣橫秋的向紫陌抬手說道:「道爺原諒你了。」

紫陌微微一笑,起身看向雷凌與李天龍,抬手有請道:「請李將軍與雷先生幾人進入百鳳閣一敘。」

「請!」李天龍點頭,抬手與紫陌同步進入百鳳閣的大門,二雷凌與花雲毅、茅十八跟在後面,陸續踏入百鳳閣的大門。

。 思過崖頂,正在閉死關的蘇牧被這衝天殺機驚醒!

來到洞府之外,雙眼加持神通,依稀能夠看清楚丹脈山道上發生的一切。

那防禦陣法光幕,猶如黑夜中的明燈一般耀眼,想要不發現都不可能!

「六轉金丹,哼,若是能消除誅仙劍意!蘇某這個蘇字倒過來寫。」

無論是仿照前世那位大神通者承接了一絲大道真意,還是收取四座劍山以養劍都是為了藏拙!

無論是在哪方世界,適當的留一些底牌才是正理!

風青落一襲青衣,走上思過崖頂,看着遠處的紛擾說道:「蘇師弟最終還是出劍了,可否後悔!」

「後悔與否,又與我有何關係,反正劍已出,人已傷難不成還有什麼後悔不成!」

那一記劍是他這數百年來最不後悔的一劍,上善若水削其千年修為,誅仙劍意腐朽其真靈,一環一扣一飲一啄間自由因果循環往複!

風青落搖搖頭說道:「大師姐汝清顏堵了丹脈的山道,瑤池聖子重傷垂死,蘇師弟你這一次真的是把天都給捅破了!」

聖地傳承者重傷垂死,這必然會引起教祖的關注,所以瑤池生子必然會完好無缺,蘇牧必然會大難臨頭。

「非銅非鐵,亦非鋼;曾在小千世界藏,不用陰陽顛倒煉,豈無水火淬鋒芒,誅仙利,戮仙亡,陷仙四處起紅光。絕仙變化無窮妙,大羅神仙血染裳。」

「教祖也仍舊沒有超脫大羅仙家的範疇,所謂不成混元聖人境界,皆是虛妄!所以此劍可斬教祖!」

蘇牧敢於出劍自然是有着底氣所在,他的體內世界早已勾連太虛山地脈,只要一念之間便可布下誅仙劍陣。

大羅神仙也得血染衣裳!

「但蘇師弟畢竟是太虛山弟子,蘇師弟也沒能無敵於世間,所以這些妄言日後還是少說的為好!」

風青落相信蘇牧日後有這個能力,但這少現在他沒有這個能力!

蘇牧問道:「我想風師兄此次前來不會是專程來找我敘舊的吧!」

風青落回答道:「自然不是,掌教至尊令你即刻收拾一下,準備離開太虛山界域外。」

畢竟這位蘇師弟捅的簍子夠大的,若是不出去避避風頭,那會有什麼好果子吃,反正是世界大道修行者,修為一旦收斂教祖不出手誰能找到!

蘇牧說道:「喲,看來咱們這位掌教大人還挺關心自家弟子的,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如今繼續大荒陷入歸墟劫難,已經不足數年!待在著太虛山中也已經是毫無益處,還不如去往紅塵之中,化凡悟道體驗生活呢!

……

……

丹脈山道之上,汝清顏的法劍終究還是沒能落下。

在最後關頭趕到的胡敬雲撤去了陣法,開始為江道一診治!

青翠之色的木屬性法力在胡敬雲的控制之下不斷地進入江道一體內,開始對盤踞在三大丹田附近的誅仙劍意進行圍剿。

在持續的壓制下蘇牧遺留下的誅仙劍意,被胡敬雲的法力結成的封印法陣,封在了中丹田的位置。

傷勢遠遠要比胡敬雲想像的要棘手的多,誅仙劍意已經侵入江道一的真靈內部,就算他將一部分劍意封印在中丹田附近,也是於事無補。

他是半步大羅,這等劍意至少不像是大羅仙家能夠擁有的,就算是大羅仙家中了這道劍意也未必會比江道一好多少,只是大羅仙家有足夠的手段不會著了劍意的道兒!

所以終有一天這些劍意會破封印而出,到那個時候江道一的下場必然是十死無生。

「汝師侄江聖子體內的劍意已經被封印,至少三個月內是無憂矣。希望你能夠在三個月內的時間裏找到救治之人,否則到時候大羅仙家也難以相救!」

汝清顏擔憂的問道:「不知胡脈主可否將六轉金丹與江聖子服用!」

現在能救維持江道一生命的唯有祖師留下的那顆六轉金丹,雖然不能夠根除但是拖延個幾百年還是能夠做到的!

還未等胡敬雲反駁,鄭子岩冷冷的說道:「大師姐不要太過分了,你雖是太虛山聖女但也無權管道我丹脈,六轉金丹乃是丹脈僅存的一顆大羅丹藥,就算是你父親也借不走,更何況是一個外人。」

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江道一艱難的起身對着胡敬雲作揖行禮說道:「多謝胡脈主救命之恩!」

隨後又看向了汝清顏輕聲說道:「清顏何必強人所難呢?說不定過幾天蘇先生就想通了也說不定。」

六轉金丹何其珍貴的丹藥,就算他身為瑤池聖子也享受不起!更何況他在太虛山中還是一個外人!

汝清顏攙扶著江道一柔聲說道:「放心我一定會救你,明日我就去思過崖!」

事到如今也唯有將蘇牧堵在思過崖,逼迫其為江道一祛除體內的誅仙劍意了。若還是不行也只有上告教祖,請教祖出手了不過那樣的代價的太大!

胡敬雲說道:「無妨,同為聖地自當是相互幫助,相互幫助!」

寒暄一會兒后,汝清顏便帶着依舊是一副將死之狀的江道一離開了丹脈主峰。

清風依舊吹拂著山道兩旁的靈樹只是胡敬雲的臉色看上去有些不大好,似乎是受了不小的內傷!

鄭子岩關切的問道:「師傅您沒事兒吧!」

他有些擔心胡敬雲,雖然他回來的早。但先前幾位給瑤池聖子療傷的弟子可是受傷不輕。

胡敬雲強忍住胸口的不適,擺擺手說道:「不礙事,我好歹也是半步大羅仙家,小小的誅仙劍意還奈何不了我!」

但他心中的憂慮卻是怎麼也解不開,因為長明峰峰主蘇牧有難了。

這件事情最大的可能就是鬧到掌教至尊那兒,然後上告教祖!一旦教祖過問這件事情就會變得很複雜,複雜到在很短的時間內難以解決。

「師尊,大師姐沒有要到六轉金丹,必然不會善罷甘休,是否開啟攻擊陣法!」

鄭子岩試探性的問道,對於一個溺水之人浮木就是救命稻草,對於重傷垂死的江道一來說,六轉金丹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胡敬雲說道:「令牌在你手中,你可自行開啟!」

「尊命!」

鄭子岩躬身行禮!

…… 更多的身着深紅色動力裝甲的克哈革命軍士兵衝進上層結構已經完全被摧毀的天空塔第60層,高斯步槍怒吼著,數以千計的刺釘彈、銅質子彈、b2-c震蕩彈傾瀉在紅髮幽靈特工無形的靈能護盾之上,墜落的子彈在她的腳下堆積如山。

年輕的法拉第下士沉着冷靜地指揮着他的部隊,即使他們面對的是聞所未聞的靈能者。

如奧古斯都手下的許多的軍官一樣,法拉第下士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從普通的列兵晉陞為士官,他們都因對奧古斯都本人的忠誠而得到提拔。

奧古斯都在超過一百萬人的克哈革命軍和外籍軍隊中找到了幾百個法拉第,最終通過對比照片、籍貫甚至是聲音找到了這個不過二十歲的年輕人。

作為奧古斯都近衛部隊的指揮官,法拉第下士深受信任,許多人都相信他平步青雲只是時間問題。

「停火,填裝emp彈。」法拉第下士在指揮頻道中下達命令:「打開你們裝甲上的外部播音裝置,連入指揮頻道,讓指揮官講話。」

法拉第下士的部隊不再射擊,與此同時,士兵們的裝甲盤旋在上空飛船中傳來了奧古斯都不疾不徐的聲音。

「莎拉·凱瑞甘,我們應該握手言和。」

這時的莎拉·凱瑞甘已經精疲力盡,她傷痕纍纍,靈能也近乎消耗殆盡,原本束着火紅色長發散落在肩頭,遮住她的左半張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