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炷香的重塑,蘇子賢的肉身雛形已經顯現。

一炷香的重塑,蘇子賢的肉身雛形已經顯現。

一炷香的重塑,蘇子賢的肉身雛形已經顯現。 150 150 admin

半個時辰后,蘇子賢已經血肉飽滿。

一個時辰結束,蘇子賢終於完整無缺的盤坐在雷元之內。

黑髮黑眸,黃色的皮膚,周身纏繞灰色的氣流。

蘇子賢的肉身雖然已經重塑完成,混沌雷劫卻沒有結束。

遍體精光之上的不死王座,三道龍靈齊齊湧出王座,萬丈龍形圍繞著蘇子賢的肉身盤旋,而王座自身演化為一道黑白龍息徑直的刺入蘇子賢的肉身。

混沌龍氣入體后,蘇子賢感覺到肉身之力衝破無數層桎梏,而此刻的天地空間崩裂,數之不盡的黑色空間裂紋,出現在蘇子賢的周圍。

相仇眼前的是高度精準的望遠鏡,只不過在投影中會受到雷元的滋擾,亮閃閃的經常只能見到花屏的景象。

「這次應該沒有意外了吧?」相仇見著忽然出現的黑色,表情凝重的說道。

「從來沒有出現過什麼意外,只是中途會有些曲折罷了。」呂仙很平靜的望著蘇子賢周圍忽然出現的空間裂縫,渡劫能打出空間裂紋也是沒誰了。

「希望你說的是事實,否則的話就有些難辦了。」相仇摸著爪子說道。

「轟!」天地間忽然再度出現一道驚響,而這次宛如驚雷的徹響中,出現的並不是雷電,而是漆黑的長鎖。

蘇子賢精神振奮的望著等待良久的『襲擊』,數根手臂粗的黑索從黑暗中刺出,而蘇子賢周圍的三道龍靈同時大動,黑索被龍靈盡數咬斷。

「轟!」又是一聲驚響,蘇子賢胸口處一根黑索穿膛而過,緊接著大大小小的黑索鎖住蘇子賢的肉身,而黑索的尾部都和周圍的黑色裂紋相互交織。

(本章未完,請翻頁)

僅僅數息之間,蘇子賢的身上已經被黑索捆得嚴嚴實實,像一隻大黑粽子。

三元殿內的葉子依芳心大顫,不過卻依舊穩住了身影,之前蘇子賢交代過,這次不管出現什麼樣的變故,都不會成為阻止他前進的障礙。

無數人為蘇子賢感到驚慌失措,蘇子賢卻滿目精光的仰天大喝:「破!」

黑白龍息顯像,蘇子賢身兼混沌龍氣,龍靈和蘇子賢的精神交糅完美,蘇子賢一聲長嘶時,天地間龍吟聲不斷。

人形龍胎,血肉靈丹。

黑索抗不住蘇子賢爆發出來的重壓,崩裂為無數細小的鐵片,鐵片在雷元中化去,周圍的空間裂紋也不斷的彌合。

蘇子賢剛剛打破的是,天道定下的生死桎梏,人若要脫胎換骨必須要打破天道留下的生死桎梏。

而打破生死瓶頸的人類,被稱為仙家,與天地同壽,長生不死。

蘇子賢雙臂遊動一周,漫長的大周天終於打通了經脈,幫助蘇子賢成就完美的肉身之力。

水龍、燭龍、金龍,三道龍靈依次入體,蘇子賢精神再過一層,困住蘇子賢長久的五重境門檻,應聲而破。

「聚氣……凝形……」蘇子賢手掌虛抓天空的龍首,按照呂仙之前和自己交代的,如果來的是混沌雷龍,那麼蘇子賢的第五重龍氣,就會是雷龍之氣。

軒轅氏留給蘇子賢的四道龍靈,也讓蘇子賢堅定了眼前的選擇,只要抓住眼前的這條下凡的混沌雷龍,蘇子賢的五氣朝元便完美了。

「來……」蘇子賢站在雷元中,雙目精光大綻,周身的雷電瘋狂的匯入身軀。

「還不速來!」蘇子賢四肢大展,肉身各竅不斷的開闔,雷光被狂暴的吸入蘇子賢的肉身。

呼呼呼……

雷光不斷的閃耀,蘇子賢的眼前開始出現不同的景象,最後無數的幻象被雷聲打破,蘇子賢來到了漆黑的空間。

周圍浩然蒼茫的天地之氣,讓蘇子賢有一瞬回到地球的錯覺。

黑暗的空間中,點點光澤開始點綴世界,蘇子賢見著熟悉的影子。

光亮足夠的時候,蘇子賢見到了圓盤一樣的平台,上面各個方位上呈放著雕紋各不相同的棺槨,九道長棺圍著一片空地,中央的圓盤地中,是一幅惟妙惟肖的星辰圖,星辰中有一枚明星特別耀眼。

蘇子賢漂浮在九道長棺的中央,四側五道棺槨一同發出奇怪的聲響。

五道棺蓋上的雕紋,蘇子賢似曾相識,最後見到后,蘇子賢也分別辨認出五道棺蓋的圖案:青鸞、饕餮、麒麟、白澤、勾陳。

五幅圖案栩栩如生,棺蓋應聲開啟后,蘇子賢見到了從中升起的五道玄妙的氣息。

五道氣息環繞蘇子賢一周后,齊齊飛出黑暗,而後,蘇子賢周圍的光亮也在一點點的暗淡。

雷光耀眼,蘇子賢眼前的一切回歸到現實,雷龍入體之後,蘇子賢完成了五氣朝元。

蘇子賢回神一手捏出劍指,在九天雷龍消弭的時刻,一指點天,天空陰雲散盡,璀璨耀眼的金光巨柱,讓眾生剎那間失去眼中的光華。

光彩內,蘇子賢高舉的手掌也緊握成拳,這一刻,他也完成了九九歸一的純陽之體。

「結束了。」蘇子賢長吁一口濁氣,腳掌輕點空間,雙手負於後背,金光消散的瞬間,身影也隨之消失。

————————————-末日類修真文,力爭最好的糅合。(老人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本章完) 話音未落,John已經伸手,替她把那個紅包接了過來,還替她道了謝:「謝謝媽……」

說着,她將那個紅包,放到了多多外衣上的口袋裏。

於嘉笑着道:「小慕啊,你不常來帝都吧?這邊的風俗就是這樣的,新人上門,長輩都要給準備紅包的。不管多少,都是那個心意。」

多多微笑着道:「阿姨,我這是頭一回來帝都。」

她是華人,但出生於芝加哥,之後就在那邊長大,讀書。

若不是遇到了John,她估計也不會到帝都來了。

「是么?」

於嘉反問,隨即微笑道:「這樣的話,回頭讓John多帶你出去走走,他朋友多,去過的地方也多,讓他給你當導遊!」

這麼說,其實也是聽喜歡多多的意思。

自己兒子的選擇,原本就有了三分喜歡。見到本人之後,就越發看着順眼了。

John笑着道:「是啊,吃喝玩樂,我最在行了,我也剛好準備今晚帶她出去玩玩兒呢。」

於嘉略微感到驚訝:「今晚上就出去?不累嗎?」

今天才下飛機,怎麼都得大睡一覺,倒倒時差的。

John卻道:「不累,您放心吧!」

今晚上,John想要做一件大事兒,一天都不想耽擱。

「你看,我就說嘛,我媽這個人很好相處的!」

從山水人間出來,John摟着小女友的肩膀,有些洋洋得意:「至於我爸……」

江晟景對待他有些嚴肅,不像是於嘉那麼好應付,不過,John也很快笑出了聲:「他全都聽我媽。」

所以,四捨五入一下,只有於嘉同意他們兩個的事兒,基本上就沒有任何問題。

「你家真好」,多多說:「阿姨很和藹,叔叔也一定很疼你!」

John一邊開車,一邊沖她笑,說:「以後也是你家!」

他們兩個,將來也會組建家庭。而他們的家庭,也一樣會很好,很溫馨的。

多多嗯了聲,從自己的衣袋裏把那個紅包拿了出來。

紅包是用布縫的,上面有金線綉著極其繁複的花紋,還帶着一個國風的盤扣,裏面是厚厚的一摞。

「紅包也很好看」,多多說:「挺有收藏價值的,我得好好留着!」

一邊說,一邊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自己的手袋裏。

John看着她笑了下,道:「等明天,我再帶着你去看一下我爺爺奶奶,到時候你會收到更大的紅包的。」

多多笑起來,露出一口糯米白牙:「那我豈不是要發財了?」

「傻丫頭!」

John騰出一隻手來,撫了一下她的馬尾辮,說:「是啊,你的確馬上就要發財了!」

多多擺弄著包包上的毛球,忽然想到了什麼,道:「對了,那件事兒,你要不要和姐姐商量一下啊?畢竟是她的事兒,你不聲不響的就去做了,是不是有點不太好?」

聽說江小魚失戀了,而且還是被人給甩了,John頓時就有些按捺不住,迫不及待的想要狠狠收拾那個渣男一通——

起初時多多也覺得義憤填膺,甚至覺得John這麼做很厲害,也很有男子氣概。

但是後來思來想去,卻又覺得這種做法值得商榷一下。

萬一江小魚不同意,那他豈不是落得個裏外不是人?

一想到這點,多多就有些躊躇,忍不住勸John:「你要不然——還是再想想吧……」

結果,John卻道:「不想了,這件事兒也沒什麼好想的!」

他總不能看着自己的姐姐被渣男傷害,還為此出車禍丟了半條命,而無動於衷!

那是她的親人,他一定要想辦法為她出了這口惡氣,決不能便宜了那個男人!

「那萬一,將來姐姐還想和對方複合的話,你這麼做,豈不是把兩人給拉得更遠了?」

多多說着,伸手握了握他的手腕,道:「還是再想想吧,別衝動!」

John卻冷笑了聲:「我姐在醫院裏九死一生的時候,從來沒見到他來看望。現在她在帝都養傷,可是那個姓姚的呢?他竟然還在帝都,陪着不同的女人,參加不同的活動場合——」

要是不好好收拾一頓這個姓姚的,他簡直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江小魚。

小時候姐姐總是讓著弟弟,可是長大后,就該輪到弟弟保護姐姐了。

John暗暗下定決心,絕對不會讓江小魚白白吃這個虧!

不過,江小魚那邊……

John想了想,道:「這件事兒,你不要和江小魚說,你知我知就行了!」

多多聽了,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

雖然勸不住他,但他畢竟是一片好心,又是自己心愛的,她總不能背叛他,站到別人的陣營里去。

John很滿意的揉了揉她的耳垂:「嗯,乖!」

此時,富華酒店的頂層大廳里,一場時尚party正在舉行着。

姚烈也藉著劇組安排的間隙,跟唐深和聶嫣然一起來參加了。

因為他和江小魚很成功的分了手,因為江小魚內心裏恨透了他,所以江晟景作為對他的酬謝,給他安排了好幾個高端的代言。

唐深和聶嫣然看上去很重視他,也完全是因為這一層關係。

姚烈卻只覺得內心裏很厭倦,簡直厭倦至極,可是他卻又沒有拒絕的餘地。

這樣的好機會,好多人求都求不到,而他也根本沒有違抗經紀人和老闆的資格。

Party的後半晌,難免有些人困馬乏。

姚烈應酬了會兒,獨自一個人靠在大廳的羅馬立柱上,準備休息一會兒。

期間,一個穿着水紅色裙子的女孩子來和他搭訕:「你好,姚軒然……」

他抬頭,輕笑了聲:「你好。」

「我是你的粉絲,可以給我簽一個名字嗎?」

女孩子說着,雙手捧著自己的lv包包,還有一隻記號筆:「在這裏簽好嗎?」

姚烈沒有多說,接過筆來,刷刷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好了。」

「我叫蘇真真」,她說:「是目前在電影學院讀書,學的是表演系。希望將來,可以做一個像你這樣優秀的演員!」

姚烈聽后,微微一愕:江小魚也在那裏讀書呢!

隨後,他下意識的問道:「是嗎?上大幾啊?」

「大二」,蘇真真說:「對了,我們宿舍,還有好幾個都是你的粉絲呢。其中一個,還是前不久曾經拍過一部電影的江小魚……」

姚烈聽到這個名字,微微一愕,隨即笑道:「那你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會成功的!」

。 「轟隆隆!」下一刻,漫天的邪魔飛撲而下,噴出無數黑火!

「出全力!殺光它們!」

「就這點小場面,擋住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哈哈哈,來得好!」

「兄弟們,一隻才5000光能!三隻聯合就飆升2.7W了!我來波大招,養個boss,完事咱們平分!」

「OKOK!安排!」

玩家們等人摩拳擦掌,早就想干架了,之前打擂台都沒打爽,現在又是撿錢,又是在妹子錢裝逼的,誰不樂意?

到時候順勢秀一波,感動外星小姐姐,讓小姐姐們芳心暗許,順勢告白嫁給自己,從此走上沒羞沒躁的生活,豈不樂哉?

「冰霜之環!」但就在此時,一道身影站了出來,一股意境之力,席捲四方,只見他抬手間,寒氣逼人,一道絢爛冰環炸開,覆蓋整個競技場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