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把司徒錦『閉關』之後的事情知無不言的全說了!

三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把司徒錦『閉關』之後的事情知無不言的全說了!

三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把司徒錦『閉關』之後的事情知無不言的全說了! 150 150 admin

在他閉關的前幾年,黑市一如既往沒什麼事,可就在四年前,天空突然出現無數個黑洞,大量的邪魔氣息從黑洞中竄出來,朝着四周蔓延而去!

不少修士被那股邪魔之氣襲擊后,會變成跟他們呢一樣的邪魔外道,就連我們神殿也有不少人中招。

花琉璃聞言,盤腿坐在地上!道:「看來是曲老魔要回來了!」

「曲,曲老魔?傳說中那個心狠手辣,攪的濟州大陸翻天覆地的曲老魔?」

他不是死了嗎?怎麼會?

「他雖死了,但他的靈魂被人帶去其他大陸,如今靈魂碎片達到可以融合的地步,而你們看到的黑洞,就是通往其他大陸的時空黑洞。」

隨着花琉璃的話音落地,三個人倒吸一口涼氣,道:「那,濟州大陸豈不是又要大亂了?」

看着緊張萬分的三個人,花琉璃安慰道:「天塌下來有高個頂着,再說,數百年前曲老魔沒成氣候,現在不過是他的靈魂碎片,沒什麼可擔心的!放心,如果曲老魔真來了,本夫人會保護你們的!」

本夫人?

那個姑娘,你還沒跟我們殿主成親呢吧?這個以夫人自居會不會太早了些?你還不知道殿主有個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人?

她可是陪了殿主數百年。

花琉璃看着三個小丫頭欲言又止的樣子,道:「你們殿主之前有過女人?」

「沒有,沒有!在殿主身邊除了阿月任何人都……啊不對!」

阿月?花琉璃目光冷颼颼看着司徒錦,然後從地上站起來,走到他跟前,陰惻惻笑道:「阿月?是誰?」

她在濟州大陸的時候怎麼從來沒聽過這號人?

司徒錦看了眼說錯話的女人,淡淡道:「就是個侍女!我與她之間任何關係都沒有!」

花琉璃聞言,道:「就你這龜毛性子的,的確不像拈花惹草之人。」

司徒錦抓着她的手,道:「我只沾你這一朵就夠了。」誒喲,司徒錦你丫的撩起情話來,讓人心臟受不了喂!

「求生欲挺高。」

司徒錦抓着她的手,二人利於船舵前,沿途雖然沒什麼風景可看,但身邊站着的是彼此最重要的人,這就夠了。

晚上的時候,飛舟停在一處較為空曠的地方!花琉璃從空間拿出吃的!

「那個,夫人,我們,我們有乾糧!」

看到花琉璃準備她們的伙食,一個個感動又嚇人,殿主的眼神好可怕,她們想吃又不敢!花琉璃白冷了司徒錦一眼,道:「這是我讓你們吃的,你們儘管吃!」

「多謝,夫人!」

花琉璃並不是舔著臉去討好這三個人,而是對那個叫什麼阿月的很好奇。

趁著吃飯的時間,花琉璃湊到三個女人跟前道:「你們給我說說阿月的事兒唄!」

司徒錦端碗的手頓了頓,別有深意看了眼自家媳婦兒,這臭丫頭是不信自己?

「夫人,阿月是七星堡的大小姐,當年為了殿主,不惜為奴,在殿主身邊已經有兩百八十六年了。」

「她還真夠執著的,若阿錦真心喜歡她,早就已經收了她!」

「嗯!不過很多人都以為她會成為殿主夫人呢。」

「現在殿主夫人是我。」

。 她撥出號碼。

「褚二爺,有勞您代我向史密斯教授致歉,我無法參加教授的項目研究。」

「你確定?」褚洲有些意外,畢竟,他很看好秦舒。

「出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是我個人的一些原因。我……我很抱歉,辜負了您的好意。」

秦舒沒有作過多解釋,畢竟褚洲也是褚家人,她不希望自己懷孕的事被他知道。

掛完電話,她摸著平坦的小腹,沉重地嘆了口氣。

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尊重這條小生命,給他一個來到世間的機會。

將那張皺巴巴的驗孕單展開,夾進她帶來的一本醫學書里。

秦舒做了個深呼吸,臉上露出積極的微笑。

既然現在不能出國參加史密斯教授的研究了,那她也該好好規劃接下來的生活,爭取儘快找到一份工作,努力掙錢。

記住網址et

至少要保證孩子生下來,她有能力供養他。

可現在網絡上全是關於她冒充王藝琳的討論,短時間內想要找到一份工作,恐怕並不容易,再加上,她還沒有拿到海醫大的畢業證書,只能算個學生黨。

秦舒決定明天去找常老,看下他有沒有什麼就業建議,或者合適的工作推薦給她。

另外一個當務之急,就是她要找到新的住處,畢竟,長期住在張家也不方便。

傍晚,秦舒做好晚飯。

唐陌和和溫梨也剛好下班回來。

倆人從門外進來,溫梨手裏幫忙拎着包和文件,和唐陌並肩同行。

「小梨,你今天提的建議非常好,我果然沒看錯人,你的設計天賦非常優秀!」

「都是師父教得好。」溫梨甜甜地說道。

秦舒站在餐桌旁看着兩人,金色的夕陽從外面灑進來,落在她們身上,畫面溫馨美好。

她不禁有些恍然。

「秦舒,你這樣看着我們,在想什麼啊?」唐陌是個灑脫的人,心直口快地說道。

秦舒回過神,有些尷尬,說道:「我是覺得,張太太您和溫梨,剛才走進來的樣子,很像一對母女。」

唐陌愣了下,哈哈笑道:「我這個小徒弟乖巧可愛,我巴不得有這麼一個女兒呢!」

她話音剛落,張翼飛正好進門。

「媽,什麼女兒啊,你不是只有我這一根獨苗嗎?」他打趣地說道。

唐陌攤攤手,「是啊,媽就生了你個臭小子,想要女兒都沒有。這輩子,也就只能盼個溫梨像這樣的乖兒媳了。」

聽到這話,溫梨頓時面色一漲,支吾地喊了聲:「師父……」

張翼飛則皺起眉頭,下意識看了眼秦舒,然後別開目光,咳了咳說道:「結婚的事兒早著呢,你就別整天想着這些事了。」

唐陌頓時有些不喜,哼了哼聲,「口是心非!」

「哎,我怎——」

張翼飛正要解釋,唐陌根本不理她,拉着溫梨,「走,咱們洗手吃飯去!」

他鬱悶地嘆了口氣。

秦舒走到他面前,淡笑道:「你媽媽對溫梨很滿意啊。」

張翼飛欲言又止地看着她,最後嗤聲說道:「得了吧,我媽就那樣!總想給我撮合一門婚事,但我跟溫梨根本不可能!我只把她當小妹妹看待。」

剛洗完手出來的溫梨,聽到他的話,眼裏一閃而過的失落。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鄉野俏婆娘最新章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鄉野俏婆娘全文閱讀、鄉野俏婆娘txt下載、鄉野俏婆娘免費閱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

武韜文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鄉野俏婆娘、田野花香、

。 「喔!!!」

趴在窗口的小曼歪著頭看着隔壁窗口的老爺子。

「老公公好豪氣呀。」

這聲音也被那位老爺子聽到,對小曼露出個善意的笑容。能夠坐在包廂中的身份地位都差不多,哪怕小曼是個小丫鬟也會很是客氣。

小曼又回以老爺子一個甜甜的笑容后,就歪著頭笑道。

「姑爺,一百億!!」

「瞧瞧你這沒見過錢的樣。」趙信伸手拍了下她的小腦袋,「就是一百億嘛,《孫武兵法》殘卷還賣了兩百多億呢,這才哪兒到哪兒啊。」

「我就是沒看過那麼多錢嘛。」

小曼撅了噘嘴,嘀咕了一聲。

「想不想感受一下做有錢人的快樂?」趙信眯着眼眸笑了笑道,「去,喊個一百五十億。」

「啊?」

聽到這話的小曼一臉驚訝。

「我喊呀,詩詩姐不是還在嘛?」

「剛才隔壁的老爺子是解說喊得么,感受一下嘛,讓你也體驗一把幾百億幾百億往外喊的愉悅感。」趙信臉上噙著笑容,「你試試,喊一下可老過癮了。不信你問問溫姑娘,溫姑娘……喊一回是不是挺爽?」

「趙公子說的是。」

「這回就不麻煩溫姑娘代勞了,讓我們小曼也感受一下,可以不?」

「當然!

溫詩詩話落,趙信就笑吟吟的朝着小曼挑眉。

沉吟片刻……

小曼就捏著拳頭走到窗口大喊,旋即手放在小嘴兒那裏個像是擴音器似的,撅著小屁股大喊。

「我家姑爺出一百五十億!」

稚嫩又竭盡全力的聲音響徹整個拍賣會,台上的海兒循着聲音望去,看到竟然是16號包廂,再看到小曼可愛的模樣也不禁露出笑容。

百鍊也是跟着緩緩抬頭,他剛要露出微笑卻突然看到了包廂里的銀靈童子。

他伸著脖子又看了半晌。

「師……」

嘴型都已經做出來的百鍊看到包廂中的銀靈童子不停的向他揮手做叉,轉瞬間他的識海也聽到一縷仙識傳音。

「別喊別喊,好好在台上待着。」

「黃哥,16號包廂,那不是趙信那小子的包廂么?」傅思恆蹙眉道,「他竟然敢讓個丫鬟出來喊價,還一百五十億,他拿的出來么?」

「他拿不出來,站在他身後的還拿不出來么?」

黃德才眯眼冷哼一聲,「這是替人家做狗腿了,喊價都喊的那麼賣力,一百五十億,呵……」

「那咱們喊不喊啊?」傅思恆道。

「喊兩百億。」

「兩百億!!!」

傅思恆直接站了起來大嚷一聲。

「怎麼樣,爽不爽?」

在小曼喊出之後,趙信笑吟吟的問了一句。

「嘶!」從窗口回來的小曼捏著拳頭,就好似是在回味那種感覺,旋即一臉振奮的點頭,「爽!這感覺就好像,我真有一百五十億一樣。」

「哈哈……」

就在這時,傅思恆的喊聲也傳了出來。

對這個聲音小曼實在是太熟悉了,他趴到窗口就看到了站起來喊價的傅思恆。

「他怎麼敢喊兩百億,傅家沒那麼多錢呀。」

「傅思恆喊,那就是替黃德才喊,狗腿嘛……」趙信輕嗤一聲,眼眸中確實噙著笑意。

「姑爺,咱們要不要跟他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