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沒有思考太久,一個名詞就出現在了他的意識中。

並沒有思考太久,一個名詞就出現在了他的意識中。

並沒有思考太久,一個名詞就出現在了他的意識中。 150 150 admin

陰陽師。

東瀛的陰陽師是個大雜燴,中華的道,印度的佛,還有巫蠱,詛咒,操鬼之術,觀星之術,以及本地的神話跟神打之術,各種各樣的術法都被歸類到陰陽師中,尋找地脈也是陰陽師的責任,而神宮悠,赫然知道一個陰陽師,還與她關係良好。

沒有猶豫,拿出手機的他就要給水黑玲奈打電話。

只是,沒等打出,他的電話就響了起來,打開之後,神宮悠赫然發現,那就是水黑玲奈的。

「你打過來了,我正要找你呢?」

「哦,還算不錯,這次沒忘了比賽的事情。」

「嗯?」

聽出了神宮悠的疑惑,水黑玲奈那邊的聲音瞬間不好了:「你不會又忘記了比賽的事情吧!」

……從沈從的診所出來,接到了安然的電話,她告訴安之夏唐禹回來了。

安之夏並不驚訝,遲早的事。

半年前,因為那件事情的嚴重性,唐禹被唐啟山逼著出國去深造,原以為這一去沒個三年五載他肯定不會回來,沒想到僅僅過去半年就回來了。

不過也好,她也打算收手了。

……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一百一十九章唐禹的變化 「也對喲。」蘇小荷自言自語,「那就換吧,我看看你換的哪一張?好看不好看。」蘇小荷說着,就搶過了手機,齊墨川開始準備開車了。

「不對,誰讓你只放你的照片的,我剛找的那張是你和昊昊的合照,那張最好看。」蘇小荷只看了一眼,就又要換了。

她自己的手機屏幕,自然是既要有齊墨川又要有昊昊了,兩個可都是她的最愛呢。

車子才打火,還沒啟動,齊墨川先是伸手一摁蘇小荷的手阻止她去換照片,然後回頭看蘇天昊,「昊昊,你媽咪的手機只放爹地的照片,你有意見嗎?」

「齊墨川,你這是在威脅孩子答應你。」蘇小荷抗議。

蘇天昊微微一笑,「那要看爹地的手機里放的誰的照片了,如果只有媽咪,我就同意,要是有別人,我就不同意。」

齊墨川頓時笑了,自己的手機遞向了蘇天昊,「嗯,昊昊開始檢查吧。」

蘇天昊伸出小手就去划齊墨川的手機屏幕,沒想到還有密碼,「爹地,要密碼呢。」

「你媽咪的生日。」齊墨川啟動了車子,不疾不徐的說到,一點也不怕蘇天昊檢查的樣子。

蘇天昊自然是知道蘇小荷的生日,隨手一點,果然對了,顯示出來的手機屏幕上果然是蘇小荷的照片,蘇小荷囧,臉都紅了,怎麼就覺得齊墨川這對孩子是不良教育呢。

男人放女人的照片,孩子看到會早熟吧。

可看到蘇天昊興奮開心的小表情,她又把要說的話給咽了回去,算了,隨他們兩個男人吧。

「媽咪,爹地都放你的照片了,你居然還敢放其它男人的,你錯了喲。」

蘇小荷無語極了,居然被自家孩子給教育了。

不過,蘇天昊說的也對,齊墨川都放了她的了,她放他的也是應該的。

「來,擦擦汗。」蘇小荷顧左右而言他的轉移了話題。

蘇天昊享受着蘇小荷的照顧,忽而狗腿的指著前面的齊墨川,「爹地也出汗了呢。」

蘇小荷只好拿着濕巾象徵性的給齊墨川也擦了一下。

沒想到齊墨川得寸進尺了,「左邊還有汗。」

「哦。」蘇小荷無奈的直起了身形,這才擦掉了齊墨川左連額際的汗意,然後重新坐下。

「昊昊,下午爹地和媽咪要出門辦點私事,你一個人在別墅里玩好不好?」齊墨川把車子駛離了遊樂場的停車場,提議道。

「好的,沒問題。」蘇天昊很習慣一個人玩的日子,以前蘇小荷與齊墨川還沒結婚的時候,他都是放養的,蘇小荷該幹嘛就幹嘛,從來都不管他的。

簡嫂煮的午餐,昊昊吃過了就去洗漱睡午覺了,特別的乖巧懂事,小大人一個,很獨立。

蘇小荷輕輕闔上了昊昊的房門,一轉身,正好撞到齊墨川的身上,她嚇了一跳,「你怎麼悄無聲息的?」

「難道讓我弄出點聲音把昊昊吵精神?」齊墨川伸手一帶,就把蘇小荷帶進了自己的懷裏,對於最近他們兩個間出的問題,他今天必須想辦法解決了,否則,這日子沒法子過了,他總不能天天沖冷水澡吧,那治標不治本。

「好吧,他睡了,我們走。」蘇小荷說着,就要掙開齊墨川,不然,這樣站在這走廊里,她就有種簡嫂隨時都有出現的可能,到時候,太尷尬了。

齊墨川低低一笑,蘇小荷肯配合就好,於是,他鬆開了她,「好。」

邁巴赫重新又駛離了別墅,昊昊沒有跟着一起,蘇小荷這次被齊墨川摁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她看着前面的路,也不知道齊墨川這是要去哪裏,開了有一會,齊墨川終於開口了,「一會去見心理醫生,我希望醫生能打開你心底的那個結,小荷,你要配合醫生,心裏想什麼就說什麼,我向你保證,醫生是不會亂說出去的。」

「就是……就是我們兩個那啥……那啥的事情?」蘇小荷腦袋空白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齊墨川所指的是什麼事情,頓時立馬就有點慌了。

「嗯,可以嗎?」齊墨川輕聲的問道,那磁性的嗓音更象是一種安撫。

蘇小荷深吸了一口氣,這個回答於她來說有點難,她臉皮薄,不好意思,所以,只是點了點頭。

好在,齊墨川眼角的餘光看到了,這才微鬆了一口氣,「總要過這一關的,以後,我們要給昊昊添一個妹妹。」

蘇小荷的小臉快垂到膝蓋上去了,大白天的,真是一點都不習慣這個話題。

也有點小緊張。

雖然齊墨川告訴她一會見了醫生不用擔心,有什麼說什麼,可是這可是她第一次看心理醫生呢,莫名的還是會緊張。

車子停了下來。

齊墨川引着她進了一家私人診所。

最裏間的醫生辦公室門前,齊墨川握了握蘇小荷的手,「別怕,我就在外面等你。」

「嗯。」蘇小荷點了點頭。

齊墨川這才敲了一下辦公室的門。

「進來。」裏面傳出來的是女醫生的聲音,還是很溫柔的聲音,蘇小荷心底的緊張這才稍稍頓去了一些。

齊墨川推開了門,迎面一個女醫生迎了過來,「齊先生,齊太太,你們好。」

蘇小荷看着女醫生遞過來的手,聽着她標準的法語,莫名的就覺得親切,國外的人雖然也愛八卦,但至少不會在國內到處傳播。

再加上是齊墨川找的醫生,他肯定不願意他和她的隱疾被不相干的人知道,所以,保密工作一定會提前做好的,「你好。」蘇小荷微笑着打了招呼。

「墨菲拉醫生,我就把我太太交給你了。」

「沒問題。」墨菲拉醫生笑着把齊墨川推到了門外,「齊先生在外面等著就好,我保證還給你一個活蹦亂跳的齊太太。」

門在蘇小荷的身後輕輕關上,墨菲拉拉着蘇小荷就坐到了她的辦公桌對面,五十幾歲的法國女人,自有一種中年女人成熟的味道,給人一種莫名安心的感覺。

讓人放鬆的就想把心底里的秘密全都說出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夏厲寒搖頭:「影子組織自然是不能讓她知道的。」

他想了想道:「就告訴她,我有個暗衛組織吧,這樣那些事情也能解釋清楚。你跟追雲說一聲,別讓她說漏嘴了。」

追難想到什麼,欲言又止。

夏厲寒挑眉:「你想說什麼就說!」

「屬下只是不明白,王爺您為什麼不讓王妃知道影子組織,如果王妃知道王爺您這麼厲害,定然會更加愛慕王爺的吧?」

他的話說完,夏厲寒想到什麼,唇角勾起一絲笑容:「你覺得,現在弱不禁風的我,王妃不愛?」

「王妃愛慕王爺,這是我們都看出來的。」追難立刻道。

「既然是如此,為何還要讓她知道影子組織呢?影子組織未必就能增加她對本王的愛慕。相反,讓她知道了影子組織,很可能會給她帶去憂慮和危險。」

他說著看向窗外,眼中劃過溫柔的目光:「本王只希望她能永遠無憂無慮……」

——

晚上,梅寒裳特意找了個時間去了追雲房間。

她讓雨竹在屋外守著,自己單獨進去見追雲。

「追雲,我想問你,你現在到處是王爺的人,還是我的人?」她開口就直入主題。

追雲立刻回答:「奴婢現在是小姐的人了。」

「既然如此,我問你點問題,你就一定要跟我說實話。」梅寒裳聲音很嚴肅。

追難低頭:「奴婢定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好,那我問你,王爺有多少暗衛,他們是不是幫王爺做了很多事?」

「王爺有一個暗衛小隊,大約有一百人,是太後娘娘親自組建的,主要任務是保護王爺的安危,除此之外也會幫王爺做一些事。」

「當初我讓你幫我看著劉菜花,那些人就是王爺的暗衛?」梅寒裳問。

追雲點頭。

「暗衛還幫王爺做了什麼?」

追雲沉默了。

「那我來猜一猜吧。」梅寒裳背起手,在屋子裡踱步起來。

「那些暗衛弄斷了梅念之的腿?」

問完這話,她就緊緊地盯著追雲。

追雲垂下眼睫回答:「是的。」

「那些暗衛穿著黑衣,拿的是一把長劍?他們就是把我從屠文才手裡救出來的人?」

「是的。」追雲輕聲回答。

梅寒裳卻說不出話來了。

雖然她猜到可能是如此,但真的從追雲的口中得到確認,內心裡還是湧上了激動。

原來,她的夏厲寒默默地為她做了這麼多事!他一直都在悄悄的守護她!

忽然她的腦中閃過點什麼,問追云:「可是不對啊,那次去葯城,回來的路上遇襲,如果暗衛這麼厲害還這麼多人,王爺怎麼還可能被逃出來的山匪刺傷了呢?」

追雲嘴唇動了動沒說話。

梅寒裳想到什麼又搖頭:「不可能吧,他如果這樣做,就是瘋了!」

追雲終於還是抬起頭來看著梅寒裳:「小姐,您在王爺的心中遠比您想得還要重要!」

「真的?他真的如此?」

追雲點頭:「王爺瞧見吳哥兒替您擋了一刀心裡吃醋,就非要也替您擋一刀,來博得您的關愛。」

梅寒裳呆了,過片刻才發出一聲感慨:「他真是瘋了!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嗎!」

那一刀就算再有分寸,也是傷啊!

他的心疾是實打實的,身體本就羸弱,竟然還自己找傷受!

梅寒裳的心裡疼得很,起身就走。

「小姐,您幹什麼去?」追雲連忙問。

梅寒裳停住步子看著她:「這件事還真需要你幫忙,我需要你送我進宮一趟!」

——

夜色已深。

夏厲寒剛剛從溫泉池裡出來,換好了寢衣躺下。

他故意敞開了衣襟,讓初秋的寒氣將自己身上的熱氣吹散。

外面一片寂靜,他卻不睡,只睜著眼睛靜靜等著。

忽然,外面響起小狼狗「啾啾」的叫聲,還有狸花貓「喵嗚」「喵嗚」的聲音。

他臉色一喜就要坐起,想到什麼又重新在床上躺好了。

外面的動靜鬧了好一陣,他甚至都聽見了梅寒裳安撫小狼狗和狸花貓的聲音。

他有點不耐煩了,想著以後要把那兩貨給扔了,省得總是阻礙他跟自己的女人單獨相處!

終於,他有點忍不住了,重重的咳嗽了兩聲。

小狼狗和狸花貓瞬間沒了動靜,它們跟著夏厲寒日久,能從他的咳嗽聲分辨出他的情緒來。

這種咳嗽,主人是不高興了!

小狼狗雖然滿心都是愛意,卻終於還是戀戀不捨地把爪子從梅寒裳的身上撤了回來。

狸花貓也是非常不舍地「喵嗚」了兩聲,從梅寒裳懷裡跳了出去。

梅寒裳摸摸兩人的腦袋,安撫句「一會再跟你們玩」,然後就快步走進了東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