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十秒之後,李二牛就直接徹底昏迷了過去,何璐左右看了看,給譚曉琳打了個眼色,譚曉琳直接將那個箱子搬走,何璐則是抓着李二牛的腳,直接將他塞進了後備箱,然後「嘭」的一聲將後備箱的門給關上了。

二三十秒之後,李二牛就直接徹底昏迷了過去,何璐左右看了看,給譚曉琳打了個眼色,譚曉琳直接將那個箱子搬走,何璐則是抓着李二牛的腳,直接將他塞進了後備箱,然後「嘭」的一聲將後備箱的門給關上了。

二三十秒之後,李二牛就直接徹底昏迷了過去,何璐左右看了看,給譚曉琳打了個眼色,譚曉琳直接將那個箱子搬走,何璐則是抓着李二牛的腳,直接將他塞進了後備箱,然後「嘭」的一聲將後備箱的門給關上了。 150 150 admin

上了車之後,韓雙這邊的電話正好打過來:「怎麼樣了?」

「已經得手了。」

「很好,機場那邊的目標我去處理,你們直接繼續。」韓雙直接開口道。

「是!」

跟何璐他們聯繫完畢之後,韓雙和葉寸心直接將王艷兵送到他們租用的倉庫之後,立刻更換了商務車驅車前往了機場。

這一批招新裏面,韓雙記住的自然是最後成為紅細胞小組的這幾個人,尤其像是何晨光這樣的,必然是重點針對的對象,如果讓田果她們動手的話,很有可能失敗。

所以只能是韓雙自己親自來,不得不說,這何晨光有點本事,還買了機票直接飛了一圈回來。

不過他也就是這樣了,他們的這些偽裝針對不了解他們體系的警察還行,畢竟對警方來說並不知道他們的容貌,但是對韓雙來說,狼牙的人在將他們送到全省各個城市的時候,韓雙就已經將他們的容貌鎖定了。

知道了他們的容貌之後,再鎖定他們的位置,那就太簡單了,現代社會想要躲開攝像頭的鎖定,幾乎不可能。

「按照計劃來,隨機應變,你在車上等我,這裏是機場,他不會做出任何反抗,等他上了車的時候,我們再動手。」韓雙給葉寸心吩咐了一聲。

「是。」葉寸心點了點頭。

韓雙笑着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抬腿走了機場,不過她的手裏面還拿着一個牌子,上面寫着一個外國人的名字。

走進機場之後,韓雙掃了一眼出站口的航班到達信息,確認航班剛剛落地,估計很快對方就會出來了。

等了二十多分鐘之後,韓雙的手機上面響起了警告提示音,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確認對方快出來之後,韓雙舉起了自己手裏面的牌子。

等了幾分鐘之後,當一個穿着黑色襯衫,帶着墨鏡和耳機,胸口還帶着一個狗牌,拉着一個行李箱的年輕人出來之後,韓雙就忍不住笑了笑,這打扮,有點意思啊,挺潮流的。

不過韓雙沒有第一時間上去,而是依然舉著自己手裏面的牌子,等他徹底出來之後,韓雙直接就走上去攔住了他,飛快的用英語問道:「你好,請問是湯姆·哈斯塔先生嗎?」

何晨光愣了一下,掃了一眼面前的美女,然後又看了一眼韓雙手裏面拿着的那個牌子,頓了一下,他微笑着開口道:「我是,請問你是?」

「太好了,哈斯塔先生,抱歉,您登機前我們忘記詢問您在國內的手機號碼,真的是萬分抱歉,我是來接您的,您可以叫我的英文名字,安妮。」韓雙立刻一臉高興的開口道。

何晨光跟李二牛不一樣,他太聰明了,韓雙這話的意思是在潛意識給他一個解釋。

「啊,你好,真的是麻煩你們了。」何晨光立刻笑着說道。

「不麻煩,不麻煩,哈斯塔先生請這邊走,車已經在停車場等了,您的酒店已經訂好了,位於**區的香格里拉酒店。」韓雙臉上帶着點小興奮的開口道。

「明白,你們安排就好。」何晨光臉上還掛着淡淡的笑容,很隨意的開口道。

「請跟我來。」韓雙直接在前面帶路。

當他們前往停車場的時候,有特警攔住他們查看的時候,韓雙直接主動上去解釋,這些特警對比了一下他們手裏面拿到的照片就直接放他們離開了。

他們手裏面的照片應該不是何晨光的,而是其他被拍到的菜鳥。

順利的到了停車場,韓雙直接先請何晨光上車,然後自己跟着何晨光上了商務車後排中間的兩個最舒服的位置,葉寸心直接發動了汽車。

等車輛啟動之後,韓雙直接從車旁邊拿起了一罐特製的氣泡水遞了過去,並且微笑着說道:「哈斯塔先生,這您特別交代的perrier天然氣泡礦泉水,已經為您準備好了。」

何晨光頓了一下,然後順手接了過去,微笑着點點頭:「不錯,你們辦事很細心。」

說完,何晨光直接接過去,然後打開了易拉罐的口子,接着喝了一口。

當裏面帶着氣泡的怪異味道礦泉水傳來的時候,何晨光就忍不住噎了一下,還特么有人愛喝這玩意??

不過想到這是「他」親自交代的,所以何晨光還是面帶微笑的喝了一大口。

。 不光全場震驚,連顧珞都震驚了。

學子憤怒的看着顧珞。

他不這樣說,難道要說他以為這是個女鬼或者女妖,當時就被嚇破了膽?

具體的真相,他寧願死都不會說出一個字的!

學子大義凜然的樣子讓北燕三皇子甚至生出一絲恍惚,難道玉嬌沒有和他交待清楚?

恍惚一瞬,北燕三皇子頓時面上噴發出勃然大怒,「玉嬌呢!把人給我帶來!本王好心辦了宴席,邀請太醫院上下來與本朝醫者切磋醫術,她竟然鬧出這樣的禍端來害人!」

郁宴冷眼看着北燕三皇子發怒,一聲不吭。

顧珞飛快的看了郁宴一眼,正好和郁宴四目相對,兩人就這麼在亂糟糟的人群里看了這麼一瞬,各自收回目光。

玉嬌很快被帶了過來。

屋裏太過窄憋,北燕三皇子命人搬了椅子到院子裏,郁宴和定遠侯一人一張椅子,江回坐着輪椅。

他氣的坐不住,站在當院朝着玉嬌一記窩心腳踹過去,「你放肆!」

玉嬌哭着就道:「王爺恕罪,奴婢知錯了,奴婢一時糊塗辦了錯事,好在顧醫官並無意外,王爺恕罪。」

北燕三皇子眼角餘光看了一下郁宴,朝着玉嬌就怒道:「你為什麼要害顧醫官!」

玉嬌被踹的癱在地上,哭的淚眼婆娑,一早就得了消息的她十分麻溜的道:「是安平伯許了奴婢重金,奴婢一時間財迷心竅才辦了錯事,奴婢真的知道錯了。」

安平伯被招出來的瞬間,整個院子就跟點了炮仗似的沸騰了。

顧珞是安平伯府的二小姐,從小被養在莊子上,有關這一點,他們剛來這裏就知道了。

更何況比賽第一天,有關顧珞不會寫字,當時還在宮宴上鬧得沸沸揚揚。

誰能想到,這才多久,在這裏就又聽到了安平伯的名字。

北燕三皇子滿面怒氣轉頭朝郁宴抱了下拳,「今日讓郁小王爺受驚了,但此事事關重要,小王必定是要進宮和陛下討一個說法的!

之前聽說安平伯府為了對付一個八歲的孩子竟然要利用慶陽侯府的公子,本王還覺得離奇。

真是萬萬沒想到!

我們不遠萬里來這裏,竟然卻被人這樣利用算計,着實令人寒心。」

郁宴輕挑眉梢,笑的不冷不熱,「是該討個說法,但這玉嬌是三殿下跟前的人吧。」

三皇子微蜷的手指一緊,「賤奴膽大妄為,小王必定會給顧醫官一個說法。」

郁宴擺手,「什麼說法都是虛的,給錢吧。」

原本就嘩然的全場頓時:……

定遠侯震驚的看向郁宴,他十分想知道,每次郁小王爺訛錢的時候,到底是怎麼做到這麼理直氣壯又順其自然呢。

顧珞立在躁動的人群里,心下呵呵。

五五分成之後,怕是又要有別的花名扣除,層層扒皮,最後到我手裏……能有十分之一?

北燕三皇子瞪着郁宴,像是讓這話給梗了一下,硬是反應了一個瞬間才壓着心頭火氣道:「應該的。」

應該的個屁!

被羞辱的人是我們北燕的學子!

顧醫官就坐在那裏看熱鬧!

我到底要憑什麼給你賠償?

郁宴像是洞察了北燕三皇子憤怒的心思,幽幽補充道:「畢竟,要不是你們這位學子臨時放下屠刀,我們太醫院就要損失一位優秀的醫者了。」

這話刺激的北燕三皇子一陣眼黑。

這特么……

還不如那個學子把顧珞給玷污了呢,顧珞要真能治得好江回的腿,大不了把人帶回朝之後善待就是!

現在呢!

北燕三皇子刀子一樣的眼睛落向那個學子,很想咆哮一句:你特碼的是有病嗎你用那種方式折辱你自己?!你要是不願意,當初別答應啊!

學子內心,流下無人能懂的孤寂的眼淚。

安平伯府。

老夫人心神不寧的坐在炕上,胳膊撐著炕桌,朝下首椅子上坐着的安平伯看過去,「你去打聽一下吧,都這個時辰了,該來消息了,我這心裏始終不踏實。」

安平伯勢在必得的笑道:「母親放心,這次十拿九穩,絕對不會出任何意外的,這對北燕三皇子來說,沒有任何損失,不過是在宴席上鬧了一場笑話,但他能得到咱們這邊兒的大助益,他一定會用心去辦的,再說,這也不是什麼難事兒,宴席上都是醫者和學子,那邊兒也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人。」

只要顧珞去了北燕,一定會被北燕的新帝發現。

到時候,他們把顧珩捏在手裏,顧珞就是他們操控的紙鳶。

老夫人嘆了口氣,「不是說郁小王爺和定遠侯也去了嗎?」

安平伯就道:「他們過去的時候,顧珞早就被引著去換衣服了,不會影響,母親就踏踏實實的吧,當真不會有事。」

娘倆正說話,外面老夫人這邊的貼身婢女回稟道:「老夫人,大人,宮裏來人了,傳話讓大人即刻進宮。」

老夫人眼皮一跳,頓時不安道:「怎麼這個時候進宮,來傳話的是誰,可是說了什麼事?」

婢女就道:「來傳話的是內侍總管大人,說是驛館那邊鬧出了亂子,北燕三殿下帶着他們一位學子和顧醫官進宮了,皇上讓老爺也進宮呢。」

安平伯登時從椅子上起來,「這是有結果了!那學子畢竟是北燕那邊戶部尚書家的兒子,身份不一樣,怕是皇上要賜婚。」

老夫人不安道:「怎麼可能賜婚,你不要異想天開,這個時候皇上正在氣頭上呢。」

安平伯胡亂應了一聲,抬腳就朝外走。

他一離開,老夫人越發心裏不安,總覺得不太對勁。

內侍總管和太子這邊的關係一向並不親近,這次來傳話,怎麼就透露了這麼多消息?

思來想去,老夫人傳了貼身嬤嬤進來,「你快去聯繫一下,看能不能打聽出北燕驛館那邊到底怎麼回事。」

嬤嬤應聲而去。

御書房。

安平伯揣著一顆躁動的心進去,一進去就瞧見北燕三皇子黑著臉立在當地,旁邊跪着顧珞和一位學子。

這情形,必定是成了! 「你們王呢?還要讓我們等到什麼時候?」涼冰叉著腰看著面前兩個凈化者星靈。

「我們已經上報,請再等待一會兒。」

涼冰好奇地看著前面那顆黑色星球,笑道:「不如我們去那裡等候?」

「抱歉,那裡是軍事禁區,外人不得前往。」

「那好吧。」

涼冰轉身之際,打開通訊頻道:「檢測一下那個黑色星球。」

「是,天啟王。」

就在這時,一艘折躍稜鏡突然折躍出現。

涼冰意有所感,轉身,看向折躍稜鏡,不耐煩道:「終於來了。」

折躍稜鏡變換形態,進入相位模式。

一個體態臃腫,有著四隻機械腿的凈化者出現,正是菲尼克斯。

涼冰看著這個突然出現而且還和另外兩個星靈相似的機器人,但這個的逼格明顯比那兩個高很多。

「你就是星靈的王?」

「不是,我是星靈凈化者一族的族長,菲尼克斯,這次的外交官。

我糾正一下,星靈不實施王制。」

「那你在星靈中地位排第幾?有話語權嗎?」

「兩人之下。」

「那還行,我,天使三王之一的天啟王,這次帶領天使文明向星靈文明建交。」

「好,談談吧。」

一分鐘后,涼冰看著絲毫未動的菲尼克斯,手指指著地下,不可置通道:「你的意思是在這兒談?在我的戰艦上談?」

「抱歉,星靈內部舉行重大會議,暫時騰不出地方。」

涼冰剛覺自己像吞了翔一般難受。

她跑了幾千萬光年,結果人家連門都不讓她進。

「星靈這是要拒絕天使的好意嗎?」

菲尼克斯詞窮了,他都說了這麼他處理不了這麼複雜的問題,結果他們還全票通過,讓他來當這個外交官。

眼見事態要上升,菲尼克斯趕緊接通林楊的通訊。

而林楊則在全力維持虛空護盾,冷不丁突然冒出一個通訊,把他嚇了一跳。

林楊分出一部分心神,急促問道:「菲尼克斯,你那面出什麼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