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在看待外來事物時,總是習慣性地將它理解為來自外部環境的特殊意味。地球儀一開始被視為珍玩,便是中國原有「天下觀」里的朝貢體系的視角。

人們在看待外來事物時,總是習慣性地將它理解為來自外部環境的特殊意味。地球儀一開始被視為珍玩,便是中國原有「天下觀」里的朝貢體系的視角。

人們在看待外來事物時,總是習慣性地將它理解為來自外部環境的特殊意味。地球儀一開始被視為珍玩,便是中國原有「天下觀」里的朝貢體系的視角。 150 150 admin

而黎漢明要做的就是改變這一切,把中國從天下向國家轉變,把中國一詞從一個文明空間概念,變成一個民族國家的疆域概念。

如果他要建立的新政權還是家天下的話,不過也只是換了一個人當皇帝而已,與國家、民族而言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只有把家天下的中國從一個文明空間概念,變成一個民族國家的疆域概念,將來不管是帝制也好,還是其他制度也罷,都能從意識形態上根本的改變固有的觀念。

當然,黎漢明也知道,這一轉變會很困難,因為這樣的轉變需要國人不得不去學習那些原先權當珍玩的槍炮,以及各種各樣的新知識和新技術。

再有便是,隨着國家概念的降臨,慣於面對中心的中國百姓,不得不被迫面對廣闊的四周和海平線。

如此一來,必然就會觸及當下儒學的利益。

所以黎漢明的動作一直都很小心,他的計劃是從底層百姓開始改變,從軍營開始改變,至於那幫固有的酸秀腐儒們,黎漢明也沒打算主動去招惹。

「中國很大,但世界更大,將來我們要打的仗還不會少,時間緊,任務重,所以沒有太多的時間讓我們在國內這一畝三分地上與滿清斗,這一點我希望你們都能重視起來。」

「打仗,難免會發現這樣、那樣的問題,發現問題不難,但同樣,你們將來在戰爭中發現問題后要學會考慮解決問題。」

「我也不怕告訴你們,將來肯定會有更多的人才加入我們,或者下面的各級將士也會成長起來,如果你們不思進取的話,是會被逐漸的淘汰的。」

最後,黎漢明給他們打了一個預防針,如今他能用的將領還是太少,將來像楊芳這樣的人才成長起來,勢必會觸碰到陶也等老舊將領的利益。

寧培忠還好,他也算得上是新成長起來的將領,陶也聞言卻是心中一緊,其實就算黎漢明不說,近來他也發現了問題的所在。

陶也發現自己的觀念還是太陳舊,已經有些跟不上新式戰爭的步伐了,如果再不抓緊學習,就算不被黎漢明淘汰,他自己也將無顏為將了。

大炮轟完火槍轟,火槍轟完步兵沖,回過神來的陶也才發現自己用的還是老式的戰法,這次傷亡如此之大,不僅是新兵欠缺實戰經驗的原因,也有自己指揮失誤的原因在裏面。

其實黎漢明也是事後諸葛亮,早在對戰時他也只顧著觀察戰況了,全然沒注意己方戰法的運用是否妥當。

所以,黎漢明的話不僅是在告誡陶也,同時也在警醒自己,大局觀不但要轉變,小處也得上心。

……….

另一邊,賀朝用見到王阿從過來,連忙跑上前下跪迎接道:「末將無能,請皇仙娘娘恕罪!」

王阿從見狀勒停住馬,居高臨下的看了賀朝用一眼后淡然的開口道:「起來吧,這次也不能全怪你。」

「謝娘娘!」賀朝用聽到王阿從不怪罪,頓時鬆了一口氣后連忙稱謝道。

他手上雖然有兩萬大軍,但是其中大多數追隨的都是王囊仙的威望,要是對方真怪罪起來,他只能認罪。

王阿從則沒有想那麼多,轉身看了不遠處有序集結的紅旗軍一眼后隨意的問道:「昨日的觀戰可有發現?」

賀朝用聞言抿了抿嘴,想了想還是照實回道:「回娘娘,昨日大戰的雙方都很強,我們不管同他們哪一方戰鬥,除了動用數倍與他們的兵力壓制外,恐怕都很難取勝。」

「再有便是,我們的火器配比雖然算是不錯的了,但與他們雙方一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就以紅旗軍來說,他們雖然肉搏戰上有所欠缺,但在火器上可以說是完全壓制住了官軍,以不到三萬的新兵大敗四萬餘久經沙場的官軍,這樣的戰績要不是末將親眼所見,恐怕也很難相信。」

王阿從聞言點了點頭,道:「火器方面他們雙方都有基礎在,我們暫時還比不了,不過我已經與明王結盟了,火器我們以後也不會少到哪裏去。」

「好了,不說這些了,今後這北線暫時是不會有戰事了,你有什麼想法?」王阿從對賀朝用的魯莽舉動雖然沒有怪罪,但是她也知道,再把此人留在這裏恐怕會產生不必要的麻煩。

「末將但憑娘娘安排!」賀朝用也知道王阿從的意思,便連忙應道。

王阿從見狀笑了笑,道:「剛才明王把雲貴總督額勒登保、以前的南籠鎮總兵花連布二人的人頭送與了我,讓我帶回去提升威望之用,但是我沒要,我告訴他,想要威望我會帶着你們去殺清軍立威。」

「為將者,戰場才是你的歸宿,韋首領在負責都勻向東的戰事,李元帥在負責由廣西南下的戰事,你去平彝吧,那裏還缺一個主將。」

「是,末將領命!」賀朝用聞言連忙單膝跪地抱拳應道。

王阿從見狀點了點頭,扶起賀朝用后說道:「賀將軍,你記住,我們的敵人是滿清,是漢人地主,但不是漢人百姓,用漢人的話說多個朋友多條路,多個冤家多堵牆,當下咱們光是應對滿清都夠嗆,如果紅旗軍再揮師南下,後果我不說你也知道。」

賀朝用聞言連忙鄭重的抱拳應道:「娘娘放心,屬下明白了。」

一旁的桑鴻升見狀,內心有些欣慰,也有些無奈,欣慰的是王阿從經過與明王的一番交談后,總算是開始成長起來了。

桑鴻升無奈的是,王阿從還是沒把黎漢明的建議放在心上,不過,有些事他也不好多說,他雖然得到了王阿從、韋朝元兩位首領的信任,但相較於其他人而言,他始終是個漢人,是個外人。

正當桑鴻升在哪裏胡思亂想時,王阿從忽然對他說道:「軍師,回去后你立即着手準備與他們談購買火器之事,如今紅旗軍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清廷的注意力必然會被分散,到時便是我們的機會了。」

「娘娘放心,回去后屬下便與丞相他們商談銀兩調派之事,而後北上前去與紅旗軍商談購買火器事宜。」回過神來的桑鴻升連忙應道。

王阿從聞言點了點頭,又說道:「再有,匠人的事也得想想辦法,一直這樣花銀子購買也不是長久之計。」

桑鴻升聞言尷尬的笑了笑,回道:「回娘娘,當下火器技術大多掌握在漢人工匠的手裏,加上我們這裏算得上是偏遠地區了,工匠少之又少,其中大多數上次都逃去了遵義那裏了。」

王阿從也知道這點,聞言想了想后說道:「據我所知,他們遵義那裏原本的匠人也不多吧,他們的匠人怎麼來的,你們也可以跟他們學學嘛,再有,提高匠人的薪酬待遇,我相信,沒有什麼是銀子解決不了的。」

「還有便是,我聽有些商販說,廣州、濠鏡澳那裏有人在出售火器,你也可以派人過去看看。」

親眼看到紅旗軍的軍容軍紀后,王阿從也不滿足現有的舊式軍隊了,她也想組建一支聽命於自己的新軍。

王阿從雖然沒有表露出來,但她還是很贊同黎漢明的那句話,為了不被架空,不成為傀儡,軍隊只有掌握在自己手裏才安全。

新軍新軍,突出的就是一個新字,除了新式的訓練,新式的軍容軍紀外,新式武器也很有必要,所以,王阿從便把主意打到了廣東那邊出售的火器上……….

。 隔天夜裡七點,所有去往儒家的人員,一起在道觀門口上車了。

朱邪本來要接完顏朵朵的,可是唐悅和墨婉柔卻自告奮勇,她們兩個要在路上照顧朵朵,墨婉柔對完顏朵朵還是比較熟悉的,畢竟從巫家回來的時候,兩個人都已經聊成了好姐妹了。

至於唐悅,她則是因為顏傲雪,這段時間待在寧海,顏傲雪告訴了唐悅很多關於完顏朵朵的事情,這也讓唐悅覺得,完顏朵朵是一個值得深交的朋友,如果她們認識早的話,怕早就是好姐妹了。

而朱邪坐在大巴車最前面的位置,接到了天玉真人交代下來的任務,就是熟悉這次的參與會武的人員,所有參賽人員的名單,都已經在昨天的時候,發給了儒家,而儒家會把所有名單給各派一份,讓提前準備準備。

其實這樣做的話,就有了一個弊端,那就是各派都會針對各派的情報,所知道的高手等等,有目標的進行針對。

不得不說,這一次的儒家會武,比起去年道宗會武人數多了很多,參與的門派勢力也有了很多,有一些朱邪根本沒聽過的門派勢力,更不知道這些是不是大門大派。

先說巫家的參賽成員,也是20人,除了完顏小山之外,就是去年的烏蒙等人,其他的一概不認識,但是巫家的年輕一輩不能小覷,去年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可見一斑。

禪宗除了去年的三個熟悉的名字之外,其餘的名字朱邪也都是第一次見,最重要的是和禪宗打的交道比較少,具體情況不明朗,也沒有辦法針對,要說唯一能針對的,就是儒家了。

這也是天玉真人讓朱邪注意研究儒家的根本所在,此次儒家會武的二十人,可都在是修行界與江湖上有名聲的年輕人,首當其衝的便是竹林七賢。

儒家竹林七賢士,是儒家天賦修行集大成者,其中之前那個有著小儒之稱的雲瀾,坑的朱邪面壁那廝,就是竹林七賢之一,據說,竹林七賢每個人的道行,都不低於2000年,那個雲瀾在大平市的時候,都2500年道行了,估計現在更強。

這些都是修行界的修行怪才,而且機緣頗深,與他們相比較的話,就算是朱邪也得黯然失色。

今年的儒家可以說是鉚足了勁,似乎是為了洗刷去年的恥辱,不僅僅派出了竹林七賢,還有五絕與八子,共計20人。

這三波弟子,分別收徒與當代的儒家的三位大儒,而大儒的修為實力,可以參考道宗絕頂神宗真人。

看到這裡,朱邪不由的笑聲問道:「天玉師叔,儒家大儒的實力那麼強,豈不是說儒家有三位堪比我師父的超級強者?」

聽到聲音,天玉真人回頭看著朱邪,搖頭說道:「朱邪啊,你想太多了,儒家九品,大儒雖然是第九品,可是在要求上面比我們道宗寬鬆許多,你可以把儒家九品當做我道宗八品來對比,大儒的實力與我差不多。」

「這樣么,為什麼?」朱邪疑惑不解。

一旁頌臻微微一笑解釋道:「因為儒家的一品太容易進入了,不需要感悟氣息,也不需要做什麼其他的人,只需要讀書就行了,等讀書有感悟,也就算是進入了一品,不像是我們一樣直接修鍊。」

朱邪恍然大悟,又問:「那儒家九品分別是?」

這對話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就連陳凡都微微側耳傾聽,像修鍊上的事情,特別是高深的境界劃分,很少人知道。

天玉真人也當做是講課一樣,含笑道:「好,既然大家都想聽,那便給大家長長見識,就說說著儒家九品。」

儒家一品,博覽,寓意便是多讀書,讀好書,只要讀書到一定的階段,便進入了博覽境界,說白了,博覽就是通古博今,所需要知道的知識古籍等等,都非常之多,這樣才能更好的積累才氣,從而轉化成未來的浩然正氣。

儒家二品,明眸,在讀書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可以具備夜視能力,又有讀書多,可看到長遠未來的含義。

儒家三品,成章,此階段的儒家弟子,已經初步掌握了言出法隨,但時靈時不靈,出口成章滔滔不絕。

儒家四品,唇槍,又叫膽識,這個階段已經可以熟練運用言出法隨的能力,可用言語當做武器,搭配著自身的浩然正氣,更加厲害。

儒家五品,應變,達到儒家五品階段,已經基本上發生了質一般的變化,甚至有點初步掌握言出法隨更進一步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吹牛皮的話,都可以成真,這就是應變。

儒家六品,文豪,往往達到這個階段的儒家弟子,已經具備顯文能力,主要表現在自己做的詩歌具備輔助,攻擊,防禦等能力,甚至可以引起筆墨紙硯的特殊奇異景象。

儒家七品,翰林,這個階段的儒家弟子,就算是天玉真人也很少見,相對來說比較神秘,而儒家對七品八品的弟子管控非常嚴格,似乎是當做中流砥柱,也不知道在做些什麼,不會在人前顯露,在整個儒家當中,七品和八品屬於斷代,鮮為人知。

儒家八品,大學士,傳聞之中的大學士,可以引動天上的文曲星,借用文曲星的力量增強自身,也是斷代。

儒家九品,大儒,去年見過的楊懷雲便是大儒之一,實力堪比道宗八品氣宗。

說完這些,天玉真人又笑著說道:「在引動天象的方式上,儒家和我們道宗有點變化,我道宗修鍊2W年道行的時候,可以引動天象北斗星,但是儒家引動天象文曲星的時候,卻只在八品,總而言之各個修行派系不同。」

「長老,那九品往上還有沒?」吳天好奇的發問。

天玉真人白了他一眼說:「你們這些小年輕,還沒有達到那種地步,居然都在妄想,這些東西我可不告訴你們,未來你們自行體會就好,能告知你們這儒家九品就不錯了,知足吧。」姜晨在看了這一出鬧劇之後心下也有了打算,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既然你敢找人頂替你兒子受罪想必骨子裡也是壞透了!

仔細大量了一下韓凌天姜晨點了點頭「你被毒害雖說處理手法有些稚嫩,但還算能忍耐是個能做大事的人,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干票大的?」

韓凌天好……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二百六十四章要個說法 元旦恰逢周一,與三位佳人一同吃了頓午飯,宇恆便開始忙碌起擺攤任務。

陳靜妍在三人中最早接觸宇恆,她當然知道後者對擺攤的重視,所以並沒有加以阻攔,而是任宇恆瀟灑去。

至於楊沁和卡布洛兩人都是從商出身,看到宇恆準備去擺攤,她們也就跟着去幫忙了。

…………

擺攤任務(第七十六周)

任務一

任務要求:餃子作為中國最具有代表性的食物,系統認為有必要在歐洲推廣。

為提高美食對文化的影響力,請宿主在本周嘗試銷售水餃,系統將根據單天銷售數量(本周內最大值)給予獎勵。

任務獎勵:1.銷售水餃數量少於100,無任何獎勵;

2.銷售水餃數量大於等於100且小於2000,獎勵高級技能【貼身防守】;

3.銷售水餃數量大於等於2000且小於10000,獎勵鑽石級技能【定位跟蹤】;

4.銷售水餃數量大於等於10000,獎勵帝王級技能【極限撲救】。

……

任務二

任務要求:在本周任務前,宿主單周完成任務創收額紀錄為682238歐元。

為提高宿主擺攤創造利潤能力,系統將要求宿主在本周內打破此紀錄。

獎勵:1200積分

……

任務三

任務要求:國外的優惠活動發展相對緩慢,為促進全球經濟大發展,系統要求宿主本周內在不虧本的前提下進行優惠促銷活動。

促銷的方式可以多種多樣,系統將以促銷價與原價之間的差值給予不同獎勵或懲罰。

1.累積促銷價低於累積原價100歐元,隨機扣除一件裝備;

2.累積促銷價低於累積原價1000歐元,獲得紫色裝備韌性手套。

3.累計促銷價大於等於累計原價1000元,獲得黑色裝備屠龍髮帶。

……

任務四

任務要求:奧林匹克的格言是更快、更高、更強,擺攤任務當然也是越快越好。

為提高宿主任務完成速率,系統要求宿主在本周四將其餘任務完成,本任務屬於超地獄級任務,若是完成,系統將給予豐厚獎勵。

任務獎勵:全屬性值+15。

…………

相比於過去幾個周,本周的擺攤任務被稱為最困難的一次一點也不為過。

不說別的就說任務四,這幾乎是一個無解的存在,就算宇恆有三頭六臂也未必能完成此任務。

因為完成任務四必須要先完成其他三個任務,這就不得不考慮到本周最棘手的任務二和任務三。

若是兩個任務分散在不同的星期,宇恆或許並不會這麼頭疼,但此刻說什麼沒有用,因為相互衝突已經不可避免。

一邊要求創收,一邊又要求優惠,這像是人乾的事嗎?

還真別說,系統再智能也只是一個機械般的存在,說他不是人確實沒毛病。

…………

雖然任務二同樣讓人心動,但宇恆斟酌再三還是選擇了放棄,畢竟與任務三相比,這其中幾乎沒有什麼懲罰值得擔心。

裝備是宇恆發展中最大的短板,截至目前為止也只有一件黑色裝勉強撐撐門面,他可不想因為一個任務懲罰把這黑色裝備再給整丟了。。 純陰之體是個寶,但那是活人!

「我會盡量找到純陰之體,不能讓那兩個邪修禍害了。」何凡沉吟道。

三個邪修,拿下一個,還有兩個,其中一個更是鍊氣九層!

「我先處理這些鬼,你在陽間小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