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陣子,當他正拿着賒惡刀得來的錢瀟灑的時候,突然一夥兒人圍住了他,為首的像是個管家,開口便罵。

前些陣子,當他正拿着賒惡刀得來的錢瀟灑的時候,突然一夥兒人圍住了他,為首的像是個管家,開口便罵。

前些陣子,當他正拿着賒惡刀得來的錢瀟灑的時候,突然一夥兒人圍住了他,為首的像是個管家,開口便罵。 150 150 admin

祁常也算是殺人無數,可這管家張口就罵的架勢也把他弄了一頭雰水,這無冤無仇的,怎麼會來這麼一幫人呢?

從那管家的罵聲中,祁常聽出來個大概,那大意是說自己收了錢沒辦事,導致自家老爺身死。

想必又是哪個賒惡刀的客戶,可是惡刀他賒了也有不短的時日,從來沒有失靈過,眼下這是怎麼個情況?

想到這裏,祁常掐指一算,可是算來算去,真相始終像是被人籠蓋了一層迷霧,無法勘破,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

要麼是自己所圖甚大,要算的事物已經達到了天機這一層次,自然會被天道所遮掩,無法得知真相。

可還有一種情況,那便是有人故意將其遮掩住,這人在卜卦算命方面,恐怕能力還要在他之上。

算到這裏,祁常再也按捺不住了,若是一個兩個失靈也就罷了,可這一下子就是十多個,這個事情要是不儘快的解決,自己在業界剛建立起來的名聲,就會毀於一旦了。

為了自己以後的財路着想,祁常便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消失不見。

好在這祁常的記性還算不錯,再加上有卦術輔助,走了幾日,總算是回到了自己曾經賒刀的那個村子。

祁常從懷裏掏出一把刀,若是我們在這裏,一眼就能認出,這把刀的造型模樣簡直和陸青交給我們的一模一樣。

「造化陰陽分生死,是非善惡一刀斷,現!」

祁常掐訣念咒,隨後一指點向刀身,只見刀身似乎有光芒閃動了一下,隨即就再也沒有了反應。

「果然,那十幾把惡刀都被人毀掉了。」祁常咬牙切齒的說道。

就在他又氣又惱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怎麼樣,是不是很生氣啊?」

祁常猛然回頭,卻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自己的身後出現了三個人,驚得他連連後退幾步,迅速與我們拉開了距離。

「倒是挺機靈的,不過我們已經等你很多天了,你是跑不掉的。「

廖老瘋子看着警惕的祁常,臉上露出了不明的神色。

這時,我才有空打量起這個害人性命的惡魔,只見其扁額頭,細眉三角眼,薄薄的嘴唇,臉上的顫骨高高聳起,下巴上還有些稀稀拉拉的鬍鬚,這副模樣,倒像是個欺師滅祖的玩意兒。

「往日無怨,近日無讎,三位道友為什麼要破了我的法術?」

見我們人多勢眾,他又看不出我們的實力,祁常質問的聲音倒還算客氣。

廖老瘋子開口說道:「傷天害理者,人人得而誅之。」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祁常也對這場談判不抱什麼希望,身形—側,抬手就是三把刀向我們飛過來。

我們也不敢大意,紛紛躲過了攻擊,可那些刀卻像是長了眼睛—樣,飛過我們之後,又在空中掉頭,重新沖着我們飛了過來,速度之快,根本來不及反應。

我和李五沒想到祁常還有這等御物的手段,躲閃不及,身上留下了淺淺的傷口。

祁常看見我倆狼狽的模樣,心裏的猶豫減輕了大半,出言譏諷道:「就這麼點實力,還敢破壞老子的好事,納命來!」

祁常大喝一聲,又放出三把刀,加上之前的三把,一共六把刀,飛快的向我們攻擊。

這些刀也不是普通的刀,而是被他一直溫養的法器,再加上賒刀人特有的秘法,如果不是功力大過祁常許多的對手,僅憑着護身罡氣之流,根本沒辦法阻擋飛刀的攻擊。

沒一會兒,我和李五就已經被這些刀弄得狼狽不堪了。 轉眼就到了周五,明天格蘭芬多就要和赫奇帕奇比賽了,這次臨時更換對手實在是太突然了,可以說是完全打亂了奧利弗·伍德的事先佈置。

赫奇帕奇和斯萊特林是風格完全不同的兩支隊伍,所以無論是進攻,還是防守都要有不同的方案。而此前格蘭芬多的訓練都是針對斯萊特林的,突然更換對手,使得這些針對性訓練都成了無用功。

這次的臨時更換不光是格蘭芬多的隊員不爽,陪綁去了訓練場的艾達同樣不爽。

今年的冷空氣比往年來的早,暴雨更是早早地襲擊了霍格沃茨。可以這麼說,今年格蘭芬多的訓練都是狂風驟雨中進行的,隊員們淋了幾次雨,艾達就陪着淋了幾次。

雖然艾達用魔法隔絕了雨水的侵襲,也用魔法維持自己的體溫,讓自己不會感覺很冷,但風大雨大的室外依舊讓人很不舒服。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越想越氣。憑什麼自己要在外面風吹雨淋,斯萊特林這幫人就可以躲在溫暖的室內,嘲笑格蘭芬多都是大傻蛋!

周五這天早上,德拉科·馬爾福做作的表演更是火上澆油。

這一天雨下得很猛,禮堂里顯得十分昏暗,和地下教室有得一拼。斯萊特林的隊員都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最得意的就數馬爾福了。

「唉,但願我的胳膊能感覺好一點兒!」他嘆著氣說,外面狂風撞擊著窗戶。

看着這群得意忘形的斯萊特林,艾達很多時候都想問問他們,他們眼中的高貴到底是什麼?

反正在艾達的認知中,高貴的人是做不出這種下作的事來的,更不會詐傷當逃兵,臨陣脫逃。還是說,在他們眼中只有血脈才是高貴的,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計。

那是不是說,把馬爾福家族的血液注入到癩蛤蟆體內,這隻癩蛤蟆也會變得高貴起來?

艾達突然覺得自己的死鬼老爹真是英明,多虧他讓自己成為了一個混血巫師。要是自己也是純血,和這麼一幫人站在同一個圈子裏,艾達都恨不得挖個坑給自己埋了!

丟不起這個人!

差不多要到上課的時間了,學生們陸續離開了禮堂,艾達也起身混進了學生隊伍中。上課當然是要去上課的,但那只是順便的,艾達主要還是想去打假。

艾達是格蘭芬多的級長,是學生代表,要起到模範帶頭作用,所以她不能隨便揍人,但這並不妨礙她打假。

去年打假洛哈特的時候,艾達可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動過手。

雙胞胎自然是跟着艾達一起,給她保駕護航。都不用艾達說話,她一轉眼珠子,雙胞胎就知道她肚子裏又在淌什麼壞水。

而此刻得意洋洋的馬爾福還什麼都沒有意識到,他不知道大魔王已經對他伸出了魔爪。

學生隊伍向著禮堂外走去,突然人群中傳來一聲「哎呦」,接着大家就看到艾達滿臉「無辜」地揉着自己的肩膀,看起來像是被人撞到了一樣。

而撞到艾達的人同樣是一臉無辜,德拉科·馬爾福不僅無辜,還很懵逼,自己走着走着就被人攔下不讓走了,真當他馬爾福少爺好欺負是嗎!

可是還沒等馬爾福發揮他的少爺脾氣,他就看到攔住自己的人是韋斯萊家的雙胞胎。不用問,有雙胞胎在的地方,崔斯特基本就在,馬爾福一回頭就看到了艾達在揉她自己的肩膀。

什麼情況?

馬爾福真的沒有看明白,他實在是想不出雙胞胎攔下自己的理由是什麼。馬爾福少爺還是年輕啊,沒有見識過社會的險惡,還不知道碰瓷是個什麼東西。

馬爾福想走,但弗雷德和喬治不讓他走,克拉布和高爾兩個忠心的跟班想上前護著馬爾福,卻被艾達擋住了去路。

「撞了人,不道歉就走嗎?」弗雷德皺着眉問道,「你家裏就沒有教過你基本的禮節嗎?」

馬爾福差點被弗雷德氣笑了,自己什麼時候撞人了!他說道:「讓開,韋斯萊。我沒有撞人,我現在要去上課。」

「大家都來看看啊,馬爾福撞了人還不承認。」喬治大聲嚷嚷着,「不愧是大戶人家的少爺,就是豪橫,撞了人就撞了,什麼事都沒有。」

喬治的聲音很大,他就是想把事情鬧大,讓門口的學生都能聽見。

本來打算去上課的學生們紛紛放緩了腳步,距離上課的時間還有一些,完全夠看一場熱鬧了。

「我再說一次,我沒有撞到崔斯特。」馬爾福說道:「不要什麼事都賴到我頭上!」

馬爾福撞到艾達了嗎?當然沒有,兩個人只是擦身而過,馬爾福都沒碰到艾達的袍角。雖然沒人看到具體發生了什麼,但大家選擇相信艾達和雙胞胎。

還是那句話,和艾達、雙胞胎比起來,馬爾福的口碑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這一點不僅是格蘭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勞這麼認為,就連斯萊特林內部也是這麼認為。如果可以選的話,斯萊特林寧願拿馬爾福換艾達。

這樣一來,憑藉艾達護犢子的性格,斯萊特林還不直接起飛啊!要不是因為馬爾福家真的有錢,你看看德拉科·馬爾福還會得到斯萊特林的支持嗎?

可斯萊特林忽略了一點,艾達確實是護著自己人,但也不是無條件的護著自己人。更何況,像馬爾福這樣的人,艾達就算想護都護不過來。

如果說毆打德拉科·馬爾福可以不用負任何責任的話,那排隊的人能從禮堂排到校門口。而且,排隊的人中斯萊特林的學生也不會少,馬爾福乾的那些糟心事可沒少給斯萊特林抹黑。

「算了,弗雷德、喬治。」艾達依舊在揉着自己的肩膀,「還是我給馬爾福少爺道歉吧,萬一他要是告訴了馬爾福先生怎麼辦?」

學生們被艾達的言論驚呆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連斯內普都敢懟的艾達,這是認慫了?

認慫是不可能認慫的,做過的事也全被爆出來了,裝可憐、扮柔弱也行不通了,就只能靠陰陽怪氣混混日子了。

「馬爾福先生生氣的話,就會把事情鬧到魔法部,魔法部的官員們會把我斬首示眾的,就像鷹頭馬身有翼獸巴克比克一樣。」艾達繼續說道,「馬爾福先生可不會管誰對誰錯的,畢竟他腦子裏容不下那麼多內容。」

說到陰陽怪氣,艾達平生只服兩個人,一位是魔葯教授斯內普,另一位就是自己的祖母維達·羅齊爾,剩下的人都不值一提。

圍觀群眾中響起了私語聲,雖然過去了這麼久,但一提到鷹頭馬身有翼獸,大家還是很鄙視馬爾福的做派。

明明是馬爾福自己不認真聽課,非要裝,結果讓自己受了傷,最後所有的罪責都在海格和巴克比克身上。

這次的教學事故雙方都有責任,但馬爾福卻將所有錯都推到了海格身上,這才是讓大家瞧不上的地方,一點擔當都沒有,而且還以勢壓人。

魔法界的社會構成和麻瓜社會差不多,都是金字塔形狀的,能站在上層人是少數的,更多的還是像海格一樣無權無勢的人,他們對海格的遭遇感同身受。

這波騷操作讓馬爾福在學校里樹了不少敵人,只是大家又不能對他怎麼樣,也就沒有什麼過激舉動。而馬爾福又一向作威作福慣了,根本沒意識到這些無形中的變化。

今天艾達又一次提出了這個問題,還「以身試險」,可以說是給大家提供了一個祖安大舞台。

很快,禮堂門口附近就響起了群眾的呼聲,馬爾福瞬間變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馬爾福的臉上紅一塊、白一塊的,很是難看。潘西·帕金森想要幫腔,只是剛一開口就被罵聲淹沒了。

火上澆油,艾達同樣是擅長的,她又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咱們都胡打海摔慣了,馬爾福少爺可不行,人家身驕肉貴,碰不得。」

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子說自己胡打海摔慣了,皮糙肉厚;一個男孩子卻被說成了身驕肉貴,打不得、罵不得。

這話說的很難聽,就差直接把一套裙子甩在馬爾福的臉上了。

人類往往會在衝動的時候,做出一些不計後果的事出來。此刻的德拉科·馬爾福就是如此,他腦海中彷佛有一根弦斷了。

人類往往會在衝動的時候,忘記很多要注意的事,會用下意識的動作或者語言,表達自己的情緒。此刻的德拉科·馬爾福就是如此,他已經忘記自己要繼續詐傷了。

惱羞成怒的德拉科·馬爾福想給艾達一個教訓,他憤怒地上前,狠狠地推了艾達一把!

可是,被推了一把的艾達紋絲不動,甚至還極為嫌棄地撣了撣自己的衣服,而主動推人的馬爾福卻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艾達臉上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她看着馬爾福那條纏着繃帶的胳膊,說道:「你的胳膊不是有傷嗎?傷在哪了,你推我的時候,可是一點都看不出來有傷在身啊!」

常威,你還說你不會武功!

7017k 皇帝相當滿意,這就是他要的兄道友弟道恭。

「嗯。」皇帝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就頂在臘月初八。」

「是!」

散朝之後,所有人都朝著錢林墨這個新貴涌去,畢竟還沒有成親。

張丞相看著那群如同牆頭草一般的人,走到了宗政景曜的身後:「昭王好生厲害啊,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平定了逼宮,還找回了陛下失散多年的兒子。」

「本王突然想起來一個事情。」宗政景曜回頭看向了張丞相:「丞相夫人和四殿下的生母好像是一母同胞的親姐妹……都是太後娘娘的親侄女。」

頓時,張丞相的瞳孔微微一縮,等他反應過來,宗政景曜已經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張丞相緊緊握著拳頭,眼中劃過了一絲冷意,他敢威脅自己!

一連好幾天,天空上都飄著鵝毛大雪。

宋含雪挺著大肚子,在顧蒼然的攙扶下在長廊裡面走來走去,她是沒吃過苦的大家閨秀,這樣隨便的走一下已經讓她覺得相當吃力了。

「不走了。」顧蒼然心疼的看著宋含雪說道:「回去休息了吧。」

「不行。」宋含雪皺了皺眉頭說道:「知鳶說了,我肚子裡面是兩個孩子,適當的運動,才能讓我順利的生下來。」

顧蒼然嘆了一口氣,只能任由著宋含雪。

「哥哥,嫂子。」這個時候,兩個人手牽著手,迎著鵝毛大雪走了進來。

「昭王,知鳶,你們來了,快做。」顧蒼然的臉上洋溢著笑容。

「怎麼樣了?」顧知鳶下意識的給宋含雪把脈,又摸了摸她的肚子,判斷胎位。

「都很好。」宋含雪說:「就是晚上睡覺費勁。」

「那是。」顧知鳶笑了起來:「快了,胎位都是正的,也就這兩天就要生了。」

宋含雪低頭看著自己比旁人的還要大的肚子,嘆了一口氣:「總算是熬出頭了。」

這個時候,宋含雪發現又道灼熱的目光盯著她,不對,是盯著她的肚子,抬頭一看,竟讓是宗政景曜。

「王爺……」宋含雪的臉皮薄,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宗政景曜迅速收回了目光,看了一眼顧蒼然:「顧將軍,商量個事。」

「王爺請說。」顧蒼然馬上變得嚴肅了起來。

「你,把你孩子給本……」宗政景曜的話還沒有說完,顧知鳶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瞪了他一眼笑著對宋含雪說道:「別搭理他。」

宗政景曜:……

「雪兒。」這個時候,宋川和陳氏一起走了進來,兩個人的臉上布滿了笑容,與他們一起來的,還有顧國昌。

顧知鳶的眉頭一動,唔……

「你們怎麼來了?」宋含雪見到自己的爹娘自然十分的開心,笑著拉著二人的手說話。

「你這不是快生了么?」陳氏笑了起來:「我給孩子做了幾套衣裳,想著一併拿過來。」 小錦攤了攤手:「主人,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情,不過,您只要把這個任務做好了,不知能給小主子們提升屬性,還能賺一年命,這是多劃算的事兒啊?」

溫酒默了默:「這個任務完不成沒什麼懲罰吧?」

小錦當下點了點頭:「這個主人放心,沒有懲罰的。」

溫酒輕輕的吐了一口氣,只道:「總算系統還有些人性,算是照拂了一下自己這個孕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