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她把秦舒的神色一絲不差地看在眼裡,幾乎可以篤定一件事——

剛才,她把秦舒的神色一絲不差地看在眼裡,幾乎可以篤定一件事——

剛才,她把秦舒的神色一絲不差地看在眼裡,幾乎可以篤定一件事—— 150 150 admin

秦舒和褚少之間的感情肯定出了什麼問題!

可是秦舒不肯跟她說,她也沒辦法弄清楚。

穆歡此刻的心裏面就像是有一隻貓爪子在撓動似的。

她有些煩悶,用筷子隨意扒拉了幾下碗里的飯菜,吃得索然無味。

從員工食堂里出來,穆歡也打算返回30樓的醫研中心。

只是還沒有走到,遠遠地就看到一抹挺拔修長的身影,從自己旁邊經過。

她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想到什麼。

她立即抬步追了上去,揚聲喊道:「褚少,請等一下——」江河的手打了石膏,抬不起來,他仔細回想,一時也沒多少印象。

「先不急著回憶,現在重要的是治好你的傷,對了,可以給一下你家人的聯繫方式嗎?」醫生上前問道。

「我沒家人。」江河的聲音冷冰冰的。

醫生聽完愣住了,好好……

《招惹》第二百三十五章打的太輕 沐白裔身形有些踉蹌地停下了腳步,兩隻玩偶在她身前抵住了長藤的衝擊。

長藤刺穿了兩隻玩偶,卻沒有刺穿沐白裔的身體,一人兩隻玩偶緊緊靠在一起,分不清她究竟有沒有被長藤刺傷。

她微垂著頭,讓人看不清她的狀態。

「啊!!!」杜曉珊突兀發出一道刺耳的尖叫,幾人被刺激腦袋陣陣刺疼,不由自主捂耳後退。

她痛苦地揚頭,兩側刀刃般的藤肢在面前胡亂揮動,似乎想要極力斬斷什麼東西。

左邊的眼球正向外凸去,彷彿被什麼看不見的東西向外拽扯著,整個眼球的三分之二都快拖出眼眶了。

另一隻眼睛中黑點驚慌地顫抖著,快速地眨了一下,猛地閉上眼帘。

彷彿拉上這一眼帘就能藏住自己不暴露在危險之下,但那顫抖的眼皮,暴露了它極度的恐慌。

「不要!不要啊!!!!」她喊破了喉嚨,發出難聽的嘶啞叫聲,幾乎不成語調。

杜曉珊的雙臂都化成藤枝被沐白裔困在兩手間,根本無法使動。

「呵呵……」沐白裔垂著頭,低低地笑出聲,「真是好險呀!不過總算把你給逼出來了,不虧!」

她抬起頭,微微傾斜著,掛着一絲詭異的笑靨。

「我都說了,會試着幫你恢復原樣,你怎麼就這麼着急呢?」看似有些責備的話,卻透露出主人的稱心與欣悅。

長藤透過兩隻玩偶身體,堪堪停止在沐白裔的腹部前。

她指尖一勾,輕輕地扯住一根無形的銀絲,延長至杜曉珊眼前,分叉成無數根,像了手爪一樣套住那顆眼球,往外拉。

明明沒有使出多大勁,卻讓眼球不受控制地又往外脫離了一寸。

直接把卡在眼眶處的最後三分之一給拽了出來,完全脫離了眼眶,暗稠的血液隨之噴涌而出。

「啊!!!沐白裔!!」杜曉珊慘烈一叫,充滿了極致的憎恨與痛苦。

然而,還沒完。

隨着眼球的脫落,眼球後面竟連帶着一根暗紅的枝條也被扯出來了一小節,導致眼球半掛在臉龐,不上不下地懸吊著。

沐白裔見狀,根本不給她反應的機會,揚起右手,猛地向後揮起。

連帶着無色的傀絲迅猛一扯,硬生生把連接那暗紅枝條裏面的整個部分朝外扯出來。

一個像是染上了至紅血液的花苞狀物掉落出來,那枝條便是它的根莖。

這竟然是一朵生長在眼球中、含苞欲放的花蕾,這麼說的話,另一隻眼球十有八九也是一朵花蕾。

這一整朵花蕾被扯出來,杜曉珊的半張臉一肉眼可見的速度塌陷下去,那半頭還算嫩綠的柳條長發,也瞬間枯萎掉。

「啊……」杜曉珊大喘著氣,喉嚨乾涸,近乎無聲地呻吟,渾身劇烈地顫抖著。

空洞的眼眶中伸出一條淺綠的藤蔓,接觸空氣后,即刻變為墨綠,朝那過花蕾伸去,似乎想要奪回來。

沐白裔怎麼會讓它得手?

手指微握,一下子就把那朵花蕾給扯過來。懷裏的小兔子雙耳一立,用耳朵把這染血還連着眼球的花蕾給接了下來。

身為一位有身份的高貴偃師,沐白裔表示這麼噁心的污穢之物怎麼能讓它玷污自己的手。

。「把挖土機再弄來一次,你小子辦事怎麼束手束腳的,挖都挖了不一步挖到位?」

趙文心裏有苦說不出,真要把村子給翻個底朝天,保不準就被村民弄死了啊。

「趕緊,我在村裏等你。」

掛完電話之後趙文風風火火……

《控魂》第四百一十六章引導石 陳宇在她身上連點幾下,女孩輕呼了一聲,悠悠轉醒。

「怎麼樣?感覺哪裡不舒服?」陳宇拉起她的手臂。

「我,我頭暈。」女孩虛弱地說。

「沒事,休息一下就好。」陳宇說著抓著她的手臂,輕輕一動,咔嚓一聲接上了她的斷骨。

「三天內不能用力,休息幾天。」陳宇取出紗布吊上她的手臂。

「肖靜,你這是怎麼了?你有事有困難可以對我說,我都能替你解決的呀。」周啟明跑過來。

「對不起周總,我,我沒事,我剛才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跳了下來。」肖靜哭著說。

「好了,去醫院吧,人沒事就好。」周啟明道。

「陳宇,這裡肯定不正常,必須弄明白什麼原因。」嚴柔謹鎖著眉頭:「接下來的產量會很大,這樣的話根本沒辦法生產。」

「是啊,是啊,我這幾天也正擔心著這事呢。」周啟明急道。

「周總,門外來了一個道士,說我們這裡鬧鬼,他能解決。」就在這時候,一名員工跑了過來。

「快請他進來。」周啟明正六神無主呢,正好來了這麼一個人,他一拍大腿。

很快,一名道士走了進來,這道士一身行頭看起來也有模有樣的,背負松紋古劍,手持拂塵,發簪挽起,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模樣。

「道長請坐,道長來得真的太及時了,我們公司正鬧著事呢。」周啟明這真的是病急亂投醫。

「恩,貧道法號忘塵,我掐指一算,你們公司現在正在面臨著一場大劫啊。」道士裝模作樣地往那裡一坐。

陳宇和嚴柔謹對視了一眼,嚴柔謹用詢問的表情看著陳宇,意思是這小子是不是有真本事?

陳宇對著她搖搖頭,這忘塵看起來雖然人模狗樣的,但他一眼就看出來這傢伙是徒有虛名,而且現在真正的得道高人都在山裡隱居,很少出來走動。

這傢伙和那些江湖騙子沒有什麼兩樣,不同的是他可能是真有點能力,但想解決這裡的事情恐怕有點難。

「大劫?什麼大劫啊道長?」周啟明吃了一驚,頓時害怕了起來。

「你公司里的人,最近是不是經常生病?而且負面情緒滋生?動不動就吵架打架,而且一言不合就跳樓?」道士瞥了周啟明一眼。

「對對,道長你說得太對了,我們公司現在就面臨著這樣的問題。」周啟明一拍大腿,頓時把這道士給奉為高人。

畢竟他可是說出了自己現在正在面臨的問題,不是高人是什麼?

「你這是犯了太歲了,而且公司裡面的風水不行,你這風水格局是『招魂煞』容易招來一些孤魂野鬼。」道士笑了。

「道長的意思是…我這裡,招來了不幹凈的東西?」周啟明的臉色慘白。

忘塵這傢伙戲多,把高人的形像演繹得淋漓盡致,而且還會擺架子,懂得掐人的心理,三言兩語就把周啟明給唬住了。

「沒錯,你自求多福吧。」忘塵說著還無奈地搖頭,一副你死定了的意思。

「道,道長,既然你來了,那就是緣分,你可要幫幫我啊。」周啟明嚇得臉色慘白,他連說話都說不清楚了。

「恩,出家人嘛,自然都是以匡扶正義為主的。」忘塵呵呵一笑:「況且,我忘塵名動四方,你不會沒有聽說過吧。」

「難道你就是三賢山的那位高人?」周啟明吃了一驚,他的態度馬上更加恭敬了起來:「原來是三賢山高人忘塵道長,剛才失敬了,道長,我的情況…怎麼解決?」

「解決不難,送你一道符,貼在你辦公室,所有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不過這符嘛…」忘塵說到這裡,故意停頓了一下。

「我知道,我懂,請符到家,等於說是請平安到家,道長您說多少錢,我照出。」周啟明頓時明白道士的意思了。

「呵呵,倒也不貴,一百萬一張。」忘塵說著從自己的行囊里取出一張符來,這張符其實就是景區常見的工藝品,他把這張符往桌子上一放。

「這張符是請太上道德真君開過光的,保平安,驅邪鎮宅。」

「一百萬能保平安,不貴,道長請稍等,我現在就去給您取支票。」周啟明一點也不懷疑。

「周總先等下。」陳宇及時地叫住了周啟明。

「陳總還有事嗎?」周啟明問。

「你想解決問題的心情我理解,但你也不能病急亂投醫,且不說這張符貴不貴,關鍵是花了錢,問題得能解決啊。」陳宇說:「萬一你花了一百萬的巨款,到頭來問題還是沒有解決怎麼辦?」

「不會的陳總,這位是忘塵先生,圈子裡很出名的道長,之前很多權貴重金請他出山他都不來,今天我遇到了是緣分。」周啟明絲毫不懷疑忘塵。

「是嗎?三賢山忘塵道長?我怎麼沒有聽說過?」陳宇笑了。

「那是你孤陋寡聞了。」忘塵依舊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樣子。

「我遊歷四方,四海為家,今天意外到這裡來,發現這裡煞氣衝天,所以贈符替他解決問題,我的這張符如果放在豪門,一千萬起步的。」

「唔,一千萬起步?」陳宇拿起那張符,他微微一笑道:「看來道長是有些手段的,不管有沒有真才實學,但能唬得那些權貴心甘情願地往外掏錢,這就是本事。」

「但我想問下道長,非凡工廠這裡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需要花一百萬去解決?」

「風水為招煞局,引小人,招邪魅。」忘塵腦袋高昂:「我剛才說的問題,存在吧,這就是因為這個招煞局招來了不幹凈的東西,這才影響了工廠的員工情緒。」

「你這麼說的話,也是有道理的,確實,這裡的風水氣機是有問題,但我覺得這並不是風水的問題。」陳宇笑道:「我也懂些風水玄術,正在排查問題,道長厲害啊,一出面就知道問題所在了?」

「原來是同行?」忘塵這才意外地看了陳宇一眼,他看陳宇年輕,又是一身普通人的衣服,便冷笑一聲道:「年輕人,不要以為自己翻幾本風水玄學的書,就真的以為自己什麼都懂了。」

「道家諸多術學博大精深,沒有幾十年的研究和修行是根本行不通的,我修行這麼多年,雖然不敢說上通陰陽,但至少,我能看見你們看不見的東西。」

忘塵越說越興起:「就比如,現在工廠裡面黑影重重,這絕對是有大問題的,只是你道行淺,看不到罷了。」

「草率了,原來道長擁有陰陽之瞳,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東西。」陳宇這才注意到忘塵瞳孔微黃,這是陰陽眼的特徵。

要說這傢伙沒本事吧,他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是懂一點的,但他這一張破符要一百萬就是坑人了。

「當然,我看得到你們看不到的東西。」忘塵得意洋洋地說:「這位小施主,身邊可是有好幾個人站著呢,你是看不到吧。」

忘塵的話讓嚴柔謹和周啟明心裡發毛,陳宇身邊沒有任何人,但這忘塵有模有樣地說著,也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是嗎?那道長身邊也有人,你看到了沒有?」陳宇笑了。

「我身邊?」忘塵拿著杯子喝茶,他不經意地瞥向自己一側,他這一看之下,一口水頓時噴了出來。

他猛地起身,瑟瑟發抖地看著自己的左側。

只見他左側站著一個半透明的身影,這人一身民國時期的服飾,臉色慘白,眼圈烏黑。

這是阿福,他神情漠然地看了一眼忘塵,然後面無表情地喝道:「你能看到我?」

。 我突然看到魏總和諸葛命竟然站在最前面,心中一驚,他們的實力太弱,擋在前面一招就會被解決掉。

砍柴漢子喊道:「都進入船艙,來兩個厲害的和我守在外面。」

諸葛命和魏總他們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反應也很快我立即就進入了船艙當中。

這裏打架比較厲害的,我也算是一個,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是要上前的。

只是我剛剛向前沖了半步,我就感覺到有人抓住了我的胳膊,隨即就被丟進了船艙當中,是朱八。

「保護好自己。」朱八頭也不回的說道。

他將我丟了進來,自己卻站到了砍柴漢子的身邊,兩人一同應對衝過來的鬼魂和骷髏。

看着砍柴漢子和朱八在外面抵抗攻擊,我想要上前幫忙,在這個時候村長兒子卻拉住了我。

「外面位置不夠,只能站兩個人,看他們的勢力,應該能夠抵擋一會。」村長兒子說道。

「現在怎麼辦?」我緊張的問道。

「先離開,這不是我們可以應對的,這是你的撈屍船,你應該是有辦法離開的。」女鬼說道。

「不行,詩秋還在地面上。」我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將詩秋給丟下,看老烏龜兇狠的樣子,若是將詩秋留在這裏,肯定會出事的。

「現在不走,待會所有人都走不了,離開這裏,我們還有機會,難道我因為詩秋一個人,全部都死在這?」村長兒子抱着黑貓說道。

我正準備再次表明自己的態度,可是卻突然被黑貓的眼神吸引了,黑貓現在的狀態好像有些不對。

片刻失神后,我反應過來,現在不是管黑貓怎麼樣的時候,要先解決現在的情況。

「船上有陣法,使用起來很簡單,我交給你,你帶着他們離開。」說完,我立即就將撈屍船陣法的使用告訴了村長兒子。

他這次就是划著撈屍船過來的,想必早就感應到這船上的陣法,我一兩句話就將陣法的事情交代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