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話到嘴邊突然哽住,最後一個字也沒有吐出來。

只是話到嘴邊突然哽住,最後一個字也沒有吐出來。

只是話到嘴邊突然哽住,最後一個字也沒有吐出來。 150 150 admin

「噠噠」的腳步聲頓了一瞬再次想起,上官霆竟頭也不回,一聲不吭離開了房間。

「是。」齊刷刷回應的是八大丫鬟的聲音。

「上官霆!」孟慕思再也忍無可忍,用力捶打床鋪。

可是罵過了,泄恨了,之後只剩下難過和哀傷。

孟慕思抱着棉被在床上打了個滾,把自己包裹成蠶蛹。其實她已經很累很累了,不僅心累,身體更是因為溺水,透支了全部的體力。

剛剛她又和上官霆吵了一架,這下身心俱疲,全部透支到了頂點。宸妃到底當過幾年的寵妃,發起火來也帶著一股威嚴,伺候在廳內的小丫頭們頓時嚇得瑟瑟發抖。

倒是管事太監路成,卻不卑不亢道:「宸妃娘娘,這幾個丫頭也就是個跑路傳話的,您何必為難她們?我家公主近日政事繁忙,一直不得休息,今日午休一個時辰也是正常的,您若是有要事,便耐心……

《鳳臨朝》第761章不知宸妃娘娘說的是哪兩家? 第711章解救司徒錦

花琉璃忙跑過去,將躺在地上的司徒錦扶起來,撫着他的胸口道:「阿錦,你沒事吧?」

「媳婦兒,你怎麼來了?這裏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快離開這裏。」

「我不,我好不容易進來的,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救出去的。」

「小子,現在站起來跟我打。」

花琉璃看着居高臨下的男人,道:「你這是恃強凌弱,你要真有本事,就容他休息一段時間。到時候我們一定會把你打趴下。」

「那本作就讓你們休息一段時間。」語氣中滿是不屑,彷彿他隨時隨地都能將司徒錦打趴下

花琉璃摟着司徒錦,若有似無道:「阿錦,如果有機會出去,我一定帶你去吃最好竹實,喝最甘甜的醴泉,品最烈的酒,如果你不幸死了,那也沒關係,我就把你我二人種的萬畝竹實,積攢的萬擔醴泉,還有咱們找到的萬能梧桐樹……」

原本對花琉璃說的竹實與醴泉不屑於古的黑鳳,在花琉璃說到萬年梧桐時,雙眼微微亮了亮。

漫不經心道:「小丫頭,你少糊弄人,若真有萬年梧桐我會不知道?」

花琉璃哼了哼,道:「你若不信,看看我頭上帶的是什麼?」

黑鳳看了眼她頭部,的確有一根木質簪子……

伸手虛空一抓,花琉璃原本被一根木簪固定的頭髮頓時散了。

黑鳳看了眼簪子,雙眸更亮,直接用木簪將自己一頭黑髮挽起來,道:「醜丫頭,這木簪我帶着好看不?」

「好看。」

司徒錦默默看了眼與自己相似的臉,眸中寒光乍現,一股強大的氣息鑽入他身體,讓原本起立全無的他,充滿力量。

「怎麼還有一股子陌生的鳳凰氣息?」

原本沾沾自喜的黑鳳,突然將目光鎖到司徒錦身上……

鳳凰智力源源不斷的輸入到司徒錦的身體,在輸入過程中,他不能動彈,也動彈不了。

「黑鳳,不如咱倆比試比試如何?」

「比什麼?」

「自然是比誰飛的高,飛的快,飛的遠咯。」

「哈哈~這是本座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小丫頭,你是不知道鳳凰的速度吧?」

說完化身成一隻巨大的鳳凰了,揮動翅膀間,地下的岩漿跟着噴涌而出。

花琉璃看着翱翔天際的黑鳳,花琉璃飄在空中,看了眼黑風毛茸茸的背脊,一道若有似無的精神力直接將纏繞在它的身上。

「開始吧。」

驕傲自大的黑風看了花琉璃一眼,道:「小丫頭你在怎麼拖延時間也沒用喲。」

「你先贏了我在說。」

說完順着精神力化作的繩索爬到黑風的背上,伸出雙手直接抱着它的脖子道,嗤笑道:「小黑鳳,你若不屈服我男人,我就把你全身的毛拔光。」

說完一隻手抓起它的毛髮猛地一薅~

「女人,信不信我殺了你。」

花琉璃突然又揪了黑鳳一把毛,道:「你若不答應,我就把你屁股上的毛也拔了。」

「你……女人你這麼對本鳳,信不信……」

「我又沒說要殺你,只說讓你服從我男人罷了,小黑鳳,你要是答應了,我送你一塊萬年梧桐做的床怎麼樣?」

「我像是這麼沒節操的鳳?我若是吞噬了你男人,連你都是老子的。」

花琉璃伸手拍向黑鳳的腦袋,道:「你跟我說話正經點兒,別以為你是阿錦的血脈,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

花琉璃說話的語氣充滿戾氣,自己好言相勸這黑鳳不聽,是要逼自己耍流氓啊……

「喂喂,你想幹嘛?我告訴你,你要是敢摸老子屁股,老子……」

黑鳳不由加快速度,左右旋轉,三百六十度旋轉,可花琉璃像是被黏在他身上似的,怎麼折騰都掉不下來。

「媳婦兒,你讓開,這個東西,我要親自打敗他。」

看着飄在空中的司徒錦,花琉璃收了精神力踩着黑鳳的背直接離開……

「呵~以為契約了金鳳就是我的對手了?」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花琉璃直接退到一邊,二人的戰鬥讓花琉璃看的眼花繚亂,剛開始司徒錦處於挨打階段,漸漸的摸索出黑鳳的招式,這些年一直沉浸武學的司徒錦,哪兒能被一隻鳥壓着打?

最後一招將黑鳳從高空踹下,看着倒地不起毛髮炸起的黑鳳,司徒錦一腳踩在它的脖子上,狠戾道:「要麼服從,要麼死。」

「你……」

看着踩着自己的男人,渾身翻滾著戾氣,讓他莫名生出一股寒意來,毫無疑問若他拒絕這男人的要求,自己真的會被他踩斷脖子。

花琉璃落到地上,道:「你若不想繼續被封印,就答應他,對你沒什麼壞處。想想萬年梧桐木,想想醴泉,想想竹實……」

花琉璃說的這三樣東西的確讓他心動。尤其是萬年梧桐木,太合他心意。

「我是看在這醜丫頭的面子才答應你的。」

「你這選擇絕對是對的,只要你同意服從,萬年梧桐不成問題。」

隨着黑風的俯首稱臣,花琉璃與司徒錦對視一眼,瞬間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走,等再睜眼時,發現他們已經回到了現實中。

此時外面烏雲密佈,電閃雷鳴,司徒錦看了花琉璃一眼道:「我要突破了,媳婦兒你找個地方躲起來。」

「你把小紫帶上,關鍵時刻這傢伙可以幫你吸收一些雷電。」

「好。」

司徒錦帶着小紫直接去了後山的一處光禿禿的空地中,剛盤腿坐下,一道如嬰兒手臂粗的雷電朝着司徒錦的腦袋砸去。

不過雷電被趴在司徒錦腦袋上閃電紫貂吸收了。

「卧槽,那紫貂竟然可以吸收雷劫?」

「這是常識好吧,不過閃電紫貂數量稀少,大多都生活在萬年老林中,即便有人看到過,也沒本事捉到,沒想到這個渡劫的人,竟如此好運。」

花琉璃與青知站在遠處,桃子拉着花琉璃的袖子道:「娘,我餓。」

桃子看着天上的雷電,一臉饞相。

記憶中它知道這種東西,吃進嘴裏會炸開,酥酥麻麻很好吃。

軟萌萌的聲音,不由讓人將目光鎖定到牽着花琉璃衣擺的女童身上。

大眼萌娃,又白又胖。

聞上去還香香軟軟……

「師妹,這是……」

第一峰的人有人疑惑的問道。

「這是我跟殿主的女兒。」

「娘……快看,好吃的。」

花琉璃抬頭看着空中,眸中盡顯擔憂,只見空中的黑雲如同巨大的龍捲風一般,那些站在遠處觀望的人,心跳嚇的都將停止,他們有生以來從未見過如此大的天劫。

「你男人融合了妖力,好像被天道記恨上了。」

花琉璃聞言,天上的烏雲,罵道:「天道那個老王八,是見不得人好。若傷了我老男,老娘把天道的家掀翻。」

眾人默默往後退了數步,這個女人連天道都敢罵,他們還是遠離的好,沒得一會讓閃電蹦他們身上。

「娘,爹有危險……」看着跟小瓮差不度多粗的閃電朝着司徒錦砸下,花琉璃二話不說朝着他跑去……

。 一大袋鮮花被人大力扔在地上,發出響聲。可見拿花的人對它們是何其厭惡。

張萍看著地上的花,用腳踢了踢了,問:「這些花怎麼弄,放在這裡會被你爸媽知道吧。」

這是張茜茜的房間,她爸媽今天不在家,所以兩人才敢把花拿回來的。但是,總不能一直放在這裡,看著就心煩。

她也沒想好怎麼弄,站在原地看了看。突然,她的視線里出現了一把剪刀,她微微一笑,想到了。

她走過去拿過那把剪刀,對著張萍說:「把它們剪爛,然後拿去垃圾桶里。」

張萍看著那把剪刀,點點頭,然後說:「其實不用那麼麻煩,直接扔了不就行了。」

張茜茜搖頭,看著那些花,嫌惡道:「不行,我看它們不順眼。」

「那行吧,我覺得用手也可以,反正這些花一弄就壞了。」張萍蹲下身,拿起一朵梔子花,輕輕一用力就把它潔白脆弱的花瓣掰下了兩三片。

張茜茜聞言,把剪刀丟在桌面,也跟著蹲下了。她把花瓣掰下來然後再撕爛。她看著地上被撕碎的花,勾起嘴角輕輕道:「還真弱,用剪刀都大材小用了。」

張萍點頭,邊撕邊應道:「是啊,特別簡單。」

兩人速度很快,梔子花已經被撕完了。於是,開始轉戰月季了。她們隨手拿起一朵,就開始掰花瓣了。

她們忽略了月季的刺,張茜茜拿起第二朵時,就被刺了一下。她瞬間就感覺到了痛,還覺得有點癢。

她把花甩開了,起身拿起剪刀,一會那朵紅月季就碎成一堆了。

「嘶,我艹,痛!」張萍整個人都站起來了,手裡還拿著那朵月季。她看向一邊蹲著的張茜茜,說:「怪不得你用剪刀了。」

張茜茜把剪刀遞給她,張萍接過了。兩人用了半個小時左右,終於把那大袋完整的花變成了碎花。

兩人偷偷摸摸地把花拿去扔了。

翌日,晴空萬里,陽光燦爛。

張梓涵睡醒了,她起身走到陽台伸了伸懶腰,習慣性地看向旁邊。她頓了一下,隨後笑起來了,只聽她說:「早上好啊!」

江一隅看著她翹起來的頭髮說:「已經10點了。」

張梓涵「哦」了一聲,說:「沒錯,是早上。」江一隅看著她一時無言。

張梓涵還想說什麼,江一隅淡淡道:「你先去洗漱吧,你這個樣子我看著難受。」說完,就進屋了。

張梓涵看著他的背影,說:「我這樣怎麼了,憑我的天生麗質,肯定也是很好看的!」

只是沒人理她,回應她的只有一個帥氣的背影。

她哼了一聲,進屋洗漱了。

下午,她開直播了。只是她今天有點暴躁,不管遇到哪個英雄都直接正面剛。

「別問,問就是心情不好,被傻子氣到了!」她邊操作邊回答粉絲,眼神銳利,恨不得大殺四方。

只不過,理想很美好,現實嘛,就很打臉了。

正面剛的結果大部分都是同歸於盡。對面罵她瘋了,見人就剛。有人見她就跑,結果她還非要追上去跟別人一起回老家。對面氣死了,恨不得問候她全家。

粉絲們看得倒是很開心畢竟這種狀態的騙子姐姐很少見,平時只見她被別人追著跑,今天換她追著別人跑。

「什麼事?」張梓涵被人滅了,正等復活呢,她喝了一口水,才說:「姐姐我的花被人偷了,還被人虐待了!」

說完,她又可以上場跟被人正面剛了。粉絲聽了后,也很憤怒,跟著一起罵。還有的粉絲心疼花,也心疼她,開始給她刷玫瑰花。

剛開始是幾個人,後面是一堆人。她的屏幕上方一直不停地出現玫瑰,她看到了,笑得眼睛都彎起來了。

「謝謝你們,心意收到了,不用再刷啦。」張梓涵語氣溫柔地說。她覺得很溫暖,自己的粉絲很好。至於,正在罵她的黑粉,懶得看。

突然,她想到了什麼。昨天,她是不是買了菜苗,還放在後院了。她看了看窗外,今天可是太陽當空照啊!

這局遊戲結束了,她跟粉絲說了謝謝后就火速下播了。她的菜苗蔫了吧,該不會晒乾了吧!

她跑著去了後院,看到葉片都耷拉下來的茄子和辣椒。幸好,玉米是種子並沒有什麼事。

又幸好,她放的地方早上和中午都沒有太陽。她把菜苗往外拿,放在地上,說:「我對不起你們,我不是故意的。」

說完,她開始挖坑把菜苗種下去。後院其實不是很大,能種菜的地方不多。之前就種了一小行的菜心和兩棵番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