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陣石比起人工陣石最大的好處,就是在磨損不太嚴重的情況下,經過重新煉製后多次使用,直到陣石徹底崩潰為止。

天然陣石比起人工陣石最大的好處,就是在磨損不太嚴重的情況下,經過重新煉製后多次使用,直到陣石徹底崩潰為止。

天然陣石比起人工陣石最大的好處,就是在磨損不太嚴重的情況下,經過重新煉製后多次使用,直到陣石徹底崩潰為止。 150 150 admin

這種檔次的天然陣石並不算罕見,也賣不出好價錢,但這指的是在祖星上。

地球界的資源狀況高星宇還不是十分了解,所以類似這種今後肯定能派上用場的東西,高星宇覺得自己盡量多儲備上一些,免得到了關鍵時候才發現缺這個缺那個的,臨時再找補。

高星宇繼續溜達,陸續又買了幾種不同材料和屬性的符紙。

這裡賣的符紙品質不高,甚至可以說比較差勁,大部分都是在製作黃表紙時加入一些靈材,使之具有一定的屬性,而不是像高星宇那樣,全部用靈材製作。

但以高星宇現在的制符水平,用這些符紙製作一些養氣期的符籙已經足夠了,甚至還可以製作一些功效普通的練氣初階符籙。

用銀杏樹妖的元氣葉製作的符紙當然好,最適合高星宇在練氣期製作練氣期的符籙了。

但元氣葉的數量終歸是有限的,高星宇也不可能總回到雀兒嶺找銀杏樹妖要元氣葉呀。

好在自由交易場內的空白符紙都是直接賣錢的,每一張空白符紙大約摺合幾百元到一千元出頭。

高星宇刷卡花了十幾萬,一口氣買下了十多打空白符紙。這些空白符紙中的大部分會被高星宇當成試驗品而浪費掉,用來測試這些符紙最適合製作那些符籙。

至於符墨,高星宇轉了一圈也沒有出手,只是隨意買下了二兩極品硃砂。

如果符墨只用硃砂調製,不添加靈獸血液或其它靈材的話,頂多能製作出安神符、清心符等糊弄普通人的低級符籙。

因此,高星宇只買了一些製作符墨的主材——極品硃砂,就收手了。別人製成的符墨他看不上眼。

高星宇買了一百克,他的卡里又少了一百萬元。極品硃砂雖然不含元氣,算是世俗之物,但非常昂貴,每克的價格高達萬元,高星宇隨隨便便又扔了一大筆錢出去。

一圈轉完,高星宇對這裡交易的物品有了一定的了解。他回到拍賣行的攤位,準備從別人不要的垃圾中淘換點東西出來。

雖然待出售的這些殘缺物品不允許買家上前觸碰,但對於可以神識外放的高星宇沒有太大的影響,他在三個區域分別買下了幾樣,然後就結束了這次購物。

「高前輩,您買的這些都是什麼寶貝呀?」

高星宇把卡交給了劉金鑫,正在一邊等他刷卡結賬。宗月茹正好過來,看他買下了不少一口價的殘片,便好奇地問他。

「算不上寶貝,只是廢物利用罷了。」高星宇回答道。

這是他的真心話。他買下來的這些殘片,都是準備重新提煉,將裡面還可以使用的靈材取出來備用。

布置陣法需要大量不同的材料,每一個陣法師有機會時,都會像高星宇這樣一點點的積累材料。

臨時採購只能買到一些常見的大宗材料,布置陣法中那些用量少,並且比較特殊甚至罕見的材料,即使拿出足夠的元石,也不一定能夠隨時買到的。

完成採購的高星宇回到了別墅,他一邊指點韓向忠和劉金鑫進行修鍊,一邊用自身真元分解買回來的殘片。

用真元分解材料和提純材料,這是煉器師和陣法師必備的兩個技能,祖星上的修者,更是把這個技能玩出花兒來了。

只見高星宇分心兩用,口中不斷提點韓劉兩人修鍊,手中卻在操控著一團真元。真元時而化成真火,對殘片進行灼燒,時而拉成細絲,遊走於不同材料之間的縫隙中。

一個小時之後,高星宇手中殘片只剩下原先一半大小,這是高星宇無法分離的廢料。其餘部分則是分成了大大小小四堆不同的材料。

「玄鐵、天爍石、紫冠鳶的腿骨,還有黑楪木,這些都是比較常見的靈材,你倆也好好看一下。」

高星宇將提煉出來的材料放在桌上,等韓劉二人修鍊的間隙,讓他倆上來觀看,長長見識。

韓劉二人修為尚淺,還沒有修出神識,無法閱讀高星宇手中的玉簡。

而且兩人的識海還沒有得到開發,神魂力量弱小,連自己的功法都只能分拆成多部分,由高星宇分階段進行神識烙印,哪還有餘地烙印這些輔助的知識?

因此,高星宇現在只用讓他倆用普通人的學習方式,多看多記。等以後兩人的修為提高了,再用修者的方式去學習浩如煙海的各種知識。

一夜無話。

第二天清晨,韓向忠還在修鍊狀態中,卻被高星宇用元氣引導他停了下來。

「韓兄,你的氣息不穩,很快就要破境了,所以你現在不要繼續修鍊,也不用刻意去做什麼,把心態放鬆,讓身體自行調節到最佳狀態即可。」高星宇笑著對韓向忠說。

「啊,恭喜韓哥,這麼快就要破境,以後你就是養氣中階的修士了。」旁邊的劉金鑫隨聲附和。

劉金鑫是體修,每天不需要花太長的時間打坐入靜。此時他正在用呼吸法鍛煉臟腑,隨時都可以停來下。

。 葉崢嶸從小就是一個特別霸道的人。

因為他是葉家這一輩唯一的男孩,他的出生,就是葉家人所矚目的,爺爺寵著他,奶奶護著他,父母也在他身上寄予了全部的希望。

他似乎也習慣了,無論做什麼事兒,都要爭取做到最好。

讀書的時候,他要考第一名,要做學霸。畢業后出國留學,他甚至還要克服剛到國外的種種不適,努力趕超身邊的所有人——

過去的二三十年,葉崢嶸算是順風順水,卻唯獨在感情上栽了跟頭,而且還是接二連三的跟頭。

沈茜是他高價買來,精心豢養的小寵物,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開手的。

兩個人到底能夠持續多久,葉崢嶸也不知道。

因為他由始至終都清楚:一直在背後支撐著他的,不是對沈茜的愛,而是一種病態的執著,對那張面孔的執著。

現在朱楠回來了,一切,會跟從前不一樣嗎?

葉崢嶸也不清楚!

在醫院的休息室里呆了一下午,傍晚的時候,他母親葉夫人給他打了電話,讓他回家去吃飯。

葉崢嶸想了想,就應了下來。

從休息室離開之後,直接開車回了家,沒有再去看望病房裡的沈茜。

車子剛剛開進老宅的院子,就看到原本屬於他的停車位上,停著一輛悍馬車。

他認得,那是陸嘉琳的車子。

葉崢嶸想到這兒,不由得蹙眉,隨即推門下車。

剛剛踏進了客廳的門,就看到陸嘉琳穿著一身淺棕色連衣裙,正在陪著葉夫人說笑,兩人相談甚歡的樣子。

拋卻葉崢嶸這個人,葉夫人和陸嘉琳也很投緣。尤其陸嘉琳的姑姑,就是葉夫人一直很崇拜的對象:一個女人,專心搞事業,在異國他鄉里活得風生水起……

陸嘉琳很小的時候就被姑姑接到了國外,受著她姑姑的教育,格局和眼界都比尋常的女孩子高大多了。

葉夫人屬意她來做自己的兒媳婦,也正有此原因。

「小嶸回來了」,葉夫人先看到他,所以開口打招呼,說:「快去洗洗手吧,已經準備吃飯了呢,晚上有你喜歡的蒸魚。」

陸嘉琳也站起身來:「伯母,我工作上還有一些事兒,就先走了,改天再來看您。」

「別呀」,葉夫人趕緊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工作再急,也不急在這一會兒。先坐下來把飯吃了,等吃完了飯,讓小嶸送你,反正他也不住在這裡的……」

葉家老宅還是葉崢嶸的祖父那輩修建的別墅,雖然翻新了幾次,但是畢竟位置偏遠,所以葉崢嶸平時並不住這裡,因為無論是找他的狐朋狗友去鬼混,還是上班,都很不方便。

陸嘉琳抬頭看了眼葉崢嶸無動於衷的樣子,忍不住笑道:「還是算了吧,你們家小嶸可是很忙的。我這點小事兒,哪敢麻煩他啊?」

說著,伸手推開了葉夫人的手,道:「伯母,您放心吧,我說有空來看您,就一定會來看您的。至於某些人,並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

這話顯然是給葉崢嶸聽的。

說完后,陸嘉琳不顧葉夫人的挽留,直接拎著包包離開了。

葉夫人看著她的背影,忍不住道:「你——你還傻站在那兒幹什麼?怎麼還不去追?」

葉崢嶸一臉無畏的在沙發上坐下來,伸手拿起一枚橘子來剝開,淡淡道:「人家既然要走,為什麼又要讓我去追?」

「她不是你女朋友嗎?」

葉崢嶸沉默了下,說:「現在已經不是了!」

他從香港回來后,曾經和陸嘉琳談過一次。他可以按照家裡的要求,和陸嘉琳結婚生子,條件是陸嘉琳必須要容忍沈茜的存在,睜隻眼閉隻眼。

當然,作為同等條件,陸嘉琳也可以和圈子裡不同的男人來往,甚至上床。

兩個人各玩兒各的,只要不弄出孩子來,一切都不成問題。

只不過,陸嘉琳沒答應,所以兩人就談崩了。

葉崢嶸也不覺得子有什麼不對,他清楚自己是個什麼貨色,所以對陸嘉琳的要求也就格外的寬泛。之所以談崩了,只能說明兩人不是一路人,分手也沒什麼可惋惜的。

反而是葉夫人,被他給氣得不停地跺腳:「小陸那麼好的女孩子,你為什麼就不知道珍惜呢?你——你看看你這副德性,你還能找到什麼樣兒的?」

葉崢嶸就忍不住抬頭看了葉夫人一眼,至今不敢確定這是親媽該說出來的話。

由於他重新恢復單身的緣故,所以這頓家庭晚餐,吃得不是很愉快。

葉夫人只曉得他們之前鬧了點彆扭,但是沒有當回事兒,還以為是小情侶之間的鬧鬧脾氣,所以想著把他們都叫到一張桌子上吃頓飯就算是完了。

結果沒想到,他們竟然直接分手了。

葉崢嶸吃完晚飯,就離開了老宅。

他開著車子在路上轉悠了許久,最終還是回到了自己的別墅里。

沈茜不在,別墅里就安靜了一大半兒。

葉崢嶸去樓上洗漱完后,直接上床準備休息了。

恍恍惚惚中,做了個夢,夢到了沈茜,她站在一個高高的檯子上,微笑著看向他,甚至還朝著他伸出手來,口中喚著他的名字:「葉崢嶸,葉崢嶸……」

葉崢嶸看著她,只覺得內心一陣陣的發緊。

他想衝過去,把她從高高的檯子上抱下來。可是當真衝過去的時候,才發現高台上的沈茜,已經被另外的一個男人給抱走了。

他至此才恍然大悟,那不是沈茜,而是於佳音!

是一個——他一直都想要忘卻的人。

就在葉崢嶸失眠的這個晚上,沈茜也沒睡好。

雖然已經打了止痛針,但是背上的傷口還是火燒火灼似的疼,疼中帶著癢,難以忍耐。護工說如果覺著癢,那就是傷口在一點點的恢復,千萬不可以上手去抓。

沈茜難受得要命,幾乎想要抓狂。

葉崢嶸給她請的私人看護,只能在這個時候陪她聊聊天,盡量轉移她的注意力:「沈小姐,你可比電視上看到的好看多啦——那位葉先生也真是一表人才,他是你的男朋友嗎?」

沈茜聽到最後一句,微微的笑了,然後抬起頭來看著那個看護,說:「瞎說什麼?那是我的金主大人!」

看護:「……」

這倒是奇了,平常的女明星,碰到這種事兒,都拚命否認,她倒是很主動呢!

。自從宋恆開始跟她科普官場的相關知識后,她就煩了,想爆炸的那種。

什麼官家太太的關係應酬要怎麼分析管理啦,來往的帖子要怎麼區分啦,夫人交際的時候有什麼坑要注意啦,侯門世家和同僚的宴請又要如何如何啦……

自家辦宴會的注意事項更是多的她想死,簡直想想都頭大了!不要說宴請別人了,就

《寒門婆婆不當誥命》第九十三章選日子 月卿把手機卡直接拔了,遊戲玩不了消息接不到,目前手機的唯一用處可能就剩下看時間了。

天天除了學習還是學習,整個人好像就泡在了圖書館。

每節課認真聽講還沒完,下課還去圖書館再鞏固一下知識,順便還默寫一遍。

為了逼自己學習,月卿還特意坐到了班級第一排,就在老師眼皮子底下,老師有什麼問題她都第一個回答。

就這樣過了半個學期,月卿就在班級里有了個響噹噹的名號——「胡大學究」。

還因為她經常接收不到群里發的消息,讓班長頗為頭疼。

因為斷網時間過長,又被室友賜予「2G少女」稱號。

至於金文佳那廝嘛……

月卿表示,是誰她忘了?

或許是一起學習的學友來着?

原本以為這學期就在刻苦學習沉迷書海的環境裏過下去了,沒想到中間卻發生了一件事。

各個大學都是有個大學生表白牆的。

N大表白牆有一天從頭到尾都有一個人在發肉麻的話。

沒有署名,但是結尾都寫個獻給Misshu。

誰都不知道Misshu是誰,但是大眾心中八卦之火已經熊熊燃起,一時間關於到底是哪個姓胡的女生遇到了這麼個痴心人,大眾發起了激烈的討論。

月卿這天正認真聽着課,結果後面的議論聲太大以至於隱隱有蓋過老師之勢。

同學甲:「胡……誒?咱們學校有幾個姓胡的啊?」

同學乙:「那我哪知道,不過咱們專業不就有一個嗎?」

同學甲:「誰啊?」

同學乙:「你前面坐着那個。」

月卿正聽着熱鬧,就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轉頭一看正是同學甲。

同學甲上來就問:「誒,你有沒有男朋友?」

月卿不悅地皺起眉頭,「我有沒有男朋友跟你有什麼關係?難不成你想跟我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