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該在這時好好查探一番,只是心底生出一種疲憊感,她便隨心而行,把莫小琪放了出來,讓她接替自己。

本該在這時好好查探一番,只是心底生出一種疲憊感,她便隨心而行,把莫小琪放了出來,讓她接替自己。

本該在這時好好查探一番,只是心底生出一種疲憊感,她便隨心而行,把莫小琪放了出來,讓她接替自己。 150 150 admin

莫小琪同樣也不知時間過去了多久,只記得她睡了一覺又一覺,吃了一頓又一頓,也不見蘇子靜換她。

如今出來,正好能透口氣。

她記得進來時是在一座荒島周圍,如今所處地是深海,且周圍很安靜,是到什麼地方了?

等等……

莫小琪猛地拉住剛準備進絕靈球的蘇子靜,「你遊了多久了?這個地方為何海水會這麼清?」

蘇子靜誠實回答,「我不知道。」

海水的顏色好像是過了荒島之後就開始慢慢變化的,如今這並不算太清,但也到了伸手可見五指的地步。

「你遊了多久你不知道?」莫小琪嘴微張,覺得蘇子靜定是在騙她!

按照如今的境況,少說也有十日了吧,十日——她是神吧!

莫小琪在心裡計量一番自己,最多兩日她就能累癱下——真是添麻煩了!

蘇子靜瞥她一眼,「這黑水裡,你能分清晝夜?」

莫小琪微曬:「……那你快進去休息,我來趕路——」

話音未落,面前哪裡還有人在?

莫小琪又是一震尷尬,想到她能看到自己,也沒拉臉(主要是接下來還要靠她,拉臉不但出不了氣,反而是與自己做對!)。

莫小琪心裡彎彎繞繞想了一堆,便把這股悶氣撒在水裡,用力一蹬腿,竄出去老遠。

婧宸悄咪咪看著,又是嘖嘖一聲:「女人啊,總是口是心非,明明不敢一個人呆著,還開口讓你進來休息,不誠實!」

蘇子靜不搭理他,靠在龍爪上閉眼。

「哎——」婧宸挪過來,「你打算以後都帶她?我看這丫頭面不善啊!」

蘇子靜忍無可忍,坐起來瞪著他:「你有完沒完,我雖然記了你的恩,答應你以後好好修鍊,但也僅此而已!你若是再叨叨,我還把你放老龍屁股下!」

「……」

變臉忒快了吧!

婧宸真是反應不過來,而且他哪裡嘮叨了?

蘇子靜起身。

婧宸一溜煙兒搖著椅子跑了。

惹不起惹不起!

要不是他學會了這招,今日這頓羞辱怕是免不了!

婧宸咬牙切齒,遲早要把這條死龍抬出去扔了!

蘇子靜重新坐下,瞥了眼正偷偷看龍骨的靖宸,又閉上了。

……

迷迷糊糊間,有聲音斷斷續續地喊她。

「蘇師妹……救命……」

「救命……」

「丫頭,不好了!」

蘇子靜倏地坐起。 新鮮出爐的炸雞店名字叫聞雞起舞。

說敷衍吧也還行。

說好聽的也就那樣,是一個跟頭摔出來的。

反正原子潤已經把店給她了,剩下的當然是交給聞卿自己處理。

但前提是聞卿得會處理,很顯然她只會吃。

頭天晚上撂下豪言壯語的聞卿,第二天就遲到了。

鬧鐘瘋狂響動,經久不停。連在外面的郁時盛都聽見。進屋時瞧見被子里隆起的一團,就知道小傢伙又對鬧鐘視而不見。

不禁笑著搖頭走上前,關掉床頭的鬧鐘、以及床下的鬧鐘、還有飄窗上的。

世界終於安靜了。

把被窩裡的小可愛撈出來。沾了涼往溫暖的地方不停的鑽。郁時盛把她壓回懷中扯過一旁的被子將人捲起來。

在她耳畔小聲說話。

「不是說今天要和原子潤吱吱一起去新開的炸雞店,昨晚鬧成那樣。今天早上又賴皮了?」

一想到昨晚,聞卿的臉『蹭』的一下就紅了。

「怎麼?不舒服。」

不是不舒服,而是相當舒服,都快軟成一灘水。

聞卿無視郁時盛的問話,推了他兩下。「你讓我在睡一會兒啊!」

「那就一會兒?」

「好的,一會會兒!」

聞卿的一會兒不能以人類的一會兒去衡量,她的一會兒必須是她睡的舒服了才會心滿意足的起床。郁時盛太寵她了,不忍心將那麼乖的她叫醒。

於是,小夥伴們直接來了家。

看他的表情就跟看昏君似的,偏偏誰也不敢惹。

「吃過早飯嗎?」

吃灰都吃飽了,還吃早飯。

昨天晚上商量的好好的,今天上午在炸雞店門口匯合。一早吱吱和原子潤就到了,左等右等吃了半點寒風灰。

一個電話才知道聞卿還在睡。

「那可就麻煩郁總了。」

郁時盛搖搖頭,表示不麻煩。一個電話打給歐哲,叫他買兩份早餐。做完一切后,他滿條不紊的走進廚房給聞卿親自準備早飯。

吱吱:……

原子潤:……

果然聞卿才是真愛,他們都是意外。

聞妖精終於睡飽起床拉開門往外走,身上還穿著可愛的皮卡丘睡衣,萌翻了外面的人。吱吱雙眼放光盯著她身上的衣服。

原子潤也跟著看了兩眼,就那麼兩眼眼前一道陰影覆蓋下來遮住了他的視線。

郁時盛擋在他前面。

剛好遮住看聞卿的視線。

他是故意的?

這男人該是的佔有慾,他對聞卿可沒任何想法。

家裡突然多了兩人,聞卿揮著手打招呼。「早上好!」

原子潤陰惻惻的聲音在郁時盛後面響起。「不早了姑奶奶。你在神遊一會兒能趕上吃午飯。」

自覺理虧的聞卿瞪了一眼郁時盛。

「你怎麼不叫我啊!」

這鍋甩的那叫一個利索。

「怕你睡不飽,不忍心。」

聞卿攤手面對另外兩人。看嘛!不是我不想起,而是某人不捨得我起。

聞卿吃著郁時盛做的早餐,面對兩人吃著歐哲買的早餐。

唯一的一絲安慰大概是聞卿那盤看起來不太精緻,稍稍安撫吱吱和原子潤的心。

吱吱趁著郁時盛不在悄悄的問。「好吃嗎?」

聞卿實話實說。「不太好吃。」

得虧郁時盛不在這裡,不然非得揪著她好好說一頓。

。。 顧微嵐望了眼顧微羽,臉上也露出別樣的神色,眉目瞬間柔和下來。

她的眼前好似浮現出一粉裳女童,扎著可愛的小揪揪,提著一個小兔燈籠,蹦蹦跳跳得朝她跑來:

「四姐,你看這燈籠漂不漂亮?」

女童身形漸漸模糊,顧微嵐心道:小九,你如今可好?

次日卯初,仙客來。

「綠猗姐姐,我們出發吧?」

顧微羽一早候在了仙客來門口,瞧見綠猗出現立時便道。

綠猗淡淡頷首,領著她一塊出了雲郡,兩人踏劍往南邊的合歡谷飛去。

踏著晨間清霧,顧微羽兩人來到合歡谷外。

「無歡師姐就在谷內。」綠猗輕聲道了一句,身形消失在谷內。

顧微羽目送綠猗走遠,這才抬腳緩緩往合歡谷內行去。

外面已是深秋時節,處處透著一股蕭瑟,枯枝敗葉,草木枯黃。

可在合歡谷內,卻能看到還有不少奇花異草花枝招展,特別是谷內遍植的合歡樹,依舊開得絢爛。

行走在花草樹木間,陣陣花香撲鼻,顧微羽舉目四顧,尋找九姐的身影。

突地,她腳步一頓,目光落在一棵合歡樹下。

在那裡,一身姿窈窕的白衫少女正獨自坐在樹下的藤條鞦韆上,百無聊賴地在盪鞦韆。

「九姐!」

不過匆匆一瞥,單從背影顧微羽便已認出,那少女正是她的九姐!

不愧是她九姐,單單一個背影便如此撩人!

白衣少女聞聲轉過頭來,那一剎那,饒是顧微羽早已心知長大后的九姐定然是盛世美顏,也忍不住怔愣了片刻。

面前的少女氣質出塵,五官猶如上天精心雕琢的藝術品,在晨光迷霧間有種驚心動魄的美。

顧微歡玉足輕點,自鞦韆上躍下,「十一妹妹,你來了?」

這話很是尋常,好像許久未見的老友,經年未見,再相見時,心中有千言萬語想要傾述。

最後,話到嘴邊,卻只化作了一句,「原來,你也在這裡?」

顧微羽看著近在咫尺的顧微歡,不知怎地突然便矯情地很,眼淚控制不住地在臉頰滑落,視線瞬間模糊成一片。

「十一妹妹,你怎地哭了?」

顧微歡見顧微羽哭了,她的眼圈也忍不住紅了。

她的心中是詫異的,在她的記憶里,顧微羽是堅強獨立的,哪裡有過這般脆弱模樣?

「九姐——嗚嗚——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顧微羽越哭越凶,有些上氣不接下氣地抽噎道。

顧微歡上前一步,想如小時一般輕撫一下顧微羽肩頭,卻又有些猶豫不決。

顧微羽察覺到她的意圖,一邊拭淚一邊撒嬌,「九姐,我可以抱抱你嗎?」

說罷她也不等顧微歡回應,一頭撲進了顧微歡懷裡,還惡趣味地將臉上的眼淚鼻涕擦在了她的肩頭。

顧微歡哭笑不得地伸手,摟住了懷裡的少女。

這一抱,她們好似又回到了少年時光,多年的隔閡消去大半。

「九姐,你隨我一起回一趟秦郡吧?」

好一會兒,顧微羽的情緒才平穩下來,抬起哭地又紅又腫的眼可憐巴巴地道。

顧微歡聞言神色瞬間黯然下去,她背過身去不再去看顧微羽,聲音清冷地道:

「小十一,世間已無顧微歡,顧家小九,早在三年前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