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哲喝這一次,就喝上癮了。

李哲喝這一次,就喝上癮了。

李哲喝這一次,就喝上癮了。 150 150 admin

不過,那一玻璃瓶10升藥酒,除去裏面的藥材,還有損耗,也就還剩5、6升藥酒,不夠喝多久的。

所以還是得把方子要到手,然後多配點藥酒。

周子瑜一聽李哲提到藥酒,心裏就是一緊,「老公,那藥酒你還是少喝一點吧。」

她真是有點怕了。

「好,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李哲輕撫着她細膩白嫩的背部,笑着說。

少喝一點?那是不可能的。

他這麼欺負了她一次,就欲罷不能了。

沒辦法,以後只能讓他這小情人多受點累了,要怪也只能怪她太漂亮了。

「可惜了!」周子瑜突然輕聲說了一句。

「可惜什麼?」李哲有點沒聽明白。

「我是說那件婚紗可惜了。」

周子瑜真的挺喜歡那件婚紗的,她今天白天在櫥窗停住腳步,半是演戲,半真是被那件婚紗給吸引了。

只可惜,那麼漂亮的婚紗只穿了一次,連張照片都沒來得及拍,就被李哲給禍害了。

「子瑜,你要喜歡那件婚紗的話,我們就再買一件好了,應該有同款的。」

李哲頓了頓,笑着看了她一眼,「我也想再看你穿一次那件婚紗。」

他也真挺喜歡那件婚紗的。

疲累至極的周子瑜,和李哲聊了幾句后,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房間里黑漆漆一片。

周子瑜伸手摸了摸床的另一邊,空蕩蕩的,李哲已經不在了。

她起身下床拉開窗帘,發現外面燈光綽綽,時間顯然已經很晚了。

周子瑜出了房間,來到客廳,看到李哲坐在沙發上,端著一碗湯在喝,周晴坐在一旁在和他聊天,臉上滿是笑容。

「起來了!」李哲笑着伸手招呼她過去坐下。

周子瑜走到李哲身邊,剛坐下就被他摟住了。

周晴看着女兒,視線落在了她白嫩細膩的脖子和精緻的鎖骨上,眼中露出一抹笑意,然後她又笑着看了李哲一眼。

周子瑜被她看的一頭霧水,下意識摸了摸脖子,忽然反應過來,她在笑什麼。

自己脖子還有鎖骨上,有很多紅色斑點。

「現在蚊子有點多。」注意到周晴的目光,李哲欲蓋彌彰的解釋了一句。

「7月蚊子就多起來了。」周晴笑着點了點頭,彷彿真信了。

「等下我給你們房間點盤蚊香。」

說完,她又看了女兒一眼,「也怪小魚的皮膚太嫩了,蚊子專叮她。」

周晴這話一語雙關,李哲聽了,有點尷尬的咳嗽了兩聲,周子瑜的俏臉也有點泛紅。

她這老媽太不正了!

周子瑜看了一眼李哲手裏端著的湯碗,轉移話題說:「老公,你喝的這是什麼湯?」

這湯看着顏色很濃,聞着也挺香的。

「阿姨說是雞湯。」李哲一邊喝湯一邊說。

「子瑜,你也喝一碗吧。」

周晴笑着說:「這是我給小哲,特意燉的老母雞湯,裏面還放了很多滋補藥材,很補的。」

「小魚,我也給你盛一碗去。」

還補?

周子瑜一聽,臉色就是微變。

她這老媽,是還嫌坑她坑得不夠嗎?

……

李哲在丈母娘家住了一晚,第二天,21號上午,李哲開着那輛保時捷boxsters,載着周子瑜,回了滬市。

為什麼開車的是李哲?

因為李哲昨晚在喝了滋補湯后,睡不着,就又讓周子瑜教他做瑜伽。

接過兩人這瑜伽,一做就做了大半夜。

周子瑜幫着李哲糾正、固定瑜伽姿勢又累慘了。

她貪睡到9點多,起來後身子還是有點酸軟乏力,沒什麼精神,所以只能讓李哲開車了。

另外,周晴也跟兩人一起同行。

她是受李哲邀請去滬市玩的。

周晴開着周子瑜送給她的那輛沃爾沃c30,跟在保時捷boxsters後面。

李哲一邊開車,一邊笑着看了一眼周子瑜有些倦怠的俏臉

他越來越稀罕這小情人。

「子瑜,回到滬市我就要出差去國外一趟,你陪我一起去吧。」

周子瑜一聽,李哲讓她陪他一起出差,心裏先是一喜,然後又猶豫起來。

她喜的是,她媽出的那不正經的主意還真有用,在她放開一點,主動一點后,李哲真有點痴迷,離不開她了。

她猶豫的是,她要是陪李哲一起去出差,少不了要陪他做瑜伽。

瑜伽做多了真會累,她有點怕他了。

她也不想再做瑜伽了,只想好好休息幾天。

李哲見周子瑜表情猶豫,他猜到了什麼,不禁笑了笑。

「你不說話,那我就當你同意了。」

她不想去也得去,作為情人當然得盡義務。

回到了滬市,李哲先給丈母娘周晴租了一套房子安頓下來。

他給周子瑜買的那套,外灘邊的房子,還有佘山紫園的那套別墅,都還在裝修,沒有裝修完。

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李哲和周子瑜一起陪着周晴去外灘那套房子,和佘山別墅看了看。

外灘的房子,是一套130平的三室兩廳,裝修了一個月,已經完工了大半,下個月初差不多就能裝修完。

不過,就算裝修完了,也不能直接入住,還要通風,至少要通風兩三個月。

也就是說,要等到11月份才能入住。

周晴一聽這房子是給女兒住的,立刻就說要幫忙盯着裝修施工。

其實,李哲安排了人監督裝修,但見周晴積極性很高,也就隨她了。

「阿姨,這房子是三室兩廳,您也選一間吧。餘杭到滬市車程不過三四個小時,您隨時可以開車過來住幾天。」

「我住在這不會打擾到你和小魚吧?」周晴嘴上客氣,表情卻滿是樂意。

這套房子雖然還沒她買的那套大,但這可是外灘邊的房子。

住在這,可以隨時去江寧路逛街,去外灘吹風,去徐家匯購物,去東方明珠觀景,想想都覺得小資。

「怎麼會呢,我很喜歡阿姨您燉的湯。」李哲一邊笑着說,一邊看了周子瑜一眼。

要是別的丈母娘住在一塊,他肯定會覺得不方便,但這個丈母娘不一樣,太通情達理了。

周子瑜一聽李哲提到那滋補湯,神色就有些異樣。

那滋補湯和那藥酒一樣,都有問題。

周晴聽到李哲誇讚她的湯,開心的不得了。

「小哲,既然你喜歡喝湯,那我以後就多給你燉湯。」

「我跟你說,我燉湯的手藝是一絕,你別看小魚菜做的不錯,但她不會燉湯。」

說到這裏,她看向女兒,「小魚,我把這手藝傳給你,你以後也要多給小哲燉湯喝。」

周子瑜一聽,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給李哲燉湯,然後在讓他變本加厲的欺負她,那她不是自己找罪受嗎?

看完了外灘的房子,李哲和周子瑜一起又陪着周晴去佘山紫園看別墅。

紫園這套別墅,需要的裝修時間更長,需要三到五個月。

裝修設計公司,花了半個多月的時間完成了裝修設計方案,這才剛開始施工不過十多天。

李哲領着周晴在別墅里簡單轉了轉,其實也沒什麼好轉的,毛坯房到處都是裝修材料。

也就是紫園這個小區風景還不錯,水域環繞、翠綠掩映。

在聽李哲說,別墅要等到明年才能入住,周晴不禁有些失望。

可能在李哲看來,這套別墅只能算一般,但在周晴眼中這套別墅已經極為奢華了。

她來滬市就是聽女兒說,李哲買了套別墅,想來住幾天,體驗一下。

結果來了才知道,別墅還在裝修不能住。

李哲注意到周晴的神色,想了想說:「現在是7月,挺適合露營的,要不我們今晚在這搭帳,體驗下篷露營燒烤?」

周晴一聽,驚喜的說:「那當然好了!」

她對李哲這個女婿真是滿意到了極點,做事太體貼周到了。

「好,那就這麼定了。」李哲看了周晴一眼,他這個丈母娘三四十歲的人了,性格在某些方面卻還跟小女生似的,甚至還不如周子瑜穩重。

她倆名義上是母女,其實相處更像姐妹。

而且,周子瑜這個女兒更穩重,更像姐姐,周晴這個母親,更冒失,更像妹妹。

7017k只是隨著林斯文完成第一波的清兵之後,就開始幫襯著下路的射手隊友拿下一血的關係,全場的氣氛在瞬間帶動到了極佳狀態起來。

遊戲玩起來的時候,速度上還是很快的。

眼瞅著幾分鐘的時間下來,他們就把人頭拿到了14比9上,也是松上一口氣。最起碼這次匹配到的隊友很漂亮,雖然跟林斯文的大招

《系統滾粗,我靠裝慫就能封神》088清洗 閆晶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不可能的,不可能,不是我……是你栽贓我?」

她指著傅明靨,眼底的恨意幾乎猝了毒。

傅明靨納悶,不過同學一場,她連她們的臉都沒有認清過,她們至於對她恨之入骨嗎?

不過……既然她們做初一,別怪她做十五!

幸好她有個演技高超的繼姐,幸好她有個消息靈通的室友通風報信,幸好她多了個心眼放東西前翻了翻包,把手鏈翻了出來。

其他人見狀徹底相信了傅明靨的話,頓時看向皮妍兩人的眼神充滿鄙夷。

傅明靨走到皮妍身前,安慰皮妍道:「你別害怕,大家會為你主持公道的,我已經報了警,警察會對小偷懲罰的。」

她說著,拍了拍皮妍的後背,力道不重,說話的語氣也是一如剛才的溫柔甜美。

卻給了皮妍莫名的壓迫感和恐懼感。

傅明靨說完,轉身離開。

李琰跟了上去,「傅同學,我……」

「這位同學,你也丟東西了嗎?」傅明靨清冷道。

「不是。」

傅明靨疏冷點頭,完全沒了剛剛乖巧柔弱的樣子,儼然是一個嬌冷高挑的腹黑美人。

閆晶晶聽說傅明靨報了警,害怕的和皮妍使眼色,皮妍恨鐵不成鋼,根本不願意在理這個蠢貨!

栽贓都做的這麼沒有水平,落到這幅田地也是活該!

她要是為她說話,不就證明自己和她是一夥的了嗎?

李琰還在,她不能在讓李琰誤會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