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密等人的頭顱,從項頸上滾落……

李密等人的頭顱,從項頸上滾落……

李密等人的頭顱,從項頸上滾落…… 150 150 admin

任意目光向十八人掃視了一圈,依是那般平淡道:「都回去!」

說完,帶着俏婢轉身離開。

十八人目光帶着掙扎,他們從荒城到滎陽,兩個時辰急行了五百里,終見了那位被祖輩一直供為神祇的主人……

然而任意一聲令下,他們只得領命:「十八騎遵聽君令!」 「對了,你最近有見到你的同胞嗎?離你很近的那個。」

聊著聊著,林允兒突然提了一句。

「我…哪個同胞?」

提到同胞,朱子仁第一反應就是簽兒哥,直接嚇了一跳。

「我們公司函數團的隊長宋芊啊,《青春不敗》跟《我們結婚了》她都正在參演,我還以為你們都已經見過了呢。」林允兒解釋道。

「我還沒見過她,畢竟我們兩個都很忙嘛,現在的世道很難見面的。」朱子仁表示無奈。

「倒也是。」林允兒眼珠一轉,心中有了極好的提議:「所以要不要現在見一見?我知道她現在就在公司哦。」

「我覺得可以!」

朱子仁眼神一亮,宋芊這個人挺不錯的。不管是南韓這邊還是國內那邊,名氣都不錯,資源也挺好,是值得勾搭…結交的對象。

「那我打電話叫她出來哦,你稍微等一下。」

林允兒笑嘻嘻地打電話去了。

朱子仁同時也有些緊張,這可是第一次在這個世界見到跟自己說同一種話的藝人,不知道會不會有親切的感覺。

沒有讓兩人等上很久,宋芊從宿舍跑來也就花了十分鐘的樣子。

「允兒前輩好!BM前輩好!」

一見面,兩個大躬先鞠上,南韓這邊的禮儀完全滿分。

「兩位前輩找我來有什麼事呢?」宋芊忐忑地坐下,又忐忑地問出口,很明顯是緊張的樣子。

朱子仁看了眼林允兒。

林允兒巋然不動,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看來是想把空間留給這兩個第一次見面的同胞。

那這就簡單了,朱子仁眨眨眼睛對著宋芊一句母語出口:「閑著沒事,找你聊聊天唄。」

看宋芊還是有些緊張,朱子仁又接著說道:「放鬆,這裡沒有攝像頭也沒有外人更沒有能聽懂咱們兩個交流的人,就隨意一點吧。」

「吃飯了嗎?」朱子仁以一句全國通用打招呼的方式拉開了話題。

「在宿舍吃的,稀飯配鹹菜。」宋茜不緊張了,大眼睛里逐漸冒出不一樣的神采。

「這邊的生活過得還習慣嗎?」朱子仁往身後的沙發上靠了靠,動作愈顯隨意,「我最開始來這邊的時候可是差點瘋掉,整個生活沒有一處能讓我滿意的。」

「哈哈哈哈,我也是!」宋芊笑了起來,「這邊跟咱們那邊雖然有很多相似的,但細節上的差距反而更難受,有些東西我到現在都覺得彆扭呢!」

「哈哈哈,我可太懂你這種感覺了!不過我現在倒還好一點,是自己單幹。好傢夥,你這邊又是公司又是團隊的,還是隊長是吧?可太折騰人了!」朱子仁咂咂嘴巴,眼神中有些憐憫,「換我我肯定幹不了幾天就撂挑子走人了,你真厲害。」

「幸好成員們都是很不錯的人,不然會比現在還要辛苦。不過那些辛苦也不是什麼壞事,在這裡站穩腳跟之後所獲得的成就感也是很棒的。」宋芊沒有完全附和,說了一些自己的感受。

「對了,你正經舞蹈學院出身的是吧?」朱子仁突然問道。

宋芊點點頭:「啊,京城那邊的學校。怎麼了?」

「也沒怎麼。就是可能覺得在你老師看來,你跳的舞有些…」

「Low!」

「哈哈哈哈哈…」

二人很有默契的齊聲給出答案,又很有默契的放聲大笑,一種溫暖的感覺自然而然的拔地而起。

「唉你知道嗎,那誰誰誰…」

「我知道啊!不止那誰誰誰,還有那誰誰誰都是…」

「哈哈哈哈哈!」

「……」

二人就這麼愉快地聊著,但一直在旁邊坐著的林允兒看著兩人這個樣子卻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林允兒坐到朱子仁旁邊,溫柔問道:「你們兩個在聊什麼呢?好高興呀。」

「沒什麼。」

朱子仁與宋芊再次默契爆發齊齊搖頭,卻把林允兒搞得更不舒服了。

「真沒什麼,就是一些生活上有意思的東西,同為華夏人我們可能思維方式比較接近,所以聊的比較開心。」宋芊看兩眼朱子仁有偷偷瞄著林允兒,一時搞不清這倆人是什麼關係,在那裡瘋狂看眼色。

最終宋芊決定走為上計:「咳,我突然想起來宿舍里還有事情沒有解決,那兩位前輩再見,我就先回去了。」

「這就回去啦?不過也不著急,時間還長著呢,留個電話吧,以後聯繫。」

朱子仁自然沒有體會到這涌動的暗流,還在那裡要別人宋芊的電話號呢。

「嗯,那兩位再見。」

留下電話后,宋芊逃跑似的離開了。

「所以,咱們怎麼辦?」朱子仁看了一眼身旁的允兒,沒了下一步的計劃。

「不知道!」林允兒往旁邊一坐,根本不想理人。

如果是個正常人,這時候怎麼也應該發現林允兒有些不滿了,但朱子仁是正常人嗎?他不是,所以他將笨蛋級約會表現進行到底了。

「你哪個隊友閑著呢,一起叫出來唄,人多力量大說不定她會有好主意呢。」朱子仁自認為提了個好建議,畢竟要是成功的話還能跟別人套套近乎呢。

但是林允兒聽到這個肺都要氣炸了,老娘打扮得這麼漂亮你卻想見我隊友?!門都沒有!

「她們很忙的,不是人人都像我一樣能專門抽時間陪你在這裡消耗生命。」林允兒斜眼道。

「啊,那可真遺憾吶。」咂咂嘴巴,朱子仁撐著桌子看向了對面允兒,「你最近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我帶你去。」

「最近嗎?有的。」林允兒同樣用胳膊撐著桌子,面對面盯著朱子仁的眼睛,說道:「我想去你的炸雞鋪子!你願意帶我去嗎?」

「這有什麼不可以的。」朱子仁笑笑,輕鬆地答應下來,「不過在去那裡之前我們得先去趟超市。」

「為什麼?」林允兒又一次露出了笑容,甚至還有些俏皮的感覺,「你是打算喝一杯嗎?」

「好提議!那就喝一杯吧。」朱子仁贊同地舉起了大拇指。

「不過我最開始是打算給你做點炸雞來著,我記得前段時間你不是說你想吃嗎,這下機會來了。」朱子仁撓了撓頭,憨憨說道:「炸雞本就該配啤酒,這是定數!」

「哪有什麼定數啊,真的是。」林允兒抿了抿嘴巴。

「我們快些出發吧。」

…… 聽到祝融的聲音,雪蓮立刻放鬆了下來,接著快步走到了祝融的跟前熱情地發出了打招呼的「呼嚕嚕」聲。

感受到下巴的鬃毛處傳來溫度,祝融舒服地晃了晃腦袋,並且發出了「呼嚕嚕」的回應聲。

片刻后,祝融便帶著雪蓮返回了核心的湖區。

:大王的鼻子是真的厲害啊!竟然能夠提前料到結果。

:那可不!大王從小就有意識地在鍛煉自己的嗅覺!他的嗅覺在老虎當中絕對能夠排到前幾。

:大王已經是現在的貓科天花板了!嗅覺方面無虎能敵也沒什麼吧!

……

祝融將雪蓮帶到了小牛犢的旁邊。

飽餐一頓之後,雪蓮便跟著祝融一起舒服地躺在了草地上。

其實到現在為止,祝融也沒想清楚該怎麼安頓雪蓮。

不過,他也不介意和以前一樣養著雪蓮。

畢竟科赫拉核心區的食物很是充足,就算再養個三四隻老虎也不成問題。

就是不知道雪蓮是什麼意思。

他躺在地上一邊看著雪蓮一邊晃動著嘴角的鬍鬚。

雪蓮像是沒意識到這個問題,她躺在地上之後便安心地閉上了雙眼。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祝融默默地在心中安慰著自己。

接著他也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咯咯~」

小百靈很及時地從樹枝上飛了下來,然後不停地在祝融肚皮上輕輕地啄了兩下。

其實祝融並不感覺困。

之所以選擇休息也只是為了配合雪蓮。

「小百靈這是發現了什麼?」

祝融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而在這時,小百靈再次發出了「咯吱」的叫聲。

接著,它在祝融的面前按照順時針的方向轉了一圈。

看著小百靈的動作,祝融也跟著站了起來。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默契相處,他已經能夠看懂小百靈的動作了。

小百靈這次要表達的意思是「我帶路,跟我走!」

祝融並沒有和以前一樣直接開跑,而是下意識地望向了雪蓮。

此時的雪蓮也睜開了雙眼。

她有些不解地看著祝融一眼。

「呼嚕嚕?」

雪蓮也是第一次見小百靈了。

只是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算親密。

所以雪蓮看不懂小百靈的動作所代表的含義。

祝融猶豫了一下,然後朝著雪蓮發出了安撫的「呼嚕嚕」聲。

接著又用眼神示意雪蓮留在原地不要擔心。

「咯吱~」

天空中傳來了小百靈的催促聲。

「呼嚕嚕!」

祝融立刻抬頭髮出了回應的聲音。

接著小百靈像是得到了命令的士兵一般發出了一聲嘹亮的「口號」,然後朝著巴戈里的方向飛了過去。

「看來又是太子搞事情了!」

想到這裡,祝融嘴角的鬍鬚微微上揚了一些。

接著,他便不再顧忌有些發愣的雪蓮,而是直接跟著小百靈朝著巴戈里的方向跑了過去。

:太子又去找謝利可汗的麻煩了嗎?

:太子越長越壯,有野心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照這麼下去,太子早晚有一天會成為了下一個「爆頭哥」!

:放心吧!太子還是很聰明的,他絕對不敢挑釁大王。

:只是實力還沒到而已!若是大王已經年老色衰,你看他敢不敢!

:大王才七歲多一點,也不算老吧~

:野生雄虎的平均年齡也就十歲出頭!大王已經不年輕了。

:凱皇十一歲才退下皇位!大王長得比巔峰凱皇還要壯,最起碼也能在「大地主」的位置上堅持到十二歲。

:這倒也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