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雨薇柳眉微皺,對於林辰這種一路搭訕的態勢,感到有些不悅。

杜雨薇柳眉微皺,對於林辰這種一路搭訕的態勢,感到有些不悅。

杜雨薇柳眉微皺,對於林辰這種一路搭訕的態勢,感到有些不悅。 150 150 admin

卻又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卻並未有多大的抵觸,或許是因為先前他的出手相救吧!

猶豫了一下,也就沒有什麼隱瞞說道:「金陵大學。」

「嗯?」林辰先是一怔,旋即臉上露出十分詫異的神色。

林辰怎麼也沒有想到,杜雨薇不僅是老師,還是他將要入讀金陵大學的老師,這未免也太巧合了。

要不是此行目的,只有幾個人知道,只怕都會懷疑杜雨薇,是不是吳家派來刺殺他的。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看到林辰有些發愣出神,杜雨薇滿臉疑惑詢問道。

「沒什麼……」林辰連忙回過神來,打岔道。

心裡卻滿是無語起來,居然在火車上結識了金陵大學的老師,著實出乎他意料之外。

不過從目前來看,杜雨薇應該不是植物系的老師。

畢竟在他的潛在思維中,杜雨薇可不是那種能夠吃苦的女人。

在兩人的交談聲中,火車已經不知不覺停靠在金陵火車站。

到站后,杜雨薇只跟林辰簡單交談一番后,就匆匆離開了火車站。

看著杜雨薇離去的背影,林辰無所謂聳聳肩。

兩人也只是萍水相逢,原本就沒有多深的交流。

這一別,想要再見上一面怕是難上加難,未必就會再見面。

更何況以此女性格,也不會將他放在心上,不然也不會連聯繫方式都不留一個。

將腦子裡面的雜念拋去,就直接隨手招了一輛計程車。

「去金陵大學!」

「跟上去!」就在林辰所坐的那輛計程車啟動時,不遠處一輛計程車內,響起一道十分怨毒的聲音。

正是先前那兩名調戲杜雨薇不成,被林辰打的滿地找牙,落荒而逃的光頭男子。

金陵大學位於金陵市郊,依山傍水,佔地足有兩千多畝,風景極為秀眉,是金陵市民周末休閑踏青的好地方。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這裡屬於市郊比不上市中心熱鬧繁華。

但因為這裡除了金陵大學之外,還有其他幾所高校,也使得這裡生活配套設施也極為齊全。

「原來這小子是金陵大學的,小子你死定了!」光頭男子兩人站在金陵大學校門口,看著林辰所乘坐進入校區的計程車,一臉的兇狠。

「好了,小四你給我在這裡盯著,只要這小子現身你就立馬來通知我,看老子不整死他!我現在先去知會一下這裡的老大,與我有幾分交情!」那滿臉凶光的光頭男子,冷笑一聲說道。

「得了,老大你可就放心吧!」那壯漢連忙笑聲道。

「那就好,我現在就去找我那兄弟幫忙!」光頭滿是欣慰拍了拍壯漢的額頭,然後就下了車。 可是結果呢?

他依然不曾對她有過片刻的動心,在他眼裡,她也只是一個臉皮有些厚,沾上了不容易甩脫的狗皮膏藥而已。

葉悠然才是他的白月光,讓他至今念念不忘!

甚至,為了葉悠然的死,他殘忍地想要將她推進深淵裡!

不被接受的愛,比草芥還賤!

所以葉悠然活著時,他對她的付出視而不見,甚至會厭煩她嫌棄她。

葉悠然死後,他對付她的時候,也不曾留過半分情面和餘地!

因為,在這個男人眼裡,她不值,也始終不配——

這個萬箭攢心的事實,余卿卿用了三年的牢獄之災,和出獄后的幾天之內,徹底想明白,也被迫接受了。

只是,偶爾想到葉悠然的時候,余卿卿還是會羨慕,甚至會嫉妒,嫉妒她可以擁有傅君年全部的的愛,嫉妒她可以一直都活在傅君年的心裡,直到傅君年死去。

倘若她可以回到過去,認識十七歲的余卿卿,她一定會告訴她:不要愛上傅君年。

可是,那個十七歲的倔強女孩,恐怕也不會相信的吧!

余卿卿嘴角露出慘淡笑容,緩緩閉上眼睛。

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

充滿衰朽氣息的房子里,就只剩下余卿卿自己。她茫然看了眼四周,若不是身體某處的尖銳疼痛,她大概會以為,昨晚上傅君年的出現,只是大夢一場。

在床上緩了一會兒,余卿卿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從床頭櫃的抽屜里找出自己的錢包出門,準備先出門吃個早餐,然後取點錢出來,把欠的水電費交了,她的小房子才能正常住人。

才走到小區門口,就看到一輛路虎車停在那裡。

蘇行止穿著一身淺色系西裝,靠在車頭,正緩緩吸著一支煙。卓爾不凡的氣質,站在一個充滿煙火氣的中檔小區門口,多少有點不和諧。

看到余卿卿朝他這邊走過來的時候,他才熄滅了手裡的煙,沖她微笑:「余小姐,早上好。」

「蘇總」,余卿卿遲疑著向他這邊走了過來:「您是來找我的嗎?」

蘇行止沒有否認,只是嗯了聲,隨後溫聲問道:「昨天怎麼一聲不吭就走了?」

之後傅君年還來找他要人,讓他也愣了一下,順便給沈松鶴打了個電話,得知她家住在這裡。但是傅君年的車子停在門口,蘇行止就沒有進來。

今天,他是趁著傅君年不在,才過來這裡守株待兔的。

她看起來憔悴至極,小臉上沒什麼血色,連唇色都很淡。一身淺色碎花長裙,有些寬鬆的罩在身上,腰身處尤其顯得空落落的——

蘇行止記得,三年前,她是有些嬰兒肥的,圓臉,肉乎乎的很可愛。

只是,三年牢獄生涯,把她折磨得不人不鬼!

余卿卿沒回答,只是淡笑了下:「在會所里的那件事兒,謝謝你!」

如果不是他出那個風頭,贏了牌局,估計以傅君年的險惡用心,他會直接將她輸給那位肥頭大耳的朱總。而那個朱總,可不會像蘇行止對她這般慈悲!

所以,除了那張紙條,她也應該當面跟他道謝的。

蘇行止彎了彎唇角,道:「傅總最近兩年的性情變了很多,而你們……」

「我們的事情,就不用蘇總費心了」,余卿卿打斷了他:「而且,我們兩個的事兒,也複雜得讓人難以想象!」

最關鍵的是,傅君年現在是傅氏集團的執行總裁。傅氏在桐城盤踞已久,樹大根深,就連沈叔叔都難以與之抗衡,並因此而不敢再管自己的事兒,余卿卿又怎麼好意思去麻煩蘇行止?

蘇氏在經歷了當初的一次破產風波后,能重現今天的輝煌本就不容易,所以余卿卿不會為了自己的事情,就將別人給拖下水!

尤其像蘇行止這般溫和善良的人,余卿卿更不忍連累他!

蘇行止忍不住蹙眉:「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在會所里,你為我做的事情,我會一直很感激你。」

余卿卿沖他微微笑,隨即話鋒一轉:「但是,真的別再管我的事情了。」

說完,她沖著他微微頷首,隨即快步朝馬路對面走去。

她先找了一家藥店走了進去,在櫃檯邊徘徊許久,直到售貨員問她買什麼,她才小聲道:「我——我想買緊急避孕藥……」

這種東西,即便她不自己買,傅君年遲早也要買給她的。

與其等著他主動把葯送上門兒來,她還不如自己買了吃下去,最起碼能維繫自己僅剩的一點尊嚴,明明白白的告訴傅君年:

現在,她已經不愛他,也不妄想著給他生寶寶了!

售貨員看了她一會兒,才遲疑著從玻璃櫃里拿了個優思明出來,卻沒有放下,而是一直拿在手裡,狐疑的看著余卿卿:「你就是那個……余桓的女兒?」

當年,余卿卿出嫁的時候可是格外風光,甚至連一些媒體都紛紛報道過的。

原因無他,只因她是一個殺人犯的女兒,結果卻還能風風光光嫁入豪門,這運氣實在是開了掛的!

當然,後來的結局,也足夠慘烈!

余卿卿怔忡了下,隨即點一點頭,一字一句的道:「余桓是我爸爸,我是他的親女兒!」

售貨員撇撇嘴,一副嘲諷滿滿的語氣:「那你好棒棒哦!」

「所以,你的葯還賣么?」

售貨員彷彿一拳打在了空氣上,沒好氣兒的將藥盒扔到她身上:「前台交款!」

余卿卿沒說什麼,去前台交了錢,轉身離開。

方才那位售貨員還朝著她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呸!殺人犯的女兒,自己也活該坐牢,這就叫天理昭昭,報應不爽!坐完牢就出來賣,真賤!真不要臉!」

聲音不大不小,卻剛好讓一隻腳才剛剛邁出門的余卿卿聽到了。

確切說,她就是特意說給余卿卿聽的,誰讓她曾經是葉悠然的死忠粉呢?

她的身形微微一頓,隨即苦笑了下,繼續朝前走去。

爸爸殺死葉悠然——這件事早就已經蓋棺定論,她根本沒得辯解,所以因為這個,她受再多的委屈,都要忍著!

老師從小就教育她: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承擔後果!

她是爸爸的女兒,能接受爸爸給予的父愛,也能夠坦然接受爸爸留下來的罵名,誰讓她是他的親女兒呢?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天生異象,九天之上不斷有強大的雷雲匯聚到迷離之域的深處。

林天成猜測那個地方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這種異象很不尋常,很有可能是某位強者正在渡劫。

林天成現在的實力可是已經達到了大乘期中期境界,即便進入到迷離之域的深處,在不遇到一些大乘期巔峰境界的靈獸情況下,還是有很大的自保能力的。

至於渡劫期境界的靈獸,恐怕整個迷離之域也只有妖月王。

所以,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後,他決定摸索過去,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此時的南玄大師正在接受著第一道雷霆的洗禮。

這一次的雷劫共有三道雷霆之力。

第一道雷霆的力量就非常的強大,如果修真者的神識不夠強大的話,很有可能在第一道雷霆之下就會喪失性命。

這也足以見得在修真一路之上,神識力量的重要性。

至於第三道雷霆,那才是真正的毀天滅地。

它將淬洗修真者的神識與肉身。

正因為這一道雷霆力量最為強大,往往一些試圖奪取渡劫期修真者精魄的盜竊者便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

因為,抗住了這一擊雷霆之力,就算是渡劫成功,丹田中往往會多出一塊精魄。

而這個時候,往往也是修真者的實力最為虛弱的。

盜竊精魄的修真者往往選擇在這個時候下手,在沒有別人阻撓的情況下,一般都容易成功。

這也就是為什麼一些渡劫期初期和渡劫期中期的強者往往會在渡劫成功之後隕落。

而渡劫機的第三個階段,也就是渡劫期巔峰境界,這又是更高層次的劫難。

渡劫成功則踏入仙人的行列,成為真仙。

渡劫失敗的話,則成為一代散仙,甚至連仙人的行列都算不上。

而且,從此以後,該修真者的實力就只能一直保持在散仙的狀態,無論其如何刻苦修鍊,都不可能有任何突破。

所以說,渡劫期境界就相當於一道踏入仙人行列的門檻,成與敗,在此一舉。

雷雲之下,南玄大師的真氣力量在丹田中翻湧沸騰,已經達到了一種極佳的狀態。

因為他本身就擁有雷屬性體質,並且修鍊的是雷屬性功法,渡雷劫可以對他來說是降低了不少的難度。

院長的神色顯得極為緊張,他也是在不久前才得知南玄大師的實力要有所突破了,所以特此過來為他護法。

而此時,他已經感知到了密林當中有許多強大的氣息,正在迅速逼近。

只要實力足夠強大,沒有哪位修真者不想沾一沾渡劫期強者的光。

即便是站在這雷池的下方,仰望著天空之上的南玄大師,也能夠領悟到頗多渡劫的奧義。

不過,院長最為擔心的是,在這些強大的氣息當中會有人想要奪取南玄大師的精魄。

九幽境結界附近。

護衛統領高高的站在海底皇城城牆之上,一名弟子快步上前來稟告道,「啟稟護衛統領,獸潮的攻勢減弱了,似乎和那邊的異象有關!」

護衛統領點了點頭,目光眺望著遠方天空之上密不可透的雷雲,「應該是有某位強者在渡劫?」

那些強大的靈獸必定是彙集到了雷區附近,要麼想要得到精魄,要麼想要領悟渡劫的奧義。

鬼爪十衛士和林天成一樣順著密室地下的暗河逃了出來,並且找到了護衛統領。

鬼爪十位是齊刷刷跪倒在護衛統領的面前稟告道,「啟稟護衛統領,羅詩怡被林天成那小子給帶走了。」

護衛統領的眉頭微微一皺,沉聲質問道,「周賀那小子呢?我不是讓他和你們一起看守那臭丫頭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