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鍾還未說話,頓時就有歐陽芷的愛慕者忍不住怒髮衝冠。

歐陽鍾還未說話,頓時就有歐陽芷的愛慕者忍不住怒髮衝冠。

歐陽鍾還未說話,頓時就有歐陽芷的愛慕者忍不住怒髮衝冠。 150 150 admin

貼身丫頭,那豈不是想幹啥就幹啥?

「嗯?主人間說話,也有你插嘴的份兒?」

顧沖一眼看去,一股無形壓力降臨,那人噴出一口鮮血,立刻暈死過去,可是連扶他的人都不敢有。

「唉!我們的命都是前輩救的,前輩的條件老夫自然不敢拒絕,可是芷兒她……」

歐陽鍾欲言又止。

「我願意!」歐陽芷連忙說道。

歐陽鐘差點吐出一口老血,他本想裝裝可憐,讓顧沖不要以大欺小,結果自己的女兒反倒是有點迫不及待的倒貼是幾個意思?

他不滿的轉頭望去,只見歐陽芷一臉嬌羞之意,滿臉的少女懷春,歐陽鍾頓時又氣得牙疼。

不就是長得帥一點,武功高一點,氣質好一點。

值得你這樣大犯花痴嗎!

「怎麼,歐陽族長還有什麼想說的嗎?」顧沖淡淡瞥了他一眼。

「不敢不敢,能伺候前輩是芷兒的福氣!」

在歐陽鍾連道不敢的話語中,顧沖攜歐陽芷飄然而去。

他做好事可以不留名,但不能不留報酬啊!

當然,顧沖也真不是饞歐陽芷身子之類的。

把歐陽芷留在身邊,可以給朱聰增加一點變強的動力,又何樂而不為呢?

想想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卻伺候在自己的仇人身邊,那感覺……嘖嘖,顧沖都感覺自己有點大魔王那味兒了。

……

寬敞的官道上,顧沖帶著歐陽芷向著最近的那處城池走去。

只是一路上,歐陽芷有些局促不安。

那是對未來命運的彷徨。

現在她有些暗罵自己之前有點頭腦發熱了,可是她也清楚自己沒有選擇的餘地。

這神秘的宋溫欒,手段亦正亦邪,誰知道是不是好人,萬一精通什麼陰陽採補之法,那自己……

顧沖此刻看著她,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露出一絲溫和,道:「歐陽芷。」

歐陽芷抬起頭來。

然後聽到。

「放心,我為人正派,不會對你有齷齪的念頭,將你帶在身邊也是為了保護你,萬一那朱聰殺個回馬槍,你豈不就再次陷入危險境地了?」

「那大人剛才為何不直接除掉他……」

對於這個殺死自己師兄的惡人,歐陽芷十分痛恨。

也有……對顧沖行為的不解。

「現在留著他對我有用,放心吧,以後會給你手刃叛徒的機會的。」顧沖淡笑道。

「可是我的武功平平,你,能當我的師父嗎?」歐陽芷有些緊張的問道,心中也升起一絲期望。

像顧沖這樣可隨意造就一尊宗師的高手,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

而且若是真的能拜入他門下,能習得妙法不說,自己的安全也有一定保障。

至少他不會對自己的徒弟胡來吧?

如果他真的胡來……

歐陽芷看著顧沖劍眉星目、充滿陽剛之氣的面龐,一時間不由又有些痴了。

「咳咳!」

顧沖咳嗽兩聲,將陷入某種幻想中的歐陽芷驚醒,輕輕說道:「我教你武功,妙法,你卻不必稱呼我為師父……」

歐陽芷揚起了頭,黑亮的眸子微微閃爍,有一絲奇怪,道:「那是我以後要叫你什麼?」

顧沖微微一笑,道:「叫大人也行。」

歐陽芷抿了抿嘴唇,小心的看著顧沖,道:「那我叫你公子吧,這樣顯得親近一些。」

顧沖微微一笑,道:「也行,就叫我公子吧。」

聞言,歐陽芷目光有一絲亮芒,想起了剛才顧沖隨手幫助朱聰提升境界的樣子,問道:「公子你這麼厲害,是傳說中的神魔至尊嗎?」

顧沖聞言,摸著下巴思索,不確定的說:「應該……能算吧。」

儘管顧沖的目前境界,才是道體後期,但全力出手,小天位卻也能夠與之一戰。

所以,哪怕在這個高手層出不窮的大恆世界,應該也能算一方高手。

聽到顧沖承認,歐陽芷很是興奮,問道:「那公子能排在神魔榜十四個大高手的什麼位置呢?」

說到這裡,歐陽芷敲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才反應過來:「公子叫宋溫欒,神魔榜並沒有這個名字,也就是說公子是從大恆以外的地方來的?」

顧沖看見歐陽芷此刻的反應,心中露出滿意,看來他對自己已經沒了戒備,這個時候嶄露出來的才是符合一個十四六歲少女的心性。

顧沖背著手道,「公子不在天下十四大高手裡面,不過,也卻未必輸給他們,另外,我也不是從大恆帝朝之外而來,而是來自於神棄之地,至於公子的名字……」

顧沖看著歐陽芷,微笑著說出了這兩個字。

「顧沖。」

歐陽芷反應出一種恍然的樣子,一臉可愛的點頭,她本就五官精緻,雖然沒有刻意打扮,但是眼睛卻黑白分明,有一種靈氣。

顧沖這個名字,前段時間可是如雷貫耳,聽說不僅斬殺了白蓮教的天鬼上人,還戲耍了好幾個聖地的長老,歐陽芷也是聽過顧沖的傳奇事迹。

後面顧沖在神魔墓園大戰靈武老祖之事,她雖不知曉,卻也知道這是神棄之地的一尊猛人。

倒是顧沖微微思索,道:「不過,歐陽芷你說這世上有十四大高手,不是有十六個巔峰勢力嗎?為什麼只排出來一個十四個呢?」

已經答應下來了以後跟著顧沖,又有顧沖的心靈之力安撫,歐陽芷之前的慌張早已經全部消失,此刻完全展露出來一個天真少女的樂觀和活力。

她開朗的道:「這個芷兒正好知道,以前芷兒在秋水派的師父有說過,雖然江湖上有十六個巔峰勢力,但榜單是大恆帝朝制定的,大恆帝朝的至尊高手是不上榜,但天元聖地的至尊也不是不上榜的,所以就是十四個人……」

「哦?」

顧沖沒想到,大恆帝朝居然以公徇私,那這樣的話,倒是挺不要臉的,和他有得一拼。

「天元至尊為何不上榜呢?」顧沖道。

「當初我才學武的時候也問過,師父當初是這麼說的……」

歐陽芷此刻仰著頭,眼睛轉了轉,好似在回憶什麼。

幾個呼吸之後。

她忽然彎下了腰,語氣也變的老氣橫秋起來,稚氣的聲音裝作老人怒哼一聲:

「哼!這都要怪韓開天,明明就是天下第一,非得不上榜,這老傢伙就是故意在嘲諷天下武夫爭名奪利……」

模仿著老公子又氣又恨的語氣說完。

歐陽芷目光明亮,說道:「然後芷兒就明白了,江湖上有一個叫做韓開天老爺爺很厲害,明明已經天下無敵,卻不願意上榜,連大恆帝朝也不敢得罪他,所以就將他的名字從神魔榜上撤下來了。」 而王語嫣的肉身,亦是如此,沐浴最可怖的劫電,每一寸肌體都晶瑩剔透了,天劫劈在身軀與神魂上,貫沖而下,從腳心衝出。

這是一副很可怕的場景,無窮閃電,每一根都能劈碎山峰,全都打向一點,王語嫣成為了一輪太陽。

根本不知有多少閃電從她的肉身毛孔沒了進去,一片刺目,從她腳心衝出的雷光,跟汪洋一樣,將下方的山脈掃平了。

王語嫣雙眸射出兩道數里長的神光,將閃電都擊穿了。

在無盡的雷劫之中,王語嫣緩緩察覺到自身的神魂與肉身融合的更深一層。

在雷電的洗禮之下,漸漸沾染上一抹無堅不摧,至剛至純的意味。

而她的意志,在雷霆的洗鍊之中,更是更加凝聚起來,變得更加堅定,更加的純粹!

陽神世界之中,這第一次雷劫,就是使得念頭之中擁有純陽之氣!念頭磨練得晶瑩剔透,祛除一切雜質。

王語嫣眸中一抹金光亮起,只見她周身上下,都好似被洗滌了一遍一眼,看似沒有太大的增強,實則已經變得越的純粹。

雷劫至陽至剛,可以掃除一切的雜質。

陽神世界的鬼仙,毫無忌憚的吞吃他人的念頭以增強他自己的底蘊,只要在雷劫之中滾一滾,就可以全數祛除雜質,完美無缺!

「第一重雷劫罷了,再來!」

王語嫣清麗的面容沒有絲毫的波動,這一次她要橫渡九重雷劫。

做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若是旁人知曉她的想法,一定會覺得她瘋了。

這個世界根本沒有人可以橫渡九重雷劫。

便是陽神世界的天命之子,洪易,也做不到。

不過王語嫣又是何人。

她渡雷劫如飲水。

早已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

而且,她的念頭早已經達到陽神境界,無上法體也已經修鍊出來了。

區區雷劫,對於她根本不算什麼。

要不是她為了讓雷劫掃除一切的雜質。

這些雷劫早都被她一口吞掉了。

轟隆隆!

便在此時,第二重天劫降臨了。

雷電垂落,淹埋山地,一片汪洋,無邊無垠,這是一場浩大的天劫,讓人發瘮。

閃電的海洋,恐怖無邊,迸出一道電芒,就將一座大山打成了飛灰。

遠方千里之外。

「到底是誰在渡劫,是哪一位鬼仙?」

「如此可怕的雷劫,聞所未聞。」

眾人驚悚,這麼多閃電,將會有何等可怕的偉力。

要是全部落下來,他們所有人都將不復存在。

「到底是哪一位鬼仙,這樣的雷劫,難道是五次雷劫?」千里之外,有人震驚。

「這雷劫絕不一般,天底下何時出了一位五次雷劫的鬼仙了。」

有人開口。

要是他們知曉這不過是二次雷劫,一定會嚇得驚懼不已。

二次雷劫便足以媲美五次雷劫,若是九重雷劫,那樣的威勢又是何種程度。

轟!

閃電汪洋墜落,巨大的聲音劈的千里之外的人耳骨劇痛,許多人都倒翻了出去,耳中出血,根本不能站在原地。

在那萬丈電海中心,王語嫣依然在橫渡雷劫。

渾身都在閃動神輝。

她在藉助雷劫掃除一切的雜質。

短短時間,她已經渡過了四重雷劫。

現在,開始第五次雷劫。

她的肌體依舊晶瑩剔透,化成了一道永恆之光,一躍而起,照耀萬靈,回歸原始,有開天闢地的玄機。

天劫很特別,壓落而下,遲遲未引動,沒有攻擊,但是恐怖神能卻愈發的可怕了,懾人心魄。

「她已經連續渡過了數道雷劫,還未停下。」

「她想做什麼,難道想一舉渡過七次雷劫不成?」

「天啊,太不可思議了,七次雷劫,那可是造物主的境界,可以虛空造物,看來天下第一人夢神機有對手了。」

「那可不一定,這人自負到如此的程度,想一舉渡過七次雷劫,簡直古今未有,她要是死在雷劫之下,就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