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虐菜的青蟹王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威脅,笨拙地轉過身,只見遠邊一隻體型只比它稍小的血蝠俯衝而來,威勢恐怖,張口就是一發致命尖叫,這是一種無聲的靈魂攻擊。

正在虐菜的青蟹王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威脅,笨拙地轉過身,只見遠邊一隻體型只比它稍小的血蝠俯衝而來,威勢恐怖,張口就是一發致命尖叫,這是一種無聲的靈魂攻擊。

正在虐菜的青蟹王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威脅,笨拙地轉過身,只見遠邊一隻體型只比它稍小的血蝠俯衝而來,威勢恐怖,張口就是一發致命尖叫,這是一種無聲的靈魂攻擊。 150 150 admin

猝不及防,青蟹王立馬頭疼欲裂,在海面翻滾,但這也激起了它的凶性一面,眼中閃過了兇狠之色,強忍著痛苦,舉起巨螯,雙螯快如閃電,直搗黃龍。

可是下一刻它愣住了,因為那隻大蝙蝠消失不見了,但林可卻將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血蝠王已經鑽進了它的身後影子,緊接著一個背後突襲,撲到它身上,死死抱住,然後張開大嘴,滿嘴恐怖獠牙,咬在了它眼睛上方的頭背甲,那是對方的大腦位置。

不僅如此,血蝠王的雙眼猩紅到可怕,那是施展血液操控的徵兆,裡外一起攻擊,咔嚓一聲,青蟹王那堅硬的甲殼裂開了,一股淡藍色的血液湧出,這一刻,青蟹王在海里瘋狂地翻滾了起來,意識模糊,痛不欲生。

見此,血蝠王連忙鬆開,不與困獸作斗,別看影血蝠們在林可的操控下乖巧的很,但平時它們的本性可是乖戾殘暴的,同類相殺都很常見,而它的王位可是當初廝殺出來的,廝殺經驗豐富無比。

一頭鑽進海里,血蝠王緊跟其後,不遠不近,選擇慢慢地耗著它,其敗局已定,在獵物漸漸掙扎不動,沉入海底后,血蝠王準備給予最後一擊時,它突然停了下來,動作一變,雙爪抓住巨蟹,提著飛出了海面。

這自然是因為林可的命令,難得有一頭超凡生物,雖然實力水了點,但他還是不介意收服的,簡單打殺了可太浪費了。

血蝠王氣喘吁吁地提著青蟹飛回了血海界,掃了眼奄奄一息的青蟹王,林可也不客氣,直接讓它把對方扔進血海中泡澡,收服的前提還是得它命大,能適應這個環境活下來,否則他也沒辦法。

越看越滿意,要不是沒有身體,林可都想揉揉它腦袋鼓勵它乾的不錯了,讓血蝠王下去休養后,思索了一會,考慮到對面威脅小了很多,林可沒有選擇斷開貼合,而是保持著通道,派遣更多的血蝠去獵殺對面的螃蟹。

他發現這些屍體對於血海的成長確實是有效的,隨著源源不斷的投屍,林可能感覺到血海在濃度和能級上的蛻變,這些屍體的血與肉都在融於血海,哪怕很緩慢,但這也代表著這條增長實力的路可行。

反正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吞噬世界,索性就放任獵殺吧,哪怕只能提升血海那也是賺的。

接下來的日子又無聊了起來,可這種環境下林可也不敢放鬆關注,只能親自盯著獵殺,同時時不時觀察一下越發擴張的碰撞裂縫,他隱隱感覺,如果真能吞噬,或許這可能就是吞噬世界的方法。

這期間讓林可比較驚喜的是,青蟹這傢伙竟然真的在血海侵蝕中挺下來了,他其實都沒抱太大希望的,雖然缺胳膊少腿,形象也漸漸發生了改變,甲殼上出現密麻血紋,但至少是適應了下來,連面板都出現了變化。。

這讓他不得不感嘆,真不愧是超凡生命啊,這命就是硬。

「青蟹王

血脈:低等(血墮污染中)

等階:超凡一階

能力:水槍,重甲,子彈拳,血海意志(被動:被血海腐化的墮落者,必為血海之奴隸)」

為了回應它的這份頑強,林可決定等它哪天恢復差不多后,就狠狠操練它,畢竟不是那些可以與他心意相同的親眷血蝠,想要之後乖乖聽話還是得多調教。 孫裕材站在陽台抽著煙,打量著歲景煦客廳里的一個個箱子,他問:「你就這麼著急搬家嗎?」

他眸底一沉,翻了翻手裡的書頁,說道:「我也只是提前做好準備。」

「我看你最近心情不錯呢。」

孫裕材發現自從林驚羲走了以後,他整個人身上的氣息都沉鬱了不少,偶爾來找他還不敢同他說話,只覺得隨便說幾句話,都能觸著他的逆鱗。

他看上去並不那麼高興,總是淡淡地「嗯」一聲。幸虧,孩子還是學的蠻乖的,沒染上煙酒。

「有嗎?」

他抬眼問,語氣都變得輕了很多。

這兩天他確實覺得心情輕鬆了不少,大抵是因為林驚羲總是來主動找他。

但找他的話題,大多不和他相關。

他看向孫裕材,孫裕材覺得後背發冷:「景煦,咋了?」

「孫醫生,有個事情,我想問問您。」

林驚羲下午坐在工作室里,剛準備下班就接到了歲景煦的電話,她立馬接起來:「喂,是推薦給珍妮佛的醫生有著落了嗎?」

「嗯。」

「耶!」

兩邊的情緒反差明顯,歲景煦覺得耳膜都要被她叫穿了似的,恨不得把「開心」二字寫在臉上。

對一個才剛認識沒多久的人,她就能這麼掏心掏肺地幫人家找醫生,真不知道該誇她,還是提醒她注意人心。

他嘆了口氣,語氣有些無奈:「我和孫醫生一起找那位德國的醫生聊過了,好不容易約到了一個時間,但不一定能保證她的腿會恢復得和從前一樣。」

歲景煦雖然不是骨科醫生,但聽她的形容,那位姑娘長期跳舞,加上這次練舞直接從高台跌落,雖然下面墊了軟墊,但還是會有一定的損傷……

長此以往積累的傷痛一時間爆發,根本不像她輕描淡寫說的那麼輕鬆。

「不管怎麼說,我都謝謝你,願意幫珍妮佛。」她笑著回道。

許久,歲景煦微微張開雙唇:「我不是幫她,我是幫你。」

在那邊一個人一定很辛苦吧?

在那邊獨自過年,還是第一次。

身邊也沒什麼朋友,米勒那個男人他是一點都信不得,倒是希望這個珍妮佛能夠幫到她。

雖然醫者仁心,但他終究還是有私心,私心是希望她在德國能有更多的朋友在身邊幫她,但又害怕,她對女孩子太不設防了,會像從前被李柔裳算計那樣被人算計。

林驚羲沒有講話,她咬了咬嘴唇,忍不住嘴角上揚,捂住麥克風不想他發現。

沒想到,他還這麼關心她呢?

她故作鎮靜地道:「嗯,謝謝你。我知道了,我掛電話了,我們工作室下午還有活動呢。」

「等會。」他敏銳地察覺到什麼,皺眉問,「活動?」

她點點頭,自若地答:「嗯,萊昂老師說帶我們去吃飯,他請客。」

「米勒也去?」

「當然啊。」

突然,電話那頭有人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離他遠點。」

呦,聽上去還有點酸酸的呢?

她「嗯」了一聲:「我和他說清楚了,他不會再追我了,他也不敢再追了。」

。 「真的?」

劉二牛一聽這話,倒不出意外,上一次王主任就干過。

一食堂開空窗的時候,他想辦法去其他食堂,調了人過來幫忙。

不過人家那些食堂也不能一直開空窗。

「沒關係,那些人再幫忙還能一直在這裡幫忙?你又不是不知道,其他食堂也忙得很。對了!咱倆去打聽打聽,看看是哪個食堂的人過來幫忙的!

讓師傅想辦法,在背後跟那些師兄師弟說一說,這些食堂哪一個食堂沒有咱師傅的徒弟呀!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兒。」

王小山一聽這個話也點點頭,的確他們得去打聽打聽。

兩個人來到了一食堂。

一進食堂,這會兒中午已經忙完了,看起來食堂里的廚師都去休息了,並沒看到人,倒是有幾個服務員,正在收拾桌椅。

看到他們兩個進來。

張大姐冷笑了一聲,原本劉大能他們帶著徒弟在這一食堂里,那真的是稱王稱霸,他們這些服務員被人家欺負的夠嗆。

臟活兒累活兒本來是應該廚子做的活兒,也得他們這些服務員來干。

不幹?

不幹的話,服務員能換,可大廚換不了。

這就是很現實的問題,所以張大姐她帶著底下的服務員也只能忍氣吞聲,可是現在劉大能這一次又自己作死。

問題是現在食堂里換了人,江小小帶著十個男女知青在那裡做飯,人家不光做飯手藝好,而且態度特別和氣。

食堂廚房裡的活兒,從來沒有找他們外面的服務員幫忙,人家分工合作乾的利利嗦嗦。

不光幹活兒好,最重要的是和氣啊,人家小姑娘,小夥子長得漂亮,不說見了,他們都和和氣氣的打招呼不卑不亢。

人和人之間相處,最重要的是尊重。

哪像以前劉大能眼睛都長的腦袋頂上面去了。

這會兒看到劉二牛和王小山,不由得冷笑到,「你倆來幹啥呀?不是請病假了。」

王小山訕訕,「張大姐,我是肚子疼,最近拉肚子,可是又放不下咱食堂,所以過來看看。怎麼樣,食堂忙不忙?」

「忙!怎麼能不忙啊?這兩天特別忙,你不知道天天辦酒席,咱這食堂這三天起碼辦了有30桌酒席。你說這能叫不忙嗎?」

張大姐終於出了一口心裡的鬱氣。

「張大姐這麼忙啊,那咱食堂后廚能忙的過來?」

劉二牛眼珠子轉了轉,他就是想打聽到底是哪家食堂的人調了過來。

「忙的過來,有什麼忙不過來的?食堂里新來了十個人,聽說都是江小小同志以前一起在水庫食堂乾的男女知青,手藝就是好,再加上年輕力壯個頂個兒的,幹活兒利索呀!

做出來的飯就沒人說不好吃,而且還是換著花樣做。」

劉二牛一聽蒙了。

江小小居然還有人?

「江小小同志的人?」

「是啊,我聽王主任介紹了,這可是江小小同志以前在水庫食堂乾的時候,手底下的一幫的人,人家江小小同志手底下以前乾的人多了,三四十號人!

這十個人算啥?就是再少十個人也能調來。」

「這咋能行呢?那些知青又沒幹過這種活兒,來了那還不是瞎搞。」

劉二牛這回急了,他可是劉大能的遠房侄子。

就是靠著抱劉大能的大腿,才混上了現在的廚子,待遇好,幹活兒又輕鬆,時不時還能給家裡弄點兒補貼。

他們和劉大能在食堂里,也沒少撈油水。

一大家子都是靠他們在食堂里才能吃香的喝辣的,別人家肚子都吃不飽,他們這家裡個頂個兒的長得珠圓玉潤。

誰不清楚,全是靠的劉大能,要是劉大能倒台了,他們還有什麼好果子吃。

「咋就瞎搞呢?人家都在食堂干過,你看看中午的宴席做的比劉大能做的還好,劉科長手藝也不過就是那幾樣,你看看人家江小小同志,帶著其他人做出來那飯菜。

那才叫色香味兒俱全,見識過沒有?十個劉大能捆在一塊兒,也不是江小小同志一個人的對手。」

「你胡說什麼?劉科長和江小小能一樣嗎?劉科長幹了多少年大廚,經驗豐富,江小小不過是一個小丫頭片子,會什麼做飯呀?女人家懂什麼做飯?」

劉二牛當然急了,沒想到不過是幾天沒來,食堂里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人人都認可了江小小,那師傅還怎麼辦?能回來嗎?

第一次劉二牛敏銳的感覺到食堂的風向不太對。

「女人怎麼啦?小丫頭片子怎麼啦?小丫頭片子爺比你師傅做的菜強。你看看你師傅做的那是啥玩意兒?咋了,你媽不是女人啊。你從小到大不是吃你娘做的飯長大的?

憑啥就說我們女人不會做飯?你這是看不起我們?領導還說婦女能頂半邊天,你想幹啥?」

劉二牛被張大姐嚇得倒退兩步。

「我不跟你說,你又不懂,你懂啥呀!」

轉身就走,他得趕緊給劉大能通風報信去,事情要是變成這樣,那可就糟了。

師傅本來是想拿捏住食堂,誰知道這會兒食堂徹底被江小小帶著人給佔了,這還了得。

劉二牛拉著王小山倆人直奔醫院,來到醫院病房。

劉大能這會兒正聽著收音機里的打金枝,一邊哼哼著腔調,一邊靠在椅子上曬著太陽。

暖洋洋的太陽曬在身上,舒服的他眯起了眼睛。

這日子太舒服了。

他已經琢磨好,好好的拿捏住王主任這一次,這休假半個月不能讓王主任扣自己的工資,工資還得照給,江小小還得走人。

他又沒病,在病房裡實際上就是養著。

這日子過的愜意又舒心!

結果正想好事兒呢,誰知道門哐當被撞開。

劉大能嚇了一跳,睜開眼睛,手裡停止了打節拍。

看到是自己的兩個徒弟,不由得嗔怒道。

「你們兩個幹什麼呢?莽莽撞撞的,這是醫院小心嚇著別人。」

劉二牛哭喪著一隻一張臉,直接撲到劉大能跟前。

「叔出事兒了,出事兒了。」

劉大能被嚇得激靈一下,徹底清醒了,坐直了身子。

。「你好,高文先生。」

「呃….你好,瑞文戴爾….男爵?」

「沒錯,是我,很高興你能來我的城堡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