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林天成只能寄希望於藍色海龜換力之時,三眼銀狐能找到出手的機會,否則他可承受不料藍色海龜一直追殺。

此時,林天成只能寄希望於藍色海龜換力之時,三眼銀狐能找到出手的機會,否則他可承受不料藍色海龜一直追殺。

此時,林天成只能寄希望於藍色海龜換力之時,三眼銀狐能找到出手的機會,否則他可承受不料藍色海龜一直追殺。 150 150 admin

娜迦的水晶城此時已經遍布裂痕,顯然是不能再為他抵擋藍龜的噴射了,否則這件至寶很有可能就此損毀。

可是,藍色海龜也不想讓林天成再有喘息的機會,張嘴一道恐怖的藍焰在他嘴中緩緩成型,顯然就是要對林天成進行一場火焰洗禮。

林天成一咬牙,閃身朝著藍色海龜衝去,「三眼,準備你的毀滅之光,你只有一次機會!」

林天成說罷,身上浮現出道元碑的虛影,緩緩凝結在身前準備硬抗藍色海龜的這一計藍焰噴射。

很快,藍焰從海龜嘴裡飛射而出,撞在道元碑之上將林天成瞬間擊飛出去。

林天成一邊在體內用360修復傷勢,一邊藉助藍焰的威力朝著更遠處的海域飛遁而去。

藍色海龜見狀,閃身追去,看那架勢,無論林天成逃到哪裡它也不打算輕易放棄的樣子。

只是,一道橘黃色的光束瞬間擊穿海面,藍色海龜也發出了一聲慘烈的嚎叫,一股幽藍的血水瞬間四周的海域渲染。

林天成聞聲一臉喜色,知道一定是三眼銀狐的毀滅之光建功了,只是當他回頭看著在身後奔行的藍色海龜之時,臉上的笑意頓時僵硬。

「媽的,你是屬狗的嗎?受傷了不知道回去養傷?」林天成欲哭無淚的繼續朝遠方飛遁,只是依舊擺脫不了身後的藍色海龜追殺。

「天成小友,向西北方去,我們在那恭候你!」

就在這時,林天成腦海響起了應龍的聲音,林天成臉上頓時一喜,此時的他已經沒有絲毫辦法了,應龍讓他朝西北方逃一定是有他的打算。

來不及多想的林天成當即閃身朝著西北方向遁去,身後的藍色海龜也是緊隨而至朝著西北方追去。

「隊長救命啊,那藍色海龜已經被我重創了,剩下的就看你們的了!」林天成神識傳音給應龍道。

「當真?好,你只管往西北逃,我們已經聯手布下大陣,這一次保管叫它有來無回!」應龍說道。

聽到這裡,林天成心中不由一振,被追殺這麼久的憋屈也一掃而空,回頭看了看身形滿了下來的藍色海龜嘴角翹起一抹笑意。

「死烏龜,現在知道怕了?有種就跟我來,我們換個地方再大戰三百回合!」林天成一邊出聲嘲諷,一邊身形飛快的遠遁。

「主人,你最好不要被它的假象迷惑,我根本沒有重創它,你還是趕緊走吧!」三眼銀狐虛弱的聲音傳道林天成腦中。

頓時,林天成一臉詫異的看向悠悠醒來的三眼銀狐,「你說的是真的?」

此時的林天成才發現,雖然藍色海龜一直在流血,傷口也的確很深,但是經過這番時間的追逐,它身上的傷勢儼然已經有了好轉的跡象。

「完犢子,應龍隊長,你們最好做好心理準備,這藍色海龜受傷只是假象,你得確保你們的大陣能困住它啊,否則我們都要完蛋!」林天成急忙神識傳音給應龍。

只是,這一次應龍並沒有回話,而是已經返回陣中準備操持大陣。

…… 天罡雷聖則是接著介紹道:「這位是瞿鈞,號萬鈞星聖,也是我靈界的前輩,同樣是五萬年多前來的九重天,如今為六重天巔峰靈聖。」

「見過瞿前輩。」秦楓沖其點頭道。

瞿鈞微微頷首,沖秦楓和善一笑。

「呂師伯與瞿前輩都修為通天,實力不俗,之後還需仰仗二位多多出力。」秦楓對二人恭敬道。

「這是自然。」呂青墟二人應首。

這時,兩道身影飛掠而至,正是海皇天聖與蕩寇樺聖。

蕩寇樺聖一臉笑意,上前道:「春楓,恭喜你,連渡兩劫,成為中級靈聖,真是令我等大吃一驚啊!」

海皇天聖則是一臉肅穆,沖著秦楓抱拳道:「春統領。」

這一聲叫喚比得上千言萬語,顯然海皇天聖已經真正被秦楓折服,不再有絲毫輕視。

秦楓迎向二人,道:「前輩,之後與魔族大戰,正需你們出力!戰陣是否演練熟練?」

「已經掌握,絕無問題。」蕩寇樺聖道。

「那就好。」秦楓頷首。

而就在這時,他的紫聖玉中傳來消息,五日已到,神族高層任務到!

旋即,秦楓飛上高空,海皇天聖二人隨之而起,前者沖著四周眾人喊道:「集合!準備出征!」

下一刻,兩百道身影匯聚一處,以海皇天聖與蕩寇樺聖為首,各領百人,再前方便是秦楓。

秦楓掃視過眾人,發現所有人戰意盎然,氣勢正盛,全因先前他那驚人的連渡兩劫。

「出發!」秦楓喝道,一行人浩浩蕩蕩向著無垠星河行進。

這是秦楓回歸神族后的第一次帶隊出戰,而且是他自己提出獨領一軍,自然不敢鬆懈,第一戰定要打得漂亮。

大半日後,一行人來到了目的地,那裡正上演著激戰,神魔雙方皆投入了千餘名靈聖、靈魘,只不過神族略處劣勢。

「布天龍斬魔陣!」秦楓沖著身後眾人喊道,同時一股磅礴精神力涌盪而出,包裹眾人,與眾人心神相連。

海皇聖尊與蕩寇樺聖立即指揮眾人演化成一頭巨龍之狀,他二人為各為一隻龍角,展露鋒芒,另外三名高級靈聖化為三隻龍爪,同樣釋放出厲光,而秦楓則作為龍首,位於最前,沖著前方魔族之人發出一聲長嘯,一股凜然戰意激蕩而出。

兩百多人融為一體,化為巨龍,氣勢驚人,堪比靈神。

雖然秦楓之前一直在閉關修鍊,但他對於戰陣其實早就瞭然在胸,畢竟他的分身早在之前便回到了神族,並研究過戰陣。

而他在魔族那邊也做過地鬼,帶領過靈鬼軍隊,演練過戰陣。

故而他對於戰陣並不陌生。

再加上他有著精神力相助,可以籠罩所有人,令得所有人心神相通,合作無間。

巨龍出擊,朝著魔族殺去。

魔族大軍早就發現秦楓等人的到來,見他們只有二百餘人,並非神族平常的靈聖軍隊人數,不由有些驚異,連忙分出兩百人迎擊。

「轟隆!」

巨龍探爪,凝聚著兩百餘人之力,氣勢洶洶。

。 死物活物,孰輕孰重,誰都清楚。

可重點不在這,而是這件事情對言清喬的影響。

不止是通州,全榮坤都是如此,富的歌舞昇平,窮的衣食不飽,言清喬沒有辦法救下全部人。

白水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言清喬這一開口,這一整片的住戶人家安危就都有了著落。

似乎還為了怕言清喬反悔,白水在漫天的雨水裡,直接跪下,給言清喬磕了幾個響頭,轉過身就急忙去召集人了。

黑尾看著白水越走越遠,還是沒忍住,對著言清喬說道。

「花樓里能容得下這一千多個人,可通州還有其他地方也是如此,若是個個都這般上門來求助…」

他平時不是話多的人,也是因為言清喬救過他的命,他才推心置腹,將言清喬當成朋友才如此多嘴。

言清喬壓根就不是個合格的朋友,一句勸也不聽,對著黑尾說道。

「那就等他們上門求來了再說。」

先把眼前這些人解決好再說。

黑尾見勸不動,也就不再勸了,幫著白水去召集人群。

足足有一千多個人,前幾日被言清喬查封了的花樓又在雨水裡重新活了過來,男人女人帶著孩子,在暗香浮動的花樓里像是格格不入,又像是奇妙融合,人聲鼎沸了起來。

孩子們第一次住進這麼豪華又漂亮的花樓,就算是被雨淋了一晚上,擔驚受怕了一整夜,此時此刻也活潑了起來,紛紛在樓里亂轉。

父母輕聲在呵斥,孩子們你追我趕的歡聲笑語,老人家終於踏實了下來的鬆口氣聲音,滿樓充滿了人生的煙火氣。

「白水,這裡人暫時交給你了,我現在把花樓的管制權暫時交給你,今日你們先修整,吃的喝的我會暫時替你們頂上,你們先修整一日,如果遇上潑皮無賴不聽話的,不要客氣,他們可以回到那破舊的茅草房裡。」

言清喬講話聲音不小,站在花樓中央,遞給了白水一塊令牌。

白水一愣,盯著言清喬給出來的令牌。

言清喬左右環視了一眼,聲音給眾人也都能聽見:「之後一段時間裡,我的話就是白水的話!」

千把個人,都擠在這小花樓內,難免會有紕漏,言清喬總共就一雙眼睛,不可能全天候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眾人應聲,對著言清喬拱手磕頭的都有。

「你跟他們熟悉,找個人跟你一起看著,這附近還有鎮中居民,不要擾亂了別人,你們暫時不要出這個小樓,我接下來還會給你其他的安排。」

言清喬拍了拍白水的肩膀。

白水忽然的,熱淚盈眶。

他們一幫人全是散戶農民,這些年同大人壓迫的厲害,吃不飽穿不暖,總覺得日子過的一點希望都沒有,從來沒有想過,人生過了半截,還有這種機會,就好像…重新來過一般。

接過了令牌,白水跪下,鄭重的給言清喬磕了兩個響頭。

「我一定不會辜負大人您的交代!」

「嗯。」

言清喬躲了一些,有些受不住這麼多人給她磕頭,折騰了一夜,她還沒想好這些人接下來要怎麼辦,交代完白水,她便要先回去了。

花樓的大門被再次關起來。

樓外的雨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是越來越大。

黑尾沉默的跟在言清喬身後,思量著…回去該用什麼方式跟陸慎恆告狀。

言清喬穿著蓑衣,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花樓。

她的手心裡,牢牢握著測算天意的三枚銅錢幣。

通州,怕是要有天災大難了…。 「若你叫我一聲魏大哥,我早就給你了呀。剛才那種話,不過是看你可愛,所以是逗你玩而已。」魏萬厚著臉皮走在沐白裔身邊。

「看你拿着這麼辛苦,讓魏大哥幫你拿吧。女孩子家不適合干這種苦力活。」說着便把手伸過去。

走在兩人身後的王丹雅不可置信地看着魏萬,他是怎麼做到如此睜眼說瞎話,還能絲毫臉不紅心不跳的?

沐白裔不過抱着幾包零食而已,這算哪門子苦力活?

王丹雅第一次意識到了,臉皮厚是真的挺強的。

沐白裔面不改色地避開他目的不純的手腳,將此人無視到底。

她如此冷漠地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魏萬一點都不受影響,仍然熱情非凡地跟着。

「妹子,你不是有個傷員嗎?看看我這款多模式的『靠椅』。」他大力地拍了拍夾在腋窩下的大紙殼,又開始他那喋喋不休的推銷。

「他是誰?」卓凱澤將事情吩咐給丁姣和大庄之後,便見沐白裔和一個不認識的男人朝他走來,疑惑的詢問。

「不認識。」沐白裔一臉認真的搖頭。

在一旁說得天花爛墜、口乾舌燥的魏萬表情一僵。

敢情他說了這麼多,這妹子是一點都沒聽進去嗎?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懷疑她是故意的。

他輕咳一聲,試圖緩解一下自己的尷尬,正色地朝卓凱澤自我介紹:

「你好,我叫……」

「老男人!!」沐白裔一副突然想起來的的樣子,「哦,想起來了,他是老男人!」

她、她她絕對是故意的!

魏萬咬牙,原本友善如領家大哥的面容有些破裂。

「老男人?」卓凱澤疑惑地看着他。

「嘿嘿,我叫魏萬!」面對他的視線,魏萬又在瞬間恢復了正常。

「聽說你們這邊有一位傷員,我是過來給你們送靠椅的,畢竟讓一名患者就這樣躺在地上,對自身的恢復不好。」一副助人為樂的樣子。

「魏萬先生,你好!我叫卓凱澤。」卓凱澤點頭示意,「麻煩你跑一趟了。」

「沒事沒事!不麻煩,若你們實在過意不去,那就給我那幾包零食吧,給多了我自己也過意不去。」魏萬不好意思地說着,一手將腋窩下的大紙殼遞過去。

他說的那幾包零食顯然就是沐白裔手上的那幾包。

卓凱澤嘴角一抽,他這才有些意識到了魏萬這個人的『特性』。

再看魏萬遞過來的『靠椅』,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過來。

「謝、謝謝。」卓凱澤有些僵硬道。

「但是,那些零食是她的東西,我不能做主。」

「嗯?」魏萬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下沐白裔,「你們不是一起的嗎?」

況且,你年紀看着比她大,樣子看上去更像是這個團體的領事人。

這一句他沒有說出口,但卓凱澤還是明白他的意思。

「我們是在路途中遇上,然後結伴而行的,我沒有權利管理他人的東西。」他抱歉的笑了笑:

「要不,你自己和她溝通吧。」

咔嚓咔嚓,沐白裔站在一旁悠哉地啃食薯片,像一個真正的旁觀者一樣,看着他們一來二去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