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和防具都準備好了之後,宋江便打開了自己的屬性面板,打算耗費一些積分為自己增強一些屬性。

武器和防具都準備好了之後,宋江便打開了自己的屬性面板,打算耗費一些積分為自己增強一些屬性。

武器和防具都準備好了之後,宋江便打開了自己的屬性面板,打算耗費一些積分為自己增強一些屬性。 150 150 admin

【夢幻系統】

完整度:5%許可權等級:0

宿主:宋江

年齡:23

性別:男

異能:場能(等級D)威力評級:(火箭筒、小型火箭炮)

力量:11550kg(1=50kg)

精神:60(每一等級提升20)

智力:100(人類平均數值90)

速度:170(人類平均數值80)

當前主線任務:無

當前支線任務:無

普通積分:2,317

夢幻積分:20

系統商城:基礎

抽獎系統:系統完整程度達到20%開啟

夢幻小屋:完成黃金任務后開啟

「異能強度與精神力有關,所以這次主要增強的屬性就這個吧」

宋江將意念集中到精神旁邊的一個小加號上,隨後一個彈框跳了出來「請輸入消耗積分數____」

看到這個彈框,宋江嘗試性地輸入了500。

「叮~是否花費500積分增加2.5精神屬性」

看到這一條提示,宋江如遭雷擊,目瞪看待的看着那一行字。

「太黑了吧!500積分才加2.5的屬性點,等級每升一級增加的20點精神力豈不是要花4000積分?!」

看着那無比醒目木的500,宋江悻悻然的選擇了「否」,畢竟現在自己的積分只剩下了2317,除卻消耗一部分增加屬性點,他還需要留下一部分作為備用,以防不時之需。

「既然精神屬性點所要花費的積分如此多,那就算了,還是依靠擊殺怪物提升等級來增加這個屬性吧,至於力量暫時不用考慮,我本身就擁有半噸以上的兩,一般情況下足夠了,現在最需要的,除了精神之外就是速度,只要我速度夠快,那麼再厲害的怪物也追不上我」

似乎越想越有道理,宋江迫不及待的點開了速度旁邊的那個小加號:

「請輸入消耗積分數____」

500

「叮~是否花費500積分增加177.78速度屬性」

「177.78…也就是增加了兩倍普通人類的速度,500積分很划算啊」

「換!換!換!」

「叮~兌換成功」

隨着提示音的響起,宋江看到了屬性面板上速度那一欄的數據,由之前的170變為了347.78。而同時,宋江感覺到身體之中出現一股暖流游向四肢百骸。

等那股暖流徹底消失后,宋江立馬又花費了500積分轉換成速度屬性點,隨着系統的一陣提示音,宋江的體內再一次出現了那道神奇的暖流。

……

「呼~終於都弄好了,現在我的速度屬性是535.56,也就是常人的6倍,如果常人的速度按照8米每秒,那我現在的速度就是48米每秒,也就是172.8km/h,這豈不是快要趕上高鐵的速度了?!」

仔細算下來,宋江被自己現在的速度有些嚇到,宋江深吸一口氣:「那麼,接下來就是測試裝備了」

宋江退出超維視角,看了一眼仍然處於昏迷狀態的小女生便出了門…… 李新年記得大姨媽家的照片雖然跟二姨媽的有重疊,但也有不少不一樣的,其中肯定有大姨夫家裏的長輩和親戚。

也許可以拿來比較一下,從概率上來說,李新年本能地覺得萬振良如果真的跟丈母娘存在親戚關係的話,多半是母系這一族。

據他所知,丈母娘父系這一族人丁不枉,連兄弟姐妹都沒幾個,只有一些表親,可母系這一族就要複雜的多。

據說譚冰的奶奶和母親光是姐妹表姐妹就數不清楚,連譚冰自己有時候都搞糊塗,只是眼下仍然在世的已經不多了。

至於她們的後代就更加複雜了,有些恐怕早已沒有往來,也許,萬振良和譚家的親戚關係就隱藏在這些後代之中。

這樣一想,李新年趁著丈母娘和顧紅午睡的時候,偷偷從譚愛玲家裏溜出來,然後裝作散步的樣子一路來到了大姨媽譚愛嬌的家裏。

出來的時候,他已經偵查過了,大姨夫和大姨媽都在譚愛玲家裏沒有回來,想必這個時候家裏也沒有別人。

農村人只要不是出遠門,家裏的大門是不會上鎖的。

果然,譚愛嬌家裏的大門只是關着,並沒有鎖上。

李新年推門走了進去,屋子裏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他徑自走到堂屋的相框跟前,盯着上面的照片看了好一陣。

然後又拿出剛才在二姨媽家裏拍的照片進行了比對,果然發現上面有好幾個上了年紀的人「來歷不明」。

尤其是其中一張照片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照片中是三個女人的合照,年齡最多不會超過三十歲,身上穿着那個時代最具特色的黃軍裝,只是沒有領章帽徽。

並且三個女人都拖着兩條又長又粗的大辮子,不用猜就知道拍攝於什麼年代。

這張照片之所以因為李新年的注意有兩個原因,一是照片的色彩明顯是後來加上去的,原本應該是一張黑白照片,也許是上彩的時候眼色沒有調均勻,三個女人的臉蛋紅的有點不自然。

另外,照片中三個女人他認識一個,記得有一次跟着顧紅來大姨媽家裏的時候,他還問過照片中三個人的身份。

當時譚愛嬌告訴他其中的一個女人是她們三姐妹的外婆,另外兩個記不清了,好像譚愛嬌並沒有介紹過,想必應該也是她們外婆的什麼親戚。

而根據顧紅的說法,譚冰家裏母系這一族的家庭條件明顯比父系家族要好很多,這也是相框中大多數老照片都是來自母系家族的原因,因為父系家族太窮,應該連照片都拍不起。

李新年正自站在那裏發獃,忽然聽見身後傳來腳步聲,急忙轉過身來。

他驚訝地發現一個拄著拐杖、老態龍鍾、佝僂著腰的老太太站在那裏,一雙渾濁的眼睛盯着他,嘴唇哆嗦了半天才問道:「你是誰啊。」

李新年可沒有見過這個老太太,於是笑道:「奶奶,這是我大姨媽家。」

「大姨媽?」老太太站在那裏搖晃了一會兒,忽然用拐杖在地上搗了幾下,一臉恍然地說道:「哦,你是小妹的女婿吧,弟妹昨天還跟我說起你們呢。」

弟妹?李新年腦子裏倒騰了好一陣也沒有對上老太太的輩分,疑惑道:「奶奶,你是誰啊。」

老太太好像生怕李新年聽不見,大聲道:「我啊,我是永新的姐姐。」

李新年頓時一臉恍然的樣子,明白老太太是大姨夫殷勇新的姐姐,按道理自己應該稱呼她為姑姑,怎麼能叫奶奶呢,不過,老太太的年齡當自己的奶奶到也綽綽有餘。

「啊,那就是姑姑了。」李新年笑道。

老太太裂開嘴笑道:「對對,姑姑。」

李新年奇怪道:「姑姑,前天我在這裏吃飯怎麼沒有見過你啊。」

老太太好像有點不高興地說道:「我是昨天來的,聽說這裏最近熱鬧,就過來串串門,可沒想到讓我替他們看門呢,一個個都自己跑去湊熱鬧去了。」

李新年急忙問道:「那你吃過午飯了嗎?

老太太說道:「剛才大孫女給我送來吃過了。」頓了一下,又問道:「你也在愛玲家裏吃過了吧?」

李新年點點頭說道:「吃過了,吃過了。」說完,瞥了一眼那張上過彩的照片,心中一動,問道:「姑姑,這張照片上的人你認識嗎?」

老太太走到跟前眯着眼睛看了半天,說道:「我眼睛花了,看不清楚。」

李新年馬上把整個相框取了下來,放在老太太跟前,說道:「這樣就看得清了吧?」

老太太盯着照片看了好一陣,伸手指著其中的一個女人說道:「這個是花花。」

「花花?跟我大姨媽有親戚關係嗎?」李新年急忙問道。

老太太仰著腦袋想了好一陣才說道:「她應該是你大姨媽的表妹,對了,就是你外婆表妹的女兒。」

顧紅的外婆表姐妹眾多,誰知道是哪一個表妹的女兒。

「這個呢?」李新年問道。

李新年指著另一個女人問道。

老太太又辨認了一會兒,搖搖頭說道:「這個記不清楚了。」

「那這個呢?」李新年指著站在稍微靠後的女人問道。

老太太笑道:「這就是愛嬌啊,你大姨媽都不認識了?」

李新年一臉驚訝道:「這個是我大姨媽?怎麼一點都不像啊。」

老太太笑道:「這都是哪個年代照片?那時候年輕,當然不像了。」

李新年見問不出什麼名堂,把相框掛回去,忽然問道:「姑姑,你聽說過萬振良這個名字嗎?」

老太太一臉茫然的神情,嘴裏念叨了一會兒,搖搖頭說道:「沒聽說過,是不是萬家村的人啊。」

李新年急忙點點頭說道:「對對,他是富林鎮萬家村的人。」

老太太又搖搖頭說道:「萬家村姓萬的人太多了,年紀大點的人可能還有點印象,年輕的就不認識了。」

李新年問道:「那你認識誰?萬鵬,萬山,聽說過嗎?」

老太太還是搖搖頭,說道:「我有個姑婆嫁到了萬家村,她男的好像叫萬有,萬有什麼,對了,叫萬有德,早死了。」

李新年一陣愕然,心想,老太太看上去都七八十了,她的姑婆豈不是一百多歲了?難道萬有德就是萬振良父親萬山和萬鵬的長輩?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萬振良倒是跟大姨夫家裏扯得上親戚關係。

當然,由於大姨媽的關係,嚴格說來跟丈母娘也沾親帶故,但純粹是那種八竿子都打不著的親戚,丈母娘有可能都不認識呢,反倒是殷勇新和大姨媽跟萬有德的關係更近一點。

折騰了一中午,總算是把萬振良和丈母娘一家的親戚關係查清楚了。

雖然這種親戚關係不足以讓丈母娘成為萬振良的同夥,但聯想到剛才二姨夫提到這層關係的時候,譚河軍的激烈反應,他還是認為丈母娘存在某種程度的嫌疑。

否則,她為什麼要下「封口令」隱瞞這層關係呢?

。唐隱拍板之後,思緒並沒有停下。

「流水線種植,不止能種植稻穀,其他蔬菜水果,也能種吧。」

「當然可以,根據植物佔據的空間大小,結果數量,成長周期,有諸多植物適合大規模流水線種植,西紅柿,土豆,地瓜,白菜等等,果樹佔據空間太大,周期太長,暫時沒有考慮。」

全息投影隨小

《黑科技時代:黎明》第190章機甲? 銀色的鏈條上,掛著一顆晶瑩剔透的鑽石,打磨精緻,一看就是價值連城的。

時宜玩笑地口吻諷刺,「這個,恐怕是花錢都買不到的吧!」

或許是真的有些可笑,傅婉清從來不讓她碰的東西,轉手就交給時箏,讓她怎麼看?讓外人怎麼看?

江月琳還明知故問,「這話從何說起呢?」

時箏也絲毫不避諱傅婉清對她的溺愛,故意在時宜面前炫耀。

「這個是媽媽特意給我的生日禮物,聽說是外祖母留下的老物件了,姐姐,你應該知道吧?」

時箏瞪大了那雙不懷好意的眼睛,故意給時宜難堪。

時宜不以為然地笑笑,不想言語。

江月琳不由得發出一陣感嘆,「哇,時箏,傅夫人對你可真好,比對親女兒還要好一百倍呢!」

兩人一唱一和,無意間就暴露了時宜的短板,沒人疼沒人愛,處處排擠。

時箏懟了一下她,假意羞愧地說道:「哪有啊!媽媽對姐姐也很好啊,不然怎麼可能讓姐姐嫁去席家?那是多少人都攀附不起的!」

江月琳不屑地撇撇嘴,「是啊,席家哪兒都好,唯獨席聿衍是個殘廢!」

時宜臉色驟然一變,時箏在一旁挑撥離間也就算了,江月琳算是什麼東西?

這口惡氣,她自然是咽不下。

時箏想在中間當和事佬的,不曾想時宜根本不留情面,直言開口,「不是說要緩和一下我們兩姐妹之間的誤會嗎?她夾在中間算什麼,你是覺得江小姐很會說話嗎?」

「姐姐,我,我就是想介紹給你認識,別生氣嘛,她就是開玩笑說的!」時箏委屈巴巴地解釋。

時宜輕笑出聲,怒懟回去,「這種人物,也配跟我認識?喜歡開玩笑是嗎?那我覺得江小姐哪兒都好,偏偏長了一張嘴!」

江月琳惱羞成怒,「你!」

時箏當著和事佬,安撫著江月琳的情緒。

江月琳雖是心有不甘,但只能強忍著,一會兒當然是有時宜的好果子吃!

「如果你叫我來是聽這些無聊的廢話,真不好意思,我沒時間奉陪。」時宜硬氣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