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張山手拿神器,聲名特別,他可不想讓別人覺得,他張山是一個仗勢欺人的主。

畢竟張山手拿神器,聲名特別,他可不想讓別人覺得,他張山是一個仗勢欺人的主。

畢竟張山手拿神器,聲名特別,他可不想讓別人覺得,他張山是一個仗勢欺人的主。 150 150 admin

做人得講道理,玩遊戲也一樣,要經營好自己的名聲,有個好名聲才能玩得順暢啊。

要不然,名聲跟天地公會一樣臭,搞到人人喊打的地步,正常人都沒法玩得開心啊。

「好的很,既然如此,那我們走著瞧。」天地屠龍刀說完后,手一揮。

天地公會剩下的人四散而逃。

就是欺負張山他們人少,他們再厲害也不可能同時追殺這麼多人的。

「炒,打不過就慫了,這不是他們這群二貨的風格啊。」

「風鈴將一刀兄拉起來,我們速度追。」

張山才沒空閑扯淡,連忙追趕上去,能殺一個是一個,這可都是錢啊。

張山裝備了紅色鞋子,速度比一般的玩家要快不少。

很快就追上一個,一槍打倒,爆出的垃圾他都沒空撿,趁著天地公會的人,還沒完全散開,追上一個殺一個。

此時的張山就像一頭兇猛的野狼,追在羊群後面,時不時的逮著一個殺一個。

慢慢的眼前再也看不到天地公會的人了,這一輪追殺他又殺了十幾個。

不知道其它人的戰果怎麼樣啊。

「還有沒有哪裡看到天地公會的人?」張山一時找不到目標,只好在隊伍中問道。

「沒有了,他們跑開后直接讀條回城,沒砍到幾個。」風雲一刀不爽的回道。

他被群毆亂刀砍死一次,還好是有輔助能將他復活,要不然掉一級就虧大了。

「他們剩下的人都回城了,你們看一下區域聊天頻道就知道了。」

也對,張山他們將天地公會這麼多人砍回城,聊天頻道應該是爆了才正常。「

應天城區域聊天頻道。

「哈哈,天地公會的人被殺的像狗一樣跑回城了。「

「真的假的啊,都是誰殺的,這麼猛?「

「不知道,我剛才看到天地公會的人一個個在復活點復活,沒過多久,其它人也回城了。「

「哈哈,那他們肯定是打了大敗仗啊。「

「我知道是誰殺的,剛才準備跟上風雲公會的去砍天地那班垃圾,結果我跑得慢,我趕到的時候風雲公會的人正滿地圖追殺呢。「

「哥們,你牛啊,那你有沒有趁亂砍一兩個垃圾啊?「

「哈哈,我還真砍到一個,剛好碰到那個天地一支煙,他像傻子樣的在讀條回城,我一個衝鋒打出了暴擊,將他砍了,等下我去找心隨大佬領賞金。「

「你牛啊,哥們,早知道我也去碰一下運氣了,砍倒一個不就是一萬金幣到手了啊。「

看到區域頻道中都是對天地公會各種嘲諷,沒一個人同情他們,玩遊戲到這種程度真是失敗啊。

天地公會的人在聊天頻道中完全失語,沒一個出來說話,這次打擊對他們太大了啊。

兩百多人被張山他們十幾個人打到落荒而逃,臉都丟盡了。

但是張山並不打算就這麼放過他們,偉人說的好,宜將盛勇追窮寇,不可估名學霸王啊。

既然已經得罪死了,那就乾脆往死里得罪好了。

「心隨兄,你找人在四個城門守一下唄,看到天地公會的人出城就跟我說一下。後面殺的不要錢,我本來就想砍他們的。「

「六管兄,你還沒殺夠啊。」好戰的風雲一刀都驚了。

這個六管菩薩是個狠人啊,平時PK什麼的都不來,一出手就往死里打啊,真的是人狠話不多。

「沒問題,我找人守著,只要他們出城,我就通知你。」心隨我動很爽快,大仇得報心裡就是舒服多了。

他一個獨狼在新世界混,雖然也有一些認識的人,但都不在一起,各玩各的。

被天地公會的人打臉也沒人可以幫到他,還是張山他們出手,給他出了口惡氣啊。

雖然是花錢的,不過能出口氣,花點小錢算什麼。

對心隨我動來說,這就是小錢。

「我們也不用算殺了多少個吧,就按兩百人計算,我一起付你們一千萬金幣。」

心隨我動豪氣的說道。

「不用這麼多吧,我們最多殺一百五不到。」心隨我動的豪氣讓張山有點不好意思啊。

「就這麼算,金幣我晚點去兌換,到時候郵寄到六管兄那裡,現在可能一時兌不到這麼多,分幾次兌,三天內一定付完。」

「沒問題,歡迎來當陽城發展,跟天地公會的人呆一起,沒法安心玩的。」

風鈴居然還想挖人啊。

「嗯,看情況,估計我也在應天城呆不了了。」

「那就說好了,我們先回當陽城了,還得回去找BOSS打,搞點裝備。」

「那我們走了,六管兄,你慢慢和天地公會的人玩,要支援就呼叫一聲。」

「你們先走吧,我就在應天城這邊刷怪,等他們出來。」

張山揮手說道,他是真打算跟天地公會杠上了,有種別出城。 張曉打開筆記本電腦,坐在書桌上,開始進一步的完善劇本。

既然周悅彤已經說了,這個劇本主角換成她來演的話有一些彆扭。

那就好好的再改動一下,直到彆扭消失。

只要開始做一件事情,那麼張曉就會全力以赴,做到盡人事,至於能不能成功只能看天意。

修修整整,時間一點一點過去。

張曉打了打哈欠,一看時間已經凌晨三點半。

「明天還要上班,唉,我這麼努力會不會一不小心和之前一樣猝死啊!」

心有餘悸拍了拍雙頰,簡單的到衛生間洗漱了一番后,他決定趕緊睡覺。

雖然劇本還沒有徹底改完,不過和身體相比,還是身體更重要一些。

一夜無話。

手機的鬧鐘發出刺耳、催命、尖銳的鬧鈴。

對於一個每天只想多睡一會兒的上班族來說,無論什麼樣的鬧鈴都不可能動聽。

連續等待鬧鈴響起第二遍的時候,張曉這才睡眼朦朧的從床上爬起來。

「真不想去上班啊!」

嘆了一口氣,張曉努力打起精神來,昏昏沉沉的洗漱。

直到冷水澆在了面上,這冰涼的刺激感才將他的睡意掃了一大半。

走出卧室,他看了一眼周悅彤的房間,房間緊閉。

這丫頭肯定還在睡覺,真好命啊!

嘆了一口氣,對此他表示非常的羨慕。

他唯一的愛好就是每天能夠多睡那麼一點的時間。

來到公司,張曉看了一眼時間,剛好八點半。

卡著時間打卡后,他坐到自己的辦公桌上。

將包中的筆記本電腦拿出來,對於劇本的修改,他還沒有完成,繼續吧。

時間過得很快。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來到上午十一點半。

還差半個小時就能午休了。

張曉正在腦中對劇本和拍攝畫面做著對比,全然忘記了時間。

更不會注意到他此刻身後正站著臉色鐵青的劉經理。

半個小時之前,劉經理已經站在了張曉的身後。

本來就是來找茬的,沒想到直接就給撞上了。

在他的示意之下,沒有人敢提醒沉寂在劇本之中的張曉。

就連一直幫助他的玲姐也只能著急的在一旁看著。

完了,完了。

被劉扒皮這樣直接逮住摸魚的話,張曉這一份工作肯定干不長久了。

畢竟在上班時間做和工作毫不相干的事情,就算是開除張曉也得不到什麼賠償了。

最多也就補全這一個月的工資,至於那些賠償金什麼的,就別想了。

「終於搞定了。」

張曉伸了伸懶腰,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快要十二點了。

忽然,他也發現了在場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轉頭一看,正是劉經理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手上還拿著開起了攝像頭錄像的手機。

「張曉,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劉經理說完之後,昂首挺胸走開,如同鬥勝的公雞一般。

「張曉,唉,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了。」

玲姐眼神之中帶著責備。

「沒事,玲姐,反正我正想辭職來著。」

張曉倒是沒有覺得怎麼樣,一個工作而已,沒有了可以繼續去找。

更何況,他準備全身心的去拍攝電影。

一邊上班,一邊拍攝,這一聽就不太靠譜,所以在寫劇本的時候,他就已經決定辭職。

最少等這部電影拍攝好,完成了周悅彤做主角的夢,再去考慮其他的事情。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全心全意的將這部電影好好的拍出來。

來到劉經理辦公室。

張曉不卑不亢的坐到劉經理的對面。

「張曉,上班時間你在做什麼?」

劉經理臉上帶著得意,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如果眼前的年輕人不低頭的話,他可以隨時將這小子給開除掉。

他不能允許在他的管理之下,有張曉這樣不聽他吩咐的刺頭。

對於刺頭,如果不能將其按壓下去,那麼就趁早給拔了。

「寫劇本。」

張曉坦然的道出實情。

「寫劇本?就你?哈哈哈,就憑你?」

劉經理口中滿嘴的嘲諷,「就憑你一個區區三流大學畢業的,也能寫劇本?」

他還不忘貶低了一下張曉的學歷。

張曉一臉平靜,絲毫沒有被劉經理的嘲諷激怒,依舊坦然自若。

「愛好而已。」

「哼,愛好,上班時間不做自己本職工作,你還有理了?」

劉經理臉色一變,厲聲呵斥。

「工作已經做完,隨便檢查沒關係。」

張曉攤了攤手,本職工作什麼的,他早就全部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