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楓發現這傢伙雖然說話不利索,但做事卻踏實。宗法院中大小事情,事無巨細,他都了如指掌。

秦楓發現這傢伙雖然說話不利索,但做事卻踏實。宗法院中大小事情,事無巨細,他都了如指掌。

秦楓發現這傢伙雖然說話不利索,但做事卻踏實。宗法院中大小事情,事無巨細,他都了如指掌。 150 150 admin

而且,他之所以被派來迎接秦楓,是因為他在宗法院中沒什麼靠山,所以這種「要命」的苦差事自然就落到他頭上了。

「對了,本王聽說修建宗廟,需要各大世家出資。那現在各大世家出資情況如何?」秦楓突然想到了一件最關鍵的事情。

雖然蒼梧帝朝不缺錢,但修建宗廟可是一件從帝族傳承上升到帝朝命運的大事。所以,帝朝的各大世家、宗門、皇親國戚都要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以彰顯對帝朝的忠誠。

「回……回稟大人,還……還沒有落實。」

劉病言低下頭,囁嚅道:「聽……聽說帝都世家放……放出話來,需要您……逐……逐一登門拜訪,他們才肯拿錢。」

「逐一拜訪?」秦楓笑了。

他可是少司空,帝朝上卿啊,何等身份。

若是換一個有背景的少司空來,那這些帝都世家絕對會爭前恐后地找關係、走後門來給他送修建宗廟的錢。

可惜,他不是。

而且,這其中又有四大世家從中作梗,所以那些帝都世家估計都等著看他的好戲吧。

「給本王張貼一份告示出去,三天之後,本王會在宗法院外的茶肆中設宴,讓所有帝都世家帶著自己的誠意過來。如果不來,他們便會從此次修建宗廟的名單上除名!」秦楓幽幽道。

「除名?」

劉病言臉色一變,急忙道:「大……大人,萬……萬萬不可啊。這些帝都世家背後或多或少都有四大世家和帝族為依仗。如……如果他們沆瀣一氣,都不出錢的話,那……那修建宗廟的事情就要擱置了。」

什麼意思?

秦楓疑惑地看向他。

「因為宗廟修建的費用為十三萬六千億靈晶,帝庫出資三萬億靈晶。剩下的帝都世家出六成,也就是六萬三千六百億靈晶。」劉病言說到這些事情的事情,異常流暢。

六萬三千六百億?

嘶!

秦楓倒吸了口冷氣:這帝族是修建宗廟,還是重建宗主國啊?如此龐大數量的靈晶,梁朝可連一個零頭都拿不出來啊。

「而且,修建宗廟有時間限制,如果逾期不能完成,我……我等只怕都要人……人頭落地。」劉病言略顯慌張道。

原來如此!

秦楓瞳孔微微一眯,幽幽道:「你就按照本王說的去做。所有的事情,本王自然會處理好!」

劉病言怯怯地看了他一眼:「是……是。」

他不知道這位少司空大人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是跟帝都世家正面硬剛,肯定不會有好下場的!

不過,他也不敢多說什麼,因為得罪了這位少司空大人,可是要命的啊!

……

翌日,告示張貼出去了。

帝都各大世家都笑出了聲。

「哈哈,晏兄,想不到這剛來的少司空大人要給我們點顏色看看啊。」西園內,賀家家主舉著佳釀,笑眯眯地說道。

「赴宴?還小茶館?哈哈哈,明天,我就去把那小茶館給拆了,看他往哪裡去赴宴!」一位肥肉大腦的傢伙一臉得意之色。

「拆了茶館,哈哈,高明,高明啊!」其餘人附和道。

「不過,依我看,不要明天去拆,就選最後一天晚上去拆。到時候,咱們就推說沒有茶館,自然無法去赴宴了嘛。」有人提議道。

「哈哈,甚好,甚好!」肥頭大腦的傢伙點頭不迭。

與此同時,四大世家也得到了消息。

大司空府。

一位衣著考究的管家站在大司空身後,不忿地說道:「老爺,秦楓這小子太放肆了,居然剛到宗法院,就敢殺人立威。若是任由他胡來,那日後宗法院還有咱們的立足之地嗎?」

「呵呵,宗法院?」

大司空史吉越輕啜了香茗,幽幽道:「帝主說了,宗法院諸事以宗廟修建為首。那小子想要折騰,就讓他折騰去吧。」

「可是,小的聽說,他還放出話,讓帝都各大世家去見他,否則就要從修建宗廟的名單上除名。」管家皺眉道,「這不是胡來嗎?」

「六萬億靈晶,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啊。」史吉越笑眯眯地搖搖頭,然後站起身,說道,「老夫要去見見二帝子殿下,聽聽他的高見。」

「那十六帝子殿下那邊?」管家問道。

「先等等吧。」史吉越吐了口濁氣,抖擻衣袍,走了出去。

如今的帝都已經是暗流涌動,誰都不敢貿然出手,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成為別人的墊腳石。

而秦楓的出現,或許會讓這一切出現轉機。

……

三日之後,清晨。

閻煜快步趕來,一臉尷尬地說道:「陛下,出了點問題。您說要在茶肆宴請各大家主。現在,茶肆沒了……」

沒了?

秦楓挑了挑眉頭。

。濃霧散去。

海棠她們這才從廟裏走出來,看到逐漸清晰的道路,紛紛露出欣喜的神色。

「這樣就能下山了!」

小西先一步跑進了廟中,將還綁在柱子上的阿力等人解開繩索。他們現在看起來就是有些昏昏沉沉的樣子,其他方面已經沒有什麼影響,至少聽到小西的話,都會站起來和他一起走了。

《綻靈記》第082章.花的調查結果 太激動了,她喘了一口氣,才又介面:「只要拓跋浚的元神和魂魄回歸一處,他就會變成最初的他,而那個最初的他,不可能會對你有任何感情。」

「那他們不回歸一處不就好了?」宮玉繼續堅持己見。

黎璟之道:「不可能的,玉兒,拓跋浚放棄真身修鍊邪功之時有時間限制,到了一定的時間,他們的元神和魂魄就會相互吸引了。到時候,不管你如何努力,也不可能阻止得了他們匯合一處。」

宮玉道:「師伯,那個時間會是多久?」

「不清楚,也許要拓跋浚自己才清楚,但到該匯合的時候,任何人都無法阻止。」

宮玉:「……」

匯合即死亡嗎?

那想辦法讓他們都好好活著就好了。

林音音憂心忡忡道:「玉兒,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你阻絕不了的,別白費力氣,也別天真了。」

宮玉不說話,單是抬眸看著她。

林音音道:「玉兒,聽娘的話,和夏文樺分開吧!他只是拓跋浚的一縷魂魄,你和他沒有緣分的。」

宮玉:「……」

忽然明白了,從一開始,南山寺的主持大師就說她和夏家三兄弟沒有緣分,並要她離開他們,原來是這個原因。

可是,他們為何不在一開始時就告訴她真相呢?還非得搞一個天機不可泄露的幌子。

那會知道真相的話,她可能還會考慮離開,而現在……

黎璟之看她猶豫不決,道:「玉兒,你喜歡拓跋浚嗎?」

宮玉搖頭,「不喜歡。」

「那拓跋浚喜歡你嗎?」黎璟之又反過來問。

宮玉仍然搖頭,「也不喜歡。」

「這不就是了,你和拓跋浚的元神相互排斥,如何能修成正果?」

宮玉:「……」

她幹嘛要跟拓跋浚修成正果呢?

她愛的只是夏文樺,她和夏文樺心心相惜就好了,至於其他人,都靠一邊去。

黎璟之苦口婆心道:「玉兒,聽師伯和你娘的,離開夏文樺,回忘憂島去,從此離金凰一族遠遠的,這樣他們就無法傷害你了。」

宮玉眨巴眨巴眼睛看他,不想答應。

黎璟之無奈道:「玉兒,你難道還不知道嗎?咱們藍凰一族從金凰一族奪來的至尊魂骨,現在在你身上。」

宮玉此前從未考慮過這個問題,當即驚愕地張大嘴巴。

當然,她並非不會考慮,而是不敢。

因為不敢設想,所以她就故意迴避了。

這會聽黎璟之直白地道出,她就不能不面對了。

「那個,師伯,既然至尊魂骨是金凰一族的東西,那咱們還給他們就行了。」

黎璟之都要吹鬍子瞪眼睛了,「玉兒,你想得太簡單了,那至尊魂骨在你的體內,要如何才能拿出來還給他們?」

宮玉愕然道:「拿不出來嗎?」

她詢問的眼神從黎璟之的身上轉到林音音的身上。

林音音迎著她的視線搖頭道:「拿不出來的,玉兒,那並不是一塊骨頭,剜出來就完事了。那至尊魂骨如今與你的神魂融為一體,要想拿出來,就只有拿你的神魂去提煉。」

「拿神魂去提煉?」宮玉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寒顫。

提煉?怎麼提煉?

將她的神魂放入丹爐裡面去燒嗎?

太可怕了,不敢想象。

神魂和肉身是不一樣的,肉身感受到了極致的痛苦,還會昏過去,而神魂就只能一直清醒地感受那種痛苦了。

林音音點點頭,心下都開始為宮玉擔憂了。

「玉兒,把至尊魂骨提煉出來的方式方法既殘忍又痛苦,任何人都不可能承受得住的。」

黎璟之道:「關鍵是從你的神魂裡面提煉出了至尊魂骨,那你就會魂飛魄散了。玉兒,我們讓你離開夏文樺,都是為了你好,聽我們的吧!」

林音音恨鐵不成鋼地道:「玉兒啊!娘就是怕你被拓跋浚下套,所以早先就讓你跟淳于彥訂婚,可你到底還是違背了母親的意願。」

倘若按她安排的做,那宮玉這輩子就會安安穩穩的,而不會讓拓跋浚有機可乘。

宮玉木然地退到坐塌前,一屁股坐下去。

腦袋跟充了氣似的,又漲又疼。

「玉兒……」林音音還想催促。

黎璟之收起透明珠子,走到她的旁邊,拍拍她的肩膀,「音音,別催得太急,咱們給玉兒一點時間吧,她會想通的。」

宮玉看看他,眼神卻有些迷茫。

藍光閃過,再看時,屋裡已經沒有了黎璟之和林音音的蹤影。

宮玉頭疼地按太陽穴,無法決定她該幹什麼。

夏文樺在外面察覺到屋裡閃現的藍光,敲了敲門,便推門進來。

「玉兒,娘和師伯呢?」

沒有在屋裡看到人,他臉上都是狐疑。

「走了。」宮玉放下手,想讓自己自然一點。

走到宮玉的身邊,夏文樺看宮玉皺著眉頭,納悶道:「你怎麼了?」

「文樺。」宮玉抬頭看看他,伸手抱住他的腰,把腦袋靠在他的腰上,明明有許多話要說,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

「玉兒,你這是怎麼了?」夏文樺明顯察覺到宮玉的情緒不對勁。

宮玉嘆了一口氣,不言。

夏文樺心裡挺不得勁的,擔憂道:「是不是娘和師伯給你說什麼了?」

宮玉的脊背僵了僵,抬起頭來,拉夏文樺坐在旁邊。

「文樺,我給你說一件事。」

夏文樺輕撫她的眉頭,「玉兒,什麼事讓你如此愁眉不展的?」

宮玉拉下他的手,「文樺,你先聽我說。」

「好。」夏文樺一眨不眨地看著她,都開始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