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家庭聚會,要給大家一個難忘的記憶,今晚大家就好好暢快一下。

第一次家庭聚會,要給大家一個難忘的記憶,今晚大家就好好暢快一下。

第一次家庭聚會,要給大家一個難忘的記憶,今晚大家就好好暢快一下。 150 150 admin

「昭賢哥哥,你們家有雪糕嗎?」

剛回來大家都熱壞了,就想着吃個雪糕降降溫。

「……」為了一一,今年夏天他們家還沒買過冷飲,他倒是忘了這群孩子會要吃,「你們說出想吃的?我讓人送過來。」

一個個爭先恐後的報出自己想吃的品種名稱,聽的楊昭賢一臉懵,乾脆讓人把新品每樣都拿點送過來。

大約半個小時,家門口停了一輛商務車,緊接着駕駛員下車,從後座拿出幾箱包裝好的冷飲交給門口的門衛。

又由門衛把冷飲送到主宅。

「你們要的冷飲到了,你們報的名字我沒記清,所以讓人每樣新品都拿了點,你們看看,喜歡吃什麼,自己拿,還有你們聲音小點,要是吵到你們姐姐休息,惹火了你們的姐夫,我可幫不了你們。」

楊昭霖抬頭瞄了瞄二樓,好心的提醒道。

不得不說,楊昭霖在這幾個心中還是有一定威望的,原先嗓門大的人,頓時壓低了嗓音。。 銀色小人為自己的腦補自得,她分毫不讓的態度,的確讓晶核頗為煩惱。

在小人再次逼問時,晶核轉了又轉,一連幾次,最後幽幽嘆息一聲,似是放棄了抵抗。

銀色小人卻身形一僵,她感覺有什麼東西落在她的腦袋上,然後那個東西揉了揉,搓了搓,力度不大,她想,應該很柔軟。

可她堂堂先天生靈的腦袋是能隨便摸的嗎?

她猛地偏頭,抬眼上翻,然後肥嘟嘟的面頰被一捏,一扯,銀色小人心中抓狂,抬手去拍,卻啪的一聲拍在了自己臉上,結結實實給了自己一個巴掌,小人呆立當場,化作了石雕。

「真不可愛啊!」懶洋洋的女聲在耳邊響起,輕輕淺淺深入靈魂,連聽的人也隨之懶怠起來。

蓮花腦袋一點猛地驚醒,連忙扯了扯自家還沒從打擊中回過神的主人。

銀色小人瞪大的杏眼瞳孔驟然一縮,恢復了焦距,看著面前平平無奇的晶核,如看到了洪水猛獸,眼中的驚恐好似要溢出來。

「就算你再厲害也沒用,我就算把身體毀了也不給你!」她幾乎使用吼的,也不知是被嚇的,還是自覺毫無反抗之力破罐子破摔。

「淡定!」

晶核的聲音柔緩軟綿,聽起來有氣無力卻極具穿透力,銀色小人頓覺氣弱,鼓起腮幫子瞪著眼前的不明生靈。

是的,她私以為這麼活靈活現的就是一個生靈,只是不知她有什麼目的。

這次不用銀色小人逼問,晶核用她那特有的懶散聲音抱怨,「你這小傢伙真是多事,若是要講個先來後到,你才是那個後來的那個!」

明明是反駁的話語,卻被她說得如今天陽光時正好,很適合睡覺一般。

「你騙人,我以前都沒見過你!你快說你有什麼目的!」銀色小人跳腳,她怎麼可能是後來的,一定是她有險惡居心,才不說明。

晶核又轉了圈,身上亮起一道微弱的光芒。

那邊玲瓏正隨波逐流,突然察覺到一股熟悉的力量拉扯,當即高興地配合,順著這股力量向自家姐姐飄去。

它嘴角揚起笑容,張開手迎接姐姐的懷抱,突然身形一頓,停在自家姐姐頭頂一尺處,平平的小身板轉了個個,一雙小眼睛疑惑地看向對峙的兩位。

「母親?」它糯糯開口,聲音中帶著微不可查的顫抖,很怕疑似母親的大人讓它離開姐姐。

晶核一動不動,懶洋洋道:「你說,我和她是誰先來的。」

小玲瓏不明所以,看了看對面的小人,小眼睛中閃過一絲疑惑,這個小人很眼熟,身上還有姐姐的氣息,莫非是它睡著的這段時間,姐姐生了小寶寶?

眼下是什麼情況?小寶寶在和母親鬥氣?是在比誰更先來?

玲瓏自覺想明白了,小眼睛恢復清明,心下很是無奈,小寶寶是後來生的,怎麼可能比母親來得更早呢!

它對著銀色小人露出一副慈愛的笑容,軟軟給她介紹,「小寶寶,我是你姨母,這位是姨母的長輩,『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小寶寶要尊重長輩哦!」

姐姐的小寶寶也是它的晚輩,作為長輩,有教導晚輩的之責,玲瓏美滋滋地想。

早在玲瓏喊母親的時候,銀色小人就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置信,此時聽它說是自己的姨母,還認了一個長輩,當即就不好了,只覺腦袋一陣陣眩暈,如被五雷轟頂,儘管雷不會轟她,只會轟慫包。

用慫包前世的話說是腎上腺上升,血壓爆表,被氣的,她接受不了這個答案,指著玲瓏的小手抖個不停,「你一個小靈族,哪來的母親?你這是胳膊肘往外拐,認賊作母。」

玲瓏慈愛的小眼神一呆,抿了抿嘴,這個小寶寶脾氣不太好,還不尊重她這個姨母,聽聽她說的什麼,「小靈族」、「認賊作母」,小眼圈中頓時蒙上一層霧,它心中委屈,顫巍巍道:「你怎麼能這麼說,我要告訴姐姐。」

銀色小人,「……」

聽它還要告狀,小人原地爆炸,氣得指著呆萌的玲瓏罵道:「你個小靈族有沒有腦子,我問你她是什麼人?你連她是什麼人都不知道就亂認親,你知不知道她就呆在識海,識海是什麼地方……」

玲瓏弱弱打斷她,「我知道呀,她就是我母親,我是她親手雕刻的。」

銀色小人張著的嘴來不及合上,抓著玲瓏失聲問:「你說什麼?你不是冥界那個帝君給的?」

玲瓏被她駭了一跳,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激動,還有,小寶寶怎麼知道帝君的?

她後知後覺的想到,人類的小寶寶這麼小的時候,好像不是這麼聰明的,也不會說話,「啊,你不是姐姐的小寶寶嗎?」

銀色小人面上一陣扭曲,被氣得發暈,忍不住爆了粗口,「我去你的小寶寶,老子是先天生靈,先天生靈!你的腦子讓驢踢了,還是你太蠢,靈族連傳承都不屑給你!」

玲瓏眼淚汪汪,它又被牌身攻擊了,不過她也清楚了,這個有姐姐氣息的小寶寶不是姐姐的小寶寶,而是什麼先天生靈,它委委屈屈道:「不是就不是,你幹嘛罵人,人家本來就沒有傳承。」

「呵,就你這認賊做母的蠢樣,連靈族都不屑收你!」銀色小人被氣得失去理智,繼續人身攻擊。

玲瓏在她手中掙扎,可握著它的手看起來嬌軟,實則像鐵鉗一般,它急道:「你放開我,你是誰,我要告訴姐姐你欺負我!」

銀色小人惡狠狠地瞪著她,連懷中的蓮花都抖了抖,「告訴她?那她也是幫我不幫你,身為器靈竟然叛主,你不是有母親嗎?怎麼不找你母親做主?」

靈種掙扎的動作一頓,為什麼說它叛主?怎麼睡了一覺它就叛主了?姐姐正在療傷她捨不得打擾,求救的目光忍不住投向晶核。

可晶核一點反應都沒,靜靜飄著,仿若她們的爭執不是因為自己。

玲瓏只能解釋,「我沒有叛主,你不能污衊我,姐姐可以證明我的清白!」突然,它眼睛一亮,想起以前姐姐是怎麼應對無禮之人,當即反客為主,「你還沒說你是誰?你憑什麼說我背主,你才是壞人!」

。 聞聲。

楚帝揚眉淡笑,看着秦帝道:「這句話,每次見到你,你都會說。」

說着,他戲謔一笑,繼續道:「可惜,你從來沒有如願,朕一直活着好好的,以前你殺不了朕,現在也殺不了,以後更殺不了。」

「不是朕看不起你,實在是你真的太弱了。」

「還有,朕要告訴你們,在場的諸位………都是垃圾。」

秦帝霸道囂張。

相比之下,楚帝比他更狂。

一句在場的諸位都是垃圾,完全將古靈族強者漠視。

這種漠視,猶如超級強者俯瞰螻蟻。

這一刻。

古靈族強者臉色大變,一個個殺氣騰騰,恨不得上去將楚帝碎屍萬段。

楚帝之言激怒了古靈族強者,同樣激怒了秦帝。

字字誅心,猶如一柄柄利劍扎在秦帝心上。

敗給楚帝,一直都是嬴政心底最大的痛。

現在楚帝不但扎心,還要在傷口上撒鹽,這對於秦帝,絕對是致命的打擊。

沉默一瞬。

秦帝目眥欲裂,怒道:「楚帝,你想激怒我,現在你如願以償,是時候領死了。」

語落。

他身影一閃,剛欲上前向楚帝出手,一道倩影出現在他身邊,「聖子無需動怒,為了一個將死之人,不值得。」

來人是古靈族聖女,古幽。

正是因為她對嬴政一見傾心,秦帝才有機會進入古靈族,好在秦帝自身也夠努力,所以才能短時間內在古靈族內站住腳。

曾經的大秦帝國帝王,馭人之術和處事手段,對他而言輕而易舉。

當日古幽出現,嬴政就是到自己的機會來了。

可以藉助這個古老的大族,除掉他的心腹大患楚帝,果然,在古幽的支持下,嬴政率領古靈族強者,橫掃北荒域,擊敗霸主神國。

雖然在這場大戰中,古靈族損失了一部分強者,可得到的資源卻能夠讓古靈族培養更多的強者。

這也讓嬴政在大戰結束之後,水漲船高,在古靈族內全力僅次於族長和一些閉關不出的長老。

現在古幽到來,就是為了幫助嬴政除掉楚帝,完成秦帝心裏一直想要完成的事情。

看到眼前一幕。

楚帝淡聲一笑,「原來曾經叱吒天下的秦帝,現在居然是靠一名女子,真是讓人大跌眼鏡。」

說完。

他目光落在古幽身上,「閣下如此美貌,一身修為不俗,為何會選擇他?」

「你看朕如何,要不要做朕的女人,只要你答應做朕的女人,你們古靈族以後歸順於楚國,朕一定不會虧待他們。」

「朕不管哪方面都比他強,姑娘還是考慮考慮。」

聞聲。

古幽怒道:「古玄天,給我殺了他。」

一聲令下。

一名身披黃金戰戟,手持銀槍的戰將,目光落在楚帝身上,接着,他身影朝前,一個疾沖飛了出去。

槍出如龍,貫穿九天,直擊楚帝身影上。

就在這時。

一道身影從楚帝背後暴掠而出。

正是呂布。

一桿方天畫戟負於身影一側,身上銀甲光輝閃爍,呂布看了眼古玄天,獰聲道:「就你,也配向吾皇出手。」

聲音落下。

長戟橫空劃過,一道龍吟傳開,戟鋒上攜無盡的氣浪,朝着古玄天吞噬過去。

這時。

楚帝看向秦帝,「明知道朕麾下神將的實力,還讓古靈族之人前來送死,看來在你心裏,絲毫沒有古靈族。」

「說,你是不是想借古靈族之力,實現你重建大秦帝國的夢想。」

「看來朕猜的沒錯,古靈族果然被你當成炮灰,可憐他們還不知道。」

聞聲。

古幽臉色愈發難看,怒喝道:「楚帝,你休要挑撥離間,古靈族內沒有一人會相信你的話。」

楚帝點頭,「朕沒有讓你們相信啊,只是在闡述一個事實,既然你們願意被利用,就當做朕沒說。」

「其實,秦帝不是那樣的,是嗎,姬老。」

姬玄神怒道:「當然不是了,秦帝當日在我姬氏一族,也不過是為了替姬氏一族掠奪資源,才向楚帝出手的。」

「可老朽有一事不解,為何當日姬氏一族戰敗之後,秦帝就離開了?」

楚帝和姬玄神的對話,響徹在九天之下,一時間,古靈族之人臉色泛起異樣,目光齊刷刷落在秦帝身上。

這時。

秦帝縱聲道:「楚帝,說了這麼多,無非是想讓我失去古靈族的支持,今日你我一戰,不牽扯古靈族,可敢應戰?」

楚帝笑道:「有何不敢?」

嬴政已經敗給他兩次,敗軍之將何以言勇?

昂。

龍吟九天,響徹九天十地。

秦帝背後神龍巨影翱翔,周身上泛起一團黑色流光,眨眼間,形成一具鎧甲,籠罩在他身上。

「小子,他身上的鎧甲有古怪,如果我沒有看錯,應該是靈神鎧甲。」

三樓的提醒聲傳來。

楚帝劍眉上挑,沉聲道:「靈神鎧甲很強?」

三樓道:「很強,它可以防禦任何天地靈物的攻擊,也就是說你的神火,禁忌之力對於他沒有絲毫的傷害。」

這麼逆天?

原來是有了靈神鎧甲,難怪秦帝如此有恃無恐。

念及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