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洪重普的話,李棩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是平庸,不是傻。孰重孰輕還是分得清楚的。於是朝鮮派此時西人黨一眾官員,包括右議政鄭維城、洪重普,左議政宋時烈、李慶億,領議政洪命夏、許積,延陽府院君李寺白、完南府院君李原淵、原平府院君元斗杓等一干朝臣便一同前去與曹海濤「議和」,請求重歸大明,以君臣之禮侍大明。

聽了洪重普的話,李棩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是平庸,不是傻。孰重孰輕還是分得清楚的。於是朝鮮派此時西人黨一眾官員,包括右議政鄭維城、洪重普,左議政宋時烈、李慶億,領議政洪命夏、許積,延陽府院君李寺白、完南府院君李原淵、原平府院君元斗杓等一干朝臣便一同前去與曹海濤「議和」,請求重歸大明,以君臣之禮侍大明。

聽了洪重普的話,李棩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是平庸,不是傻。孰重孰輕還是分得清楚的。於是朝鮮派此時西人黨一眾官員,包括右議政鄭維城、洪重普,左議政宋時烈、李慶億,領議政洪命夏、許積,延陽府院君李寺白、完南府院君李原淵、原平府院君元斗杓等一干朝臣便一同前去與曹海濤「議和」,請求重歸大明,以君臣之禮侍大明。 150 150 admin

朝鮮王朝來談判的陣仗着實把曹海濤和馬進寶嚇了一跳。

馬進寶說道:「某真是想不到,元首威名遠播,朝鮮竟然不戰而降。」

曹海濤說道:「一個是因為元首威名遠播,另一個是因為大明三百年積威日久所致。這一次來的正是李朝的重臣,我看我們需要謹慎行事。」

馬進寶說道:「對,自然應該如此。」

韓代虎說道:「依小的看,應該狠狠敲朝鮮一筆,讓他傷筋動骨才好。」

「對!」熊柏通和曹三、曹四也附和。

曹海濤白了眾人一眼說道:「你們懂個屁。當年,元首給我作教師爺的時候,你們這幫傢伙還不知道在哪呢。放長線釣大魚的道理你們懂不懂?你們以為朝鮮是南洋的富戶嗎?說敲一筆就敲一筆。朝鮮大王可是有軍隊的,你搞人家搞得狠了,這群棒子一旦跑到滿清那邊去怎麼辦?

況且朝鮮雖然軟,可是捏不好弄一身騷。我們現在沒辦法一口吞下朝鮮,得讓棒子再軟一些!」

「這群棒子本來就在滿清那邊,朝鮮不是大清的附庸國嗎?大清的使者來朝鮮,大王得出五百里迎接,還得跪着。敲他怎麼了?敲得越多不是越軟?」曹三說道。

「你懂個屁!」曹海濤說道,「朝鮮和咱們一樣,都是不梳辮子的。自己說自己是這個……這個……中華衣冠,跟滿清根本就不是一條心。元首說了,鬥爭就是要把朋友弄得多多的,把敵人弄得少少的,然後團結朋友幹掉敵人,就是這樣。現在不分青紅皂白,上去就是狠狠勒索,那怎麼行?」

「沒錯,曹將軍所言甚是。」韓代虎思考了一番說道,「這個朝鮮其實還是有一些良心的,不全是滿清走狗的模樣。現在的朝鮮大王叫李棩,他爹就是朝鮮的孝宗。朝鮮孝宗痛心於明朝的滅亡,竟然積極組織軍隊打算北伐,『反清復明』。為了北伐,孝宗首先採取措施,擴軍備戰。駐漢城的都城御營廳軍由七千人增加到兩萬一千人。禁軍由六百人增加到一千人,全部改編為騎兵。御營廳增加了大炮攻堅部隊,還計劃將守衛漢城的訓練都監軍增加一萬名,御營廳軍增加兩萬名。但是由於朝鮮沒錢,未能實現這一點。雖然訓練都監軍和御林廳沒有能夠如願增加,但是其他的方面還是實現了的。」

「啊?」曹三說道,「這麼說,其實朝鮮還是有一些實力的。」

「廢話!」曹海濤說道,「所以我說不能漫天要價。你想想,這麼多人,如果和咱們一起打滿清會怎麼樣?咱們只不過是得了一場小勝。依靠大明的威嚴,萬曆皇爺的福氣,咱們才能和朝鮮談判,萬萬不可逼得太緊。想要拿下朝鮮還需要元首的大智慧,我們獲得一些利益也就是了。況且,這一次北上是去抄滿清老窩的,不是抄朝鮮老窩。咱們得些東西,趕快北上才是正事。」

眾將聽了紛紛點頭稱是。

—————————

註釋:文中高麗是王氏高麗,一個三韓人建立的國家。高句麗和高麗不是一回事。高句麗和百濟都是扶餘人建立的國家,都在朝鮮半島有領土,後來都被唐朝滅了,滅亡后他倆再也沒有復國。

雖然高句麗滅亡後天天喊著復國,但是當大祚榮重新獲得原來高句麗地區統治權的時候建立的確是渤海國,接受唐朝冊封,這是一個以粟末靺鞨人為主體的國家,他也不是高句麗,更和朝韓沒關係。

高句麗國號是句麗,由於國王姓高所以世人稱呼其為高句麗。高句麗從來不叫自己高句麗。就如同蜀漢向來叫自己為漢不叫自己為蜀漢一樣。

有人說高句麗是中國的,朝韓說是他們的。其實,在我看來,誰的都不是。高句麗奴隸制王朝本身的文化和我迥異,是另一種文化,當大唐滅亡高句麗后中華文化方才統一了東方文化圈。不然,再有一種文化來競爭,必然死傷無數。大家看基督教和***教的千年恩怨就知道了。朝韓日本也都是中華文化,被我們的文化給統合了。所以,朝韓別說血統上和高句麗沒啥關係,就是文化上也完全不同,他怎麼會是高句麗?

我覺得高句麗應該說不是中國的也不是朝韓的。他就是古代出現的一個國家,後來滅亡了,人跑得到處都是。僅此而已。

高句麗在史書中有時候寫成高麗。後來出身新羅的王建殺了弓裔而建國,沒有國名,於是就想到了高麗,畢竟高麗曾經也牛過。國君姓王,這個王朝自然該叫王高麗,就如同李唐、趙宋、朱明一樣,它顯然不是高句麗。

。 感受到墨凌霄放鬆下來的姿態,葉清苒也猛地鬆了一口氣,急切的轉過臉詢問了起來:「我們是不是成功了。」墨凌霄低下頭兩個人四目相對這才緩緩的點了點頭。

清晨來臨,看著新聞里鋪天蓋地的報道,墨振華手下的人都在搶奪著辦公室內僅剩下的一些東西,一直坐在地上的墨振華也清醒了過來,看著空蕩蕩的房間,仰天大笑了起來。

可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墨振華臉上的笑容猛地消失不見了,手臂撐著桌子,用盡全身的力氣站起了身子,踉踉蹌蹌的走了出去。迎面走來的裴浩見狀立刻抱緊了自己懷裡的東西,下意識得躲閃到了一旁。

車輛像失去控制一樣行駛在路上,墨振華的心裡的念頭也變得越發到底堅定了起來,他一定要搞垮墨凌霄,一定要,理智慢慢的恢復了一些,調轉了一個方向朝著最不可能的地方行駛了過去。

看著門前行色匆匆的路人們,墨振華的心越發的沉靜了下來,帽檐也更加低了一些,看著滿臉笑容走出來的兩個女人,狠狠的咬下最後一口麵包,握緊手裡到底匕首橫衝直撞的跑了過去。

一時間,現場變得失控了起來,在闞佳失去理智的尖叫聲中,葉清苒緩緩的低下頭看了看自己脖頸上傳來冰涼感覺的東西,她當然臉上浮現出一抹冷淡的笑容,想要用這種方式來安慰一下闞佳。

「後退,都給我後退。」墨振華的手臂漫無目的的揮舞在空中。劉顏封用力攙扶著身旁的闞佳,理智的回答了起來:「你不要衝動,我們後退。」說完就示意一旁的保安也一步一步的回退著。

看著面前的空位,墨振華的心裡早就又怕打算,手臂再次駕在了葉清苒的脖頸處,緩緩的朝著電梯的方向走了過去。

「你們不要跟上來,我要見墨凌霄。」墨振華的眼神變得越來越尖厲,但語氣卻越發的冷靜了下來。

看著緩緩關上的電梯門,劉顏封的大腦飛速運轉著,立刻拿起葉清苒的包翻找了起來。墨凌霄看著屏幕上熟悉的號碼沒有絲毫的猶豫就接聽了起來,但傳進耳朵里的聲音卻有些陌生。「墨凌霄,清苒她被人綁架了,就在安果大廈,綁匪說要見你。」

一瞬間,墨凌霄的腦海里閃過無數種結果,毫不猶豫的拿起桌上的鑰匙就跑了出去,準備敲門的阿勇手指停在了半空,意識到不對勁也跟著跑了出去。車輛疾馳在路上,墨凌霄握緊方向盤的的力氣逐漸加大了一些。

呼嘯的風聲打在耳邊,葉清苒緩緩的放下自己高舉起的手臂試探性的開口說了起來:「墨振華,這樣很…」可話還沒有說完,下一秒就清楚的感受到了輕微的疼痛感,連忙再一次舉了起來。

「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看著微微有了動靜的防火門,墨振華看了一下距離,再一次後退了兩步,趴在葉清苒的耳邊低聲威脅了起來。

墨凌霄聽著劉顏封的解釋跟闞佳的啜泣聲,心裡忍不住變得緊張了起來,晃動著因為高度緊張兒變得緊繃的身體,猛地一個用力就推開了厚重的防火門。

出現在視線里兩個糾纏在一起的身影,墨凌霄的心變得沉重了起來,可他的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任何的異樣,在墨振華的微笑之下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

精神高度緊張的葉清苒終於在這一秒防線破裂了,有些激動的喊了起來:「你來幹什麼,你快走。」墨凌霄微微的搖了搖頭,她不希望葉清苒說這些話。

「你們的戲演的很不錯啊,怎麼不繼續演了?」想起之前的種種,墨振華忍不住開口嘲諷了起來,就算他墨凌霄再神氣,現在不也一樣被自己拿捏的死死的。

沒有人開口回答,墨振華也毫不氣惱,不知道再想些什麼,手上揮舞著的匕首被他扔向了一旁,卻在下一秒緊緊的拉住了葉清苒的手臂,威脅似的拉著葉清苒站上了天台的邊緣。

「墨振華,你想要什麼?」墨凌霄有些忍耐不住了,但腳步卻悄無聲息的上前了兩步。

墨振華有些佩服墨凌霄的冷靜,另一隻手不斷的拍著葉清苒的臉頰,邪魅的開口說了起來:「我想要什麼?」下一秒語氣變得尖銳了起來:「我要你放棄墨家財產到底繼承權。」

「我可以答應你。」在葉清苒強烈德拒絕下,墨凌霄冷靜的開口說了起來,下一秒又開口部署了起來:「我還可以讓律師過來做見證。」

墨振華沒有想到事情會進展的這麼順利,但還是洋洋得意了起來,警惕的神經也緩緩的鬆動了一些,自顧自的說著嘲笑的話語。

墨凌霄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葉清苒的身上,可餘光卻一直在觀察那個匍匐前進的消防員,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葉清苒的額頭冷汗沒涔涔,此刻墨振華也有些一樣的感覺,想要開口詢問。

可餘光卻看到了朝自己飛撲過來的身影,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腳底打滑向後倒了起來,可就算這樣緊握的手指也沒有鬆開,也將葉清苒拉了下去。

突如其來的失重感讓葉清苒來不及再看墨凌霄一眼,看著眼前蔚藍的天空,臉龐上浮現出了一種複雜的感覺,一切都還沒有完成卻又一切都努力了,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看到這一幕到底墨凌霄大步奔跑了起來,一切細微的聲音都被無線的發大,他已經無法在注意到其他得東西,只有葉清苒的臉龐,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趴在牆體上的墨凌霄用盡全身的力氣拉住了葉清苒的手。

感受到墨凌霄的存在,葉清苒猛地睜開了眼睛,兩個人四目相對,葉清苒有千言萬語想要表達,但最後卻只說出了三個字:「墨凌霄。」

「我在。」感受到身後奔涌而來的人們,墨凌霄這才溫柔而又細膩的開口回答了起來。

。即便管家如此,雷震鳴也沒有將那恐怖如斯的威壓收斂起來。

「想讓我們交出宋先生,絕不可能,今日哪怕是哪怕是唐北斗那那老匹夫在這裡我也這樣說。」雷震鳴霸氣無比,絲毫不給對方一絲面子。

「你……」唐家……

《蓋世殺神》第644章唐家的怒火! 在這一瞬間,許林爆發出了一股極端強大的靈魂之力,就像是炎炎烈日一樣,整個人化作一枚發射出去的導彈一樣暴射而出,強行用自己的靈魂之力進行燃燒,以野蠻的姿態衝破了這一道道惡魔之力的攻擊,轉眼之間就來到了動力能量核心裝置面前。

但是當他來到動力能量核心核心裝置面前的時候,忽然就有一股強烈的感覺在心裡嘭動,似乎是在警戒著自己。不要碰觸動力能量核心裝置,一旦碰觸它的話,你將會遭受到難以想象的後果。

許林覺得這不過只是幻覺而已。不過是幻聽,可是這真的是幻聽嗎?

為什麼感覺那麼的真實?

到底是不是幻聽?

是惡魔的蠱惑之音嗎?

還是什麼?

許林有點分不清楚了,因為實在是太過強烈,太過真實了。

「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在許林的身後忽然有數道惡魔之力化作刀劍槍戟。挾夾著鋒銳無匹的力量朝著他暴掠而來,那迫不及待的模樣簡直就像是要把許林洞穿一樣。

「不管了!」

感受到身後籠罩而來的攻擊,許林咬了咬牙,決定動手,因為他剛剛已經燃燒了自己的靈魂之力,自己已經沒有多少力量能夠來進行抵擋了,所以許林如果再這個時候不破壞掉這個裝置的話,那麼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喝!」

一道沉喝聲就在許林的喉嚨之中響徹開來,緊接著他抬起了自己的手臂,掌心裡有著無數乳白色的靈魂之力匯聚而成一團,甚至隱約之間還有著白色的雷電在閃動似的,而後狠狠的拍擊下去,轟在了動力能量核心裝置表面上的黃金紋絡上。

就在許林這一掌拍在了動力能量核心裝置的一瞬之間,原本快要刺中到許林的後背的幾道惡魔之力就是猛然停止了下來,而後驟然消散。

原本做好了會被洞穿的準備的許林在這一刻卻是沒有感受到了任何的疼痛,這讓他的臉龐上露出了錯愕之色,緊接著他就看到了黃金紋絡在這一刻綻放出了更加耀眼的光芒,看那個樣子。似乎要爆炸一樣。

這讓許林臉上的神色大變,同時內心裡的那一股不安變得越來越強烈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四周的惡魔之力忽然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惡魔的身形,出現在了許林的不遠方,看向了自己。

看到惡魔出現,許林的臉龐上露出了驚變之色,目光變得異常的警惕,戒備著他。

然而。在這個時候,惡魔並沒有任何的動作,反而他的臉龐上充滿了興奮的笑容,盯著許林,說道:「真的是謝謝你了啊……」

「謝謝我?」

聽到惡魔的話,許林愣了一下,然後就看著綻放著越來越強烈光芒的動力能量核心裝置,他下意識的就察覺到不妙了,當下他看著惡魔。怒聲吼道:「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並不是我做了什麼,而是你做了什麼,封印的力量,終於被你親自開啟了,這股力量,我將會幫你代收的。」

「什麼!?」

許林聽到這話。臉龐上露出了驚駭之色,下一秒,他就感覺到了在動力能量核心裝置表面上的黃金紋絡徹底的爆炸開來,形成了一股衝擊波擴散而出。

那一瞬之間,所到之處,一切惡魔之力盡數給摧毀,甚至是惡魔的形體也都是蕩然無存,一下子,整個魂海都是被徹底的清空了。沒有任何的惡魔之力。

但是,許林卻是毫髮無損。

「什麼情況?」

許林放下擋在自己身前的雙手,看著自己的周身居然有著無數黃金碎片在懸浮著。讓他臉龐上露出了困惑之色,然後他小心翼翼的伸出一根手指,碰觸在了一塊黃金碎片上。

當許林的手指碰觸到黃金碎片的那一瞬間。兩者之間似乎產生了一種共鳴,緊接著這些散布在他周身的黃金碎片就開始逐漸的靠攏在一起,化作了一塊棱形的黃金碎片,而後「咻」的一聲,就朝著許林的額頭暴射而出,哪怕是許林都沒有反應過來進行應對。

當這一塊黃金碎片轟進許林的靈魂體后,下一秒,曾經被封印的記憶就在一瞬間爆發開來,他是如何進入到武台大學的,如何到S班,成為他們的班導,又是最後在與惡魔的大戰中。以自己的身體為容器,強行封印下這股龐大無比的惡魔之力的。

昔日的記憶,發生過的點點滴滴,就如同電影一樣,一幀幀畫面在許林的眼前浮現,讓許林終於明白。為什麼在看到任宇他們的時候,他會是那麼的熟悉,因為本來他們就是認識,而且關係匪淺!

「不好!」

然而當許林從回憶的過程中蘇醒過來的時候,他臉龐上的神色在這一刻就驀然大變,因為現在他的記憶已經回來,同時也已經知道了,當初封印這股惡魔之力所用的媒介是格雷斯的力量以及自己的這些記憶,但是現在這些記憶已經重新回到自己身上了,這也就代表著……

許林的目光望向了動力能量核心裝置,然後就看到了動力能量核心裝置表面上已經發出了「咔」的清脆聲響,出現了一道裂縫。

這道裂縫,就像是產生了蝴蝶效應一樣,逐漸的擴散,蔓延,轉眼之間,整個動力能核心裝置就覆蓋了無數裂縫,然後……

轟!

一股充斥著毀滅、狂暴、凶虐、黑暗、邪惡的龐大力量,就如同天空上的星河一樣爆發開來,在那一瞬之間,淹沒了整個魂海!!

外頭,正在和S班的眾人激烈交戰的惡魔猛然向後退了數步,然後他就感受到了這股恐怖無匹的力量,頓時他的臉龐上露出了猖狂的笑容,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哈……這股力量,這股力量真的是好強大啊!」

看到惡魔這番模樣,再感受到惡魔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大,甚至連整個空間都是在微微晃動起來,這讓眾人的臉色猛然大變。

。 天眼內部,光芒組成一道虛影。

蘇寒曾經在天眼資料上見過這個男人。

他便是第一任天眼總設計師,楚一凡。

雖然一號BOSS沒有過多的提及這個人。

可是蘇寒從一號BOSS的神情當中卻看出了一絲尊重。

能讓龍國一號人物尊重的人,該是何等了得?

當然,光芒重聚,絕非玄幻小說當中的滴血認主。

而是採用了某種高科技留下的傳訊手段。

這一點,從楚一凡的神情就能看出。

此時,第一任天眼總設計師楚一凡一直盯着某個方向,壓根就沒有看蘇寒。

「後來者,相信你看到這段留言的時候,我已經不在於事了,不要對這些技術感到驚訝,這些技術不過就是我突發奇想,從咱們龍國那些玄幻小說當中得到的啟發。」

「咱們龍國的血液之所以能啟動天眼,並非什麼神鬼之說,只是在創造天眼的時候,我編造了一段程序,想要催動這種程序,唯有我們龍國人血液。」

蘇寒知道這僅僅只是一段程序,所以並沒有開口說話。

「好了,因為能量的緣故,影像內容無法保存太多,我就長話短說。」

「天眼乃是我龍國數代人的心血,絕對不能落入他國手中,所以我才會採用多找方式,保證它的安全。」

「其實我並不是第一任天眼總設計師,在此之前,還有數位天眼總設計師,可是其他國家絕對不會允許天眼誕生,所以天眼總設計師也是最危險的存在。」

「所以,我們天眼總設計師會用留存影像的方式告訴下一任天眼總設計師,在沒有絕對把握啟動天眼的時候,千萬不能讓天眼暴露。」

「切記,如果你在沒有絕對的把握,可是卻又不得不開展天眼工作,那麼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

「至於影像留存這門技術,我放在天眼的副……。」

砰!

還沒等『楚一凡』把話說完,影像忽然消散。

「看來這門影像留存的技術還不太完善啊!」

蘇寒看着空空如也的天眼內部,暗中搖了搖頭。

同時,蘇寒心中也暗自慶幸。

如果不是因為眼下災難頻發,各國都自顧不暇,恐怕天眼也不會現世……至少在這個時間點現世。

和平年代,就在蘇寒接手天眼總設計師這個職務的時候,他恐怕就已經被各國盯上了。

到那個時候,等待蘇寒的將是無休止的暗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