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寶夤輕笑了一聲,他什麼都懂,但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去做了,所以他是執拗的、屢戰屢敗卻永不屈服的蕭寶夤,獨一無二,天下無雙。

蕭寶夤輕笑了一聲,他什麼都懂,但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去做了,所以他是執拗的、屢戰屢敗卻永不屈服的蕭寶夤,獨一無二,天下無雙。

蕭寶夤輕笑了一聲,他什麼都懂,但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去做了,所以他是執拗的、屢戰屢敗卻永不屈服的蕭寶夤,獨一無二,天下無雙。 150 150 admin

今天,死在這白門樓下的是大齊隆緒皇帝蕭寶夤,不是南齊鄱陽王蕭寶夤。

那個少年時代的南齊鄱陽王蕭寶夤,在十六歲家破國亡,全家都被蕭衍所殺的時候就已經死了。又苟活在這世上二十餘年的蕭寶夤,活着,並不是為了他自己。

蕭寶夤活着,背負了大齊皇室數百人,背負了大齊三千里河山,這些東西他就這麼背了二十多年,活的太累,也太辛苦了。

今天,大齊已經重新建立,哪怕只有短短的兩三個月,蕭寶夤也沒有任何遺憾了。

榮華富貴享受不盡,金戈鐵馬征程萬里。

這一生的經歷,由南到北,有少時的錦衣玉食,有十六歲那年的千里逃亡,有魏宮哭闕請魏主興兵復國,有鍾離大戰伏屍十萬,有領軍西征揮斥方遒。

也有,白門樓下,死社稷。

因為,他終於可以卸下背負了二十餘年的東西,心安理得的為自己活一次,死一次。

「父皇,你看到了嗎?孩兒今日是以大齊皇帝的身份,斬殺叛將,禦敵於都城之外。」

大齊隆緒二年一月十九日,大齊皇帝蕭寶夤戰死於長安白門外。 陸謙進入火焰之前,竟看到一隻蠕動的右掌。

當即上前收回,身形一閃,消失在火焰當中。

下一刻,出現在夏官的另一個六甲玄黃大陣。

此陣沒有陸謙那裏那麼變態。

只有道基巔峰的妖師,以及兩個妖帥,數量也比陸謙那邊少了三成。

陸謙等人來支援之後,也能維持個差不多的均勢。

天空上方,一具巨大的漆黑的吞首全身鎧,正與天空中的孔雀作戰。

鐵鎧手中握著一柄巨大狼牙棒,帶着幽綠法力,與眾多妖將斗在一塊。

漆黑鐵鎧是夏官的法體和兵器,稱作萬甲之王。

陸謙沒有理會,而是進入六甲秘塔之中,放出躲在焰心金宮的眾人。

韓瀟赤陰等太幽弟子,以及冬官屬下的各大執事和掌門。

還有陸謙下屬四大郎將。

解除合體狀態的邀月襲月、金蟾、以及剩餘的一千多道兵等等。

其他秋官的附屬基本上都死光了。

「此地是夏官那裏?」韓瀟驚呼道,心中感慨陸謙的深不可測。

原先心裏還有些不服氣,現在倒是理解太幽師尊將重任託付於陸謙了。

這種奇特的手段,他再修鍊五百年都學不來。

「嗯,咱們進去吧。」陸謙沒有回應,畢竟也算是自己的底牌之一。

眾人先一步走上去,陸謙腳步放緩了一些,看着邀月襲月兩姐妹。

「怎樣,修為提升了嗎?」

修羅道的修羅靠殺戮進階,方才兩姐妹合體的修羅,可是殺了不少妖族。

「快了,至殺之道的殺氣即將實質化,那時便是修羅了。」

兩姐妹原本修行黑白陰神,兩人相輔相成,機緣巧合之下,竟領悟了合體修羅之術。

「嗯,機會多著呢,一會你們出城迎戰。盡量殺意實質,突破到修羅。」

傳說修羅用眼神就能殺人。

千里之外,殺意無聲無息取人首級。

不得不說,這轉生大陣屬實好用,陸謙想起了焰心金宮煉丹房的手。

如果猜得沒錯,應該是秋官的手。

天人之體果然強大如斯。

神形具滅,只剩下一隻手還有一點生機。

恐怕再過不久,就能讓他復活過來了。

一邊想着,不知不覺來到六甲秘塔的頂端。

大殿之中站着兩個人。

一個是老婦人模樣的春官,還有黑如鐵塔一般的壯漢夏官。

夏官鐵心見到只有冬官的人,眉毛一挑:「怎麼只剩下你們?秋官人呢?」

「死了。」陸謙將前因後果講述了一下,倒沒有說是自己殺的。

「運氣有些不好啊,你們就呆在這吧。局勢一時半會還不明朗。」

夏官一邊說話,一邊手掐指訣,在沙盤上喚出三寸鐵鎧虛影。

鎧甲隨着心念做動作,外邊的巨型鐵鎧跟隨着一樣的動作。

萬甲之王既是一件兵器,同時又是陰神。

春官的陰神是一朵白蓮花,源源不斷放出蓮藕道兵,降下的甘露可以活死人肉白骨。

兩人相互配合,再加上陣法,倒也能以數萬道兵擋住幾十萬妖獸和五萬妖怪。

當然,隨着陸謙那邊的淪陷,那些妖獸漸漸聚集在此處。

妖獸數量很快超過百萬,共有六名妖帥,兩名道基巔峰妖將。

陸謙帶來的人也加入了戰場。

總算維持住均勢,甚至偶爾也有反攻。

對方不像黑羊一般狂妄,都是在大陣之外挑釁。

陸謙也不敢貿然出城,面對百萬妖族,十萬妖怪的圍攻。

當然,他也不想出死力。

妖獸數量實在太多,每天屍山血海,眾人都是輪著守城。

在這樣下去,不到半個月,恐怕城就要破了。

「道友,你這裏還有多少練兵材料?」

陸謙還是代理冬官,地位和他們相等,說得起道友這一句稱呼。

「不多,所有門派加在一起的話,應該有一千萬左右。」

「都拿給我吧,我要造練兵法壇。」

韓瀟在一邊解釋練兵法壇的作用。

「好,練兵壇在下早有耳聞,未曾想是閣下所作。」

夏官一拍桌子。

早聽說冬官道兵冠絕天下,今日總算是找到高人了。

陸謙拿到材料之後,馬不停蹄地開始製作練兵法壇。

休息幾天之後,神將顯形符內部三千道兵自動補滿。

城內,數千道兵人來人往搬運著材料。

建立起一座座高五尺的五色法壇。

陸謙一邊指揮,心中卻在思索。

十個練兵法壇以及剩下的材料大概可以製造出一萬練氣道兵。

大概能多支撐十幾天。

關鍵還是看太幽以及斬劫寶苑的支援什麼時候來。

修士的戰爭不像凡俗一般看人數。

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多少人都是虛的。

城外。

妖獸大軍延綿不絕,血氣衝天,整個天地都染成血紅之色。

下方一萬妖怪押着數量比自己多幾千一萬倍的人類進入戰場。

「媽呀!」

「我要回家!」

一些人類嚇得腿都軟了,癱倒在地。

旁邊的妖族看都不看,直接張開血盆大口,將整個人吞了下去。

人們嚇得只敢往前。

有些人類義士想反抗,可連妖的毛都沒有碰到,也淪為了血食。

運到妖獸大軍的中央,群獸露出獠牙,低聲嘶吼,一擁而上。

尖銳的獠牙咬穿人類脆弱的喉嚨。

鮮血噴出三米多高,然後屍體被群獸分食。

還有些人眼睜睜看着自己被分食。

場景極其血腥。

以往分為三六九等的人類,此刻顯得無比平等。

無論是王公貴族,還是農夫貧民。

在此只是妖類的口糧,最終的下場就是淪為一坨糞便。

這場血食盛宴之中,有些妖獸當場化身妖怪。

也有些野獸變成妖獸。

妖族以戰養戰,總體數量少了,練氣以上的妖怪數量反而變多了。

陸謙在高塔之上冷眼旁觀。

妖族做的實在是太絕了。

比冥府當初還絕,冥府還知道留大半當苦力。

這些妖族就是奔著滅族而去,光是此等做派,陸謙就覺得這次雙方絕無迴旋餘地。

不像以前一樣,只是邊邊角角的摩擦,如今真是你死我活的鬥爭。

對面有三個真丹。

如果人族這次沒有人領悟突破的話,恐怕不到一年真的要滅了。

陸謙殺了妖族少主,今後日子不好過。

「要不出海?」

聽說南靈域海外有其他天地。

想到這個念頭,陸謙立馬打消了。

海外太危險,一望無際。

傳說有虛丹高人探索三百萬里,都沒有見過其他天地。

反倒是碰上許多海中異獸,有些甚至強如丹劫,有些海獸哪怕實力很差,但體型龐大,數量巨多,好幾次差點死在那裏。

一個人出海的話,恐怕有點危險。

或許可以翻閱典籍,看有沒有什麼傳送陣之類的。

據說當年統一南靈域的九天玉樓,便是可以溝通萬界。

當世已知的真籙一共有四枚。

兩枚掌控在斬劫寶苑手裏,兩枚在妖族。

還有三枚在千年前出現過,後來不知所蹤。

這三枚想必就是現在陸謙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