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族戰士依舊在堅持不懈的努力著,翅膀一次又一次的揮動。

蟲族戰士依舊在堅持不懈的努力著,翅膀一次又一次的揮動。

蟲族戰士依舊在堅持不懈的努力著,翅膀一次又一次的揮動。 150 150 admin

只要能掙脫開來,以它的速度,還是能規避一點傷害的。

石塊離飛天螳螂越來越近。

和飛天螳螂的體型一對比,才愕然發現這塊石塊也有它身體的一半大小,絕對不算小了。

「加油啊,飛天螳螂。」青的臉色略帶一絲蒼白。

岩石的大小,以及飛行在空中傳來的破空聲,無疑不在宣示著飛天螳螂被擊中的結果。

「特唻~」

飛天螳螂用力的叫著,綠色的臉有點漲紅。

嗯,很奇怪,紅加綠應該是黃色,但偏偏飛天螳螂呈現的結果依舊是紅色。

哲也見狀,思緒又不由得紛飛起來。

不過好像也不奇怪,每隻精靈都能紅臉,不論身體是什麼顏色的,哪怕是火紅火紅的火系精靈都一樣。

「轟~」

岩石撞擊飛天螳螂身體的巨響很快把他拉回到了現實。

場上,用藤蔓固定住飛天螳螂,讓它承受所有傷害的君主蛇也不由得被岩石擊打帶來的衝擊帶的往前滑動了一點。

飛天螳螂依舊在艱難的喘息著。

哲也一挑眉,厲害啊,正面吃了所有的傷害居然都沒倒下。

君主蛇高冷的眼神中也不由得帶上了認可,但是藤鞭猛然發力,好似都陷入到了飛天螳螂的甲殼中去。

「嗑拉拉~」

彷彿是破碎一般的聲音傳來,飛天螳螂的臉上滿是痛苦的神色。

青一咬牙,但是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對戰就是如此,一個失誤被對方抓住,就會帶來後續的很多問題。

「起死回生!」

感受著自己飛天螳螂愈發變差的狀態,青決定最後放手一搏。

「特~唻~」

飛天螳螂咬著牙,痛苦的叫著,鐮刀艱難的往身體兩側撐開,為自己極力爭取著使用技能的空間。

君主蛇也不斷喘息著,藤蔓緊束的程度肉眼可見的鬆了一些。

它之前的體力消耗可不是假的,之所以能夠和飛天螳螂角力這麼久,還得多虧了進化帶來的恢復,但是到這會兒也不大行了。

巨大的力量自飛天螳螂處傳來,拉著藤蔓和後方的君主蛇往自己身邊移動。

地面上留下了一條深深的印記。

哲也冷靜的看著這一幕。

兩隻精靈越來越近。

「就是現在,放開藤蔓,燕返。」

他從容不迫的下達了命令。

燕返這一技能從來都不是飛行系小精靈的專屬,圖鑑的描寫也一直都是以敏捷的動作戲弄對手後進行切斬。

只不過飛行系精靈的能力在這個技能上的發揮尤為的出彩讓人記憶深刻罷了。

哲也的火焰雞本身實際上就很擅長這一招,只不過大部分時間沒必要使用,火系和格鬥系的技能就足夠了。

進化后的君主蛇的敏捷性則是完全不下於在這方面傲視群雄的飛天螳螂,燕返的效果自然也不會差。

君主蛇聽到了哲也的命令,藤蔓好似它過去的小手一般,靈動的從飛天螳螂的身上撤了下來,縮回到了它的身上。

緊接著,借著飛天螳螂的力道,它飛快的在岩石場地上滑行前進。

而飛天螳螂呢,由於持續的發力和君主蛇突然的收回藤蔓,身體不由自主的一個踉蹌。

儘管很快的站穩了,但是這點距離之下,君主蛇已經來到了它的面前。

飛天螳螂眼中和鐮刀手臂上同時閃過一絲寒芒,來的正好。

以兩隻精靈目前的體力來看,都是相互一發技能的事情。

「特~」

它沉聲叫道,左右兩個鐮刀一個斜劈一個豎砍,好似封鎖了君主蛇的所有行動方向。

君主蛇紅色的眼神中倒印著飛天螳螂的身影,滿是平靜。

身體一歪一扭,以眾人都看不懂的詭異姿態,它帶著白光就來到了飛天螳螂的後方。

此時的飛天螳螂舊力已去新力未生,身體也徹底失去了平衡。

這是起死回生技能不可避免的一點。

力竭的情況下用出這一技能,之後的動作可就無法控制了,神獸來了都不行。

其本來的目的就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留力就是對這個技能的最大的不尊重。

當然,也有很大概率像現在的飛天螳螂一樣。

帶著白光的君主蛇毫不客氣的狠狠撞在了它的身上。

飛天螳螂整個身體都往前撲去,倒在地上失去了戰鬥能力。

置之死地而後生,生的前提是你得先不死,嗯,好像是一句廢話。

君主蛇高傲的抬起了自己的脖子,喘著氣,眼神中滿是自信。

「飛天螳螂失去戰鬥能力,君主蛇獲勝。」

裁判麻木的宣布了結果。

他對戰鬥中進化然後翻盤一點都不驚訝,才怪。

休閑的機會又要沒了,他心裡哀嘆著。

哲也一個人的戰鬥頻率都堪比其他擂台三四個人輪換了。

不過,下一刻哲也的話就讓他有些笑容溢於臉上。

「嗯,擂主就直接由下一位訓練家擔任吧,不好意思,我和君主蛇都需要休息了。」

哲也朝著周圍十幾位訓練家笑了笑。

「恭喜啊,君主蛇很厲害呢。」「恭喜恭喜,下次有機會對戰一場啊。」

訓練家們也向哲也表示著自己的善意。

雖然很可惜沒能對戰,但是也不能強求,又不是只有這一次機會。

哲也笑著應對,帶著君主蛇走向了喬伊小姐。

小傢伙好不容易進化了,自然是不願意這麼簡單進精靈球,想要在外面炫耀一下。

看著它身上傷痕纍纍的模樣,哲也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

一人一精靈漫步在通道上,正午的陽光緩緩灑落。

青藤蛇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馬甲遍布修真界最新章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馬甲遍布修真界全文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txt下載、馬甲遍布修真界免費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

藤原欣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Mafia渣男手冊、馬甲遍布修真界、系統成人指南、

。作為一個監護人,我想不管在什麼時候都要看好自己的孩子。

世界上有多少孩子從小沒有父母,而遊船上的這個畜生竟然還在玩手機!

身邊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他的心思竟然還在手機上,周圍的一切他連瞧都不瞧一眼!

岸上群眾們的臉色都不太好看,雖然他們不知道剛……

《控魂》第四百五十二章潑髒水 第42章

姚窕一飲而盡只剩下飽滿的紅唇在滴落着酒珠。

她今天決定拼了,但凡是穆勛用手拿過的,她全都要攢起來留著錄指紋!

「穆總我幹了您隨意!」姚窕盯住了穆勛一旁的紅酒,瑩綠色的瓶身中紅酒沉沉睡着,姚窕將目光停留在酒瓶上。

讓他倒酒,這指紋就有了!

「穆總能不能幫我倒一杯酒?我想把這頓飯吃盡興了,謝謝穆總!」纖細的手腕舉著酒杯在桌面的中央,表情很是牛氣哄哄。

姚窕那神情就像是在說:你清單不想要了啊!想要就得給老娘倒酒!

穆勛的臉色一直冰冷沒有半分活人的氣息。

他的手蒼白詭異,像是島國全身和服,塗着白粉的舞姬,一舉一動都是說不出的詭異。

只見他緩緩移動着拿起瓶身,臉上添了幾分殺氣。

殺氣太過凌厲,以至於姚窕纖細的手指有些微微顫抖。

畢竟也是殺人如麻,心狠手辣的穆家長子,姚窕還是有必要謹慎。

姚窕飽滿的紅唇立刻微笑着,眸子綻放着一如往常的精光,放低姿態道:「勞煩穆總了。」

待到那隻冰冷的手終於握上了瓶身,然後緩緩將一瓶紅酒傾瀉倒進她的酒杯中時,

穆勛將眸光定在她纖弱的手指上,最後張口說道:「姚秘書坐到我身邊來吧,穆某想要近距離觀摩姚秘書這雙好看的手。」

說是要看手,但是穆勛那神情可是滿滿的空虛,看着是一副無事找事的神情。

酒水的傾斜聲中,穆勛的要求讓姚窕一個怔愕:「啥?手……」

「哈哈,要不我剁下來送給穆總?哈哈,穆總別說笑了,真是的,我這手泡酒,可不太好……」姚窕開玩笑似的仰頭喝起酒來,假裝剛才就是個玩笑。

看來這穆勛根本就是忍受不了無趣,想要來個臨時的惡作劇來折磨她呢。

她姚窕,怎麼凈是遇見這種人渣呢,先是碰上金唯那個大魔王,好不容易死了一個,現在又來了一個穆勛……

真是悲哀!也不知道這霍天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發現他的員工已經被人截獲,來救她呢?

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擺脫穆棉那個小婊砸發現這一切,趕來救她!

「難道姚秘書想吃到同伴做的菜?」穆勛的語氣不容質疑,端坐在椅子上面死氣沉沉。

「同伴做的菜?」姚窕正出神,聽見這話又開始疑惑:「誰做菜的?做的什麼菜,林教練他們還會做菜?」

穆勛眸底一抹笑意,聲音冷仄:「穆某說的是,用同伴做成的菜。黑椒人排,人肝,等等。姚秘書想吃,現在就可以做。」

空氣中突然安靜,姚窕想到黑椒人排,那個場面覺得頭暈,穆勛真能幹出這種事情來。

手中的紅酒在上下起伏,她雙睫顫了顫,有些怕他來真的:「穆總咱們不能說點正事嗎?您的殺人機器清單還沒有……」

穆勛冰冷地側頭,對着身邊的侍從說着:「來人,將狗籠中的那五人以及所有保鏢都砍——」

「好,不就是坐過去,坐就坐唄。」姚窕冷著一張臉,舉著酒杯主動坐到穆勛身旁,心裏十分憋屈也只能先忍着了。

然而穆勛看到這一幕後,竟然眼底有欣然之色。

飽滿的紅唇緊抿著,恨不得在這樣近的距離捅他一刀,要不是為了林教練他們,真就現在跟他同歸於盡了!

穆勛拿起姚窕的手,先細細欣賞起來,然後用手指在她的掌心一圈一圈摩挲,就像是摩挲她腳底那塊玻璃。

很癢很噁心,像是手上有蟲子,她越是做出反感的神情,穆勛就越是想進一步戲弄她,甚至將她的手心放到他的嘴邊……

忍不了忍不了!

她用力抽回了手,拚命將自己的手擦乾淨:「穆總看夠了吧?那我可吃飯了!」

她將盤中的牛排切起來,刀叉在擦盤中響起刺耳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