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人就往放菜的地方跑,沒一會就提了個麻袋走了過來,穀苗兒湊過去從袋子口往裏看,圓滾滾的一個個拇指大小的小土豆,比自己想像的要小了許多,不過能有也就不錯了。

說完,人就往放菜的地方跑,沒一會就提了個麻袋走了過來,穀苗兒湊過去從袋子口往裏看,圓滾滾的一個個拇指大小的小土豆,比自己想像的要小了許多,不過能有也就不錯了。

說完,人就往放菜的地方跑,沒一會就提了個麻袋走了過來,穀苗兒湊過去從袋子口往裏看,圓滾滾的一個個拇指大小的小土豆,比自己想像的要小了許多,不過能有也就不錯了。 150 150 admin

穀苗兒:「行了,沒事了,你繼續忙。」

黑子聞言,提着麻袋又回去了,士兵見狀也沒說什麼,這東西也不稀奇,可能就是穀苗兒從來沒見過,所以士兵也沒當回事。

穀苗兒:「我能出軍營走走嗎?也不走遠,想找個普通老百姓問問話。」

士兵:「要不這樣,我在軍營中給你找個本地人,我們將士無事是不能隨便出軍營的,將軍讓我帶您在軍營中隨意走動,但是也沒說可以出軍營,不然我去請示一下?」

穀苗兒連忙表示不用那麼麻煩:「不用,找個本地人就行,我就問些家常的事情,最好是會種地或者種過地的。」

士兵聞言笑了起來:「林姑娘,我們這幾乎所有人都是下過地的,沒下過地的人也不能到軍營中做小兵,我先送您回營帳,然後去給您叫人。」

穀苗兒聞言只能點頭,免得再多言鬧笑話。

回到了休息的營帳,士兵很快就叫了一個人來。

士兵:「怕您聽不懂這的地方話,我找了個會說官話的,您有什麼只管問。」

穀苗兒對此很是滿意,給了士兵一個笑臉。

穀苗兒:「你叫什麼名字?」

鐵柱:「我叫鐵柱。」

穀苗兒點點頭:「鐵柱,你知道馬鈴薯嗎?」

鐵柱點點頭:「從小吃到大,那東西沒什麼味道,不過能填飽肚子。」

穀苗兒聞言有些哭笑不得,哪是土豆沒什麼味道,缺鹽少油的,就是燉肉它也不香啊!

穀苗兒:「整個玉門關種馬鈴薯的人多嗎?」

鐵柱:「家家戶戶都得種,不然得餓死,這東西好打理,不像稷米精貴。」

穀苗兒點點頭,這就好,不用擔心種子問題了。

穀苗兒:「這馬鈴薯多少錢一斤?」

鐵柱不由睜大了眼:「這東西那有人買,家家戶戶都種,除了軍營,根本賣不出去。」

穀苗兒聞言這就尷尬了:「那軍營買土豆多少錢一石?」

鐵柱:「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一般都是徵稅的時候直接用馬鈴薯頂一部分,這個東西開春了就容易發芽,所以收的也不多,光頂替賦稅那部分就已經足夠軍營用了。」

。 當初,相逢是錯,相愛是錯!

害她出了那場幾乎致命的車禍,他更是罪無可赦。

但是,事情既然已經發生,現在姚烈做能做的,就是不要讓過去的錯誤,蔓延到兩人現在的生活里來。

江晟景說得對:他們不是一個世界里的人,他也根本配不上江家的這個小公主。

逃避,不是因為懦弱,而是為了不再打擾她的生活。

曾今給她造成的那些傷害,已然沒辦法挽回,他只希望,自己能夠徹底成為她的過去。

見他越過自己,朝著裡面走去,江小魚回過頭,看著他的背影,忽然叫住了他:「哎,你站住!」

姚烈的身子一僵,隨即轉過臉去看著她:「怎麼了?」

「那個……」

江小魚猶豫了下,問:「我們兩個,以前是不是認識?」

姚烈的心,因為這句話,猛然悸動了下。

那些被他封存在心中的陳年往事,也因為她的一句話,一點點的浮上水面,在此刻翻湧著,充滿了他的心。

以前,他們不但認識,他們還很相愛。

他一直都在努力工作,想等她畢業之後就結婚,給她買一棟別墅,讓她繼續像個小公主一樣,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

而眼前的這個傻丫頭,曾經把兩個人的名字,給做成了一對袖扣送給她。

她的名字戴在右側袖扣,他的名字戴在左側袖扣——

那樣浪漫的小事情,現在想起來,仍舊曆歷在目。

姚烈的臉上漸漸夫妻一絲笑意,隨後,卻輕笑了聲:「江小姐,你這種搭訕方式,早就已經過時了。我是個公眾人物,你應該經常能夠在電視上看到過我!」

江小魚搖了搖頭:「不是的,我們有一個共同的親人關阿姨,所以我們以前……」

「我以前一直生活在S市,最近兩年才來的帝都!」

姚烈矢口否認,隨後又道:「我平時很忙,幾乎沒有時間來看望關阿姨。而且,我從來沒有聽關阿姨提起過你,更沒有在她那兒見過你!」

江小魚:「……」

有一個共同的親人,不代表他們就一定認識——這一點倒是沒話說。

不過,江小魚老是覺得這個人怪怪的,對自己也是若即若離。

上次在會所的時候,他還囑咐她早點回家,這次一見面,就變得這麼高冷。

都說女人善變,看來男人也一樣,沒好到哪裡去。

江小魚就忍不住撇了撇嘴,隨後道:「那行吧,就權當我剛剛的話沒說過!」

說完,拎著自己的手袋,轉身下了台階,朝著外面走去。

姚烈站在原處,默默的看著她的背影,忽然想起兩年前的那個晚上,兩人吵翻以後,她也是像現在這樣,默默的消失在了他的視線里。

起先她走得很快,後來就漸漸變成了跑——是一個很情緒化的女孩子。

而情緒化的女孩子,往往很重感情,也很專一。

所以兩年前,他真的是傷她至深!

往事一旦湧上來,便如同開了閘的洪水一般,鋪天蓋地而來,瞬間將他滅頂,怎麼退都退不下去。

姚烈深深呼吸了下,迫使自己從往事中解脫出來,可是幾番幾次,都未能如願。

她的模樣,就像是在心裡生了根,怎麼都揮之不去。

直到關雪的電話打進來的時候,他才如夢初醒,朝著樓上走去。

江小魚覺得自己最近的桃花運一點都不旺,除了沾染上了薛子恆這個渣男,就連那個姓姚的,也莫名對她冷冰冰的,讓她感覺很受挫。

有什麼了不起的?

不就是長著一張帥氣好看的面孔,再加上身材好一點嗎?

江小魚一邊想著,一邊在黑姚烈的微博下面,點了一個贊,並貢獻了一條轉發和評論。

之後,她才放下手機,準備溫習功課。

過兩天之後,江小魚回了一次四季錦,去拿一些自己在電影學院讀書時用的學習資料。

四季錦位於市中心,而且離電影學院很近,所以她以前上學的時候,一直都住在那邊。後來出了事兒,修了學,再加上父母不放心,所以才一直和父母住在山水人間別墅里。

四季錦的房子一直空著,她的那些東西也一直沒來得及收拾。

現在,那裡的傭人都已經給辭退了,就是一間空房子。但是物業的人員還認識江小魚,看到她進來,禮貌的打了聲招呼:「江小姐好……」

江小魚沖他們笑笑,然後才按照家裡給她的門牌號,進了電梯。門鎖是指紋的,一按就開了。

屋子裡已經被傭人收拾得乾乾淨淨的,她之前的東西,也一直沒有動過,保存完好。

江小魚兩年之後重回到這裡,有種參觀新家的感覺,這裡翻翻,那裡看看。

自己要找的複習資料,很快就找到了。翻閱的時候,一張憑證從書裡面掉落出來,輕飄飄的落到了她跟前的地板上。

江小魚伸手撿了起來,看到憑證是一家精品定製給她開的,是她預訂的一對袖扣。而憑證上,還有那對袖扣的設計草圖。

白金袖口,一個是魚字,一個是烈字,設計得十分漂亮,藝術感十足!

在看開憑證的日期,是兩年前,也就是她出車禍的不久之前。

這是她給姚烈定製的袖扣。

江小魚看著那張憑證,忽然心思一動:為什麼是烈字,而不是恆字?

都已經到了贈送白金袖扣的地步了,她不可能不知道薛子恆的真實姓名,為什麼要用他的假名字?

江小魚想到這兒,眉頭蹙得更緊了。

不知道怎麼的,腦子裡一下子就想到了姚姚軒然這個人,他——他也姓姚呢!

還有薛子恆——

一連串的問題,忽然一通湧現在了江小魚的腦子裡,像是要爆炸了似的,迫切想求一個答案。

不對勁,肯定有哪裡不對勁!

但是,到底是哪裡不對,她又說不好。

心裡有太多的疑問,偏偏腦子卻一直跟不上——

這種感覺,讓江小魚感到很痛苦,也很無奈!

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把丟失掉的那些記憶找回來?

兩年前,她和薛子恆的關係到底是怎麼樣的?還有那個姚軒然,她總覺得他們兩個,不像是陌生人,而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江小魚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隱隱覺得頭有些疼。

剛好這時候,葉維打電話過來:「在哪兒呢?要找的複習資料找到了嗎?怎麼還不回家裡來?」

。 白洵將顧莎徑直送到了小區門口。

也借著這個機會,知道了顧莎的家在什麼地方。

顧莎的家在阜成門那兒,距離學校倒是蠻近的。

只是,車到了小區門口之後,顧莎就要下車,說什麼也不要白洵送她到樓下。

或許,她的心中,有著這樣那樣的顧慮。

在她的心裡,自己的底線已經屢屢的被突破,在先前就已經得知白洵心思的情況下,她感覺到了幾分危險。

她不願意讓這份關係變質。

將自家所住小區的地址暴露給他,已經是不得已了,她不想連具體的樓號都讓他知曉。

更何況,自己如此狼狽的從豪車上下來,被街坊鄰居給看到了,指不定還會說出什麼樣難聽的風言風語。

白洵雖然有些於心不忍,但還是選擇了對顧莎的尊重。

終究,對方不是雲英未嫁的黃花大閨女,而且今天晚上,兩個人陰差陽錯間,已經發生太多的事情,這就夠了。

如果一味的步步緊逼,沒準會激起她的逆反心理,那就不美了,畢竟有個詞叫做過猶不及。

男女之間也是如此。

顧莎將之前裹在身上的西服,疊好,放在後座上。

她沒有辦法帶回去,畢竟是一件男人的衣服,解釋起來太過於麻煩,總會平添一些不好的聯想。

幸好這一路上,藉助著車裡的暖風,讓她已經暖和了下來。

深深的看了白洵一眼,顧莎的眼神略有幾分複雜,抿著嘴輕聲倒了句謝,便轉身下了車。

白洵看著顧莎那風姿綽約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黑夜裡,這才重新啟動車子,朝著家裡而去。

今天晚上的經歷,對他來說,就彷彿是做夢一樣。

他真的是沒有想到,居然會跟顧莎經歷這些。

忍不住在腦海里,回味著顧莎身子的美妙觸感,以及昏暗裡那彷彿帶著光的白皙身軀。

越發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太讓人念念不忘了。

可惜,這麼好的一個女人,居然是別人的。

讓白洵的心頭,越發的惆悵起來。

即便再怎麼貪念,他終究還是要剋制。

沒有再回自己的房子,而是徑直將車開到了別墅那邊。

他知道,老爸這會兒,一定正在家裡焦急的等待著自己。

天知道之前聯繫不上自己時,老爸到底是什麼樣的心理,這點,從當初自己接他電話時,老爸那如釋重負的語氣里就能聽得出來。

要不是自己不要讓他過來,而是回家等著自己的話,老爸估計得在第一時間過去尋自己吧。

將車停在車庫裡,然後上了樓,果然,老爸、老媽都在客廳的沙發上等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