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了踢癱在地上的肥肉,顧蔓瑤無奈的嘆口氣,撥通閨蜜的號碼。

踢了踢癱在地上的肥肉,顧蔓瑤無奈的嘆口氣,撥通閨蜜的號碼。

踢了踢癱在地上的肥肉,顧蔓瑤無奈的嘆口氣,撥通閨蜜的號碼。 150 150 admin

「這麼晚了還沒睡?」

袁菲的聲音夾帶着噼里啪啦的敲擊聲傳來。

「嗯,想你幫忙破解個電腦密碼。」

顧蔓瑤不停的試着。

「沒問題,只需五分鐘。」

袁菲痛快的應下來。

「不需要什麼東西么?」

顧蔓瑤一臉的茫然,她不懂電腦,可隔空解密碼真的沒問題么?

聽筒里,只有敲擊鍵盤的聲音響個不停。

不到三分鐘,屏幕的鎖瞬間消失。

顧蔓瑤睜大眼睛,在桌面的文件夾里找到需要的視頻拷貝在事先準備好的U盤裏。

踢了踢成文,看着膘肥體胖的,這麼不禁打,她一個不禁風弱女子的拳頭都扛不住,出息!

離開客房,她不忘拷貝一份交給警察叔叔,這種人渣就該去人渣該去的地方。

剛到門口,被一群衝出來的娛記們撞到在地,U盤從掌心飛出。

顧蔓瑤顧不上腳下吃痛,往人群中擠著,吃力的拿到U盤,小心翼翼的放進口袋。

突然,周圍變得安靜極了,只有閃光燈「咔嚓咔嚓」的聲音。

她緩緩抬起頭,正好撞上那雙如墨般的雙眸,寒意刺骨,彷彿要將她冰凍三尺。

顧蔓瑤站起身,尷尬的笑笑,「不好意思,你們繼續。」

她揮揮手,腳底抹油,開溜。

一隻大手摟住她的肩膀,擁進懷中,熟悉的香味直衝大腦。

「一直沒有對外界公開我有女朋友,不是你們口中說的gay,我們很相愛,我也很愛她。」

江余年與她十指相扣,舉過頭頂。

顧蔓瑤只感覺天旋地轉,腳底彷彿踩着棉花,整個人快要升天了,臉上除了傻笑,還是傻笑。

那張俊美如斯的臉緩緩靠近,她嘟起嘴,緩緩閉上眼睛。

「你……你沒事吧?」

左左的手在一臉花痴前揮了揮,盯着遠去的人群,面露焦急。

見顧蔓瑤還是一臉痴笑,伸手掐在她的胳膊上,「顧小姐,別傻樂了!」

顧蔓瑤吃痛,揉着胳膊,左右看了看,「余年呢?」

「當然是走了,大姐,你剛才一直盯着江哥傻樂,江哥怕你犯病,特意讓我看着你!」

左左鬆口氣,還好剛才這傢伙只是傻笑,沒有做什麼令他窒息舉動。

拍拍顧蔓瑤的肩膀,「你沒事,我也可以回去復命了,再見。」

顧蔓瑤揮揮手,有些失落的向門口走去,合著剛才都是她的幻想,丟死人了!

公司里,工作人員忙碌著處理今天的突髮狀況。

咚咚咚。

顧蔓瑤敲響辦公室的房門,沈知秋哭哭啼啼的身影最先出現在視野里,勾唇一笑,「南姐,我來了。」

「你不是說半個小時,你這都快兩小時了。」南晴聲音透著不耐。

顧蔓瑤浪里浪蕩的坐在椅子上,手裏的U盤放在桌面,「半路順便幫警察叔叔抓個搶劫犯,所以來晚了些。」

「這是什麼?」

南晴半信半疑的拿起黑色U盤,詢問著。

「當然是幫你解決煩惱的東西。」

顧蔓瑤調皮的眨眨眼,單手托腮,轉過筆記本電腦,插上U盤,點開裏面的視頻。

南晴盯着屏幕,臉色愈發嚴肅。

看完整個視頻,激動的抓着她的手,「蔓瑤,這東西你從哪裏得到的?」

「剛剛從一個狗仔那裏搶來的,不過你放心,他已經去了該去的地方,不會追究。」

顧蔓瑤笑得燦爛,垂著的腿規矩的晃悠着。

「我不用你貓哭耗子!」

沈知秋突然站起來,一把奪過U盤扔在地上,踩着。

自尊心不允許這個什麼都不如她的臭尼姑幫忙! 第3301章夜探敵軍

原本寂靜的角落頓時被林天成的聲音打破了這份死寂,兩位閉目養神的發令官緩緩睜眼略微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年輕人。

身上靈氣繁亂,有臂缺失,面無血色,一看就是重傷在身將死之人。

「你小子倒是鬼精,這個樣子還來接我們的任務,不過誰讓我們的任務就是為你們這種人準備的呢!令牌拿來吧!」其中一名冷笑道。

林天成微微皺眉,「能問一下你們這是什麼任務嗎?為什麼說是為我這種人準備的?你們眼中我又是哪種人?」

「找死的任務,你這種人不就是快要死的人嗎?你說這任務是不是給你這種人準備的?」

林天成沒有在意對方話語中的嘲風,點點頭繼續問道,「任務具體內容!」

「簡單,令牌拿來,我直接拓印給你!」說罷,那人伸手向林天成討要令牌。

就在此時,一道黑影迅速逼近林天成,一把拉住林天成僅有的左臂,轉身對著那兩位發令官點頭哈腰賠笑。

「小子,你瘋了?他們的任務你也接?你剛剛來不清楚,這兩個是瘟神,他們的任務接了的人沒有活的,你活得不耐煩了?」

此人正是林天成身邊床位的老漢,經過一晚上的暢談,老漢覺得林天成人還不錯,見他竟然不明所以的去接自殺任務,當即生出惻隱之心阻止了對方。

「我知道,只是我這個樣子其他的任務別人也不要我啊,只有他們不挑剔我!」林天成苦笑道。

「老頭,這裡沒有你的事,你趕緊走,不要耽誤他接任務,不然我不客氣了!」

「就是,你沒見他身上重傷?放逐之城雖說是個不錯的容身之處,但是也是給那些有希望的人,像他這種沒有希望的人不如在我們這先接任務換點積分好好享受人生最後一次,你搗什麼亂?」

聞言,老漢縮了縮脖子,他來的時間長,自然清楚這兩個瘟神就指望有人來接取這種自殺式的任務,因為這種敢死隊一樣的任務和其他的任務不一樣,接取任務就能獲得一半積分獎勵,活著回來領取剩下的一半。

而其他的任務都是需要你完成之後回來提交才會有積分獎勵,所以這兩個人的任務都是一些看不到希望,想臨死前放縱一把的人才會接。

反正早晚都是死,不如死前享受一把,畢竟有很多膚白貌美的女修士本身戰力不行,依仗一些手段換取一些積分在放逐之城之中也是常有的事情。

「老哥,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他們說的對,這種任務的確是我這種人量身打造的!」林天成笑著搖了搖頭,示意老漢不要和這兩個發令官頂牛。

林天成的本意本來是想說自己先領取一些高難度的人物,換取一些積分配合身上的電量將傷勢恢復一下,至少能保證自己有一戰之力,這樣才有安全感。

可是,這句話落在老漢的耳中卻成為了一種訣別!

「唉……本來看你小子挺順眼的,算了,好言難勸想死的鬼,你小子……自求多福吧!」老漢搖著頭走了。

林天成點點頭,重新走到發令官面前,「這是我的令牌!」

發令官淡淡一笑,果然又是一個想不開的。

「任務發給你了,潛入異獸一族後方,造成一定量的破壞就算完成,只要你能活著回來,任務就算完成,這個任務是一百積分,但是……按照規矩,你只能先拿一半,也就是五十積分,要是你回不來,剩下的五十就算是你孝敬我們哥倆的,明白?」

聞言,林天成淡然一笑,點點頭,「明白,不過這五十積分我勸你們別花,我會回來的!」

說罷,林天成轉身而去,而那兩個發令官則是相視一笑。

「好大的口氣,我就沒見過有誰是在我們兄弟這領完任務還有機會活著回來的,讓老子不要花?我偏花,老劉,走!今晚醉仙樓,我們奢侈一把,好久沒有這種找死的來了。」

「誰說不是,現在的人啊,真的是怕死。害的你我都勒緊褲腰帶多久了,不知道愛拼才會贏?」

說著,兩位發令官收攤子準備走人了,顯然是沒將林天成的話放在心上,他們一個月的積分不多,但是頂不住這個職位油水大,他們兄弟二人靠著這個在放逐之城還是活的很滋潤的。

落鳳山脈,林天成和幾位同樣來赴死的死士窩藏在一處窪地。

幾人按照指定的地點逼近,在那裡有一位任務官等候他們,會給他們做最後的任務詳解。

一路上,林天成和身邊的人都沒有交談,這些人顯然就是外人眼中不想活了的人,覺得活著沒有希望的絕望之人。

而林天成也懶得和這些人說話,逼近他可不是來找死的。

林天成來之前就將自己身上的積分花光了,還耗費了八個電將身上的傷勢恢復了一下。

現在,林天成雖然說不能恢復巔峰的戰力,也能發揮各六七成,而且傷勢也不再惡化,只要活著回去接收納五十個積分,相信身上的傷勢也能恢復的差不多!

所以,本質上,林天成認為自己和身邊的人是兩路人,他們是找死的,自己是來賺積分的。

這個任務是要求他們半夜偷襲異獸一族的軍營後方,造成動亂,讓他們後方不穩,這就算是成功。

所以,幾人也不急著動手,坐等夜幕降臨,等待時機。

林天成直接揮手召喚出異靈小隊,此時的寒冰,盾,雙生異靈都是實打實的巔峰境,只要他們出手,異獸一族軍營後方想不混亂都難!

「你們四個是這次任務的主力,夢魘和娜迦都比較弱,你們行動的時候多照顧一下,完事來這裡接我,不然我怕我出什麼意外!」林天成部署戰鬥道。

異靈小隊的成員也並排站在那,非常仔細的聆聽林天成的戰術安排。

「記住,你們的任務是製造混亂,不求殺敵,任務時間三分鐘,時間一到不管製造多大的混亂都要撤離,明白嗎?」

「是,主人!」眾異靈齊聲說道。

「很好。我在放逐之城的任務就看你們的了!」林天成笑著點點頭。 若僅僅是此,也就罷了。

呼嘯的狂風席捲著,奔騰著,朝着龜田大輔雙手結印的方向聚攏。

狂風呼嘯,瞬間化作成千上百的風刃。

「不好!」

岳玲玲口中一聲驚呼,瞳孔瞬間縮成了針尖般大小。

她也想躲閃,可一切都晚了!

她現在的內勁,已經不足以支撐再施展一次華山的身法絕學,有鳳來儀。

甚至……

岳玲玲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風刃來襲,然後盡量護住自己的要害部位,硬扛着傷害!

一把把風刃,就像一把把小刀子。

割着她每一寸暴露在外的皮肉。

岳玲玲已經分不清,此刻自己耳邊呼嘯而過的,是狂風,還是龜田大輔囂張的小聲。

一陣風刃過去之後。

岳玲玲已經沒辦法站穩在風中了,身形搖搖晃晃的。

整個人,亦是遍體鱗傷。

每一寸暴露在外的肌膚,都是鮮血淋漓的。

以她暗勁巔峰的修為,根本就無法抵擋這些風刃。

而此刻,台下也爆發出一聲聲憂心至極的喊聲!

「師姐!玲玲師姐!」

「玲玲!」

「閨女!」

……

其中反應最大的,非岳玲玲的親生父親,岳國峰莫屬!

看到女兒身受重傷,當爹的恨不得能夠帶而受之!

岳國峰的雙目,儼然已經因為充血而赤紅,雙眼死死地盯着擂台,似乎能恨不得現在就立刻馬上衝到擂台上!

哪個當爹的,能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女兒,在自己面前被打成重傷?

岳國峰當即「騰」的一下,站起身來。

「岳老前輩!」

秦風瞳孔猛地一縮,一伸手抓住了岳國峰的袖子:「您冷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