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白蕊斯,大概率會趁機報復自己。

這個白蕊斯,大概率會趁機報復自己。

這個白蕊斯,大概率會趁機報復自己。 150 150 admin

「那個,我先去吃個早飯,誰知道今天的比賽又是什麼內容。」說完,秦松就趕緊逃了。

他有點不敢面對白蕊斯。

其實,不僅是白蕊斯,其他人看他的眼神也都不對勁。

尤其是金鐘妍,看秦松的目光更是不善。

在元素世界里,秦松就是把金鐘妍當做了一個棋子和道具。

想想都知道金鐘妍也想報仇。

匆匆的吃完飯,來到了集合點。

「時間到,新的一輪挑戰就要開始了。在新的一關開始之前,因為你們上一關出色的完成了挑戰,創造了全員安全撤退的記錄,所以有一次獎勵的機會。」

佐伊的話讓所有人都很振奮。

「不過,這個獎勵關是不是能得到,就要看你們的默契度了。」佐伊馬上給大家潑了一瓢冷水,「相信你們現在也都知道了,在遊戲中,同盟非常的重要,有一個可靠的並且心意相通的盟友,有多珍貴,相信不用我多說了。」

「這一關,就是考驗大家的默契度。你們將兩兩組隊,誰的默契度更高,誰就將得到更高的獎勵。而默契度最高的一組,你們將得到一項大獎,那就是每人一個全天候屬性球。」

其他人露出疑惑的神色,唯有秦松心裡十分的振奮。

他曾經得到過一個全天候屬性球,可以將全部的星級提升半顆星。

這是他除了免投牌以外,得到的最大的寶藏了。

「全天候屬性球,你們中有人並不陌生。有人得到過。」佐伊微笑著說道。

金斯威和凱特瞟向了秦松。

露卡死前說過,秦松的等級忽然莫名其妙的全部提升了半顆星,這很可能是秦松得到了超級寶藏的原因。

白蕊斯的目光也看向了秦松。

因為他們三人的注視,其他人也都把目光鎖定了秦松。

佐伊哈哈大笑:「看來大家都是明白人,沒錯,就是秦松。他得到了一個全天候屬性球,將全部的屬性同時提高了半顆星。也讓他現在不再墊底了。」

「這是最珍貴的寶藏之一。」佐伊晃晃手指,「能不能得到這個獎勵,就看你們今天的發揮了。」

秦松看了看其他人,每個人眼中都冒出了貪婪的目光。

這樣的東西,絕對是大家都想要的極品寶藏。

「好,現在開始組隊。看看你們的盟友都是誰?」佐伊說道。

金斯威伸手拉住了凱特,他們兩人是配合默契的搭檔。

麥肯和阿里組成了盟友。

秦松和白蕊斯也算是最默契的盟友了。

二組的情況要複雜一點。

尤金和馬特組成好了盟友,他們果斷的捨棄了柯爾察。

柯爾察被迫和金鐘妍組成了毫無默契感的盟友。

阮九幽則和米伽組成了盟友。

「先通過獎勵關的人,可以旁觀後面人的比賽。所以,先通關的人,享有一定的優勢。你們現在可以確定一下出場順序。」佐伊說道。

金斯威毫不猶豫的說道:「我們小組,我第一,麥肯和阿里第二,白蕊斯和秦松第三。」

第二小組則是尤金第一,阮九幽和米伽第二,金鐘妍和柯爾察被擠到了最後。

「好,現在兩個小組的第一對進入大廳。」佐伊說道。

大廳里,分別隔開了兩個空間,中間是一塊油布阻隔開。

兩邊都看不到對方的一舉一動。

「你們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佐伊說道。

金斯威叮囑了一句:「用點心,我們的默契應該沒有問題。」

凱特點點頭。

尤金也跟馬特耳語道:「我們是兄弟,不要有任何的猜疑。」

看到大家坐好以後,佐伊說出了第一道題目:「第一題,現在我將給你們十個屬性球,你們來分配,分配的對象是小組的全體成員。假如你們雙方分配方案一致,那麼,你們就將真正得到這些屬性球。而且按照你們分配的結果進行瓜分。」

「我提醒一下,屬性球必須馬上使用,不得交易和交換,也不得贈與。要是不一致,那麼雙方都將得不到這些屬性球。」

「明白了嗎?」佐伊問道。

大家都點點頭。

「不得有任何聲音發出,也不得有任何提示的動靜傳出,要不然,就作廢。好了,寫下你們的分配結果。」

尤金毫不猶豫的寫下了他和馬特平分。

而馬特也寫下了和尤金平分。

兩個人在這一點上默契度是足夠的。

但是金斯威和凱特卻都猶豫了。

按照金斯威的想法,當然是他一個人獨吞了。

一組,是金斯威的天下。

其他人找到了什麼好東西,當然要先給金斯威先用。

所以,他最後寫下了自己全得。

但是凱特猶豫了。

她的實力最弱,現在都排名在秦松之下了。

要是再不迎頭趕上,她就會成為全組的累贅。

而這半個星級,對於金斯威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她認為,以自己在一組的地位,應該得到全部的屬性球。

她寫下了自己全得。 兩日前。

白起,李靖依諸葛亮計謀而行,連夜興兵攻打天葬關,川島景仁,幽冥王獄千君等人率領大軍在通往福島城必經之路設伏。

他們精密部署,本以為楚軍在渡生者的毀滅攻擊下會落荒而逃,他們守株待兔,可以輕鬆將楚軍全線擊潰。

苦等三個時辰不見楚軍一兵一卒,川島景仁最先反應上來,內心騰起一股不祥預感。

待他們帶兵殺入寧平城時,諸葛亮的八卦五行圖正好消散,距離渡生者徹底毀滅還剩最後一個時辰。

川島景仁帶兵貿然入城,瞬間成為渡生者的攻擊目標,可謂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獄千君帶領驍龍軍苦戰一個時辰,死亡無數,直到最後一個渡生者倒下,而川島景仁自入城那一刻就知道中計了,帶領聖魂使,魔魂使,以及十萬驍龍軍快速向天葬關奔襲。

可川島景仁還是晚了一步,當他返回天葬關的時候,關隘上已經招展著楚軍旌旗。

同時。

關隘外。

諸葛亮布置下八卦五行陣,投石機,床弩,連弓弩,眼下天葬關的防禦,要強於川島景仁鎮守時至少十倍以上。

此時此刻。

川島景仁大軍集結,準備奪回天葬關,諸葛亮,張良,冉閔,衛青,岳飛眾人站立在關隘上,注視著川島景仁統領的二十萬大軍,臉上皆浮現起神秘的笑意。

「白起,李靖,霍去病,李存孝四將已帶領四十萬大軍前往聖天城,川島景仁帶領二十萬大軍返回,眼下我們只需將他們擋在天葬關外,待聖天城淪陷,只剩下一支孤軍,他們何以為戰?」

諸葛亮輕搖羽扇,運籌帷幄,渾厚之聲響起,可一旁岳飛卻發現端倪,眉宇微蹙,眼眸中閃爍著一抹擔憂。

「諸葛軍師,關隘外川島景仁麾下大軍不同尋常,死守天葬關絕非上策。」

「岳元帥何出此言,天葬關擁有天然天塹,就算川島景仁麾下大軍長翅膀,他們也無法攻入關內。」

諸葛亮對於他設下的八卦五行陣信心十足,不相信東瀛大軍可以攻入城內。

「他們是統領二十萬精兵,可沒有大型攻城器械,要想強攻根本就是故意送人頭。」

「諸位將軍不要忘了,那一夜巨蟒襲營,百丈長的巨蟒,擁有毀天滅地之能。」

「東瀛帝國邪惡古怪,層出不窮的手段,所以我們不能小覷敵兵,末將以為可決堤關內葬天江,水淹東瀛敵兵,永結後患。」

岳飛鏗鏘之聲響起,所說之言,乃是張良離開前特意叮囑,要是東瀛大軍返回,水淹東瀛敵兵,可保此戰萬無一失。

「水淹東瀛敵兵?」

諸葛亮喃喃自語,視線向關外看去,此時聖魂使,魔魂使掠動身影開始向八卦五行陣發起攻擊。

「區區真氣幻陣,想要阻我二十萬大軍,痴心妄想!」

「唰!」

「唰!」

聖魂使,魔魂使身影在虛空飄飛,手掌不斷擊出,浩瀚磅礴的真氣撞擊在八卦五行陣上。

「轟隆!」

「轟隆!」

雄渾的撞擊聲傳開,劇烈的漣漪波動散開,大陣沒有絲毫損壞,罡氣屏障依舊阻擋在大軍面前。

「兩位魂使退後,本公子破了此陣!」

川島景仁縱聲說道,身影從馬背上騰起,長劍出鞘,左右翻飛,凌厲的劍芒飛出。

「唰!」

「唰!」

劍光如雷,快似閃電,砰的一聲清脆聲響起,八卦五行陣瞬間消散,川島景仁掠動身影,長劍歸鞘,衣袖翻飛,激蕩的真氣全部攬入掌心中。

「關隘上楚軍聽著,馬上出關投降,本公子且饒爾等一名,否則待我進入關內,必將爾等頭顱捏爆。」

「砰!」

川島景仁用力一捏,掌心內一團真氣炸裂,他陰桀得令臉上噙著獰笑,目光如劍,從關隘眾人身上劃過。

「這……….」

諸葛亮手中羽扇停止擺動,眼眸微微收縮了下,八卦五行陣被兩劍斬碎,川島景仁的實力讓他震驚。

「軍師,不要在猶豫了,水淹東瀛敵兵,可保關隘不失,否則十萬大軍不足以擋住川島景仁。」

岳飛再次出言提升,兩側冉閔,衛青紛紛附和,諸葛亮輕輕頷首,道:「水淹東瀛大軍,毀壞千里之域,只能日後重新修建!」

「岳元帥,下令決堤,大軍全部藏身於關隘之上!」

葬天江乃是川島景仁專門命人修築,就是為了水淹楚軍,沒想到白起率先察覺讓他計劃落空。

眼下岳飛決堤放水,只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張憲,馬上釋放信號彈,傳令楊再興,狄青,高寵三將決堤!」

岳飛鏗鏘之聲響起,諸葛亮側目看去,問道:「原來岳將軍早有部署,本軍師竟毫無察覺!」

「軍師莫要動怒,這一切都是子房軍師的命令,這裡有一封書信,乃子房軍師讓末將交給軍師的。」

岳飛抬手將張良留下的書信遞給諸葛亮,少時,諸葛亮喃喃自語道:「子房,遠勝於我啊!」

「獄千君,帶領幽冥軍奪下關隘,楚軍一個不留,全部斬殺!」

「唰!」

「唰!」

「唰!」

川島景仁一聲令下,獄千君身影凌空而起,背後驍龍軍內千名兵甲掠動身影,腳下驟然出現百丈長幽冥毒蟒。

他們騰空而立,踏空而行,手執戰盾,背負巨弓,腰懸戰刀,他們裝備精良,和幽冥毒蟒合二為一,給人一種森寒蝕骨的感覺。

「嘶嘶!」

「嘶嘶!」

毒蟒吐信,呲著獠牙,猙獰恐怖,蟒身上站立的幽冥軍,高度完全和關隘齊平,他們拈弓搭箭,飛矢縱橫。

「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