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賺了這麼多錢又有什麼意義?錢不花掉,那就是一堆數字。

那賺了這麼多錢又有什麼意義?錢不花掉,那就是一堆數字。

那賺了這麼多錢又有什麼意義?錢不花掉,那就是一堆數字。 150 150 admin

「你要投資項目?」

「嗯!」

「你現在是副廳級幹部,自己開發項目會不會有影響?」

「不會!現在制度改革,這一塊是允許的。」

秦川說道。

只要自己弄得項目不和團里的項目有牽扯就沒有問題。

「哦….那你想弄哪方面的?」

過了片刻,范思雲的聲音才再次傳來。

「最好就是文化娛樂相關,稍微熟悉一些,再搞其他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最近一段時間秦川一直都在琢磨這個事。

但具體怎麼弄還沒有頭緒。

「文化娛樂……文化娛樂……實體還是網站?」

「最好是實體,網站這種太耗費人力。」

「老秦,你搞不搞院線?你如果搞院線的話,我給你打工,咱兩干一場!這個我熟悉裏面的各種套路。」

片刻,范思雲有些興奮的回道。

「搞院線?」

秦川一愣。

「嗯,我知道國內有一家小院線,盤子很小,全國只有一百多家放映廳!也正是因為盤子很小談不到那些大片的放映補貼,近幾年一直都處於那種半死不活的狀態……估計十幾億就能將他拿下。到時候你控股,我管理!就不信做不大。」

越說,范思雲越激動。

「那你不是要去管理乾生集團的….酒店連鎖?」

秦川意動。

別說,在沒有其他項目之前這個貌似還真是個不錯的選擇。

「老秦,實話說,我是真的不想摻和家裏的那些事情,當初接手乾生娛樂也是因為喜歡做這方面的工作,現在讓我去做酒店和趕鴨子上架沒什麼區別。」

范思雲嘆氣。

家族企業有個毛病,而且企業越大這個毛病越深,有時候他都能感覺到他哥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與其如此,還不如早點出來自己做一些自己想乾的事情。

「既然這樣要不試試?」

秦川摸了摸下巴。

老三范思雲是什麼樣的人他很了解,只要是他喜歡做的事情,十有八九都能成功。

「試試!你當老闆,我給你打工!」

下一刻,

范思雲的聲音愈發堅定。

………

就這樣,

聊著聊著,秦川莫名的就聊成了范思雲的老闆,當然,最後給范思雲的乾股肯定是少不了的。

一夜無話,

翌日,秦川早早的來到了文化團。

這幾天早上師夢雪早早的就做好了早餐,出門時間也提前了不少,住在二環,單位在北四環,但是一點也不會影響。

「川!」

這邊,秦川剛要開辦公室的門,身後就傳來了李銘的聲音。

「李哥!」

只見李銘手裏抱着一沓厚厚的文件,顯然早就在等秦川。

「昨天建築公司那邊已經談好了……想着今天進廠測量地方,你看….我們的辦公室選址…….」

開門,

進到辦公室里二人坐定后,李銘給秦川遞過了一份文件。

「選址?」

秦川接過文件。

原本他是打算在第一機械廠的原址上重建大樓的,但那樣一來,現有人員的辦公又成了問題。

所以只能另選地方。

「李哥,你這邊有沒有什麼好的想法?」

「川,團里的空地很多,西北角那一塊就很不錯,但那一片又離大門太遠……」

李銘苦笑。

一個單位的主辦公大樓必定離單位的大門不遠,倒不是有什麼講究而是為了後面辦事人員方便。

「西北角?那個地方確實遠!」

秦川揉了揉眉心。

文化團可比煤礦文工團大多了….人走過去至少要二十分鐘。

「這樣,一會我們再到團里轉轉,人工湖那邊好像有片空地,離大門也不遠……」

下意識的看了看窗外,

秦川忽然想到一個地方。

7017k 到了後半夜,其實就只有李清源自己一人在駕著馬車趕路了,當然,還有一隻兔子,趾高氣昂地坐在這匹神駿黑馬的頭頂,「指點江山」,哪裡還有昨夜李清源烤制蛇肉時候,那個被嚇得躲在車廂里,死活不敢出來的慫包模樣?

李清源在躡手躡腳將老管家送入車廂之中躺好后,他自己則是輕輕踹了一腳這,馬匹的屁股,氣笑道:「行了,別裝了,咱倆又不是沒見過面,就你這速度,烏龜爬呢?」

這匹黑馬嘶鳴一聲,氣勢渾然一變,整個身子也變成了雪白模樣,比之尋常還要愈加高大幾分,高高端坐在這馬匹頭頂的小兔子驟然化作一條白線,匆忙掠向李清源的肩膀一端,一雙黑漆漆的眼珠子,一眨一眨地望向這匹還會大變活馬的馬兒。

這匹通變化的白馬眯起一雙流露出一抹極其人性化的親昵,這副通靈模樣,不正是溫如故向他姐夫千求萬求借來的那頭白馬?

李清源笑道:「之後那番行動,拘靈局如今來了多少人馬?」

這白馬嘶鳴一聲的,高亢不已,卻被李清源趕忙賞了一記巴掌,少年人伸出食指置於嘴前,瞪著眼睛,壓低聲音道:「都睡下了,你這麼大聲作甚?」

靈氣非凡的白馬這次壓低了聲音,小聲的啼叫了一聲,低眉順眼,一副小眼神,甚是幽怨。

李清源就笑了,這麼一場棋局,牽扯太大,影響甚廣,以至於就連他自己一步步走來,都是不得不以身犯險,牽扯其中,看似渾不吝之下,次次都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依照溫如故從來都喜歡大搖大擺的性格,拘靈局應該不會派出他來參加這一次行動的。

要知道當初老將軍向自己秘密說出那幾句話后,當時的自己,嘴巴驚愕到幾乎能夠將自己的拳頭吞了下去,既驚嘆於老將軍與背後王朝真正出謀劃策那人的心思縝密,更佩服於王朝的魄力。

有時候,最難的不是擁有堅持到底的決心,而是從頭再來的勇氣。

王朝經歷了不知道多少代人的努力,所堪堪造就的這幅武林江湖,山上仙人同處一世,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想要棄之重來,甚至是打破再造一個全新格局,是需要莫大的勇氣的。

李清源瞥了眼仍舊蹲在自己肩頭,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珠,探頭探腦望向白馬的小兔子,一把把它提溜起來,丟到了白馬頭上,「不能只會欺軟怕硬窩裡橫不是?自己去結交新朋友去。」

白馬朝向小兔子咧嘴一笑。

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可怕的嘛?

眼神獃滯站在馬背上的小兔子只覺得自己仿若中了個霹靂,要死了。

李清源笑著雙手攏在袖中,白馬驟然加快的速度,也只是讓少年人鬢角自然垂下的髮絲緩緩飛揚而已。

他笑意溫和。

老管家的那句「不適合闖蕩江湖」自然算不得什麼讚揚之語,更不是為了襯托之後那句「猛龍過江」,而是實打實的諄諄善言,依照李清源的性子,若是當真闖蕩江湖,拖拖拉拉,沾泥帶水,往往萬事都想要求一個盡善盡美,一般結局,往往就會不盡如人意,尤其是李清源這樣「下山歷練」,修士修力更修心,往往一招不慎,就容易深陷紅塵染缸之中,飽受折磨。

這一點,在曾經的齊浩然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第二長老不正是用一位市井女子而已,就活活拴住了這位意氣風發的讀書人百年光陰?

若不是李清源的出現,說不得齊浩然還會繼續意志消沉下去。

不過之後老管家的那一句話,說得……也不失幾分道理。

李清源驀然一笑,這一次的猛龍,可不止一條啊。

他輕輕哼唱起來從不知哪座小鎮打更人那裡學來的小調,「龍過之處,虺蟲皆避,乾坤朗朗,世無暗糟……」

小調節奏極快,但是李清源卻很快就像是老僧入定,睡了過去。

之所以自告奮勇,除了要與這匹神駿白馬了解一下情況,催促白馬加快行程外,李清源其實還是想要拾起被自己荒廢許久的自我修行。

修行人,行也修行,坐也修行,睡其實更能修行,當然,入定之後的修行,靈覺外放,體察周圍環境的同時,更是在裨益神魂,鞏固修為。

當然,因為心神沉溺於這種介於內視與放大自我對外界的感知之間的玄妙狀態之中,往往就意味著修行人放棄了對時間的拿捏,所以最後往往就要造成修士春分時候入定,「一眼過後,天下入秋」的情況。

這也是我輩修士修行起來,完全不知春秋寒暑的原因所在。

李清源連同這匹神駿白馬,一路北上,一夜飛度,到了清晨時分,日上三竿,迷迷糊糊探出頭來的庄倩兮,幾乎就能瞧見自家那座武林堡的朦朧輪廓了。

聞聽到身後驀然傳出的驚喜聲音,李清源拍了拍早已恢復黝黑大黑馬模樣的神駿白馬,笑著遙指遠方輪廓問道:「就是那棟建築?」

重新帶好帷帽的女子忙不迭點頭,小臉兒上滿是驚喜。

李清源不由放眼望去,朦朦朧朧,隱匿在大霧之中的那座龐然大物,有竹林萬千,參天聳立,即使隔了如此遠,還是顯眼至極。

庄倩兮就要彎腰下去,將老管家叫醒,卻被李清源打斷。

姑娘伸出芊芊玉手,掀起半張帷子,將之搭在自己帷帽之上,疑惑看著李清源。

李清源瞥向倒在馬車車廂外座椅一旁的老管家,笑著搖頭不已,「讓老前輩多睡一會兒吧,之後到了咱們再叫他起來。」

庄倩兮背著小手,燦爛一笑,點了點頭,只不過在她坐下身來之後,猛然之間像是意識到什麼,小臉兒微紅。

李清源察覺到了女子的異樣,同樣正襟危坐起來。

不叫醒睡姿不好的老管家,兩人就稍稍有些位置尷尬,因為給兩人餘下的地方,委實有些擁擠了。

老管家不醒,他們倆豈不就是孤男寡女了?

只不過臉色微紅的庄倩兮緊接著就正了臉色,燦然一笑,雙眸眯起,促狹望向坐得無比板正的李清源,狡黠道:「呀,李公子小仙師師父,你的臉怎麼這麼紅了?」

李清源「啊」了一聲,摸了摸自己臉頰,懵懵懂懂,滿臉疑惑,「有嗎?」

興許是臨近家門,天性也隨之打開的女子笑嘻嘻點頭,「有的有的。」

李清源唉聲嘆氣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看來是昨晚照看你們,委實勞累,約莫是感染了風寒。」

庄倩兮就重新戴回帷帽,不願和這個喜歡錶演的李公子小仙師師父搭話了。

這就完了?

老管家狠狠眨了半眯起的眼睛,若不是身旁就是自家小姐,約莫此刻早就禁不住拍腦袋了。

我的大小姐喲,李小仙師現在心裡害羞著吶,這時候就該乘勝追擊嘛!

老管家忽然趕忙重新閉起眼睛。

尚未鬆一口氣的李清源,女子就又探出一顆小腦袋來,皺著一張白兮兮的小臉兒,忽然問道:「李公子小仙師師父,有點兒不對勁唉。」

李清源戰戰兢兢,扭過頭去,擠出一個笑臉兒來,疑惑道:「哪裡不對勁兒?」

庄倩兮摸了摸腦袋,懵懵懂懂,嬌憨道:「按理說,咱們一夜時間,應該不能走到這裡的,怎麼忽然之間,咱們就到了我家了呢?」

老管家這一次是當真睡了過去,只不過是被氣得昏睡過去了而已。

李清源嘴角止不住上揚,丟給女子一個高深莫測的眼神,手中鞭子輕輕拍打在白馬所變得黑馬屁股上。

黑馬嘶鳴一聲,鼻息之間噴出兩道粗壯白氣,快步拉動著車廂,向著高高矗立在遠處的武林堡而去。

隱隱約約,那座武林堡的輪廓,愈加清晰。

武林堡正門,是青林開道,坦蕩大道,直到正門。

硃紅色正門兩側,是一對神武非凡的高大石獅子,傳言最是能夠驅祟辟邪,又是象徵著武運昌盛。

遠遠打量過去,同樣硃紅色的院牆之後,就是那最為顯眼的一排排青蔥欲滴的高茂竹林。傳言皆種以名曰「君子竹」的細長竹子,曾有詩人對曰「生死挺然終抱節,榮枯偶爾本無心。比肩恥與蒿萊伍,強項不容冰雪侵」,用以歌贊其植性。

說來奇怪,分明是武運濃厚的一座武林堡,卻非要數這一株株君子竹,長勢最為喜人,所以這一片竹林,也被老老盟主取名「功德林」,取締於「君子道德,矗立於林」,因而武林堡中人死後,從不葬身墳地,反而是灼燒成骨灰,埋於一棵青竹之下,在有專人異士,在青竹之上以既不傷害青竹走勢,也不破壞青竹長勢的巧妙手法,刻下所埋之人的墓志銘,又根據所埋之人的生前貢獻多少,分別用金墨,銀墨,赤墨,黑墨四色,重描墓志銘,為之渲上一層獨特色彩。

功德林園,如今林林總總,已經約莫有百萬竹了,放眼望去,金銀光燦燦然,已然越過牆頭而出,如同竹上掛了一朵朵金銀雲彩,罕見赤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