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凌看到眼前的情況,又看了看手中的暗器,露出了無奈的神情,只能轉身朝着城池之上李恪的位置掃視了一眼。

韓凌看到眼前的情況,又看了看手中的暗器,露出了無奈的神情,只能轉身朝着城池之上李恪的位置掃視了一眼。

韓凌看到眼前的情況,又看了看手中的暗器,露出了無奈的神情,只能轉身朝着城池之上李恪的位置掃視了一眼。 150 150 admin

「看來王爺還是比較擔心我的。」

韓凌小聲的自言自語道,之後快速的站起身子,便朝着軍營裏面的位置衝去。

韓凌貓著腰,步伐輕盈,沒有任何的阻攔,直接到達敵軍軍營中間的位置,朝着四周觀察了一眼。

首先就鎖定了一所最大的帳篷。

自古戰鬥,最大的帳篷不是用來商量計策紙上談兵的位置,就是將軍休息所在的位置。

韓凌避開了一支很小的巡邏隊,躲避在其中一個小帳篷的旁邊。

等到這個巡邏隊從韓凌的面前消失,韓凌才緩緩的走出來,繼續朝着自己的目標行走着。

在韓凌的注視下,周圍很多的帳篷之中,並不是用來給士兵提供住所的,而是用來放置糧食的。

韓凌所有的舉動,全部都在李恪的視線之中,全部被李恪看在了眼中。

看到眼前的情況,李恪的內心早就已經有了一定的盤算,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現在肯定就是先殺死將軍,然後把周圍蓋着糧食的帳篷全部燒毀,之後在利用天空中的雨水,沖刷了這些糧食。

除了這個流程,李恪現在也想不到更好的辦法。

李恪現在就希望韓凌能夠明白自己的心意,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做,這樣一來絕對萬無一失。

憑藉韓凌自身的境界,想要殺死一個吐蕃將軍,那完全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根本就不用任何的思索。

「王爺,那邊好像有些不對勁,那些朝堂的大臣好像在議論這一次的戰鬥,他們似乎要有自己的想法。」

「我們是不是要採取一些措施?防止他們做出什麼事情?」

就在李恪聚精會神的看着韓凌的舉動的時候,林大夫此刻緩緩的走了過來,小聲的說道。

聽見林大夫的話,李恪並沒有直接回答林大夫的說辭,只是繼續注視着遠處的場景。

韓凌的這一次成功與否,直接決定之後自己的勝利,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幫助韓凌,完成這一次的任務。

所以面對城池之中,那些只會窩裏斗的朝堂眾臣,李恪那是一點都不會放在心上。

「這種事情就不用給我彙報,你自己完全就能拿定主意,只要是不聽話的朝堂大臣,除了長孫無忌之外,其餘的隨便殺。」

「如果有人反抗,或者有人說自己的身份是什麼,一樣不用理會,直接殺。」

李恪注視着眼前的環境,加重自己的語氣說着。

「王爺,要是這樣的話,那之後回去的朝堂眾臣恐怕就會寥寥無幾了啊!」

「我們回去之後也不好交差,會不會出現什麼……」

林大夫面對李恪的說辭,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色,似乎也有些糾結。

就在林大夫口中的話還沒有表達完畢,直接就被李恪給打斷。

「不會,我讓你做的事情,全部都是我已經有把握的事情,絕對不會出現任何的情況,放心吧。」

「如果真的出現什麼事情的話,那我一個人扛着就行了,和你們沒有任何的關係。」

李恪直言不諱,直接給出了一個確定性的答案。

聽見李恪的這個回答,林大夫臉上糾結的神情緩緩的好轉了一些,但是依然還是擔心李恪的安危。

「王爺,要不就把他們關起來,這樣一來,他們就算是有什麼想法,也只能一直埋藏在心裏。」

「之後就按照王爺的想法,送回長安城之後,讓皇上好好的教訓他們,這樣我們也不用背負這麼多的罪名。」

林大夫左右思索了之後,緩和了一下自己的語氣解釋了一番。

「長孫無忌我不殺那是因為我和他現在還有親戚的關係,畢竟他也是我舅舅,但是那些朝堂眾臣我為什麼不能殺?」

「你認為皇上給我玉璽,然後讓這些眾臣來到這裏,到底是為什麼?」

李恪緩緩的站起身子,轉身看着面前的林大夫,滿臉疑惑的詢問道。

「為什麼?」

林大夫此刻內心雖然有一個答案,但是還是說出了自己內心的疑惑。

「那是因為皇上就是要藉助我的雙手,替他做出這些不仁不義的事情,也就是說,我現在把所有的朝堂眾臣殺死,皇上都不會責怪我。」

「所以現在你還覺得我的想法只是我一個人的想法嗎?這同樣也是皇上的想法,只不過我來說出來,我來完成而已。」

李恪神情異常的嚴肅,言語之間都透露著威嚴的神色,沒有絲毫的猶豫。

林大夫聽見李恪的話之後,獃滯在原地,被李恪的話這麼一點撥,似乎瞬間就想到了什麼東西。

「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那要是這樣說的話,那些朝堂眾臣,完全可以直接殺死,來一個殺雞儆猴。」

「只需要拿兩個人開刀,其餘的人是不是就老實了,就不會議論什麼事情了?」

林大夫輕微的一笑,加重自己的語氣說道。

「沒錯,現在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你要是看誰不順眼的話,那就直接殺死,慣着他們的脾氣幹什麼?」

「現在所有的戰局都在我們的手中掌握,我們不用看任何人的臉色,明白嗎?」

李恪提高自己的嗓門,兩隻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林大夫喊道,說話的聲音也不怕任何人聽見。 遲辰把余喬去附近美食街買回來的各種海鮮和小吃放在餐桌上,然後從冰箱里,給自己拿了一瓶啤酒,給顧顏沫拿了一瓶果汁。

顧顏沫看著面前的各種,色香味俱全的海鮮美食,一張漂亮的臉頰,扭曲的像是被微微揉皺的白紙,吃這些東西,在遲辰面前,什麼形象都沒了。

遲辰以為顧顏沫是要減肥,在苦惱該不該吃,於是手指輕扣在她的腦袋上,很正經嚴肅的說道,「你已經很瘦了。」

顧顏沫一時沒反應過來,愣愣的看著在她對面坐下的遲辰,等遲辰坐下后,她才反應過來,而後輕柔的反駁到,「沒想減肥了。」

遲辰淡笑,從紙袋裡拿出一次性手套遞給顧顏沫。

顧顏沫接過手套,逼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美食上面,她是真的餓了,加上很久沒有吃過海鮮,便認真的吃了起來,不過比起她刻意的慢吞吞,遲辰就顯得從容優雅多了,連吃個海鮮,都彷彿預演過千萬遍,又彷彿加了各種好看的濾鏡,矜貴又帥氣。

遲辰情商智商都很高,加上很照顧顧顏沫,給她剝蝦放在碗里,他主動挑起話題,所以整個用餐過程,很輕鬆愉快,完全沒有顧顏沫之前在腦海里想象的那麼尷尬和不知所措。

海鮮吃完,顧顏沫不讓遲辰收拾,她把桌面都收拾好后,臉頰和脖頸上,開始泛癢,整個人很不舒服,開始出現心悸頭暈的癥狀,甚至想嘔吐。

看到顧顏沫臉色蒼白的撐在餐桌旁,遲辰立馬起身來到她的身邊,詢問的聲音里,滿是柔和,「怎麼了?」

顧顏沫難受到說不出話,只是搖搖頭,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好像這副身子,脫離了她本來的控制,除了靈魂在,什麼都不屬於她自己。

看到顧顏沫白皙臉上泛起的紅點,遲辰的眉宇間,隱著擔心,「我送你去醫院。」

即使身子已經虛脫到快要昏厥,顧顏沫依舊擔心著遲辰,抓著他的手臂,不讓他抱起她,「你不要送我去,讓我助理送。」

遲辰皺眉,深邃的眼眸里,隱著自己也說不清的煩躁和憤怒,這都什麼時候了,她還在擔心著他,「別說話。」

顧顏沫在遲辰把她抱進電梯時,就暈倒了,當時的遲辰,在他人生中,第一次失控,第一次害怕,第一次無措。

遲辰守在顧顏沫的病床邊,整個人有些疲倦,帥氣的臉上,沒什麼表情,眼眸里,卻漫著深深的不解和心疼,他記得他上次看到她在刷外賣軟體時,刷的美食,全部都是海鮮類,他以為她喜歡吃海鮮,但在減肥,才刷海鮮圖片出來解饞,所以今天才會得知她和自己住同一個酒店時,讓余喬買來了很多海鮮,想和她一起吃,卻沒有想到她對海鮮過敏,還吃了那麼多,她著急自己對芒果過敏,怎麼就偏偏不著急自己對海鮮過敏呢?

顧顏沫醒來時,已經凌晨了,遲辰靠在椅背上睡著了,她看著他的睡顏,嘴角上揚,像在黑夜裡突然綻放的夜來香,美在瞬間,卻動心在永恆。

起身的動作,驚醒了遲辰,對視上眼眸時,顧顏沫再次撇開了頭,遲辰扯唇,本來想好了等她醒來時,凶凶她,卻在這時,全化成了溫柔,「顧顏沫,你不知道自己對海鮮過敏嗎?」

顧顏沫愣怔,她對海鮮過敏?她不對任何食物過敏,那麼,對海鮮過敏的是顧顏沫,顧允澤的親妹妹,而不是她,看來,所有的猜測,那天她聽到的「夢境」,都是真的,除了靈魂記憶思想屬於她自己,其它的,都屬於顧顏沫,顧顏沫死了,亦或者沒有死,她們兩個,共存在這個世界。

「不知道。」這一次,顧顏沫抬起了頭,沒有躲避,沒有膽怯,沒有緊張,她望進了遲辰的眼睛里。

她很想告訴他,她不是顧顏沫,她的名字叫顧顏沫,但她的人生,她的家人,她的身份,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不屬於她,而屬於,另一個死去的顧顏沫。

可她又無法告訴他,他會不相信吧,又或許告訴他之後,這一切,是否就結束了呢?她用顧顏沫的身份,拍攝了他的MV,用顧顏沫的身份,進入了娛樂圈,用顧顏沫的身份,認識了他,沒有顧顏沫,就沒有現在的她,她或許就不會認識他,如果她告訴他,是否一切,就真的會結束呢。

顧顏沫眼裡的憂傷,讓遲辰心悸,突然不知道該安慰什麼,好像不管他說什麼,都沒有用,他起身幫她提了提被子,語氣里,故意帶了點責備的調侃,「還好臉沒毀容,不然看你明天怎麼上鏡。」

遲辰的話語,讓顧顏沫回過神,習慣性的朝他笑了笑,沒說什麼,明天是《你來選偶像》公演前,最後一次排名公布的錄製了,而她,終於也是最後一次,決定著他人的去留。

似乎看出顧顏沫的失落,遲辰的手掌,輕拍在她的腦袋上,「別有負擔,相信你自己的判斷力。」

顧顏沫淺笑,輕輕點了點頭,她只有在遲辰的面前,才會特別乖,才會顯現出,一個十九歲少女的羞赧和緊張,那個在舞台上,敢說敢做,那個在機場上和粉絲,據理力爭,那個在微博上,沉默淡然的她,彷彿是另一個她自己。

《你來選偶像》第九期節目播出,林森落哭了的詞條,迅速上了熱搜。

周星宇唱的太好了,都把林森落給唱哭了。

林森落是被周星宇唱哭了?鬼才會信吧。

林森落是觸景生情吧,想遲辰呢。

遲辰就在她身邊,有本事就上啊。

不覺得林森落落淚絕美嘛,遲辰居然捨得分手。

突然好好奇他們兩個人的愛情故事啊!

遲辰林森落在一起吧,求求了,不要再虐林森落了,她那麼美,值得被愛呀。

別他媽又扯上我們家遲辰好不好。

遲辰林森落已經分手了,她哭,關遲辰屁事啊,瘋了要。

林森落是狗皮膏藥嗎?一次她發瘋亂咬人的視頻,之後的每一次熱搜,是不是都要扯上遲辰,再順便踩一波顧顏沫啊。

本來對林森落多有好感的,但現在每次熱搜都帶顧顏沫,就很煩了。

林森落團隊,本來很無所謂林森落再次上熱搜,但看到網上網友們對林森落怒氣滿滿的指控和謾罵侮辱后,決定讓她在之後的節目錄製里,跟遲辰保持距離,跟顧顏沫拉近關係。

但均被林森落拒絕了,她的喜歡,不允許她遠離遲辰,她的驕傲,更不允許她向顧顏沫低頭,憑什麼呢,憑什麼現在全網都罵她,而向著顧顏沫,她所有的無理取鬧,不都是因為喜歡遲辰嘛,又不是她要帶上顧顏沫被罵,視頻的發生,也僅僅是因為她的衝動,她已經為她的衝動道歉買單了,憑什麼還要割裂她的感情,她做不到,也不想做到。

。社會不允許她放棄,家人不允許她放棄,心中的另一個自己也不允許放棄。

日子就這樣過吧,誰會沒有點小傷痛呢,痛過了也就不痛了,麻木了。

忽聽到敲門時,她心裡莫名的高興起來,知道她家的,就是那幾個人,難道趙錦祥來了?想到這裡她立即跑去開門,也許潛意識裡她

太想見他了,他有

《愛在隨遇則安》第九十九章家裡不暖和 界主大戰,足以毀滅諸天萬界,他們的一招一式都打得時空長河湮滅又重生,舉手投足都帶動歲月之光。

這是殺入了過去和未來,不在當下。

這種大決戰,遠超其他修鍊者的想像,因為你根本無法接觸,除非你也回到過去或進入未來。

「響指神通,啪啪啪」柳六海大喝,一手揮舞弒神槍,另一手陡然打響指。

這是老祖宗的響指神通,一個響指天塌地陷,億萬萬里寂滅,歸於虛無。

天帝城裏無數修鍊者早已奔逃,只剩下楊恆、秦龍在觀戰。

看到這個響指神通,楊恆驚悚。

這特么也太可怕了,不愧是柳家的族長,鎮守天帝城數百萬年的強者。

而這時候。

與柳六海對決的楊守安長嘯一聲,大喝道:「放逐神術,臨——!」

他一指點出,恐怖的鴻蒙神光包裹了柳六海,要將柳六海放逐於娘胎。

他的放逐神術,是真正的完整版,威力絕倫,連帶整片蒼穹和時空都要放逐了去。

楊恆再次震撼。

這樣的放逐神術,和老山羊傳給他的放逐神術,簡直是雲泥之別,不可同日而語。

然而。

柳六海太強了,他長嘯一聲:「殺!」

他從時空長河的上游又殺了回來,放逐神術都被他強行打破了,渾身繚繞先天神氣,背後托著億萬里鴻蒙神光,手持弒神槍血金色神芒攢射,威嚴可怕如史前神明。

楊守安手舉神物雞頭,變成億萬丈高大,轟然砸落,弒神槍橫擊,兩個神物都和老祖宗有關,各自爆發恐怖的衝擊波,湮滅時空。

本源大世界的蒼穹,風雲變幻,電閃雷鳴,時而裂開如蛛網,看不到交戰的人影,但恐怖的氣息一波波淹沒整個本源大世界,萬靈惶恐發抖。

這就是真正的界主境的廝殺的威勢。

遠非其他偽界主可比。

天帝城柳家之所以可以制霸本源大世界,就是因為老祖宗的這些子孫,大部分都是真界主,再加上他們修鍊了老祖宗的諸多神通秘術,戰力強橫的無法想像。

此刻,赫赫有名的楊狠人和柳家族長對戰,可怕的威勢讓本源大世界無數勢力老祖都面色發白,身體發顫。

而對於許多生靈而言,無論是楊狠人還是柳六海,都是他們眼裏的古老至尊強者,他們爭霸本源大世界的時候,很多人還是液體狀態。

尚未出生。

但此刻,他們每個人都很惶恐,但也很激動興奮。

因為這樣的大戰,太好看了,足以吹噓一萬年。

可老一輩修鍊者無不擔憂,因為界主廝殺一旦力量控制不好,外泄一絲,就足矣毀滅世界,他們這些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