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150 150 admin

【編號:996

姓名:潘閑(初級獵人)

等級:LV13(20.88萬/40.96萬)

四維屬性:102(體質),99.9(力量),104(精神),100.5(敏捷)

功法:彌氣飄蹤LV3,硬氣功LV3,六合槍LV3,金剛腿LV3,猛虎拳LV2

技能:射擊LV4,念力LV3,庖丁解牛LV1,妙手回春LV1,中級動植物分辨,夜視

物品:一斬必殺-村雨(完美級),納戒(卓越級),霸王弓(卓越級),古矛槍(卓越級),變色斗篷(卓越級),巴雷特×1,狙擊彈×311,火箭筒×1,炮彈×12,飛刀×9(卓越級),獵人套裝(卓越級),寵物契約×1

私人獵場:無

寵物:菲兒(狐族)

戰績:奪回站台,守衛曙光營地

聲望:300

積分:92.25萬】

一不留神升到了13級,潘閑渾身一震,消耗的精氣神瞬間充盈,獵殺貪吃蟲的速度更快了。

剩下的那些貪吃蟲,也很快成了刀下祭品。

妖刀村雨第一次亮相,便賺足了眼球,看的周大龍、馬曉麗等人眼熱無比。

外面那些通過直播關注到這一幕的外籍觀察員,更是饞的心怦怦跳,激動的恨不得將手伸進屏幕,搶走潘閑手上那把刀。

貪吃蟲可不是現在才出沒,昨晚就開始襲擊獵人了,來自歐羅巴的黑蠍子戰隊,就曾遭遇過貪吃蟲襲擊。

若非當時襲擊他們的貪吃蟲,僅有20幾米長,速度也不是特別快,傑克成立的黑蠍子戰隊,是否有人倖存都是個未知數。

後面,貪吃蟲又襲擊多個數個戰隊。

那些遭遇襲擊的戰隊,無一例外,全部淪為貪吃蟲的口糧。

他們的刀,他們的槍,只能傷害貪吃蟲,但卻無法將其滅殺。

直到午後。

貪吃蟲遇到尖峰戰隊,才出現傷亡。

潘閑手上那把不知從哪弄來的刀,一刀就能砍死擁有超強自愈能力的貪吃蟲,肯定不是因為對方的實力強。

畢竟,能傷貪吃蟲的獵人,還是挺多的。

因此,只能是那把刀。

這簡直就是一把神器。

別說外籍觀察員和觀眾,便是不少炎黃觀眾,都眼熱無比。

「閑哥手上這把刀,到底做什麼任務獲得的?還是在獵人商城裡面買的?」

「大概率是獵人商城裡面的東西,只不過這把刀是幾級商城裡的物品,價格多少,不好算。」

「羨慕死我了!」

「我要是有這樣一把刀,絕對能單挑荒野,殺得那些異獸屁滾尿流。」

「哪有這麼容易?光有好刀可不行,還得有好身手。沒有相應的實力,幾十隻貪吃……不說貪吃蟲,哪怕D級獵場里的狼兵一窩蜂衝過來十幾隻,都能讓你手忙腳亂,然後被狼兵亂棍打死。」

「雖然樓上說的很對,但有把好刀,總歸能加大安全性。」

「不錯!」

「你們這些人連入場券都沒有,竟然好意思在這挂念閑哥的刀,有這個功夫,還不如多鍛煉鍛煉,把身體素質提上去,等待國家下發入場券。」

「這得等到猴年馬月啊?」

「一個狩獵周期,幾千張入場券,而我們炎黃,有數百萬軍人,這些人全部拿到入場券,都得幾十年後了。」

「……」

觀眾一陣沉默。

剛剛那位觀眾的話,太打擊人的自信心了。

獵人中心一位工作人員,發現這個問題,迅速發出一個彈幕。

「大家別擔心,入場券只會越來越多,個榜第一兩千張,每月一次的戰隊排位賽,獎勵的入場券只會更多,只要我們始終保持優勢,全民入手一張入場券都不會太難,何況後面還有一年一度的國戰……」

該工作人員的一番話,言之鑿鑿,雖然有畫大餅、調動人心的嫌疑,但不可否認,這些話存在一定的道理。

每周一次的個榜都有那麼多入場券作為獎勵,每月一次的戰隊排位賽,一年一度的國戰排位賽,沒理由會少。

所以,那些被打擊自信心準備躺平的觀眾,立馬恢復了自信……

「閑哥,謝謝你。」

C-004號競技獵場,宋智賢獲救后,第一時間跑到潘閑身邊,發自內心的感謝道。

「先別忙著謝,快看看你的隊友,他好像被貪吃蟲咬了很多口。」

潘閑伸手指向倒地呻吟的金鐘碩,他其實有很多機會,讓金鐘碩少受點罪,但自己過去幫助金鐘碩,智賢這邊就會有危險……

好吧!

他壓根就沒想過幫助金鐘碩。

拯救智賢,完全是出自友誼,金鐘碩?這誰啊!

在此之前,潘閑見到都沒有過,沒故意放些貪吃蟲過去咬他,金鐘碩就該謝天謝地了,現在還能躺在地上哀嚎,還是沾了潘閑的光。

確切點,應該是宋智賢的光。

沒有智賢。

潘閑大概率不會出手,而是會等他們全部陣亡,然後出手解決這些貪吃蟲。

別怪他冷血。

要怪就怪次元獵場的競爭機制,藍星資源岌岌可危,每個國家的獵人,都無比渴望獲得更高的排名,帶回更多的資源。

競爭往往都是殘酷的。

尖峰戰隊沒落井下石,已經是極好的了。

畢竟立場不同。

宋智賢深知這個道理,所以表現非常平靜,只是轉身走到金鐘碩面前,看著滿身是血的隊友,心情糟的很。

「鍾碩,你、你還……行不行?」

「隊、隊長,我覺得……我自己……應該還可以搶救一下。」

躺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的金鐘碩,說話的時候還是挺有中氣的,可是任誰看到他身上的傷,都不認為他還能活下去。

因為他被貪吃蟲咬了幾十口,雖然只是拳頭大的貪吃蟲,可這些東西牙尖嘴利,口器很大,一口就能咬掉三五兩肉,有些地方骨頭都斷了。

雙腿被咬掉幾斤肉,雙臂也被咬了。

肩頭、胸口,後背,還有后臀。

除了頭部和腹部幾個重要部位,幾乎看不見一塊完整的地方。

這個樣子,就算還能搶救,也沒有搶救的價值,帶在身邊,必然會成一大累贅,而身受重傷的金鐘碩,影響的可不是宋智賢一人。

而是,整個南高麗。 「沈郎君在瞧什麼?」

共叔武一早就注意到沈棠看他的眼神有驚訝也有羨慕,憔悴面容露出幾分難得笑意。

沈棠被抓了個正著,窘迫地收回目光。

「咳咳,我發現共叔壯士真的高。」在場四人就她的海拔最低,翟樂都比她高大半個頭,這讓沈棠跟人說話都得抬頭,不太舒服,她虛心求教,「有什麼快快長高的秘訣嗎?」

若有鍛煉肌肉秘籍就更棒了。

這橫練肌肉一看就蘊藏着強大的爆發力,普通布衣都遮不住,看得人心生羨慕。

若她有傲人海拔,一拳將人打出腦花的肌肉,天下傻批見她都要自覺講文明懂禮貌。

祈善:「……」

翟樂不客氣地噗嗤笑出聲。

共叔武先是錯愕,旋即露出一縷鬆快淺笑,看了眼沈棠腰間文心花押,委婉道:「沈郎君年歲還小,要再過上幾年才會躥得飛快。」

沈棠道:「沒有訣竅?」

「訣竅沒有。」

除了極少數特例,大部分武膽武者身材都比尋常男子高大,氣力也更大。因為只有強大的體魄才能發揮出強大的力量。若身軀承受不住武膽帶來的力量,殺敵不成反傷己身。

武膽就是最好的訣竅。

可惜小郎君是文心文士。

沈棠:「……」

她直接將「失望」二字寫在臉上。

祈善道:「沈小郎君倒是提醒我了,你的相貌與虎符要遮掩一下,免得麻煩上身。」

身材反而不要緊,畢竟丟進人群扎眼的又不是共叔武一人,只要武膽虎符通過檢查,相貌不被認出來,矇混過關並不難。這恰恰是祈善的看家本領之一。唯一麻煩的是——

「這個秘術需要七日使用一次。」

共叔武道:「七日一次?」

祈善慚愧:「嗯,善學藝不精,僅能維持七日。七日一過便會恢複本來面目……」

共叔武輕嘆,有遺憾但無不滿——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身上麻煩太大太多,外人沾上一點兒就是惹禍上身,有性命之憂。祈善幾位義士仗義相助,他感激都來不及。

「如此,便勞煩先生施術。」

共叔武恭敬抱拳,祈善雙眼微彎。

他連連擺手:「舉手之勞,不麻煩。」

站在一側的沈棠挑了挑眉頭。

祈善幫共叔武偽裝相貌和武膽虎符,跟幫她遮掩文心花押,似乎是一個辦法???

她怎麼不知道這東西還有時效限制?

自打上次偽裝,元良也沒說過七天重新施展之類的話……若真有時效限制,他肯定會提醒自己,免得浪大了露出破綻。沈棠眼神微閃,將這些心思收拾整齊,藏到了心底。

她敢打賭,元良心裏絕對在釀壞水!

「先生,你能不能也幫我改一改?」翟樂看了也想湊個熱鬧,還是『一步登天』那種,他道,「我想想,乾脆改成二十等徹侯!回頭拿着它逗一逗阿兄,不把他嚇一跳!」

二十等徹侯,那可是所有武者畢生追逐的目標!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何等熱血!

祈善:「……」

他莫名想到沈小郎君當時也是開口就「一品上上文心」,眼前這個想要「二十等徹侯」,這倆怎麼不原地飛升呢?光做白日夢!

內心腹誹吐槽,行動上卻滿足了翟樂的小小心愿——待他用這枚偽裝過的武膽虎符拿去逗他阿兄,保證他怎麼被揍都不知道。

昨夜發生的事情並未影響孝城。

排隊準備入城的百姓還是絡繹不絕,城門守衛也是一如既往——對普通百姓吆五喝六,趾高氣昂,對有文心花押或者武膽虎符的人諂媚逢迎,竭力討好,檢查也只是象徵性。

進城之後四人分開。

翟樂要回下榻處跟阿兄會合,徹夜不歸擔心阿兄會出去找他,跟沈棠交換居住地點,約好時間一起出去玩。最重要的是——清楚沈郎君什麼時候出攤賣酒,他好去光顧生意。

至於共叔武——

因為七日時效限制,他想留在孝城就不能離祈善太遠。這時祈善又「好心」跟他說隔壁民宅能租住,共叔武不好意思拂了人家好意,便答應下來。沈棠作為旁觀者見證一切。

她越發覺得祈元良肚子裏釀着壞水。

三人回到下榻處,祈善拜託老婦人幫共叔武解決住房問題,沒一會兒褚曜提着幾包荷葉回來,身後還跟着一個體格敦實的小孩兒。小孩兒扎著兩道衝天小啾啾,臉蛋紅潤。

抱着一團用布包裹的活物,一拱一拱。

他問沈棠:「五郎可是醒酒了?」

祈善沒好氣地道:「這會兒再不醒酒,哪敢將他帶回來?這孝城都能叫他拆乾淨了!」

褚曜揶揄道:「五郎可有追回珍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