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150 150 admin

「顧明顧明,你的演講的視頻火了!」馬屯火急火燎的闖進顧明的辦公室。

顧明趕忙把電腦屏幕關閉。

「我們公司的賬號一夜之間漲粉了10w!」

這流量就等於一切的時代,一夜之間漲粉十萬,差不多跟你中了體彩三等獎一樣。

顧明看了一眼馬屯遞過來的手機。

「熱搜榜第三:我去買幾個橘子,你留在此地不要走動!」

「我說道:『爸爸,你走吧。』

他往車外看了看,說:『我買幾個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

……

顧明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了,這屬實有點尷尬。

隨便說兩句話就能上熱搜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不過顧明現在可沒有閑心去管這檔子事情了。

現在還得把電影快點買斷出去。

顧明收拾好東西,與馬屯道了一聲邊要出門,但是卻又被馬屯叫住了。

「對了,顧明!我還有一個絕對重磅的好消息告訴你!」

「得了吧,你能有什麼好消息?」

「剛才興都市電影節的舉辦商來過!最近要舉辦興都市電影藝術節了!他們準備把《東京愛情故事》納入獎項的評選中!」

「興都市電影節?金猴獎?」

興都市所在的地方坐落這興都電影藝術大學和興都戲劇學院,因此每年都要舉辦電影節。

「這個電影節,已經入選了國際B類電影節了!」

在國際影視圈中,有一個比較權威的機構,將國際電影製片人協會(FIAPF)

劃分了四大門類電影:

A競賽型非專門類電影節。

B競賽型專門類電影節。

C非競賽型電影節。

D記錄片和短片電影節。

這四大類型中除了第四項,其他三項也基本決定了電影節的專業含量。

國內的電影節,B級的。

自己上的了嗎?

「還挺驚喜。」顧明輕聲感嘆。

「沒什麼可驚喜的,顧明《東京愛情故事》在麻花上的評分都6.5分了,你可不要妄自菲薄!」

「啥,我去,6.5分了?」

「對啊,你沒關注的嗎?」

顧明這幾天忙於剪輯新電影,還真沒有關注《東京愛情故事》畢竟這個影片是買斷給青桔影視的。

這分數怎麼還在長啊!

可千萬別長到七分啊。

否則自己得多欠了系統好幾萬。

顧明內心無奈的嘆息。

馬屯看到此刻顧明並不驚喜,甚至可以說是略帶尷尬的表情,內心又暗暗稱讚。

不虧是咱們的顧導演啊。

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能拍一步評分6.5分的電影。

然而作為同齡人,一個宿舍的舍友顧明已經做到了。

而且他現在似乎還不滿意自己的成績。

同樣是男人,為什麼差距就這麼的大呢?

自己真是格局小了,剛剛還興高采烈的讓顧明不要妄自菲薄,但是人家不是妄自菲薄,是根本不滿意現在的成績。

真是太蠢了!

馬屯長吁一口氣,自嘆不如啊!

接下來,馬屯還有留顧明下來一起吃飯,顧明拒接了。

接下來他還準備去找趙小穎一起在探討一下後期的劇情呈現。

跟趙小穎約好了顧明的晚上一起吃飯討論劇情。

「那個你有沒有跟其他人說過這個片子的事情?」顧明一邊剝著小龍蝦的皮兒,一邊詢問道。

他總覺得這件事情,好像有那個環節不對勁。

怎麼會突然又掀起我是什麼跨國集團少爺的輿論呢?

多半是公司內部走出去了什麼謠言。

謠言傳到荷爾蒙分泌過剩的學校,一石激起千層浪,才有了昨日的鬧劇。

「顧總,你囑咐過我的,我肯定不會說出去啊!」

「也是,我就隨便問問。」

……

那就奇怪了,到底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呢?

就算是把自己手上有新片子的這個事情捅出去,也不至於就得出自己是頂尖富二代的結論吧。

其實趙小穎也知道顧明什麼意思,顧明他想知道的是那個關於自己是什麼跨國集團的大少爺的謠言是從哪裏傳出去的。

但是她只是把新片子的事情透露給了邵珊珊。

從來沒有造謠,顧總是什麼頂級富二代。

……

不過說實話,這個謠言到底是從哪裏傳出去的呢?

也許這是面前二人一輩子也解不開的謎案了。 眾人近乎窒息,目瞪口呆地望着角斗場。

坑坑凹凹的台上,矗立在冰堆中的源清素,宛如冰雪中走來的神明。

「熱身到此為止。」源清素抬起右腿,斬釘截鐵地踩在一塊冰塊上,遙望神道教的組長們。

風吹動他的長發。

「選吧,遵守承諾,還是繼續打下去。」

人數早已鋪天蓋地的官方修行者,轟然釋放神力,整個出雲的天空,出現絢爛的極光。

「咕嚕。」神道教的看台,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

他們緊張地望着各家組長。

九位組長臉色難看,原以為成功率在八成的事情,居然輸了。

角斗場彷彿成了一塊南極的浮冰,南極一般的沉默,在上演着。

在這死一般的寂靜里,源清素突然輕笑了一聲。

「你們知道『席克定律』嗎?」他好像聊天似的開口。

「『一個人面臨的選擇越多,所需要作出決定的時間就越長』,看來是我給你們的選擇太多了——」

源清素的聲音冷下來。

「交出來。」他說。

「……」是比剛才還要恐怖的沉默。

神道教的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感覺到,身體要像煙霧般消散,又像變成石頭一般麻木。

二組組長深吸一口氣,抬手一遞,藍鐵色神力的包裹下,一個骨頭做的盒子,帶着眾人的目光,緩緩飄向源清素。

源清素接住,隨手丟給了鍛造神器的官方修行者。

大概三分鐘后,他們彙報:

「筑紫王大人,那枚釘子的確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妖怪,但只靠一枚遠遠不夠,除非有相應的特殊咒法。」

「咒法不在賭約裏面。」二組組長沉聲說。

源清素瞥了他們一眼:「滾吧。」

二組組長的藍鐵色神力,猛地怒放,他整張臉扭曲恐怖,十分猙獰,令人不寒而慄。

「走!」早苗紗羅站起來,厲聲道。

三組組長緊跟着起身,手按在二組組長肩上,低聲對他說:「現在還不是時候,早晚讓這小子知道囂張的代價。」

藍鐵色神力緩緩沉寂下來。

其餘六位組長也都站起身。

神道教開始撤退。

「等等。」源清素再次開口。

「源·清·素!」五組組長憤然看過來,「別以為吃定我們了!別忘了,我們還有八枚黃泉魔龍殘骸,大不了大家打一場,看能不能毀掉出雲,看誰的損失大!」

「息怒,抱歉,讓你誤會了。」源清素笑起來,他豎起右手食指,「一年。」

眾人不解地看着他。

「一年之內,我要讓神道教消失,成為歷史。」

不等他們反應,源清素接着說:「別又誤會了。」

他雙腳離開地面,緩緩升上天空。

「我對豐功偉績沒興趣,也不會奢望終結什麼流血。

「我只是想看看,傳承數千年的神道教,能給我多少壓力,能把我逼到什麼地步,能讓我在一年之內,成長到何種程度。

「我消滅你們的理由,僅此而已。」

他懸浮在半空中,陽光照在他身上,在他身後,是以神巫、伊勢巫女為首的官方修行者。

八組組長酒鬼,咕嘟咽下一口唾沫,終於對這個年輕人感到一絲恐懼。

七組組長蜘蛛,鬢角流下汗珠。

所有人都沉着臉。

「走!」

九位組長化成流光,消失在大海上,那些神道教教徒更是倉惶逃竄。

「大人。」熊武歌仙等人飛過來,「要不要?」

「不用。」源清素笑道,「做人要言而有信言。」

有些人不以為然,也有些人更加崇拜他,深深折服於他的魅力。

源清素對他們想法一點也不關心,轉身飛回兩位巫女身邊。

「怎麼樣?」他得意洋洋地說。

「一年消滅神道教,誰讓你說的?」神林御子神情冷淡,好似漫不經心地問。

源清素知道糟了,這是又生氣了。

在其他事情上,神林御子很好說話,唯獨不經過她同意,就擅自做出決定這件事,會很在意。

「神林小姐,」源清素忙說,「鐵不使用會生鏽,水不流會發臭,我雖然有一點天賦,但沒有壓力,進步也快不起來呀。」